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郑毅提出的条件太过重大,本身级别就不高的周均若和杨继成哪里能做得了主,满怀激动的两人详细询问过后,当即表示结束此前的话题,接下来得紧急赶往环龙路的民党沪海执行部,通过那里的专设通信设施,向南京方面汇报请示。

    临走之前,周均若拉住出门送行的郑毅的手,低声透露一个绝密消息:

    蒋校长和兵工署两个正副主官已经做出决定,将于春节过后的二月十日组建军事技术考察团,前往香港,对郑氏家族旗下的精密机械制造公司进行为期一周的参观考察和贸易洽谈,届时军需部长俞飞鸿将担任考察团团长。

    获得周均若的私下通报后,郑毅心里更有把握了,他之所以把民党政府和蒋校长在长达两年中苦苦索求而不得的“毛瑟m1924式步枪”拿出来做交易,并非是胡说八道,口出妄言,而是看准了蒋校长和南京政府的强烈需求,进而成倍增加自己的谈判底牌。

    以郑毅的知识水平,以及麾下精密机械制造公司的技术能力和人才储备,随时可以对毛瑟m1924式步枪进行大规模仿制,别的不说,技术含量更高、工艺要求更加严格的捷克zb26型轻机枪,如今都已被郑毅旗下的精密机械制造公司批量仿制了,区区毛瑟步枪的设计图纸和生产工艺又算得了什么?

    郑毅的最终目的是,能够通过无偿提供毛瑟m1924式步枪和m1929型冲锋枪,获得南京政府特许的军火贸易权利,在赚取巨大利润的同时,还能获得更安全的工作环境和人生保障,进一步加强情报获取能力,加快向民党高层进行渗透的速度。

    送走了匆匆离去的周均若一行,郑毅和徐茂富并肩走在别墅前方的花园小径上,徐茂富四下看了看,然后好奇地询问郑毅:“周世兄上车之前和你嘀咕些什么?”

    郑毅停下脚步,同样先环视一圈草木凋零的宽阔花园和灰黄色的高大别墅,这才回答:“周世兄问我以后是不是常驻此地,我只能告诉他先看看情况再说,也许会搬到更方便的地方去住。”

    “但现在看来,也许继续留在这个地方更好一些,这地方足够宽敞,再建两座小别墅、停放十几辆轿车毫无问题,门前的大马路够宽够大,虽然距离繁华热闹的南京路和霞飞路等商贸区远一些,但进出方便,胜在安逸静谧。”

    “春节过后我恐怕要回到沪海这边来住上一两个月,估计届时要到大姐的东方通讯社兼个职。”

    “其实我也觉得这地方挺不错的反正周世兄他们已经知道这地方了,再更换也没什么意义,还不如继续留在这里,大家都更方便些。”

    “我觉得完全可以把贸易公司一并搬到这来,如果房间不够用,就像你刚才说的那样再修建两座小洋楼,等完了再把前面的围墙换成铸铁栏杆,左后两侧和后院的围墙加固加高,就能获得一个既安全又清静的大院子。”徐茂富提出自己的建议。

    郑毅想了想:“俗语道,狡兔三窟!老西门那座闹中取静的隐秘小院也必须拿下来,作为我们与中央联络员长期联系的重要据点春节过后,从香港抽调十几个弟兄过来常住,再向姐夫索要几个信得过的帐房。”

    徐茂富当即同意郑毅的决定,进入客厅之后压低声音问道:“你一下就把m1929冲锋枪和毛瑟步枪的设计图纸等等送给民党,就不担心他们考察香港的兵工厂之后得寸进尺,再向你索要捷克机枪和迫击炮的设计图和生产技术?”

    郑毅笑着说道:“你怎么忘了,位于高昌庙的沪海兵工厂和近来迅速扩大规模的金陵兵工厂,已经拥有仿制捷克步枪和法国迫击炮的能力,根本就不再需要我们提供这两种武器的设计图纸和制造技术。”

    “但是据我所知,这两个兵工厂需要进口德国或者英美两国的钢材才能生产,这对我们而言是个难得的机会,英国佬在印度开办钢铁厂和合金材料厂几近百年,各种钢铁材料的销售价格比起美国佬和德国佬的低得多,只需打通俞世叔和兵工署的路子,我们就可以从中获得巨额利润。”

    徐茂富嘿嘿一笑:“我确实不知道这件事,只知道桂系控制的汉阳兵工厂不但能制造火炮,还能仿制马克沁重机枪,估计东北的奉天兵工厂规模最大,水平最高,阎老西的太原兵工厂都比不上。”

    郑毅微微点了点头,在他看来,顶多只需再努力两年,香港的精密机械制造公司就会在轻武器制造规模领域,超过除奉天兵工厂之外的国内所有兵工厂,贪官遍地的民党哪怕条件再优越,也无法跟上自己的发展步伐。

    ……

    ……

    简单用完午餐,郑毅和徐茂富略作收拾一同出门,谁知道尚未启动轿车,冯敬斋那辆从英国定制的“银色精灵”便缓缓到来,后面还跟着两辆装满保镖的福特轿车,一前一后进入陶叔匆匆打开的大铁门,来到刚刚下车的郑毅身边停了下来。

    刚穿上风衣的郑毅摘下礼帽,看了一眼从另一侧下车的冯敬斋,向打开车门的大哥郑恒问道:“咦,你们怎么有功夫到我这儿来?”

