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等客轮远去,郑毅才转过身,大步离开十六铺码头。

    上官咏的脸色很不好看,默默跟随郑毅来到停车场,抢先钻进驾驶室里,把车开出拥挤的码头区域之后,忍不住向副驾驶位上的郑毅问道:“老大,你怎么能离开教导师呢中央是不是搞错了”

    “坚决服从命令,听从党的指挥,这是革命军人必须时刻牢记的钢铁纪律。”郑毅沉着脸回答。

    上官咏不无担忧地说道:“可是接下来不知道由谁来管理我们这些情报站,我这心里不是个滋味儿啊”

    郑毅安慰道:“这事你完全不用担心,你的情况比较特殊,中央不可能看不到你所处的环境和巨大的发展潜力,估计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小富仍然是你的直接联络人”

    “如果真有什么变化,也只是加强领导力度,增加莆田站的人员,莆田站掌握的那条通道非常重要,中央一定会予以高度重视的。”

    “我真心是觉得你比我更适合做情报工作,说不定到了香港,中央的负责同志就会把情报工作交到你手上,你比谁都熟悉各地情报人员和情报工作,中央不会看不到这一点。”上官咏说出自己的推测。

    “别这么说,其实中央委员中擅长情报工作的人不少,很多人都比我更有经验,想来想去,我似乎更擅长做生意。也许中央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把我调过来担任军需部长职务。对我来说,这未尝不是一个新的考验”

    郑毅虽然没有上官咏这么乐观豁达,但他终于想通了,部队在毛委员和朱军长领导下绝对能发展壮大,做出更大的成绩,根本就不用他郑毅来操这个心。

    小轿车缓缓停在了冯敬斋的洋楼前。

    心事重重的郑毅深吸一口气,勉强打起精神,推开车门,向上来问候的两名佣人点了点头,径直进入飘散丝丝**的大厅,看到大姐郑萱刚刚给儿子喂完奶,便乐呵呵地上前捏了捏小外甥的粉脸。

    郑萱一巴掌拍开郑毅的手,娇声斥道:“不许捏我儿子的脸蛋,捏多了会流口水的,你懂不懂啊”

    郑毅嘿嘿一笑,坐在侧面的沙发上,看到伺候大姐的小丫头不声不响站在自己身边,指了指自己身上的亚麻西装,恍然大悟,连忙站了起来,脱下西装交给她:“谢谢了”

    小丫头笑了笑把西装送去衣帽间,郑萱让奶妈把吃饱就睡的儿子抱上楼去,然后坐近郑毅,低声问道:“二弟,你和刘瑜谈得怎么样了”

    郑毅迟疑片刻,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压低声音问道:“我准备去香港待上一段时间,你觉得刘瑜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去”

    郑萱惊讶不已:“怎么,你脱离**了”

    郑毅一时间哭笑不得:“瞧你这脑子怎么想的谁说我脱离**了只是这两年打仗太多,我觉得有点儿累,跟组织请了个假去香港休息几天。”

    “反正近一段时间赣南那边打不起来,滇军刚刚被我收拾了,这会儿正在舔砥伤口,闽省那些军阀也不卖蒋光头的账,不会冒着损兵折将的危险攻打闽西,所以我暂时不用回去,想借此机会去香港看看我两年前置办的那些产业。”

    郑萱半信半疑地看着弟弟:“刘瑜肯定愿意跟着你,可她家老爷子这一关不好过啊人家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全沪海都有名的才女,不声不响就让你给拐走了,你说人家愿意吗”

    郑毅为之头疼不已:“我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根本就不能够登门拜访明媒正娶,唉算了,晚上再问问刘瑜吧,要是她有顾虑,那就算了,反正今后恐怕难得再见面,早断早好,省得大家都痛苦。”

    郑萱惊讶地盯着弟弟的眼睛:“咦你怎么了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忽然就说出这些混账话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郑毅果断地摇摇头:“能有什么事我这不好好的吗只是一时间有感而发罢了。”

    “那你老老实实告诉我,你是否真心喜欢刘瑜”郑萱严肃地问道。

    郑毅迟疑片刻,只能据实而言:“喜欢是肯定的,但是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爱,再就是我走的道路非常危险,不想伤害刘瑜她是个好姑娘,我长这么大,她是唯一让我动心的女孩子,但我不能确定这种感觉是不是爱,也不知道她能否接受我的信仰,今后会不会后悔。”

    郑萱这下不说话了,郑毅说得浅白,可涵义深幽,就连作为过来人的郑萱也无法回答郑毅的疑问。

    “算了,你也不用为难,上官已经去买船票了,明天上午我和赖定邦两口子一起坐船去香港,也许我和刘瑜都需要时间,好好冷静地想一想。”

    郑毅无可奈何地说道。

    “这么急着走干嘛刚刚回来两天就要走,是不是对我和你姐夫有意见啊我可告诉你,我已经通知大哥说你来了,估计这个时候他已离开武汉赶来沪海,你姐夫也有不少事情要和你商量,你好意思这个节骨眼儿上离开”

    郑萱不满地埋怨道。

    郑毅含笑回答:“大哥在武汉生意做得好好的,左右逢源春风得意,还有英国撑腰,哪里还有我什么事”

    “姐夫这边一直顺风顺水,医药公司日进斗金,和太古公司、鲁麟公司的合作也非常越快,有什么需要和我商量的”

    “我看最多就是对赣省两个钨矿区的前途拿不准,可有太古和鲁磷两大公司顶在前面,又有杨如轩老将军的五千杆长短枪日夜守护,谁敢动那两大钨矿区”

    “我知道了,或许是南京中央政府有几个贪官眼红之下,嚷嚷着要收回矿区,可你理会他们干嘛他们敢得罪英国人和德国人如果实在不放心,你们不会分点儿股份给宋子文或者孔祥熙啊别告诉我这种龌蹉事你们两口子从来没干过”

    “去去去”

    郑萱被说中心事,恼火地打了郑毅脑门儿一下,嗔道:“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难道我说错了吗”郑毅反问道。

    郑萱气鼓鼓地站起来:“我这就给你姐夫打电话,让他立即回来,有什么事让他和你说,省得我咸吃萝卜淡操心”

    “还有啊,今晚别出去吃饭了,咱们在家里自己弄,等会儿我顺便打电话把刘瑜叫过来,你好好和她谈一谈,感情上的事情我实在帮不了你们,唉”

    ps:第一更到,求下订阅和月票鼓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