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汉口海关大楼,桂系大本营。

    李宗仁听到徐茂富“大家一起发财”的答复,不由微微一笑,打趣道:“你倒是挺会想的,不错,不错,哈哈”

    “哦对了,有件事我想跟你打听一下,根据湘省地方军队送来的最新战报,你原来的老长官郑毅将军忽然失去了踪影,赣南和赣闽边境的三股共军现如今似乎有合流的迹象,你知道这个消息吗”

    徐茂富摇头苦笑,解释道:“德公,我真不知道郑毅将军的具体情况,自从去年年底我脱离**军队之后,就再也没有收到郑毅将军的任何消息。”

    “不过,我前几天在沪海出席工商界社交宴会时,曾经听到有人谈论赣南共军与国民政府地方军队频频发生局部交战的话题,但也没有收到任何关于郑毅将军的消息,连月来的新闻报纸也极少刊登这方面的内容。”

    李宗仁略微一想,点了点头道:“是啊现在国内的新闻焦点,都集中在了南京政府和北平、沪海这些地方,似乎没人留意逐渐发展壮大的**军队,都是各人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啊”

    徐茂富听了附和地一笑,看到李宗仁端起茶杯来,吹动表面几片绿意盎然的茶叶,立刻站起来,礼貌告辞:

    “德公日理万机,时间宝贵,我这里就不多打扰了。   ”

    “大约在明天清晨六点左右,我们运送首批物资的瑞典货轮就会抵达汉口码头,届时请德公做好接货准备。”

    李宗仁含笑站了起来,把徐茂富送出门口:“放心吧,我们这边随时做好接货准备,如果你方便的话,明天交接完毕请到二楼军需处去一趟,我们尚有一批药品和军鞋需要委托你们采购。”

    徐茂富连忙回答下来:“明白我会提前做好准备的,德公请留步。”

    两个小时后,徐茂富的电报发到了香港。

    郑毅亲自翻译刚刚投入使用不久的新密码,然后吩咐二十岁的新任秘书陆元基,把赖定邦叫到自己的办公室里来。

    正在打扫卫生的赖定邦洗完手匆匆到来,接过郑毅送来的电报立即随即发出由衷的赞叹:

    “太好了比我们想象的还要顺利,小富果然不负众望。”

    郑毅仍然在埋头书写:“第二批军火全部入库了吗”

    “目前还差五十门八一迫击炮,鲁麟公司的施密特先生承诺三日之内可以交货。”

    赖定邦已经逐渐熟悉目前的工作,但是他的妻子在郑毅的建议下,暂时留在家里安心养胎,等生下孩子之后才会回到公司上来班,所以目前赖定邦需要一个人干两个人的工作。

    “施密特先生有没有催促我们尽快结算”郑毅终于完成手头的工作,收起笔记本,不紧不慢地旋上笔套。

    赖定邦笑着说道:“没有,提都没提一下,估计他也知道,最迟半个月咱们怎么都能补齐采购款。”

    郑毅蹙着眉头,一时间颇为头疼:“唉,咱们欠鲁麟公司的货款越来越多了,我粗略算了一下,快达到二十五万美元之巨了,唉闽省那边有回音没有”

    “暂时还没有,倒是沪海的冯先生来信了,要求先给他送去五百支1928军用手枪,每支枪要求配送两百发子弹。”赖定邦回答。

    郑毅考虑片刻,若有所思:“我这姐夫一定是在悄悄贩卖军火,否则不会需要这么多军用手枪。”

    赖定邦笑眯眯地说道:“估计是你送给他的那支礼品枪起作用了。”

    郑毅点点头,耐心地向赖定邦说出自己的判断:“这事儿很有可能,听说沪海的青帮子弟高达十几万人,其中近半是靠走私贩毒开妓院混口饭吃,与其他帮派的冲突越来越频繁,几乎没有一天不发生斗殴事件。”

    “英国佬和法国佬担心沪海租界的安全形势急剧恶化,已经宣布停止向非军事组织销售武器装备,美国佬也不敢公开售卖了,唯独小曰本还在不断地走私贩卖武器弹药,可小曰本太过贪心,开出的价格远远高于欧美洋行的零售价,所以这中间有厚利可图,我那姐夫恐怕是心动了。”

    “这么说起来,对我们而言是个涉足其间的好机会啊”赖定邦立刻露出商人的嘴脸,也正是这一点让他深受郑毅的赞赏。

    郑毅笑着点了点头:“看来我们得给他加把火才行送三千支手枪和十万发九毫米巴拉贝姆弹到沪海去,让我姐夫先卖着,反正工厂这边生产的军用手枪有富余,英**队至今都没有订购的意思。”

    赖定邦犹豫片刻,小声建议道:“既然这样,是不是给根据地也送一批过去”

    郑毅当即表示同意:“我也是这个意思,你尽快与上官取得联系,我们负责用短途货船送到莆田港,由他负责接货然后送到根据地去。”

    “除了军用手枪之外,再送两万双中邦胶底军鞋,钱不够先从我个人的账户支出,等收到桂系的货款再给我还回来”

    “唉眼看冬天就快要到了,根据地的弟兄们不能再穿着草鞋行军打仗。”

    赖定邦微微摇头,苦笑道:“根据地各部全都更换了通信密码,我们已经和部队联系不上了中央又没有给我们下发新的密电码本,我又不好意思去找老曹和小宋要,担心犯错误。”

    郑毅对此同样无可奈何,正在考虑如何走出窘迫处境的时候,负责门卫工作的年轻弟兄徐茂林匆匆送来一份信,交给郑毅之后立即返回自己的岗位。

    郑毅看了看这封只有抬头没有落款的信函,想了想不明所以,索性从抽屉里拿出裁纸刀,划开封口,取出折叠整齐的信纸细细很快抬起头来,疑惑地询问赖定邦:“这两天是否有人前来要求加入我们公司”

    “不但有,而且还有很多,大多是内地流落到香港的青壮年,还有两批粤省人询问能不能进入隔壁的建筑工地干活我解释说已经承包给专门的营建公司了,他们才沮丧地离开。”

    赖定邦停顿一下,最后还是大胆提出建议:“老大,我认为可以适当增加招聘人员的数量,悄悄把码头工会组建起来,现在国内国外的注意力都放在四大军事集团的纷争上,咱们步子迈得稍微快一点儿没关系。”

    郑毅当即否决:“先别着急,宁缺毋滥,不过写信这个人确实很有脑子,有时间的话你可以找他谈一谈。”

    赖定邦接过信函看完,立即露出了笑容:“我认识写信的这个人,他出生江北,身手不错,在码头工人中威信非常高,回头我就找他好好谈一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