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用完早餐之后,郑毅再次赶往九龙码头上方的华丰贸易公司,发现曹满成和宋子卿等人已经搬走,只有茫然不知所措的赖定邦夫妇留在公司里。

    面对双双迎上前来的赖定邦夫妇,郑毅没有把消极情绪表现在脸上,看了看笑着打趣道:“瞧你们两口子这脸色,定是昨晚没睡好,是不是水土不服啊?”

    赖定邦跟随郑毅一起走到办公桌前坐下,颇为着急地询问道:“老大,为何老曹和小宋他们不再和我们一起工作了?”

    郑毅向端来茶水的赖夫人低声致谢,示意她也坐下,然后不紧不慢地解释道:“根据中央指示,情报系统正在进行一次大的调整,老曹负责的香港联络处已经和香港情报站合并,直属中央军事委(zhongyangjunshiweiyuanhui)员会管辖,拥有高度的独立性和隐蔽性,以便更好地开展工作。”

    “而我和你们两口子一样,已经划入了军(junwei)委直属的军需部工作,根据中央命令,由我来担任军需部的部长,所以,情报站为了支持我们的工作,把这个最靠近码头、位于进出口贸易区内的公司转让给我们,今后你们两口子和我就在这个地方工作了。”

    赖定邦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问道:“这这这怎么可能?”

    “怎么就不可能了?这是革命工作的需要,你不会舍不得离开情报系统吧?”郑毅含笑问道。

    赖定邦激动地站起来,连连摇头:“老老大,这这也太突然了吧?我离开情报系统倒是无所谓,在被捕之后我已经有这个心理准备了,可你不一样啊!你是领军作战的将领,是参加过南昌起义和秋收起义的有功之臣,让你离开军队跑到香港来负责军需后勤工作,这不是扯淡吗?”

    郑毅严肃地告诫道:“赖定邦同志,不要忘记党的组织纪律!只要是革命需要,哪里不是工作?你也是出自教导师的优秀党员,入党宣誓的誓言一刻都不能忘记!”

    赖定邦连忙分辨:“我不是这意思,我”

    “打住!”

    郑毅根本就不给赖定邦解释的机会,他必须让赖定邦有个端正的态度:“大道理我不跟你说了,你也知道现代战争打的是军需后勤,说的直接点儿,打的就是钱!”

    “没有钱拿什么去打仗?没有钱如何发动革命?靠嘴巴喊还是靠拼命?你是南昌起义之后在抚州加入教导师的地方党员,一起经历过广昌突围、茶陵之战等等恶战,应该知道军需后勤的重要性。”

    “就以你之前所在的沪海情报站来说,你们的经费是不是钱?你们用的无线电台哪儿来的?每走一步都是钱啊!明白了吗?”

    “不明白!”

    赖定邦赌气地回答。

    郑毅哈哈一笑:“不明白没关系,反正今后有的是时间让你明白”

    “好了!你们两口子上楼收拾行李,先搬到我那个新家去住,然后我带你们两口子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孩子比什么都要紧!”

    “这地方暂时关门,过两天请个建筑队过来重新装修一遍,等装修好了再开业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收拾啊!”

    ……

    ……

    赖定邦夫妇搬入宝德街三十三号的第二天,郑毅与刘瑜也正式入住其中,空旷的两层半别墅和小花园终于有了生气。

    随后,郑毅小两口和赖定邦夫妇携带丰盛的礼物,一起前往香港大学边上的徐家大院,拜见久违的徐父徐母一家。

    惊喜交加的徐父徐母搂着干儿子郑毅,泪流满面,把整个大院的十几户乡亲都给惊动了,最后死死拉着郑毅小两口和赖定邦夫妇不让走,杀鸡宰鹅,摆酒畅饮,一直持续到深夜,徐父徐母才把郑毅和赖定邦夫妇送到宝德街的住所,上上下下亲眼看过一遍,这才相信郑毅真的搬到香港来定居了。

    次日上午九点,徐父徐母亲自把来自黄州的一对中年夫妇和他们的一对儿女送到郑毅家中当佣人。

    郑毅见到老实本分的一家四口,非常满意,得知佣人九岁的女孩和七岁的男孩与三十余户黄州乡亲的子女一样,在徐茂富的资助下进入许家大院斜对面的教会学校念书,郑毅小两口非常高兴,对徐茂富的善举和远见赞不绝口,徐父徐母脸上全都是自豪的笑容。

    一切安顿完毕,郑毅和赖定邦夫妇的葡萄牙护照也办下来了,赖定邦夫妇仍然沿用原来的名字,郑毅的护照名字则变成了郑保罗,年龄变更为二十八岁,住址为澳门高科宁大街四十九号。

    郑毅打电话询问过父亲郑兰亭才知道,高科宁大街四十九号是何氏家族的产业,边上就是港澳两地颇有名气的西湾俱乐部。

    这一结果让郑毅生出在澳门购买一处房产的冲动,考虑到距离小日本占领香港还有十几年时间,郑毅便将这一念头暂且放下,等今后有时间亲自到澳门走一走、看一看后再行做决定。

    郑毅的别墅非常宽敞,楼下住着佣人一家四口还能空出两套客房,楼上小客厅的东西两侧各有一间主卧室和两间小房,足够郑毅小两口和赖定邦夫妇居住了。

    刘瑜对自己的新工作非常满意,月薪比在沪海东方新闻社高出两倍,每天早出晚归都有司机接送,回到家里能和自己钟爱的男人在一起,隔三差五跟随郑毅一起到徐家大院,与干爹干娘一起吃个饭,说说话,小日子过得非常的充实。

    赖定邦知道无法改变目前的现状之后,干脆放开心胸,陪伴挺着个大肚子的妻子,每日不是在小院里散散步,晒晒太阳,就是在自己房间里苦学英文,日子倒也过得悠闲愉快。

    入住新家一周之后,徐茂富仍然没有回到香港,郑兰亭已经说服了太古船厂的两名英籍股东和汇丰银行,开始对船厂的加工车间进行改造。

    太古船厂以非常低的价格,从破产的英国伯明翰一家兵工厂购买全套步枪生产线、十余台半新旧机床,并向印度阿姆斯特朗机械公司订购了生产钢盔的切板机、冲床、卷边机等设备,赋闲多日的郑毅终于开始忙碌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