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换上一身银灰色丝绸唐装、整个人焕然一新的郑毅终于出来了,他规规矩矩来到郑兰亭面前,站直身子,然后深深地鞠了个躬:“爸,我回来了。”

    郑兰亭强忍心中的激动,细细打量高大英俊、成熟稳重的儿子:“气色还不错,坐吧,坐下来咱们爷儿俩好好说说话。”

    “是。”

    郑毅坐到郑兰亭右边的沙发上,向送上香茗的女佣礼貌地点了点头,低声向郑兰亭禀报:“刘瑜还在房里洗澡,我听到您的笑声就先过来了。”

    郑兰亭微微颔首,脸上满是慈祥的笑容:“你怎么突然就来香港了?”

    郑毅望了一眼肃立周围的佣人,看到郑兰亭做了个尽管直言的手势,便将自己离开赣南赶赴沪海、再从沪海来到香港的经过简要通报,并没有说明其中的原因,也没有涉及党组织和军队的事宜,最后用不怎么确定的语气说道:

    “这次回来比较突然,明后两天还有些事情要做,见见几位客人,如果事情没什么变化,估计我要在香港待上半个月到一个月。”

    郑兰亭不置可否,站起来示意大家都回房去休息,单独把郑毅叫到身边,一起走进后面寂静的书房,等佣人送来茶点离去,这才关切地问道:“你这次突然回来,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重大变故,能告诉我吗?”

    郑毅苦笑一下,不无歉意地回答:“是遇到了变故,具体原因我不能细说,只能告诉父亲,我工作有了变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不会回到赣南或者闽西去带兵打仗了接下来我负责的具体事务得看明后两天事情办得如何,不出意外的话,我会长期往来于香港和沪海之间,也许会做些生意。”

    郑兰亭长眉微震,沉默良久压低声音问道:“你的身份非常的敏感,虽然没什么人见过你,但很多人知道,军队中有个连战连胜的猛将名叫,你考虑过因此而带来的危险吗?”

    郑毅重重地点点头:“想过了,我将要做的事情恐怕有些麻烦,估计不会比沙场杀敌安全多少,所以,为了不连累父亲和家族,我想请求父亲帮我弄个全新的身份。”

    郑兰亭似乎明白了,看着有些陌生的儿子,摇摇头,幽幽地叹了口气:“弄个新的身份没有任何问题,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原本我想弄本美国护照,但我打听过了,办理的程序非常的复杂,时间也挺长的,所以我想弄个英国殖民地商人的身份,或者是葡萄牙殖民地护照。”郑毅如实说出自己的打算。

    郑兰亭再次沉默下来,权衡良久才建议道:“你考虑事情很周到,我看就弄一本葡萄牙殖民地的护照吧,明天我和下面人打个招呼,然后你去照张相,三天之内帮你办妥,换成什么名字你自己拿主意。”

    “谢谢父亲!”郑毅由衷地感谢道。

    郑兰亭摆了摆手:“亚洲新闻集团的事业进展顺利,再有两个月时间办公大楼就能封顶,印刷厂和出版发行部门已经投入运营,中文版的《东方日报》已经发行了一个半月,销量逐渐上升,目前已经处于香港华文报纸的第三位。”

    “至于英文版的《亚洲新闻月刊》,目前还在筹备中,主要是人才欠缺,预计将在明年元旦发行”

    “置业公司这一块做得最好,目前已经是香港第二大房地产公司了,利润远在九龙码头之上,广播电台的设备还在安装调试之中,需要等到办公大楼封顶之后才能投入正式运营,你回来的正好,如果有时间,多帮帮我。”

    郑毅毫不犹豫地回答:“好的,如果我留在香港,还想再开办一两个企业,现在看来,时机差不多到了。”

    郑兰亭顿时精神大振:“好啊,如今全球股市大涨长红,似乎到处都是赚钱的机会,我早就想开办新的公司了,只是难以下决心!你回来的正好,等你忙完这两天,我们父子俩好好讨论一番。”

    “爸,太古船厂的境况如何?”郑毅问道。

    郑兰亭摇头苦笑道:“很糟糕,两个月来几乎没有建造一艘新船,去年年底为了坐稳现在这个位置,我不得不接下太古船厂百分之十二点五的股份,看来是要砸在手里了。”

    “太古船厂除了船舶制造资格外,是否拥有武器制造资格?比如军舰或者巡逻艇上的机关枪等武器。”郑毅再问。

    郑兰亭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像太古船厂这样的大型企业,都拥有武器制造的资格,哪怕没有我也能办下来,现有设备就能轻松制造各种轻武器和小口径火炮只是,你有这个把握吗?”

    郑毅重重地点了点头,郑兰亭有些诧异,随即低头一想,脸上浮现会心的笑容。

    ……

    ……

    次日上午九点,郑毅独自前往渡轮码头,乘坐交通船渡过维多利亚湾,登上九龙租界的土地,步行十余分钟便抵达货运码头上方的情报站所在地华丰贸易公司。

    等候多时的曹满成和宋子卿,立即把郑毅领上二楼办公室。

    首次前来的郑毅对这座上下共有九间办公室的两层西式楼房颇为满意,得知徐茂富已在年初花费六万五千大洋买下这栋楼房的所有产权,郑毅高兴地赞扬徐茂富有远见,让心疼钱财的宋子卿和曹满成郁闷不已在两人看来,这座已经使用了十多年的洋楼,顶多价值四万大洋,六万五千买下来实在太贵了。

    郑毅哪里在乎这些小事。在他看来,这栋楼再贵一倍也值得买,码头上方这条大街,长度不到两里,沿着大街东面修建的洋楼不到一百栋,如今全都被本地和欧美各国的商人占据,大街西面就是宽阔的九龙码头,如此优越的位置今后不可能再有了。

    能够在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买下一栋洋楼只会不断增值,再过一两年想买都买不到。

    宋子卿送上一杯消除暑气的粤省凉茶,郑毅伸出手接了过来,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喝完半杯感到满嘴苦涩,正要打趣几句,晃眼看到曹满成和宋子卿仍然站在那儿,脸上的神色颇为复杂,郑毅顿时生出不好的预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