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郑毅正在沉思,佣人恭敬地来到他身边蹲下,送上两杯热咖啡。

    郑毅礼貌地点了点头,又接过上官杰递来的吕宋雪茄,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要我们两家老爷子同意,我没有任何意见”

    “你也知道,我这个董事长只是暂时的,等我大哥过来之后我就卸任,而且董事会已经任命你为海洋运输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元旦那天就要走马上任,你的意见才是最重要的。”

    “听你这话,分明想撒手不管啊!我可先说好,你不能推卸责任,你答应过要和我一起干个一两年的,不能言而无信!”

    上官杰嘴上不满意,心里却非常感激郑毅的信任和无私帮助。

    经过两天的实地考察和交谈,上官杰不但与郑毅建立起来的精干班子相互熟悉,了解到郑毅拥有的强横实力,还看到了航运公司先进完善的管理制度和野心勃勃的发展计划。

    毕业于哈佛大学的上官杰终于收起自己的骄傲,对才华横溢、目光高远的郑毅由衷钦佩。

    阅历丰富的郑毅哪里还不知道上官杰的小心思,端起咖啡杯,默默喝上两口,这才切开粗大的雪茄顶端,掏出打火机点燃,惬意地享受起来:

    “你这雪茄烟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一看就知道是全手工特制的精品,味道不比哈瓦那雪茄差,回头送我两盒怎么样?”

    上官杰大大方方地答应下来:“这种专为西班牙和英国贵族制作的极品雪茄虽然数量很少,在马尼拉也不是一般人能够享受的,但对我们上官家族来说不成问题,多了不敢说,每年送你十盒八盒还是能做到的。”

    “这么牛?”郑毅很惊讶。

    上官杰自豪地笑道:“这是吕宋最高级的雪茄烟,生产这种雪茄的工坊已经延续三百年历史,刚开始是专供西班牙王室,美国佬占领吕宋之后,这家工坊逐渐衰落,但一直在为西班牙和英国的几个大贵族生产,从不外卖。”

    “这种雪茄有两种包装,一种是二十四支装的精雕木盒,一种是两支装的普通木盒,每支价格高达两英镑还是其次,因为产量稀少,有钱都买不到。”

    郑毅感叹不已,刚要向上官杰提出更多要求,就看到自己老爹和上官老爷子、陈炯明笑眯眯地走进大厅,连忙把刚吸几口的昂贵雪茄放到水晶烟灰缸上,与上官杰一同站了起来,恭敬地向三位长辈致礼。

    上官老爷子和郑毅已经非常熟悉了,只是乐呵呵地点了个头,陈炯明却含笑打量郑毅,好一会儿才转向郑兰亭夸奖道:“幸好小弟下野了,否则遇到令郎这样的俊杰,恐怕比老蒋和朱益之还要头痛。”

    郑兰亭哈哈大笑:“竟存贤弟谬赞了,哈哈!毅儿过来,拜见你陈世叔。”

    郑毅连忙上前,向目光炯炯满脸微笑的陈炯明鞠躬问好:“郑毅见过陈世叔。”

    “好、好!久闻贤侄威名,没想到能有幸一见,看来我是来对了!不知贤侄是什么时候解甲从商的?”陈炯明和蔼地问道。

    郑毅听出了陈炯明话中的疑问,笑了笑恭敬地回答:“小侄是四个月前回香港的,赣南那边的情况太过复杂,小侄实在难以自处,只好黯然离开军队,回到家父身边,争取做个富商。”

    众人哈哈大笑,陈炯明心领神会地笑道:“难怪,回来就好,回到你父亲身边,远比跟着民党和自在得多!”

    上官老爷子哈哈一笑:“都是自己人,竟存无需客气,两位小辈今后还有不少地方需要麻烦你,你这个做叔叔的可得好好指点他们才是。”

    ……

    ……

    愉快的晚宴结束,陈炯明告辞离去,郑家父子和住在郑府的上官父子一同将陈炯明送到院子里。

    陈炯明的两名司机和保镖已经把轿车开了出来,恭恭敬敬弯腰行礼地站在车外等候陈炯明上车。

    心情大好的陈炯明客气地请上官老爷子和郑兰亭留步,然后握着郑毅的手,客气地说道:“贤侄若是有空,请到寒舍一叙,我有好多话想和贤侄说一说的。”

    心有所想却不敢在宴席上询问的郑毅立即回应:“小侄也有很多地方想向世叔请教,要不,小侄开车送世叔回去?”

    陈炯明大喜过望:“正合我意,哈哈!我和你父亲打个招呼吧。”

    郑毅含笑点头,陈炯明立即向郑兰亭提出要求,邀请郑毅到他府上说说话。

    郑兰亭微微吃了一惊,但很痛快地吩咐儿子把陈世叔送到家,郑毅立即进入客厅,穿上大衣,叮嘱佣人去和四姨太和自己的妻子打个招呼,然后快步出门,走向自己的轿车。

    两辆轿车一前一后驶出院门,上官老爷子这才低声询问郑兰亭:“贤弟,你猜竟存要和小毅说些什么?”

    郑兰亭一时间也颇为意外,沉思片刻不确定地回答:“刚才在席间竟存贤弟和毅儿相谈甚欢,颇为投机,话题驳杂却意犹未尽,估计还是想要谈一些军旅之事吧。”

    上官老爷子哈哈一笑,拉着郑兰亭的手并肩走进大厅:“有件事愚兄尚未来得及和你说明,竟存除了在幕后控制香港粤商会之外,还肩负着把致公堂发展成为致公党的使命,他们对于民党的过河拆桥非常愤怒,对国内迅速发展壮大的需求市场更是依依不舍,所以要成立自己的政党继续博弈。”

    “我推测,竟存之所以请求你让出航运公司的两成股份,很可能是致公堂几位老大的一致决定。”

    “竟存虽有千万家财,可两年来在香港置办大量产业,陈氏家族两支族亲背井离乡之后,分别在美国和星洲大量投资,所以,竟存用以入股的二十五万英镑,应该是致公堂交给他全权管理的资金。”

    “考虑到航运公司的美国航线需要致公堂关照和支持,我才愿意居中引荐,觉得把在美国开花散叶的致公堂拉进来也不错,只是没想到,你和小毅略作商议就同意下来了,倒是省了我许多口水,哈哈!”

    郑兰亭对致公堂的意图非常重视:“致公堂的情况我还真不知道,如果兄长不说我至今依然蒙在鼓里呢。”

    “这是件大事,一旦让英国人知道,很可能会出现很多不必要的变数,别的不说,英国人必定会展开调查,搞清楚致公党背后是否有美国政府或者财团撑腰,是否会损害到英国的利益和资本市场等等。”

    上官老爷子神色变得凝重起来:“这事儿确实是个麻烦,要不,我们哥儿俩再细细斟酌一下?”

    郑兰亭当即点头,把上官老爷子拉进书房继续深谈,唯独被遗忘的上官杰留在大厅里,不知所措地四处张望,想跟进书房又觉唐突,想前往陈公馆找郑毅,又觉得有失礼貌,想来想去只好返回客房洗漱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