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八天之后的傍晚,郑毅和刘瑜以及赖定邦夫妇乘船抵达香港。

    中央驻港联络员曹满成和情报站副站长宋子卿早已等候在码头上,两人见到郑毅后激动不已,眼里全是久别重逢的喜悦泪水。

    郑毅与两位老部下逐一拥抱,凑在一起激动地交谈良久,最后并没有跟随他们前往联络处所在的贸易公司下榻,吩咐宋子卿和曹满成安顿好赖定邦夫妇之后,直接乘坐出租车前往太平山下的郑氏府邸。

    看门的老家人已经认不出郑毅是谁了,死活都不给郑毅开门。

    传达室里的两位保镖听到动静立刻走了出来,却不敢轰走气宇昂轩的郑毅,听了郑毅客气的说明之后,其中一位保镖立刻赶往大花园后方的别墅正堂禀报。

    刘瑜紧紧地挽着郑毅的手臂,四处观望一下,有些忐忑不安地问道:“我们非要住在这里面吗?”

    郑毅温存地解释:“我们不会常住这里,我在附近买了三座别墅和一座大院,随时都可以入住,但今天不行,不管怎么说我还是郑氏家族的子弟,要向长辈报个到,请个安,再就是你今后在新闻集团工作的事情,需要尽快落实下来。”

    刘瑜缓缓点了点头,看到门栏内两名贵妇在保镖和几名佣人簇拥下快速走来,下意识地靠紧郑毅。

    “天啊!果然是我们家老二怎么不提前打个招呼啊?你爸今晚在外面应酬,都不知道你回来了还不赶快开门,愣在那儿干什么?”大太太远远地就惊呼起来。

    搀扶着大太太一起上前的四姨太满脸笑容,一双明亮的杏眼不停打量郑毅和刘瑜。

    郑毅非常有礼貌:“大妈、四姨,打扰你们了。”

    大太太连忙责怪起来:“这么见外干什么?这孩子,唉!快进来,周边都在大兴土木,满天都是灰尘,到家里去再说。”

    跟随两位太太出来的下人们一拥而上,抢过郑毅和刘瑜的行李,转身就走。

    郑毅挽着刘瑜的纤手,跟随大太太和四姨太进入宽阔的花园,边走边向两人介绍起刘瑜来。

    刘瑜立即恭恭敬敬地问候,足足走了四分多种才穿过宽阔的花园,进入金碧辉煌的别墅正堂。

    “重阳,快开车去通知老爷,就说二少爷回来了,快去!”

    四姨太打发完年轻的保镖,热情地把刘瑜拉到宽大的沙发上,不停地赞美刘瑜的相貌和气质,弄得刘瑜俏脸绯红,无比的拘束。

    大太太如今对郑毅的态度已经大为改变,吩咐下人尽快送上咖啡,随后坐在郑毅身边,亲切地问道:“你大哥和大姐知道你来香港的事情吗?”

    郑毅如实回答:“大哥不知道,我出发的时候,他正在前往沪海的客轮上,但大姐却是一清二楚的。”

    “干嘛不在沪海多等几天,和你大哥、大姐一起回香港?我们一家人好多年都没有团聚了,下月初三就是你爸的五十大寿!难道他们已经忘了吗?”大太太激动地数落。

    郑毅吃了一惊,但转念一想微微笑道:“这么大的喜事,大哥、大姐绝对不会忘记,到时候肯定都会过来。”

    大太太这才笑道:“你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这么多儿女中,你爸最看重你,也最担心你啊!这次回来不会再走了吧?”

    郑毅迟疑片刻,摇摇头道:“走还是要走的,不过,这次来香港需要处理的事情比较多,估计需要一个月左右才能办完。”

    “你走了刘瑜怎么办?”

    四姨太佯装责怪地笑问。

    郑毅非常认真地说道:“我和刘瑜打算就在这段时间把婚事办了,之后刘瑜会留在香港这边工作。”

    大太太和四姨太大吃一惊,陆续赶来的几个弟弟妹妹和一群佣人也惊愕不已,郑毅则握住刘瑜微微颤抖的手,温存地笑了笑。

    ……

    ……

    郑兰亭对儿子的突然到来非常惊讶,惊讶过后却是难以抑制的欣喜与期待,他让前来禀报的下人立即备车,歉意地向来自马来亚的几名商界领袖低语几句,又找来本港富绅代表何家掌舵人略作解释,便匆匆离开宴会会场,在两名心腹的陪同下乘车赶回家中。

    豪华汽车平稳地驶入郑府院门,绕过碧绿的草坪,来到主楼前方停下。

    郑兰亭不等手下人过来便自己打开车门,钻出后车厢,满脸红光地步入灯光明亮的正堂。

    早已听到动静的四姨太温柔地迎上前来,看到丈夫目光炯炯转头四下打量,连忙接过丈夫手里的礼帽,递给边上的女佣,嘴里说道:

    “毅儿小两口已经安排妥当了,就住在东面那间最大的套房里,已经用过晚饭,估计这个时候正在沐浴。”

    郑兰亭满意地点了点头:“好!好啊!回来就好对了,毅儿带来的女孩子是哪家的千金?”

    “女孩子名叫刘瑜,挺漂亮挺文静的,沪海人,毅儿只介绍了这么多,其他的大姐还没问,我这做妹妹的也不好意思先开口。不过,看那女孩的气质,应该是出自名门世家,至少也是个家境丰裕的大家闺秀。”

    四姨太边说边把丈夫搀扶到一圈沙发的主位上。

    郑兰亭施施然坐下之后,沉思良久,忽然眼前一亮:“刘瑜?我好像有些印象是了是了,我记起来了,这孩子是萱儿的好朋友,在沪海那边的报社担任萱儿的助理,她父亲是沪海文化界颇有名望的刘家子弟,排行老四,哈哈!不错,不错,对这个儿媳妇,我很满意。”

    说话间,二姨太和三姨太领着一群孩子过来问安。

    郑兰亭随和地询问三姨太病好了没有?然后挥挥手让大家一切自便,单独把六岁大的小儿子郑勉叫过来:

    “勉儿,见过你二哥了吗?”

    五官清秀的郑勉是四姨太生下的儿子,也是郑兰亭最宠爱的儿子,他习惯性地靠在母亲身边,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对郑兰亭说道:“见过了,晚饭前二哥还和我说了一会儿话。”

    “哦?都说些什么?”郑兰亭感兴趣地问道,脸上满是笑容。

    郑勉缓缓地靠到了母亲怀里:“二哥问我在哪个学校上学,我说等过完圣诞节我才用上学,二哥又说我长得高大,像小学二年的学生了,可是,我现在还没读一年级呢,也没有二哥那么高大,恐怕要到十八岁才能长到二哥那么高。”

    听到这充满童真的话语,郑兰亭开怀大笑,四姨太也自豪不已,搂着儿子好好亲了一下。

    ps:第一章到,小火求订阅和月票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