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郑毅与两名心腹商议半小时后,前往码头监督装卸的许世隆被叫了回来。

    许世隆进入总经理办公室门口便匆匆摘去被雨水打湿的宽沿礼帽,脱掉时髦的卡其色风衣,分别挂在衣帽钩上,意气风发地来到郑毅等人身边坐下:

    “六号码头和七号码头属于我们的了,再有三个小时就能卸完那艘五千吨大货船上的货物,另一艘从印度开来的大船已经靠泊我们的八号码头,不过要等雨停才能卸下船上的几千吨粮食。”

    赖定邦非常高兴:“我们的八号码头是所有码头中设施最齐全的专用码头,比英军控制的尖沙咀码头还要好得多,再加上老爷子的关系,很多粮食船都选择在八号码头卸货,等明年夏天隔壁的中转仓库建好之后,我们的第八、第九和第十号码头生意会更好。”

    “人手够不够?”

    徐茂富非常直接地询问其中的关键。

    许世隆自豪地说道:“长期霸占六号码头的雷州帮决定投靠我们了,不然我们怎么能拿下六号和七号码头的装卸业务,嘿嘿!”

    徐茂富和赖定邦面面相觑,都没想到许世隆的动作这么快。

    要知道雷州帮虽然没有什么势力在背后撑腰,但近百名帮众都是敢打敢杀的狠人,否则早就被闽省帮和潮州帮赶出去了。

    “雷州帮的老大是谁?”郑毅忽然出言问道。

    许世隆恭敬回答:“是宋家雄,徐闻人,比我大三岁,身手不错,我和他有些交情,这家伙被推举为老大之前,是粤商会的保镖头子,后来因为被从粤省逃过来的几个大老板排挤,一怒之下把自己的几十个兄弟拉出来,打出自己的名号抢码头。”

    “我是亲眼看着他们仅用半个月时间就打下六号码头,接着耗费差不多半年时间打下七号码头的。”

    “宋家雄因为打下七号码头,和闽省帮成了不死不休的死敌,双方之间的明争暗斗从未停止过,直到月初宋家雄的三弟和雷州帮的二哥喝醉酒被人捅死,双方之间的争斗才转入暗中,都在磨刀擦枪准备报复对方。”

    “实力大损的宋家雄有些挺不住,五天前突然找到我,要求加入我们华丰公司,我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让他暂时先别动,禀报过老大再说,然后我放出风声说雷州帮全体投靠华丰公司,闽省帮那些人立刻不敢动弹了,估计他们正在找人讲和。”

    赖定邦向郑毅解释:“这事老许和我商量过,接纳雷州帮是我们一起做出的决定,不过我们没有立即答应他们,只是放出风声看看各方反应如何。”

    郑毅点点头:“小富,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徐茂富吐出口浓浓的烟雾,半眯着眼,掐灭烟头,道:“要想让雷州帮死心塌地投靠我们,必须帮宋家雄报仇雪恨,否则无法收复这头老虎,也难以让雷州帮的近百弟兄归心。”

    许世隆和赖定邦频频点头。

    两人和徐茂富一样,都是杀伐果断的狠人,更像个文人的赖定邦也经历过战火洗礼,和在座的所有人一样都杀过人,手上最少也有几条人命。

    郑毅沉思良久:“你们知道香港粤商会的背景吗?”

    众弟兄愣了一下,接着微微摇头,不知道老大为何有此一问。

    郑毅把粤商会的真实来历告诉大家:“香港粤商会背后的老大你们都应该知道他的名字,他就是从粤东逃过来并受到英国人严密保护的陈炯明。”

    众弟兄大吃一惊,许世隆随即叹道:“怪不得一年前粤商会突然更换所有保镖,还出售了不少酒楼和地皮,原来是曾经的粤省督军陈炯明过来掌舵了。”

    郑毅笑了笑:“老许,你知道陈炯明的背后又是什么人在撑腰吗?”

    “陈炯明已经很有名了,哪怕被黄埔军和国民革命军赶出粤省,他仍然是个谁也不敢得罪的大人物,有钱有势又有英国人保护,恐怕不需要别人为他撑腰了吧?”许世隆惊讶地回答。

    徐茂富和赖定邦相视一眼,立刻望向自己的老大,几乎同时想起老大在黄埔军中的经历。

    郑毅凝视许世隆的眼睛,不疾不徐地说道:“老许,你现在是我的兄弟了,既然成了兄弟,我就不能隐瞒你,但我希望你听完我的话之后,能保守秘密。”

    许世隆连忙站起:“老大放心,世隆从进入华丰公司那一天起,这条命就交给老大了!”

    郑毅示意他坐下说话:“第一次东征陈炯明我也参加了,当时我是黄埔军中负责军需后勤的上尉。”

    “军中很多人包括许多带兵讨伐陈炯明的将领,并不知道与中山先生反目成仇的陈炯明身后有个庞大的势力,这个势力在香港不算什么,但在南洋各地和美国,绝对是实力强横的庞大组织。”

    “这个组织对外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做致公堂,但是民党高层和上流社会的名流们都知道,这个致公堂就是历史悠久的江湖第一大帮派——洪门!”

    “我的天啊”

    许世隆吓得脸都白了,徐茂富和赖定邦虽然猜到了一点,但听了郑毅的介绍也不禁为之悚然色变。

    郑毅微微一笑:“既然大家知道了这段内幕,该怎么做应该明白了吧?”

    徐茂富立即望向目瞪口呆的许世隆:“老许,立刻对宋家雄展开调查,一定要查清楚他为什么被赶出粤商会,闽省帮背后是不是有粤商会为其撑腰!”

    “明白了!我立刻去查,亲自去!”许世隆霍然站起。

    郑毅摆摆手:“别着急,先坐下来既然粤商会更换了所有看家护院的保镖,我估计你们很难查得到粤商会赶走宋家雄的原因,你只需查清楚闽省帮背后的靠山和盟友即可如果人手不够,让宋家雄和你一起查。”

    “你可以明确无误地告诉宋家雄,我们华丰公司愿意为他报仇雪恨,但他必须拿出足够的诚意来,我们可以给他个大哥的座位,但他手下的兄弟必须接受我们的调整、调度和指挥。”

    许世隆精神大振:“太好了!有老大这句话,我胆气就壮了。”

    “等等!”

    徐茂富急忙站了起来:“大哥,这事儿是否应该慎重一些?要是真闹起来,很可能会牵涉到粤商会,进而引出洪门啊!”

    郑毅缓缓站起:“粤商会那边我来解决,三天后,英国人将举行盛大的圣诞酒会,陈炯明肯定会参加,到时候我让我家老爷子和他打个招呼就行。”

    “你们尽管展开调查,尽快查清楚闽省帮背后的势力,然后制定出妥善的行动方案,不动则已,一动就要铲除根源,永绝后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