    身上还带着淡淡酒气的郑恒嘿嘿笑道:“我们手里的事情办得差不多了,该盘下的房产基本拿下,剩下二十几处房产也已经签下合约,需要过完春节才能逐一接收,这大过年的,总不能把卖主赶走吧?”

    郑毅向冯敬斋打了个招呼,再次进入别墅客厅,宾主分别坐下,徐茂富和陶婶立刻张罗泡茶。

    脱掉风衣的冯敬斋忽然问道:“听说南京方面派人过来找你了,谈得怎么样?”

    郑毅简要通报见面的情况,最后颇为无奈地说道:“估计明天南京方面才会给出个准信,要是你们这边没什么事,我想后天返回香港,否则赶不上过年了。”

    “二弟,你大嫂今晚就会到,后天我和你一起回香港吧估计三弟和四弟已经从英国回到香港了,这回正好聚齐,我们一家人好多年都没有在一起过个年了。”郑恒乐呵呵地说道。

    冯敬斋颇为遗憾:“要不是我儿子拖累,我也想和你大姐一起去香港过年,顺便参观一下你的兵工厂和航运公司。”

    郑毅忽然想起那两艘快艇订单:“姐夫,你和怀特接下的两艘快速巡逻艇,什么时候能向宋子文的税警团交货?”

    冯敬斋轻松地回答道:“快了,怀特在印度船厂买下两艘即将退役的巡逻艇,经过一个多月的改造,已经差不多完工了,估计春节后就能送到吴淞港怎么?难道你改变主意,准备继续造船了?”

    郑毅点点头:“之前怀特先生为这两艘船的事找过我,还送给我五大箱快速巡逻艇的设计图纸,加上我们从太古船厂留下的大批技术资料和人员,完全可以承接五百吨级以下的近海巡逻快艇和内河巡逻快艇的制造业务。”

    “如果不是从英国皇家海军买回来的五艘大型军用运输船需要改造,当初我就接下这笔生意了,不管怎么说我都比怀特和香港太古公司那些人更熟悉造船业务,而且还能通过鲁麟公司,从德国和瑞典两家最著名的船用发动机公司购买最先进的匹配发动机。”

    “不过没关系,两个月后船坞空出来,我会督促公司的几名设计师和船厂的技师们建造两艘三百吨级快速货船,用于香港至福州等地的短途货运,如果有需要,随时可以更改为军用巡逻快艇或者军用运输船。”

    冯敬斋连忙劝道:“二弟,你先别急着造,等我这边的消息,让我先和老宋家和孔家那边谈一谈,说不定还能得到几艘订单。”

    郑恒想了想问道:“香港那边二手的千吨级货轮价格如何?”

    郑毅回答:“香港的二手货船还是挺多的,转让价格得看船龄和船况,等到了香港我带你去看看,印度和英国本土淘汰的千吨级货船更多,如果内地有人要买,这个生意完全可以做,做好了利润不在军火之下。”

    郑恒点点头,本想再问些军火贸易的事,又觉得还有大把时间可以和郑毅慢慢谈,于是不再开口询问。

    冯敬斋借此机会向郑毅通报了停滞不前的药品生意,言语间对鲁麟公司的强势颇为不满,对孔氏家族想要插上一腿感到头疼,颇为虚心地询问郑毅有何解困之道?

    郑毅考虑良久,感到非常棘手。

    虽然郑氏家族获得包括磺胺药在内的多项药品的国内代理权,但是谁也无法阻止拥有德事顾问团做说客、越来越受到蒋校长和南京政府优待的鲁麟公司在国内攻城掠地,想来想去只能给冯敬斋出几个馊主意:

    “联合小杜他们吧,上海、南京、武汉、北平这样的大城市争不过鲁麟公司,县一级的医药市场还是能够开拓的,鲁麟公司再怎么强大,也无法把药店开到每个县城。”

    “另外,我回去之后和父亲好好商量一下,看能不能和南洋几大家族建立联系,争取把金鸡纳霜、红花油、驱风油等几种药品的经营权弄回来。”

    “还有个路子你看能不能走得通,就是混乱不堪的中原地区的几大军阀,下去两年肯定会战火延绵,波及半个中国,有门路的话这条线能够获得暴利。”

    冯敬斋频频点头,细细品味郑毅的一席话。

    郑恒想了想低声问道:“二弟,我那边的药店除了供应桂系军队之外,剩下的三分之一都悄悄卖给你一年前指定的两个客户,我一直很担心,你看,能不能”

    郑毅摆摆手:“我明白了,今后你不用再搭理那两个客户,怎么回绝你自己找个借口,不管是谁打我的牌子去找你,你都可以不搭理,除非我私下给你打招呼。”

    郑恒终于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这就好、这就好,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