字体-
字体+

    致公堂魁首要参观兵工厂的想法郑毅非常理解,也知道遍布南洋各地的洪门堂口和富商们一直在暗中购买武器,用以保护自己的生命财产安全。

    由于受到英国、荷兰等殖民政府的严厉监控,南洋各地的洪门堂口和大小富商一直难以买到足够的武器装备,更不用奢望轻松获得技术先进、威力较大的自动武器。

    在此之前,陈炯明就向郑毅提出过想为南洋的几位世交故友购买m1929型冲锋枪和军用手枪,如今黄之勉提出参观兵工厂,自然是要把事情落到实处。

    对此郑毅自然持欢迎态度。

    随着兵工厂的规模和产能不断扩大,生产出来的武器装备当然是卖得越多越好,无论是对巨额的投资收回,还是对郑氏家族扩大声望都有好处,郑毅巴不得让整个南洋地区乃至全中国都知道郑氏家族旗下的远东机械制造公司。

    但是,面对致公堂入股精密机械制造公司的要求,郑毅感到突然的同时,颇为惊讶,实在无法给予明确答复。

    首先,制造武器装备的精密机械制造公司只是远东机械制造公司旗下的一个分公司,这个本质上的兵工厂,拥有相对独立的地位,实行独立核算、独立经营的管理制度,但仍然是远东机械制造公司的一部分,需要向公司董事会和包括英国资本在内的所有股东负责,郑毅没有资格私自接纳外来投资。

    其次,致公堂代表黄之勉的要求太过直接和突然,一时半会儿郑毅无法判断致公堂的真实目的所在。

    反复考量过后,郑毅把自己的难处如实告诉黄之勉和陈炯明等人,并向他们介绍远东机械制造公司的另外两个英国股东的情况,最后委婉地告诉大家:

    “我本人愿意接受致公堂的投资,但我只是远东机械制造公司的一名股东,如果诸位前辈真的希望入股,过两天与家父见面的时候,尽可提出要求,如果家父同意的话,我想问题不大。”

    “毕竟我们老郑家占据其中七成股份,哪怕其他两名英国股东有不同看法,以家父目前的地位还是能够顺利沟通和解决的,大不了从我们郑氏家族的股份中分出一些来,我想另外两名英国股东也希望远东机械制造公司发展得更快更好。”

    黄之勉和陈炯明等人非常高兴,对于郑毅的坦诚接纳感激不已,当即表示哪怕无法入股远东机械制造公司,也会加强彼此的合作,在粮食、油料、橡胶和药品等方面投入更多的资金和人力。

    负责美国致公堂西海岸贸易事务的唐锦昌告诉郑毅:“去年年底我们接到竟存老弟的信函之后,一致赞成竟存老弟入股香港海洋运输公司的举措。”

    “唯一感到可惜的是,贤侄已经从英国皇家海军手里买回五艘五千吨以上的退役运输舰,若是早两个月接到消息,我们致公堂完全可以在旧金山和西海岸各个港口,收购十艘、八艘吨位更大价格也更为优惠的远洋运输船。”

    “如今看来,只能今后有机会再说了。”

    郑毅微笑着解释道:“晚辈也知道由于欧美各国的经济发展出现问题,导致远洋运输业遭受巨大打击。”

    “估计美国那边和英国、法国等欧洲国家一样,大量的远洋运输公司破产倒闭,许多船龄不到十年的远洋货轮停满欧美各大港口,不少万吨货轮被拆解,以废钢铁的价格出售,更不用说船龄超过十年的货轮了。”

    “我们还知道美国西海岸的二手货轮价格便宜,非常实惠,之所以从英国皇家海军手里购买五艘远洋运输船,除了船况良好非常实用之外,还有个更为重要的原因是......我们的海洋运输公司在英国注册,能够获得英国政府和英国皇家海军的保护,届时哪怕我们的船直接开进长江进入两湖地区,也没有任何势力敢来侵犯。”

    “仅仅是这个原因,我想就应该获得诸位前辈的理解。”

    唐锦昌频频点头,其他几位也露出会心的微笑,在座的全都是久经风浪的人杰,都能很好领会郑毅的话中真意。

    郑毅看到时间差不多了,便礼貌地约定年初四下午一起到郑府喝杯茶。

    陈炯明等人深感满意,纷纷表示届时会准时登门拜访,看到郑毅不愿继续留下出席晚宴,只好依依不舍地将郑毅送出大门,回到正堂后立即热议起来。

    “二哥,你是真想入股郑氏家族的兵工厂,还是借机试探郑氏家族对我致公堂的态度?”

    唐锦昌终于问出心中的疑虑,众人连忙望向好整以暇的黄之勉,在此之前,谁也没有想到黄之勉会提出这个令人颇为意外的问题。

    黄之勉把燃烧近半的火柴放入烟缸,吸了两口味道浓郁的吕宋雪茄,惬意地呼出口烟雾,这才徐徐道来:

    “我确实是临时起意,也确实是希望通过这个方法,试探郑氏家族对我们致公堂的态度,但是确实也有些意动了。”

    “大家不妨好好想一想,南京政府和老蒋的人为何会急匆匆前来参观考察郑氏家族的兵工厂?根据竟存贤弟之前的通报,郑氏家族旗下的兵工厂不止一次将自己制作的新式冲锋枪和军用手枪销售到内地去,就连竟存贤弟留在粤东的弟兄也对郑氏家族兵工厂制造的冲锋枪和手枪赞不绝口。”

    “而且郑氏家族心存高远,到现在为止兵工厂依然在不断地购入先进机床和设备,不断扩大生产规模,不断获得英国政府核准的多项武器装备的发明专利。”

    “由此可见,郑氏家族旗下的兵工厂拥有很大的发展潜力,非常值得投资,更何况我们致公堂急需拥有自己的武器来源!”

    “别看我们在北美各地发展不错,可美国人从来没有停止过对我们的压制,想买一支用于自卫的手枪都要被美国人再三审查,更不用说南洋各地的洪门弟兄了。”

    “如果我们能够入股郑氏家族的兵工厂,不但能够解决我们长期以来面临的困局,还能获得优厚的投资回报,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呢?”

    众人恍然大悟,纷纷点头称赞,均认为黄之勉的提议值得去做。

    等众人安静下来,来自棉兰老岛的谢嘉华大声说道:“不知诸位是否注意到,郑毅此人似乎对美国那边的情况极为了解,而且他的谈吐和展现出来的气度,远比我们之前想象的还要优秀。”

    “我甚至有这样的感觉,郑氏家族的兵工厂很可能掌控在郑毅手上,而不是他父亲郑兰亭爵士。”

    众人吃了一惊,纷纷陷入沉思之中。

    陈炯明似乎忽然发现什么似的,苦苦思索之后,双手情不自禁地握紧,向投来征询目光的黄之勉和唐锦昌微微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