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华丰公司,二楼总经理办公室。

    郑毅看到赖定邦和徐茂富呵呵傻笑,皱了皱眉头,忍不住出言催促:笑什么笑?还不快跟我说说正事。。

    徐茂富立即站起来,到隔壁自己的办公室取来两份卷宗,郑重地放到郑毅面前:下面的卷宗是卖给桂系的军火清单结算单和总结报告,上面这份是和大姐夫的两笔军火交易,以及大姐夫亲笔书写的后续订单

    大姐夫订购的数量可不少,其中德制步枪子弹的采购量竟然高达五百万发,我知道他肯定走通了黄埔系的路子,但他就是不说,我也不好追问。

    郑毅立即抽出卷宗里的文件逐一查看,五分钟后疑惑地抬起头来:黄埔船厂和沪海的外资船厂一直在制造千吨以下的快速货船,售价要比香港和南洋印度船厂的报价低多了,他为何要舍近求远?

    徐茂富笑着说道:我哪里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要不你打个电报问问他?

    郑毅考虑片刻,暂时把冯敬斋开出的订购八百吨大马力柴油货船的订单放到一边儿,又回到军火贸易上来:

    五百挺捷克轻机枪的定价比起外国洋行的报价足足低了二十美元,两千支1928型冲锋枪也低于我们的批发价,我这个姐夫真是一点儿余地都不留给我!

    要不是在五百万发子弹有得赚,我真不想答应他,估计他以为我们老郑家接手的太古船厂还在制造新船,平均起来有的赚,所以才会开出这么低的价格真让人头疼啊!

    那怎么办?实在不行就直接跟姐夫说明白吧,反正现在机械公司生产出来的两种枪都不愁卖。徐茂富脸上顿时没有了笑容。

    郑毅收起冯敬斋的订单,缓缓塞进卷宗:不用和他说了,这份订单我接下来了,我们的精密机械制造公司可以仿制捷克轻机枪,成本大约在九十至九十五美元之间,所以算起来还是有得赚。

    好在原来的英国技师和工程师都已经离开了,剩下的几个英国管理人员都听我的,否则真不敢仿制欧美各国的制式武器。

    徐茂富听说捷克轻机枪的成本价不到一百美元,顿时眼都瞪大了:捷克轻机枪从进入国内以来,售价从来没有低于两百一十美元的时候,要是购买数量不足二十挺,售价至少要两百五十美元,差不多得七百大洋啊!

    我从来没想到,生产成本价竟然可以这么低。

    郑毅责怪道:不了解行情你能怪谁?我早就对你说过军火生意的利润是翻倍的,你离开香港之前我也再三要求你抽时间到加工车间去看看,多了解一些武器生产的技术和原材料,可你就是不听,现在知道自己错了吧?

    实话告诉你吧,这次成功申请专利的第二款武器,就是在1929型半自动步枪基础上设计的全自动突击步枪,与捷克轻机枪一样的导气式原理,枪支的零部件大量使用冲压技术!

    为此我还特别向德国佬订购了两条冲压生产线,只要能够实现批量生产,生产成本绝对不会超过四十五美元,也就是一百大洋左右。

    这下不单止徐茂富目瞪口呆,赖定邦同样好不到哪里去,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些迟疑地问道:那么,我们的1928型冲锋枪成本多少?

    郑毅嘿嘿一笑:零部件和德国p18冲锋枪也就是花机关枪一样多,除了一根钢管一根枪管和一套简单的枪机之外,并没有什么高深的技术,生产成本还不到二十美元,我们的批发价是五十五美元,折合大洋一百三十五块。

    看起来似乎我们赚得不少,可现在市面上一挺丑陋的花机关枪早就炒到了八十美元左右,折合大洋差不多得两百,预付定金后还要等上三个月才能拿到手和欧美列强比起来,我们的心还不够黑啊!

    军火贸易的利润远比外人想象的大得多,百年来,落后而庞大的中**队和愚昧的地方军阀一直是欧美列强欺诈掠夺的最佳对象,巨大的技术优势和垄断经营带来的可观利润,让欧美军火商越来越贪婪。

    所以欧美军火商中才有了这样一种说法:卖到中国去的武器如果没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就等于失败。

    郑毅所举的一个个例子并非是有意炫耀,而是把事情的真相告诉自己手下的弟兄,让他们了解军火贸易的本质,尽快适应其中的一个个潜规则,不被自己的情感所左右。

    看到赖定邦和徐茂富很快平静下来,陷入沉重的思考之中,郑毅不由暗暗松了口气。

    两位勤恳忠诚的兄弟都是难得一见的聪明人,郑毅不需要再说些什么,因此很快便把话题转到华丰公司正在筹备的九龙码头工会上来。

    省港大罢工期间,由**领导的各行业工会发挥了巨大作用,但总体来说尚处于起步阶段,没有明确的纲领,没有完善的规章制度,更没有严密的组织法则,所以在英国殖民政府和民党政府以及军队的联手打击下,很快就分崩离析,直到现在也没有恢复过来。

    值得庆幸的是,标榜民主自由的英国殖民政府和所有高举贞节牌坊的婊(逼aozi)子一样,不敢明令取消工会组织。

    可惜,震惊中外的省港大罢工已经过去两年有余,在此期间却没有任何一个工会组织重新出现,反而是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带着黑帮性质的帮会如同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致使香港的社会环境越来越恶劣,越来越混乱。

    目光敏锐的郑毅看清楚了英国殖民当局的嘴脸,也看到混水摸鱼乱中取胜的契机,他比任何人都了解香港的发展方向,比任何人都更清楚香港的未来会在英国殖民者的恶意经营下,逐渐走上畸形发展的道路。

    因此,郑毅下定决心参与其中,逐步扭转香港的发展方向,使其回到正常的对整个国家有益的方向上来,历史上香港从未有过兵工厂的存在,可现在郑毅做到了,这一改变令他信心大振。

    要想达到自己的最终目的,拥有金钱是远远不够的,成立一个强大的代表广大工人阶级利益的最终能与香港殖民政府对话的强大工会,成为了郑毅的必然选择。

    虽然成立一个强大的工会组织非常的困难,前进的道路上充满了艰辛坎坷,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见到成效,必须有长期的努力甚至要付出生命为代价,但郑毅已经义无反顾。

    他下定决心,必须抓住目前的有利时机,先把华丰公司和航运公司旗下三百余名带有帮会性质的松散工人组织整合起来,制定出能够被大家接受的规章制度,先把家规立起来,然后不断地投入金钱,不但予以补充完善,一步步发展壮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