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精密机械制造厂办公楼,二楼的总经理办公室里。

    郑毅继续面授机宜:“茂富,行动方案由你负责制定,到时候老许和你一起负责整个行动,怎么干我不管,我只需要看到漳州帮两位老大的脑袋挂在七号码头的灯柱上。记住,不要留下任何隐患,我们不怕任何帮派,但绝不能给警方留下任何把柄!”

    徐茂富重重点头:“行动之前,我把方案交给你审核。”

    郑毅非常满意:“老许,有件事我先和你说一下”

    “我们货场后面那片空地买不到了,市政局要在那片地方修建一座大公园,有钱都没办法!”

    “我已经委托我家老爷子的置业公司购买深水北面那片地皮,修建五栋七层高的单元房,每栋能安置四十二户人家,大约在明年秋天能够建成。”

    “到时候我送给你和宋家雄每人一栋楼,让你们手下弟兄都有房子住,怎么分配你们自己做主。”

    许世隆激动地站起来:“谢谢大哥!谢谢!”

    郑毅摆了摆手:“自己兄弟不用客气,好了,今天是圣诞节,你们也该回家看看老婆孩子了”

    “定邦,你也回去吧,等过几天你儿子生出来,我想认他做干儿子。”

    赖定邦笑道:“求之不得,说不定是女儿呢。”

    “女儿更好,做我儿子的童养媳。”郑毅笑道。

    赖定邦和许世隆乐呵呵地离去,郑毅这才向徐茂富问道:“查清老许的底细没有?”

    徐茂富从西装内袋里拿出调查报告:“查清楚了,基本属实,除了没告诉我们他有个相好的女人之外,其他事情他没有隐瞒。”

    郑毅打开五页纸的调查报告,细细阅读,完了拿起桌面的打火机点燃烧毁,小心地将灰烬扫进桌子下方的火盆里:“没想到满脸横肉的老许还有这样一个女人,竟然是黄梅戏团的当家台柱子。”

    “是他的同乡,估计属于青梅竹马之类的。”徐茂富唿出口浓重的烟雾。

    郑毅想了想:“回头你问问老许,要不要我帮他把那个女人赎出来给他做妾?”

    徐茂富瘪瘪嘴:“看来你对老许比我有信心,刚送他一座小洋楼,又准备送他一个美女,怎么不见你也送个美女给我?”

    郑毅哈哈一笑:“那好,回头我就和干爹商量一下,看干爹干妈喜欢什么样的媳妇,然后立刻给你送几个到家里去,别的事情我估计办不到,买几个清倌人送给干爹干妈使唤,我还是能够做到的。”

    徐茂富不由哈哈大笑,笑完又感觉有些不太对劲,立刻望向郑毅的眼睛:“你不会是来真的吧?”

    “你从没求我什么,好不容易能为你做点儿事,我这个当大哥的自然愿意,何况你我如今都不在队伍里了,多娶几个女人也不违反纪律,我想干爹干妈也愿意看到自己儿孙满堂的。”郑毅边说边收拾文件。

    徐茂富立即站起来:“别啊你!我这边谢谢你了,这事儿让我自己来,好吗?你喜欢的我不一定喜欢,用你的话说便是审美观不同,如果你实在不听劝,非要帮我弄几个女人,干脆把钱给我就行了。”

    郑毅当即坐下,拿出现金支票本,唰唰填上一万英镑的数字,然后收起钢笔撕下支票,递给目瞪口呆的徐茂富:“别自作多情啊,这是给干爹、干妈和我那两个小侄子买年货的,想娶老婆你自觉掏钱。”

    徐茂富这才松了口气:“距离过年还早着呢,买年货也用不着这么多,另填一张吧,两千就够了。”

    郑毅锁上抽屉,走向门口的衣帽架:“过几天就是元旦,新年佳节总得有点儿表示吧?再者说了,家里养着那么多人,几十个练武的孩子人吃马嚼的不是个小数目,干爹干妈虽然从不抱怨,但我们做儿子的总不能装作没看见吧?”

    “拿着吧,回家之后替我交上去,这几天我要跟随我家老爷子到处走,实在没空,估计元旦才能去和干爹干妈吃餐饭。”

    徐茂富这才把支票收进口袋里,跟随郑毅走向门口:“刚才你和小叔神神秘秘的搞什么名堂?”

    郑毅穿上大衣,把礼帽取下来拿在手上:“你真想知道?”

    “废话,不想知道我问你干嘛?”徐茂富不满地看着郑毅。

    郑毅缓缓戴上帽子:“东九龙分局那个姓谭的探长你还记得吗?”

    徐茂富脸色骤变:“怎么?老曹和子卿那边出事了?”

    郑毅低声通报:“子卿今天一大早派人给我传递消息,说那个姓谭的盯上他了”

    “根据我的调查,那个姓谭的前年才从广州迁来香港,在佐敦道有一座三层高的大洋楼,而且与南京政府的驻港联络处主任交往密切。”

    “虽然姓谭的只是对子卿的身份产生怀疑,没有采取进一步的行动,但我们必须趁早干掉他,把隐患消除再说。”

    徐茂富的脸色变得格外凝重,脑子里飞快权衡起来,跟随郑毅走到楼下,立即咬咬牙,低声请求:“让我出手吧,我比小叔更熟悉地形。”

    “姓谭的探长认识你,也认识我,如果他真是老蒋或者民党中央党部安排的密探,他肯定知道我们俩的底细,所以你我都不方便露面,让小叔去办最合适。”

    郑毅拉着徐茂富走向前面并排停放的轿车,两名年轻保镖立即钻进车里,启动预热。

    徐茂富停下脚步:“大哥,你是否还有别事瞒着我?”

    郑毅摇摇头,为徐茂富整理风衣领子:“我能瞒你什么?你是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奶兄弟,我的性格如何你应该知道,哪怕我真有事瞒你,也是因为我必须恪守党的纪律。”

    徐茂富摇头苦笑道:“看来你还真有事瞒着我,算了,我也不问你了,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你就说,不需要我做我就待在家里陪老婆孩子。”

    郑毅笑道:“抓紧时间陪陪弟妹和孩子吧,过了元月上旬,你就没时间享受天伦之乐了。”

    徐茂富精神一振:“是不是又有大生意了?”

    郑毅点点头:“十天之后,我向鲁麟公司订购的一批武器弹药就会运到,到时候需要你悄悄运到广州去,具体地点到时候再告诉你。”

    “由于数量比较大,又不能惊动李济深的军队和欧美驻广州的机构,需要用走私的方式分批运送。”

    “船只我已经找到了,正在船厂检修维护,你心里先有个底,等办完漳州帮的事情,我在和你一起制定方案。”

    “能赚多少?”徐茂富笑问。

    “干好了能有七十万大洋的纯利,这笔钱我不打算上交了,除了支付给你和参加行动的弟兄们两成奖金,其他全部用于码头工会的建设。”

    郑毅拍拍徐茂富的手臂,率先钻进车里。

    ps:还有几小时就是新的一年了,小火祝福大家鸡年大吉,万事如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