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晚上与姐夫冯敬斋和大哥郑恒详谈过后,郑毅再次回到临时栖身的跑马场别墅,开始制定未来一年的工作计划。

    徐茂富的任务也不轻松,他必须尽可能多地出现在沪海的名利场上,利用冯氏家族和郑氏家族的威望和强大实力,以商界后起之秀的姿态频频亮相,以大宗贸易和实业投资为手段,逐渐挤入沪海和香港的上流社会,迅速成长为包括民党特务组织在内的各大势力不敢轻易得罪的商界和实业界名流。

    根据周主任的最新指示,郑毅需要充分利用家族的深厚背景、自身的有利条件和较为广泛的人脉关系,在扩建香港情报站、为党和军队秘密筹集发展资金的同时,有计划地向民党高层展开渗透。

    要完成组织上交托的艰巨任务,郑毅必须制定稳健周密的实施计划,不但要在工商业方面祭出大举措以增加自己的影响力,通过直接影响国计民生的军火和粮食贸易奠定自己的稳固地位,还要在舆论宣传方面有所突破,否则难以对民党军政高层实施渗透。

    相对来说,香港方面的工作难度不那么大,远东机械制造公司已经完成集团企业的重组,成功进入稳步发展的轨道,有了明确的经营范围、发展方向和完善的管理制度,特别是集团公司旗下的精密机械制造公司,已经拥有自己的技术专利和拳头产品,率先实现盈利并树立起耀眼的企业形象。

    香港海洋运输公司已经完成股份分割,位于香港、马尼拉和南洋各大港口的总部和分部、码头与仓储等配套设施正在建立,现有的加上正在改造的大型远洋货船吨位已经增加至十二万吨,最多只需半年时间就能全部投入运营,身为董事长的郑毅需要付出的只是总揽全局和耐心等待。

    唯一需要郑毅谨慎从事的,只有筹划中的九龙码头工人联合会,简称九龙码头工会,这个工会并不是以推翻英国殖民统治为目的,至少在党组织发展壮大到一定规模之前,九龙码头工会的任务仍然是团结香港工人阶级中一切可以团结力量,互帮互组的同时,逐步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和公平待遇,为党组织实现阶段性和最终目的提供坚实的基础。

    相比之下,沪海方面的工作开展极为艰难,不但容不得半点儿疏忽,还要投入巨量资金和巨大精力,而且时间非常紧迫,郑毅必须抓住一切有利时机,争分夺秒,加倍努力。

    此后三天时间,郑毅一直待在法租界跑马场的别墅里,精心制定工作计划和实施步骤。

    早出晚归的徐茂富同样忙得脚不沾地,不是跟随冯敬斋、郑恒等人购买一处处房产,就是和冯敬斋、郑恒谋划一笔笔生意,拜访孔、宋两大家族和并出席一个个宴会,举行一次次秘密谈判。

    除此之外,徐茂富还要陪同冯敬斋巡查冯氏家族的码头、仓库和工坊商铺,弥补安全漏洞,增加保安措施,深夜回来还要为冯氏家族的自有武装制定管理章程和军事培训计划,身上的担子和责任比大哥郑毅还要重。

    一九二九年元月的最后一天,农历腊月二十一,距离新春佳节还有十天。

    上午十点半,深居简出的郑毅苦苦等候的上级指示没有到来,却等来了南京方面派来的特使、刚从军政部调回军需部的审计处上校处长周均若。

    陪同周均若一同从南京赶来的还有兵工署设计科中校处长杨继成和两名侍卫。

    周均若一进客厅就高呼“上茶”,郑毅笑了笑亲自去泡了一壶热茶送来,并给美国留学归来的杨继成送上一杯咖啡,客气地解释说家里人少,只有两个老家人去买菜没回来,弄得杨继成很不好意思。

    两名侍卫更是受宠若惊,不敢坐在豪华高档的西式沙发上,各自端着杯茶站在门口慢慢喝。

    周均若几口就把一杯热茶喝干,然后打开公文包,拿出两份信函和一个卷宗,非常郑重地放到郑毅面前的茶几上:“两封信是俞世叔和蒋校长写给你的,你先把信看完,我们再说别的。”

    郑毅微微吃了一惊,看了看茶几上的两封信,先把俞飞鹏写给自己的信拆开来阅读,考虑片刻再捡起蒋校长的亲笔信,颇为慎重地拆开。

    十分钟后,连续看了三遍信函内容的郑毅,重重地出了口浊气,似笑非笑地望向自己泡制咖啡的周均若:

    “如果我不愿意把m19929型冲锋枪和仿柯尔特军用手枪的设计图、生产工艺流程和检测模具送给兵工署,是不是就要取消我的军火贸易资格?”

    杨继成担忧不已,听了郑毅的话,连忙转向周均若,似乎要告诉名声显赫的郑毅这事与自己无关。

    周均若没有一丝紧张,泡好咖啡慢慢加上块方糖,一边搅拌,一边迎上郑毅的目光:“怎么?舍不得?”

    郑毅嘿嘿一笑:“这和舍不舍得没有关系,区区一款冲锋枪的图纸和工艺流程,所有零部件加起来不到十六个,哪怕我不把所有资料送给兵工署,兵工署也完全可以召集几个武器设计师和材料专家,按照实物样品摸索几个月,同样能依样画葫芦批量生产,我好奇的是谁出的这个馊主意?”

    杨继成想笑又不敢笑,没等郑毅我看过来便低下头假装喝咖啡。

    周均若无可奈何地告诉郑毅:“这是校长自己的意思,估计是想看看你态度如何。”

    郑毅觉得不可思议,怎么预料到是蒋校长的意思,这才明白为何杨继成忍得这么辛苦,只好摇摇头,低声问道:

    “继成兄,我听说兵工署多次给蒋校长上呈报告,恳求校长向德国顾问团交涉,把毛瑟m1924式步枪的设计图和检测模具转让给兵工署,以便在国民政府领导下的兵工厂批量制造,不知道有没有这回事?”

    杨继成连忙回答:“不错,根据兵工署和我军各级军需部门的意见,迫切需要一款优秀而又先进的步枪,经过近两年的检验并充分征求各军将士意见,毛瑟m1924式步枪成为首选,但遗憾的是德国顾问团以无法干涉德国企业决策为由,拒绝了我们的请求,而毛瑟公司开出的专利技术转让条件非常苛刻,我们实在无法满足。”

    郑毅点点头:“如果我无偿向兵工署提供毛瑟m1924式步枪的设计图纸、材料及工艺流程、产品检测模具甚至最先进的成套标准生产设备,我能获得什么好处?”

    杨继成激动地站起来:“将军,你说的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