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距离新春佳节仅仅七天的时候,郑毅终于办完手头的诸多事情,怀揣联络员悄悄送来的最新指示,与徐茂富和大哥郑恒一家登上英国公司的豪华客轮赶回香港。

    郑毅离开沪海的这段时间,正是国内四大新兴军阀因为“全队编遣会议”分赃不均而不欢而散的敏感时期,也是把握民党中央政权的蒋校长,下定决心铲除眼中钉肉中刺的桂系势力的最关键时期。

    四大军阀的尔虞我诈和分裂结局,早已在郑毅的把握之中,但郑毅万万没有想到,他打定主意不择手段图谋蒋校长和南京政府腰包的时候,自己早已是蒋校长严密监控的对象。

    新历二九年二月四日,郑毅离开沪海后的第二天下午,掌管民党中央情报机构的陈立夫,带着一位中等身材的长脸汉子应召来到三元巷,在蒋校长的心腹侍从官俞济时引领下,直接穿过警卫森严的前院,匆匆越过静谧的前堂,进入蒋校长的书斋之中。

    陈立夫看到蒋校长仍然在提着毛笔,埋头书写,立即示意恭敬肃立的长脸汉子不要上前禀报,随后悄悄上前,把提前准备好的一沓绝密文件悄悄放在了蒋校长面前的桌子上。

    “来的挺快的嘛,不要拘束,自己倒茶。”

    身穿深蓝色棉袍的蒋校长和蔼地吩咐,写完最后一行字他才放下手里的毛笔,缓缓抬起头来,望向陈立夫身后的长脸汉子:“雨农回来了。”

    长脸汉子连忙上前禀报:“见过校长,学生中午刚回到南京的。”

    陈立夫含笑解释:“雨农的香港之行颇有收获,不但大力整顿了群龙无首的香港办事处,使之踏上正轨,还带回不少重要情报,特别是关于郑毅的情报,比起我们调查科现有的情报都要来得珍贵。”

    蒋校长满意地点点头:“雨农,你辛苦了,坐下汇报吧。”

    肃立门边的侍从官立即搬来两张椅子,摆好之后再次退回原处,陈立夫悄悄打了个手势,客气地请戴雨农坐下,完了不声不响坐在另一张椅子上。

    戴雨农谦逊地点了点头,上前半步,继续向蒋校长禀报,刚要张口就看到蒋校长含笑指向自己前面的椅子,感激地致谢过后才坐下半边屁股,挺直腰身,满脸恭敬地开始汇报:

    “学生此次香港之行虽略有收获,但在调查谭力恭命案一事上毫无进展,英国人只是出示命案现场的勘查结果,其余毫不配合,学生百般努力仍然理不清头绪,有负校长和陈部长的期望了!”

    蒋校长大度地摆摆手:“这事责任不在你身上,特意派你去一趟的目的,主要是向英国人表明我们国民政府的态度,你能把一团散沙的驻港办事处重新整顿起来,就是一件大功劳了。”

    戴雨农感激地频频点头,听到陈立夫低声提示,连忙集中精神,继续汇报:

    “根据学生反复调查,已经可以确定郑毅是在去年八月下旬出现在香港地区的,此前在赣南那边获得的情报显示,郑毅是在八月十日前后忽然失去踪影,从时间上推断完全合理”

    “但是,学生无法确定郑毅是被高层开除,还是因为失去领兵权力之后主动解甲归田,我只能对他抵达香港之后的所作所为进行调查”

    “我这里补充说明一下。”

    陈立夫出言打断了戴雨农的汇报,向蒋校长详细解释道:“根据我们从变节人员那里获得的情报,隐匿在沪海的最高中央领导机关,于去年七月底举行重要会议,其中一项重要议题是,对罔顾上级指示、兵力快速膨胀的郑毅进行严厉处分。”

    “处分的内容包括:解除郑毅赣闽边区前敌总指挥职务,命令郑毅即刻交出兵权,前往沪海向中央会议做深刻检讨!”

    “可惜的是,我们的调查人员和各部军警于去年的八月十二日临晨,对沪海、杭州、南京等地的地下组织发起统一行动,惊动了隐藏在深处的中央要员,随后所有重要目标四散逃匿,因而无法了解到郑毅离开赣闽边区之后的行踪。”

    蒋校长双眉一振:“变节人员的话可靠吗?”

    “非常可靠!两名职务较高的变节者的供词内容很多,经过查证均一一获得证实,中央对郑毅的处分决定只是其中的一个线索。”陈立夫非常肯定地回答道。

    “好吧,我明白了!”

    蒋校长微微点了点头,随即摆摆手,道:“雨农,你继续说。”

    “是!”

    戴雨农恭敬地应了一声,继续向蒋校长汇报:“郑毅回到香港之后,便住进了港岛半山区的郑家府邸,没过多久就正式更名为郑保罗,开始逐渐接管郑氏家族的实业,并在香港最大的中文报纸《东方日报》上频频发表经济文章,很快引起香港总督的重视,进而便开始出现在上流社会举办的集会上。”

    “根据多方面查证,郑毅在九月份开始接管家族的九龙码头和仓储公司,之后协助他父亲郑兰亭先生收购了香港太古船厂,并投入巨额资金进行系列改造和扩大,最先投产的正是名声鹊起的m1929型冲锋枪和仿柯尔特军用手枪。”

    “整顿过后的远东机械制造公司,其实就是一家技术先进的兵工厂,仅仅是留下的和新招募的熟练技师就高达三百余人,随后又在广州和香港本地分批招募了七百余名技工,要是加上来自欧美各国的高级工程师和管理人员,这家兵工厂的从业人数已经超过一千五百人,还拥有多项英国政府备案的专利,其实力远在我们的估计之上。”

    “什么!?”

    蒋校长倒吸了一口寒气,失声道:“这个规模已经超过我们的金陵兵工厂了!”

    戴雨农郑重地点了点头:“在整个调查过程中,最让学生看不透的其实并不是郑毅管理的远东机械制造公司和九龙码头,而是设在九龙仓储公司边上的华丰贸易公司。”

    “等等!我好像在哪儿听到过华丰贸易公司这个名字”蒋校长立即陷入了某种回忆之中。

    陈立夫低声提醒道:“就是开设在沪海法租界霞飞路那个专门销售军火的公司,整栋大楼都是冯氏家族的产业,与德国鲁磷洋行和英国英华洋行往来密切。”

    这下子蒋校长终于记起来了,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随即再次抬手示意戴雨农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