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尖沙咀厚福街位于繁华的商业区东部,西街口有座三层高的西式砖混结构洋楼颇显陈旧,熟悉本地民情的商人与原住民都知道,这里曾经是实力雄厚的本地富绅林氏家族的同兴顺贸易商行。

    由于林氏家族在股票投机生意中损失惨重,诸多生意和产业无以为继,不得不大量变卖名下的商铺工坊用于还债,于是在春节前,以销售内地著名土特产品为主的同兴顺商行被来自内地的富家子弟郭墨龄盘下。

    好在盘下同兴顺商行的郭家少爷已经放出话来,商行的名称继续保留,稍作修葺更新陈设之后,将于元宵节后继续营业,周围的大小商贩和街坊邻居仍可继续在同兴顺买到内地的土特产品。

    大年初一的正午,同兴顺商行仍旧是大门紧闭,尚未复业,偶尔从边上小门进出的都是衣着简朴、身强力壮的年轻汉子。

    商行后面有个三十平米左右的天井,过道两旁的坛坛罐罐和堆积的货物已被清理一空,天井后面是住人的两层小楼,红色的廊柱和宽大的雕花窗棂,具有浓郁的岭南风格。

    幽静的正堂里所有陈设都是坚固的红木制成,三位年纪均在二十五至三十之间的汉子围在一起喝茶聊天。

    坐在上首位置那位脸型方正浓眉大眼的年轻人,正是盘下同兴顺商行没多久的郭家少爷郭墨龄,分坐两旁神色凝重的两名精壮汉子都穿着半新旧的西服,左侧那位目光阴鸷、脸型消瘦的汉子头上还戴着顶时下流行的深棕色鸭舌帽。

    “这么说,什么收获也没有了?”郭墨龄皱起了浓眉。

    戴着鸭舌帽的高瘦汉子缓缓放下手中的青瓷茶杯,不紧不慢地低声解释:“之前你只给我们一张手绘平面图,告诉我们兵工厂巡逻队的巡逻规律和围墙高度,但你没有告诉我们兵工厂仓库的门锁是什么样的。”

    “我和小沈千辛万苦摸到仓库门前才发现,仓库大门是用整块钢板焊接加工而成,就连门框也是半寸厚的钢柱,更加要命的是那套差不多和保险柜一样的英国产门锁,以我们现有的技术和工具根本无法打开。”

    “因为耽误了两分多钟,小沈还被突然扑来的德国狼狗给咬到了,大腿没了一块肉,逃到海边上船之后才知道脚弯筋已经被咬断,回到九龙这边我们都不敢把小沈送到稍有名气的医院医馆救治,只能暂时安顿在九龙寨西面的客栈里,不知道今后会不会成个瘸子。”

    郭墨龄无语了,考虑片刻仍然没有死心:“这可怎么办?过几天戴主任就要陪同兵工署和军需部的官员抵达香港,如果在此之前我们无法弄到远东机械制造公司最先进的自动步枪,到时候怎么交差?”

    右侧一直不说话的年轻汉子忽然开口了:“戴主任临行前,并没有要求我们弄到远东机械制造公司最先进的自动步枪,只是吩咐我们对里面那座兵工厂多加注意,尽可能收集那座兵工厂的技术情报。”

    听到手下人抱怨,郭墨龄有点儿恼火了:“按你这么说,我是多事了?像你这样天天无所事事地干等待,什么事情都不做,拿着丰厚的经费下馆子逛窑子,什么风险也没有了,对吧?”

    对面的高瘦汉子连忙说起了好话:“郭兄息怒,小董年轻,刚来不懂事,别和他一般见识。”

    “虽然这次任务没有完成,但我们几个都无条件支持你的决定,否则也不会二话不说就遵照你的命令动手了,只是没想到那座兵工厂的安全措施如此严密,致使我们功败垂成。”

    “我估计把南京总部那两个最厉害的高手叫来也无济于事,仅是那十几只训练有素的德国大狼狗就让人头疼不已,更不用说那种没几个人见识过的密码锁了。”

    郭墨龄紧绷的脸这才松弛下来,转向瘦高个叹了口气:“既然这样,就暂且收手吧,我也不希望弟兄们有谁出事,估计这个时候对方已经有了足够的警惕,我们不能再冒险了”

    “等戴主任到来后,由我亲自向他请罪!我们这个情报站刚刚设立,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不能再出半点儿差错了。”

    ……

    ……

    此时的兵工厂正如郭墨龄说的那样,不但增加了岗哨,还从徐家武馆紧急调来二十名年轻好手驻扎,并在安全措施方面做了弥补。

    为了激励保安队员的积极性,郑毅拿出一万港币,对两名军犬饲养员和当班巡逻小队进行嘉奖,这才和二叔一起坐上轿车,返回购买之后尚未正式入住的花园别墅。

    在此之前,由徐父徐母精心挑选的两户人家和四名小丫鬟已经到来,作为郑毅的家仆住进了这座占地三亩的花园式大宅院。

    轿车在三层高的花岗岩石阶前停了下来,来自徐家大院的下人们纷纷上前来向郑毅和熟悉的二叔致礼问安。

    素来不苟言笑的二叔忽然从长衫里掏出一叠小红包,分别发给四个小丫鬟和两户下人的三个儿女。

    毫无准备的郑毅哈哈一笑,只好从钱包里拿出七张面额一百的港币,分别送给四名羞答答的小丫鬟和三名小家伙,然后和二叔一起进去富丽堂皇的一楼大厅:“二叔你自己去看一看,挑一间合适的套房,过几天再把行李搬过来就是了。”

    二叔摇了摇头:“这种地方我住不惯,要是你没意见,就把花园西面那两间平房让给我吧。”

    郑毅想了想:“好吧,既然你喜欢那里,我也没办法。本来那两间青砖平房,我是打算让花匠居住的,有独立的厨房和卫生间,地板也是大块瓷砖铺就,只是没有楼房里的高级”

    “干脆把二婶也一并接过来住吧,你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不是个事,回头我让人把平房与楼房之间那块空地平整一下,再盖上个屋顶,当成练功房使用,后面靠近围墙的地方正好是棵大树,估计夏天会很凉快。”

    “稍微平整一下就行,不用再盖顶了,等下次跟你回内地,我找个时间把你二婶和那两个不成器的儿子接过来,香港的教育确实比内地好,我那两个儿子到了香港应该能学到更多东西。”二叔乐呵呵地说道。

    郑毅知道二叔心里的想法,很理解二叔的这点私心,而且二叔给自己卖命,不能没有足够的好处,因此郑毅不用多想,就果断作出决定: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儿子也是我的师兄弟,不过他俩年纪还轻,应该接受最好的教育,这样吧,等他们俩来到香港之后,立刻送进香港大学读预科,只要过了语言关,掌握一定的英语基础就行,到时候进入港大深造或者去英国留学都没问题。”

    二叔大喜过望:“好、好!那就说定了,哈哈!走,抓紧时间吧,先弄些礼品,然后我陪你去拜访陈炯明,我也很想看看这位枭雄到底长成什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