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郑毅说完该说的话,便带上两个新收的保镖驾车离去。

    目送轿车远去的徐茂富三人再次回到华丰公司二楼的办公室,对郑毅的任命进行商议,随后按照郑毅的要求重新统计公司所有资产,将办公楼两辆新购置的轿车和已经支付定金尚未运来的十五辆货车等等一起登记造册。

    升官发财总是令人倍感振奋,包括刚刚获得保安部经理职位的许世隆在内,所有人都处在激动和亢奋之中,工作效率成倍增加,彼此间的情谊更为和谐,更加深厚。

    茂富,老大今天做出的决定看似突然,其实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看来是彻底放手让咱们负责华丰公司了!

    负责财务和内部管理的副总经理赖定邦望向徐茂富。

    徐茂富点燃支香烟,颇为感慨地分析起来:确实如此,卖给桂系的第二批军火交付之后,我就觉得华丰公司活过来了,预感到老大会加强公司的管理,扩大公司的规模,就是没想到他会把整个公司交给我们

    老许,你负责的那一块得抓紧了,你带来的近半弟兄转到了九龙储运公司学习开吊机,剩下二十几人一半要去学习汽车驾驶,另一半要负责公司的安全保卫,还要负责隔壁建筑工地的安全,人手不够用啊!

    许世隆把端来的两杯热茶放到徐茂富和赖定邦面前,挺起胸膛,精神抖擞地回答:

    放心吧,兄弟我三天之内,就能召来几十个敢打敢拼的年轻弟兄,如果公司敢用粤省籍和闽省籍的青壮劳工,我甚至能在三天内召回一百人,而且敢保证个个身家清白,听话好用。

    老大刚才让我们尽快招收一批老实听话的青壮,没有说具体招收多少人,是不是先问过老大再定下来?赖定邦非常谨慎。

    徐茂富权衡良久:我认为招收一百人不算多,你们想想啊,九龙储运和航运公司合并之后,肯定需要大批人手,仅仅靠原来负责安全保卫的十二名弟兄和刚去学开吊机的二十三名弟兄绝对不够用。

    而且到现在为止,八号九号十号码头没有专门的装卸队伍,原来一直是有活要干了才去其他码头叫人,要是我们自己拥有一支专业的装卸队那该有多好?毕竟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另外,老大不是说要购买英国海军的五艘退役运输船吗?船上肯定需要增加人手,船上的海员和保安人员的薪水可是很高的,既然是我们老大自己的船队,何必白白便宜别人?

    对啊!绝对不能便宜别人,我们的弟兄们都是年轻人,既然能去学习开汽车开吊机,为何就不能学习开轮船?要是老大同意我们的想法,不用半年我们华丰公司就能拉起三五百弟兄,整个香港还有那个帮派社团敢惹我们?

    负责组建社团的许世隆激动不已,精光闪烁的双眼里全都是浓浓的期盼。

    赖定邦与徐茂富相视良久,不约而同重重点了点头。

    九龙客运码头的轮渡上,两名西装革履健壮彪悍的年轻保镖分别肃立在豪华轿车前后位置,警惕地扫视周边的人群。

    身披黑色薄呢大衣头戴黑色礼帽的郑毅靠在车门处,默默吸着香烟,遥望海峡对面正在大兴土木的香港岛,脑子里想的全是即将与汇丰银行和英国皇家海军远东舰队代表举行的谈判。

    在长达两年时间里,英国皇家海军远东舰队需要淘汰五艘军用运输船,却无人问津,特别是今年下半年以来,世界各国经济发展停滞不前,即便是号称日不落帝国的英国经济也深受影响。

    目前英国国内,大量工矿企业均处于亏损经营状态,制造业规模急剧萎缩,直接带来的恶果便是全球海运业深受打击,无论是欧美各国还是亚洲地区殖民地,破产的海运公司比比皆是,大量运输船舶堆积在大大小小的港口里,不是等着生锈报废,就是被破产的老板以废钢铁的价格含泪甩卖给钢铁厂。

    全球经济形势越来越严峻,价格高昂的远东舰队五艘退役运输船没人愿意多看一眼,把急需卖掉旧船购买新船的远东舰队高层急得上蹿下跳,向外公布的转让价格一降再降,仍然没有人愿意接手。

    英国本土四大航运公司为了减少亏损,都在不同程度地缩小规模,裁减人员,中小型航运公司更是不堪,哪里有能力买下英国海军的退役船只?

    就在英国海军高层束手无策的时候,香港总督金文泰挺身而出,居中斡旋,把资产重组后的香港太古船厂的情况以及香港郑氏家族旗下航运公司的购船意向,一并传递给了远东舰队司令部,再说服资产雄厚的汇丰银行以股份抵押贷款的方式,向新组建的香港海洋运输公司提供三十万英镑,成功促成了三方之间的合作谈判。

    郑氏家族掌舵人郑兰亭经过反复权衡,欣然接受了总督大人的牵线搭桥,哪怕生意谈不成,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但如果谈判成功的话,郑氏家族旗下的航运公司将一举成为香港和东南亚地区最大的海运公司,然后高举英资企业的大旗,享受英国殖民者的诸多特权,通过并购和排挤打压等手段,逐步吞并香港本土和东南亚殖民地的小型航运公司,不但在政治上赢得英国政府和军队的欢心,进一步巩固郑氏家族的政治地位,还能在经济上获得垄断性的巨大利益。

    作为新组建的海洋运输公司的实际掌控者,郑毅非常清楚父亲的想法,也愿意高举英国殖民者的大旗,谋取私利,将原来难以运送的军火和军需品,源源不断地送到自己的队伍手里,为党组织的地下情报人员提供更为安全便利的交通网络,并通过近距离的观察和探寻,及时准确地掌握英国殖民政府的对华政策和军事动向,探查民党政府与外国势力的勾结情况,把情报送交党中央。

    其次,英国皇家海军远东舰队的五艘退役运输船都是一战后期制造的,排水量分别为五千六百吨至八千吨之间,虽然技术已经落后,不适合用于商业海运,但其厚实的船壳和良好的抗风浪性能,远胜于寻常的远航商船,只需开进太古船厂的船坞进行升级改造,拆除原有的武器平台,就能成为性能优良的远洋货船。

    唯一让郑毅感到头疼的是,五艘军用运输船的转让价格高达四十二万英镑,虽然有汇丰银行提供的三十万英镑,但这个价格还是大大超过了郑毅的心理承受能力。

    所以,郑毅下定决心此次一定要把价格压到三十五万英镑以下,以便腾出资金购买储运货场周围的房产和地皮,修建更高更大的航运大楼和储运中转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