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九龙码头上方大道边上的茶水摊。??

    赖定邦喝下几口泛甜的罗汉果茶,随手放下杯子,低声问道:“许兄,你有什么想法,请尽管直言。”

    “今天既然我来了,就意味着我们初步接受了你的请求,但是接下来具体怎么做,还需要进一步了解你的真实看法。”

    “不管最后我们合作与否,我都希望你能坦诚布公,我们也好说出我们的条件。”

    许世隆眼前一亮,知道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于是不再绕什么弯子,直接对赖定邦说出自己的目的:

    “赖先生,想必你早就清楚了,我们五十多个弟兄大半来自苏北,小半来自鄂北和赣省,在本地帮派的不断欺负下,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做活已经活不下去了,所以想找个讲义气有本事的老大投靠。”

    “我们前后找了差不多一年时间,可没人接纳我们这些外来人,还因为不服气挨了打,我差点儿被人捅死,当时要不是徐爷帮我们说了几句公道话,说不定我这烂命早就没了。”

    “后来我多方打听,才初步了解徐爷的背景,可是等来等去再也见不到他人,只能厚着脸皮到你们公司去毛遂自荐了。”

    “徐爷?哪个徐爷啊?”赖定邦一时半会儿反应不过来。

    许世隆瞪大眼睛,显得很惊讶:“就是你们公司的徐经理,你会不知道?他祖籍黄州,比我还小几岁,但我看得出来他身手比我强多了,怎么?他如今已不在你们公司干了?”

    赖定邦这才恍然大悟,哈哈一笑低声说道:“原来你是说小富啊,放心吧,他目前还是我们华丰公司的经理,不过前一段时间他回内地公干去了,估计要到下月月初才能回来。”

    许世隆顿时松了口气:“我说呢,徐爷绝对是个义薄云天的好汉子,去年年底的时候,原本还有十几个从黄州来的弟兄在码头上干活,春节过后在徐爷的关照下,全都搬到港岛那边住进了大屋子,进入那个什么东方报社的印刷厂当上了体面的印刷工人,我认识的那个小六如今都开上豪华汽车了,让人羡慕不已啊!”

    赖定邦微微点了点头:“许兄,有些话我说了你可千万别介意......你和你的兄弟们哪怕能够进入我们华丰公司,也不能和徐经理的族人进行比较!”

    “我估计你知道的只是皮毛,并不清楚徐经理的真实来历,现在我就告诉你他的一些事情......”

    “你所说的徐经理本名徐茂富,父亲是武当俗家弟子,家学渊源,自小就练就一身不俗的武功,后来毕业于民党的武汉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曾经担任国民革命军独立第二师师长郑毅将军的副官,去年年底才卸甲从商!”

    “哦对了,他有个世交伯父目前就在香港,一直对他关照有加,这个大人物我一说你就会知道。”

    “谁?”

    许世隆情不自禁地出口询问。

    “香港总督府民政长官郑兰亭郑爵士!”赖定邦煞有介事地回答道。

    许世隆大吃一惊,嘴巴张得老大:“我的天哪......怪不得香港本地帮派没有一个人敢得罪徐爷,原来他背后有这么大一个靠山啊!”

    “我知道,拥有八号、九号和十号码头的九龙储运公司就属于郑氏家族的产业,这三个码头自成一体,不管白天黑夜都有军警严密守卫,从来就没有出过事,这事儿全香港基本上老老少少都知道。”

    赖定邦笑着说道:“既然你知道就好,现在你明白华丰公司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还能大兴土木了吧?”

    “告诉你也无妨,华丰公司不但做橡胶和一般货物的进出口生意,还是香港地区最大的华资远洋航运公司的股东,与英国太古洋行、德国鲁磷洋行等大商行都有生意上的来往,就连军火贸易也在华丰公司经营的业务之内。”

    “所以,我可以明确一点,这样一家公司可不是那么好进的,可一旦获得公司的接纳,不但进入公司的人生活有了保障,家人也会获得妥善安排,住进宽敞干净的房子,逢年过节或是生病住院都会有补贴。”

    “若是家里有孩子,还能够享受免费的教育,由公司安排送进最好的教会学校念书,直到十六岁中学毕业都不用家里出一分一毫学费。”

    许世隆震惊不已,整个人激动得脸膛脖子红,呼吸急促,好一会儿才咽了咽干涸的喉咙,死心塌地地向赖定邦投诚:

    “赖先生,大恩不言谢,如果真能为我们五十几个弟兄安置好家属,解除后顾之忧,我许世隆和五十五个弟兄的命就卖给华丰公司了!今后风里去雨里来,上刀山下火海,绝对不皱一下眉头!”

    赖定邦淡淡一笑,摆摆手道:“许兄,你先不忙激动,也不用誓赌咒,既然我今天代表华丰公司来见你,就意味着公司器重你的人品,愿意接纳你和你的弟兄。”

    “但是,毕竟今天咱们俩只是初步接触,俗话说口说无凭,你总得先把前因后果理清楚再说,好事不在忙上嘛......你可以好好考虑一番,回去后把事情跟弟兄们讲清楚,千万不能勉强,强扭的瓜不甜。”

    “我呢,也要把你说的话带回去,原原本本地告诉我们老大,看看他怎么说!”

    “赖先生,您能不能告诉我,华丰公司现在的舵把子究竟是哪位高人?”许世隆一脸急切地问道。

    赖定邦缓缓站了起来,一边整理衣衫一边说道:“他便是你嘴里的徐爷的结义大哥,也是港岛郑氏家族最为器重的一个后辈......具体是谁请恕我暂时不能告诉你,如果你能进入我们华丰公司,自然就能见到他了。”

    “好了,我先回去了,你也回去调查一下,看看我说的是否属实,然后再和弟兄们好好商量一下,如果受得了管束,愿意成为我们华丰公司的一员,你再来找我,直接去公司就行。如果不行,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嘛!”

    许世隆连忙站起,恭恭敬敬地抱拳施礼:“感谢赖先生出手相助!不管事情如何,三天之内,在下一定会前去拜这个码头!”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