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位于港岛中环大道的花园酒店非常有名。

    这个具有悠久历史的酒店是英国殖民者最为喜欢的酒店,也是各地富豪和名流显贵趋之若鹜的销金窟,这个金碧辉煌美轮美奂的地方不但能享受到最高档的西式餐点和最正宗的粤式菜肴,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佳丽任你挑选,前提是你得有资格进入里面享受,而不是你有多么富裕。

    入夜,花园酒店霓虹闪烁,车水马龙。

    一楼的咖啡厅和来自欧洲的十几个著名奢侈服饰和香水品牌仍在营业之中,在二楼大厅里用餐的客人们非富即贵,享受美食相互交谈的同时,还能在轻柔而优美的乐曲声中翩翩起舞,很多大宗军火和紧缺药品生意乃至鸦片买卖,都是在这个地方谈成敲定的。

    花园酒店的三至五层为豪华客房,进住其间的大多是本港富豪和在香港停留的白种人,每一间客房都能遥望前方碧波万顷的维多利亚海湾,客房的装修摆设无比奢华,最低价格的客房每天也要十二英镑或者二十五美元,虽然非常的昂贵,可要住进去还得预约。

    花园酒店的顶层六楼是港英殖民者的专属俱乐部,这个非常神秘的地方从不对外营业,没人知道里面是何等的富丽堂皇,又有什么样千金难买的享受方式,因为能够进出这个地方的除了贵族就是香港殖民政府的高级官员,剩下就是富可敌国的各大银行的股东。

    悬挂总督府牌照的豪华轿车掠过灯光迷离的酒店专用车道,一直开进侧后方的停车场才缓缓停了下来。

    身穿黑色礼服的民政官特别助理张翰廷含笑上前,殷勤地为车中客人打开车门,却没想到车厢后座空无一人,连忙关上车门走到驾驶室外,对摇下车窗的司机苦笑道:二少爷真不该自己开车,全香港恐怕只有你从不讲究身份。

    郑毅微微一笑,打开车门钻出车厢,向快速到来的车童点了点头,与迎接自己的张翰廷并肩走向前方的电梯,看着四周的灯红酒绿,随口问道:这地方我从未来过,似乎也没资格和那群大老爷们混在一起老爷子为何突然把我叫过来?

    张翰廷低声回答: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晚宴过后,老爷应总督阁下的邀请,一同打斯诺克,打了两盘总督阁下忽然说想见见你,于是老爷就让我给你打电话了。

    郑毅微微有些诧异,晃眼看到两名荷枪实弹的英国白人警察站在电梯口,也就没有继续询问,进入电梯之后碍于侍者在旁,也不好继续向张翰廷打听,只能看着电梯缓缓攀升。

    张翰廷倒是很放松,替郑毅整理了一下休闲西装的肘部褶皱,低声埋怨郑毅不该穿这身随随便便的衣服前来。

    叮咚

    一声清脆的响铃过后,电梯在六楼入口处停了下来。

    四名来自英国和爱尔兰的男女侍者分列两旁,看到客人到来弯腰鞠躬,郑毅摇了摇头,跟随张翰廷进入灯光幽暗的大厅,从左侧铺设厚厚羊毛地毯的通道走向深处,拐过两个金碧辉煌的休闲区域,这才抵达殖民地显贵们所在的健身房门口。

    肃立于大门两旁的两名大汉虽然向郑毅微微致礼,但鹰隼般的目光始终警惕地盯着郑毅的面孔,似乎要把郑毅的长相特征牢牢地印在自己的脑海里。

    进入西式描金大门之后,张翰廷领着郑毅再向左拐,来到紧闭房门的一号厅门口,向守在门外的英国中年人一阵低语。

    身穿礼服一丝不苟的英国人冲着郑毅笑了笑,拉开房门,让郑毅自行入内。

    郑毅低声致谢,抬脚进入半开半掩的房门,一眼就看到父亲郑兰亭和总督史密斯金文泰坐在半圆形沙发上喝咖啡。

    个子高瘦笑容可掬的总督大人是香港第十七任香港总督,上任至今已有三年,对中国文化非常热衷,还喜欢大兴土木发展经济,总体来说口碑不错,新开业的九龙医院和圣玛丽医院都是在他上任之后修建的。

    郑毅快步上前,绕过中央的斯诺克球桌,来到五十多岁的金文泰面前,鞠躬问候,完了才向自己老爹欠身行礼,跟随进来的中年英国人端来了一个象牙茶托,把一杯热咖啡放到总督对面空出来的桌面上,再提起锡金咖啡壶为总督大人和郑兰亭续杯。

    郑兰亭示意儿子坐到对面的沙发上去,对总督大人微微一笑,用纯正的英语低声解释道:总督大人对你撰写的那篇《香港经济展望非常欣赏,所以特意把你叫来谈一谈,我本人也想知道,除了宏观发展方向之外,你有没有具体的实施策略?

    另外,总督大人对你在文章中所说的‘工商并举’很感兴趣,想知道你所认为的香港工业发展有何具体设想。

    郑毅深感意外,那篇《香港经济展望完全是在他老爹逼迫下随手写出来的,刚刊登在《东方日报上不过三天,郑毅日夜不停为建立结构严密的组织机构开拓生意而忙碌,差点儿忘了自己随手写出来的那篇文章,更不知道他的几个来自记忆深处的观点引发香港各界的强烈反响,对正在探索香港发展道路的殖民者和上流阶层形成巨大的冲击。

    年轻人,不要拘束,我和你父亲早在八年前就认识,彼此都是老朋友了。金文泰和气地笑道。

    郑毅抱歉地点了点头,随后望向父亲,一脸疑惑地问道:我一点儿思想准备都没有,该怎么说?

    郑兰亭不悦地看着儿子,提醒道:你那篇文章只是提出纲领性的发展方向,并没有具体的实施方略,工商并举的观点谁都会説,但必须有所侧重商业领域大家都非常了解,如何在工业领域方面获得发展,才是十几年来争论不休的焦点问题,我们想听到的,就是这方面的内容。

    郑毅顿时松了口气:总督阁下,你也是这么想的吗?

    金文泰乐了:亲爱的保罗,难道你不相信自己的父亲?

    郑毅连忙解释:哦不不!我非常相信自己的父亲,也很钦佩父亲的人格和能力,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我想知道今晚谈论的具体内容,以便节约阁下的宝贵时间,要知道我们即将讨论的工业发展问题内容太多,范围太大,必须有所侧重。

    很好!看得出你是个严谨务实的优秀人才,我很期待接下来的讨论。金文泰的语气温和,笑容非常亲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