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一九二八年的冬至节转眼到来。

    香港最为繁华的中环商业区和维多利亚湾南北客运码头到处都洋溢着喜庆的节日气氛,但所有的喜庆内容与传统的冬至节日毫不相干,大街小巷商铺酒楼隆重庆贺的是即将到来的西方圣诞节。

    黎明时分纷纷飘落的绵绵冬雨仍在继续,本港独一无二的豪华轿车银色幽灵缓缓驶出渡轮码头,进入宽阔的弥敦道路口,逐渐加速。

    轿车后座上的郑毅脸上仍然挂着无法抑制的笑容,阴沉沉的天空和湿漉漉的街道似乎变成了美景,令他心情愉快,赏心悦目。

    离开香港长达七十天的徐茂富终于顺利归来,不但带回桂系交付的第二批军火的全款,还带来了沪海冯氏家族支付的四万英镑军火结算款项和高达二十五万美元的定金。

    令郑毅格外高兴的是,改装翻新的那艘一百五十吨级巡逻快艇以九十五万大洋的价格成功卖给了南京卫戍司令部,十天前已经换上青天白日满地红的旗帜,威风凛凛地游弋于下关码头至浦口码头之间。

    巡逻艇漂亮的外形、超快的速度和先进的火力配置,赢得南京军方的高度赞扬。

    财政部长宋子文亲自登船体验过后非常喜欢,竟然向代理销售商英华洋行再订购两艘,装备新成立的海关缉毒缉私局,弄得英华洋行总经理怀特先生震惊不已,连续给郑毅发来三份电报,表示圣诞节前赶来香港与郑毅好好商议,强烈要求从中分一杯羹。

    银色幽灵在华丰公司办公楼前缓缓停了下来。

    副驾驶位上的年轻保镖敏捷地钻出车厢,“嘭”的关门的同时,打开了英国进口的黑色自动伞,撑着伞快走两步来到后门前,轻轻拉开车门,为钻出车厢的老大郑毅遮风挡雨。

    站在公司门口的七八名文员自动分成两排,恭恭敬敬地向大步走过来的郑毅弯腰鞠躬。

    “我早说了别来这套,散了吧,该干什么干什么去。”郑毅对赖定邦搞出来的这套很不满意,瞪了一眼仍旧乐呵呵的赖定邦,大步入内。

    赖定邦悄悄向仍旧恭敬肃立的部下摆摆手,快步跟随郑毅登上楼梯,前往二楼办公室,边走边低声汇报:

    “茂富说他饿坏了,看到你没来便和老许几个一起到广东道那家牛肉肠粉店吃早点,估计差不多快回来了。”

    “子卿那边有什么通报没有?”

    郑毅边走边问,他提到的老部下宋子卿如今已担任香港情报站站长,中央给郑毅下达的指示都会通过宋子卿转给郑毅或者赖定邦,四十天前与徐茂富一同北上的曹满成仍然滞留于沪海,看样子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赖定邦回答说尚未见到任何通报,进入办公室后立即为郑毅泡上一杯极品铁观音:“先喝杯茶暖暖身子。”

    郑毅轻抿一口,颇为惊讶地问道:“好茶!上官托人送来的?”

    赖定邦捧着一杯相同的热茶,坐到了郑毅对面:“上官特别吩咐茂富给你带来的,只有三罐,全都是精雕细琢的锡罐包装,每罐只有半斤,我看着嘴馋偷偷打开一罐试一试,你可别骂我啊!”

    “其他两罐不能动了,我家老爷子最喜欢铁观音,我得拿回去和他换点儿好处回来。”郑毅紧张地叮嘱道。

    赖定邦又是一笑:“我先说好,刚开的那罐属于我了,哈哈!还有件事要向你汇报,隔壁的营建公司请求支付百分之十五的进度款,你看给还是不给?”

    “年底快到了,工人需要钱过年,建筑材料也需要结款,完全可以理解,付给他们吧当初订立的协议是完成基础工程之后支付百分之三十,现在办公大厦和三座仓库都快建好第一层了,我们才支付百分之二十的款项,再拖延的话说不过去,何况我们现在不缺钱了。”

    郑毅来到香港虽然时间不长,但已经在商界树立起极好的声誉。

    赖定邦放下心来,颇为感慨地说道:“要不是把仓库后面的十亩水塘和两亩菜地一并圈进来建设,我们的资金不会这么紧张,不过现在看来,你的决定是对的,自从我们买下仓库后面的水塘和菜地之后,周围的地价一下子就涨了三成有余,到现在有钱都没地皮可买了。”

    郑毅也对自己歪打正着的投资颇为感叹:“其实我也是咬着牙买下那十二亩水塘和菜地的”

    “当初推倒旧房,大量残砖碎瓦需要花一笔运费请人运到十公里外的海边倾倒,我家老爷子更改航运大厦的设计,把六层大楼变成了九层,弄得地基需要再深挖十五米,挖出的大量泥土也需要及时运走,所以我干脆买下后面的十亩水塘和两亩菜地,把残砖碎瓦和挖出来的大量泥土用来填出一块货场。”

    “我也没想到这意外的举动,把周围的地价给带动起来了,算是意外之喜吧!”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徐茂富才匆匆到来,满脸自豪地来到郑毅侧边坐下:“老大,广东道那家老字号牛肉肠粉真是百吃不厌,要不是天气太冷我都想给你打包回来,建议你有空去试试。”

    郑毅扔给徐茂富一包好烟:“好了,吃饱了先说正事,然后尽快去银行,中午我还要赶到机械公司去,必须在圣诞节前把两款样枪送到总督府去,能不能让英队增加订单就看这一次了。”

    “怎么,半自动步枪能够定型了?”徐茂富眼里全是饥渴的绿光,他是第一个看到导气式半自动步枪设计图的人,非常清楚这样能够在一分钟内轻松发射三十发子弹的半自动步枪的重大意义。

    郑毅点点头:“经过一个月的测试和改进,可以定型了,不过批量生产还需等待从英国购买的那批二手机床和两套最先进的镗床运到,加上安装调试的时间,最早要到春节之后才能批量生产。”

    “目前只生产出十五支样枪的零部件,选用的最好的镍钢和胡桃木,锻造的三棱枪刺都经过镀铬处理,其中十支将作为礼品送给总督和驻军将校,剩下五支是我们用于推销的样枪,到时候我带你去靶场过过瘾。”

    “型号命名没有?”

    赖定邦着紧地问道。

    郑毅点点头:“和专利申请书上的一样,称之为m1929型半自动步枪,专利申请已经获得通过”

    “我不敢说这支枪是全世界第一只半自动步枪,但我却可以断言,这是世界上第一支可以大批量生产,而且技术成熟、设计优良、最为可靠的半自动步枪,哪怕二十年之后也不会过时。”

    赖定邦和徐茂富欣喜不已,他们非常清楚郑毅这番话代表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