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目睹赖定邦的身影消失在牢房巷道的尽头,牢里的七名疑犯惊愕不已,两名身体健壮目光闪闪的年轻人悄悄围在中年人身边,其中一个压低声音,疑惑地问道:大哥,我们是不是看走眼了?

    中年人沉思良久:确实看走眼了,这个赖定邦不简单啊!

    不可能吧?这样的窝囊废,怎么可能是我们的同志?另一位低声说道。

    中年人把目光从过道远处收了回来,四下看了看,俯下身来,压低声音说出自己的判断:

    这赖定邦看似迂腐不堪,进来之后怕这怕那,焦急不已,可他不吵不闹,也不主动和我们任何人交谈,除了喝水就是缩在墙角睡觉,没动过狱卒每天两餐送来的米饭和稀粥,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其实,他之所以这么做,定是知道很快就有人来救他出去,而且我在他眼睛里看不到半点儿惊慌失措,可见此人非常精明,也很有毅力,绝对不是你们以为的懦弱和迂腐!唉我也差点儿看走眼了。

    两名年轻人非常震惊,傻了好一会儿,其中一个才悄悄说道:如果是自己人,又是哪一部分的?

    中年人摆摆手:不说这事了,好好想想怎么过这一关吧,只要能出去,我就能找到这个赖定邦,到时候就会明白了。

    赖定邦这个时候已经被带到巡捕房外面,两个华探点头哈腰地把赖定邦交给门外的青帮前辈,又开了句玩笑,再啪地行了个礼,就钻进巡捕房忙别的事了,似乎这只是件再寻常不过的小事,根本就不值一提。

    穿着一身文人长衫的青帮头子对赖定邦笑了笑,指向前面十余米的黑色轿车,客气地说道:

    前面那辆车是来接赖先生的,先生过去自然就会明白一切,告辞了,哈哈!

    赖定邦满脸都是疑惑之色,目送慈眉善目的中年人乘坐人力车远去,这才犹犹豫豫地走向前面那辆黑色轿车,没敢低下脑袋看看里面是什么人,站在车门外,非常客气地抱拳致礼:在下赖定邦,不知道阁下

    还不错,就是太脏了,上来吧,等下送你去日本人开的青(qinglou)楼,好好洗个澡再说。

    西装革履的郑毅乐呵呵地推开车门。

    师长这这,我不是在做梦吧?赖定邦震惊过后,眼珠子一片潮红,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

    郑毅哈哈一笑:上来吧,先送你去洗个热水澡,换身衣服,然后你带上夫人,我们一起出去吃餐饭。

    赖定邦飞快擦去涌出眼眶的热泪,二话不说钻进车厢,关上门转过头时再次吓了一大跳:上官?你这孙子怎么也来了?

    坐在驾驶位上的上官咏早就扭过脑袋,乐呵呵地看着赖定邦:我没想到你被调到沪海来了,我离开根据地的时候,你好像还在二营当党代表吧?

    赖定邦唏嘘不已:稀里糊涂就被老大看上了,没多久糊里糊涂被送到沪海这边,大前天晚上又迷迷糊糊被租界军警抓进巡捕房,这日子实在没法过了!

    郑毅和上官咏都被赖定邦的幽默逗得哈哈大笑,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来,郑毅吩咐上官咏开车,转向赖定邦,含笑问道:你为什么要去闸北公兴路?

    赖定邦顿时懊悔不已,拍着脑袋道:唉,我违反纪律了,实在不该在这个时候去找中央的同志

    在此之前,徐主任早就要求等待一段时间,先看清楚局势再说。可是,我心里着急,总想着早一天与中央取得联系,认为凭借对沪海的熟悉和自己摆脱跟踪的能力,哪怕找不到中央的联络员,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我怎么也没想到,那天正好碰到大搜捕,我及时进入临山路口的高级宾馆,总算是躲过去了,可出来的时候竟然碰到在中法艺术学院进修的同学,更没料到这家伙是民党中央党部的探子!

    当时,我这个同学犹犹豫豫没说什么,我借口有事坐黄包车回家了,没想到第三天晚上就被租界军警抓捕,看来我这个同学怀疑上我了,除此之外我没有出过错。

    那人叫什么名字?什么地方人?郑毅严肃地问道。

    赖定邦叹了口气:那人你也认识李甫衍!

    当赖定邦说出中央党部密探的名字后,郑毅震惊不已,此个叫李甫衍的人不但郑毅认识,出自武汉兵站的三千多老兄弟也都认识他,却是武汉兵站副站监徐志林的副官,是郑毅眼中聪明听话的小老弟。

    郑毅率部离开武汉赶赴南昌的那天晚上,这家伙还抱着自己哭哭啼啼地万分不舍,怎么也没想到一年半之后,此人竟然成为了民党中央党部的密探。

    幸运的是,赖定邦在南昌起义之后才加入的教导师,与李甫衍从来没见过面,而且到了上海之后赖定邦依然隐藏得很好,并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

    赖定邦这会儿仍然后怕不已:之前在学校的时候,我曾两次听到李甫衍提及你,最后那次是看完《东方新闻上的战地连载,学友们讨论得很热烈,李甫衍非常感慨地对我和几个学友说,哪怕滇军把五个师开到赣南去,也打不过师长你率领的教导师。

    学友们都不相信,问他怎么会这么笃定?李甫衍犹豫良久,才说他有个表哥曾经担任郑毅将军的副手,可惜在南昌起义之前,郑毅将军受到**蛊惑,把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一个师拉到**那边去了。

    听完他的话,我才意识到此人身份极为可疑,与他保持一定距离。直到两月前,他拉上两名学友退学,转到民党中央党部开办的无线电培训班,我才知道这家伙不是个善类

    当时他还想拉上我一起的,我推辞说还有一年就能毕业,加上我老婆肚子大了,暂时不想转行,他也就不再劝我了,但以后看我的眼神不怎么对劲,估计是把我记恨上了!

    郑毅同样感慨不已:李甫衍嘴里的表哥,其实就是武汉兵站的上校副站监徐志林

    李甫衍本人毕业于黄埔军校五期的经理科,于去年六月份调入武汉兵站,正式担任徐志林的副官,他瞧那性格似乎不是做特务的料,不知道为何竟然混进了中央党部当特务!

    由此看来,民党的情报机关发展的很快,规模和人数比我预料的要大得多,虽然鱼龙混杂,但想必会有许多业务尖子涌现我们今后要加倍小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