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听完冯敬斋的一番话,郑毅心中暗自着急,同时也对一直保持距离的冯敬斋生出丝丝感激之情。

    郑毅非常清楚,冯敬斋能到码头接自己不仅仅是面子问题,更多的是对自己的真心认可和保护。

    可不管郑毅如何着急,如何担忧,郑毅都不能按照原定计划前往闸北的联络站,否则将会生意想不到的危险。

    目前看来,只能等待负责各地情报站联络工作的徐茂富到来,才能根据实际情况作出正确判断,再通过上海情报站负责人与中央委员会取得联系。

    两辆豪华轿车畅通无阻地驶入法租界,很快便来到顾家花园东侧的冯家府邸,缓缓经过高大气派的别墅主楼,停在西面那座精美典雅的两层别墅前方。

    这会儿微微福、满脸激动的郑萱已经站在两级台阶之上,身后是一位抱着孩子的中年女佣和几名妙龄丫头。

    轿车尚未停稳,郑毅已经打开车门,向台阶上泪光闪闪的郑萱笑了笑,钻出车厢,上前两步微微鞠躬:

    “还不错,没变样,哈哈!这位阿姨抱着的是我的小外甥吧?先让我看看。”

    跟在后面的下车的冯敬斋和上官咏忍不住笑了,没想到郑毅和久别的姐姐见面会是这样的情景。

    郑萱气得够呛,一步跨下台阶,狠狠捶了郑毅几下:“你这讨厌的家伙,故意气我,是吗?”

    郑毅挺起胸膛,坦然承受姐姐的粉拳和抱怨,哈哈一笑走到台阶之下,满脸笑容地端详在奶妈怀里甜甜沉睡的小外甥:

    “长得太漂亮了,这小脸蛋和骨架子得到了姐夫的真传,这眼眉和鼻子太过秀气,长到六岁必须练武,否则成年之后很可能变成个贾宝玉似的小白脸。”

    冯敬斋听得哈哈大笑,周围的佣人们也笑得不行,郑萱也气得笑了,再次给郑毅的肩膀几拳:

    “要死啊你!这么多年不见面,一见面就胡说八道,再敢胡说看我不收拾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郑毅毫不在意,轻轻摸了摸孩子粉嘟嘟的脸蛋,颇为歉意地对郑萱说道:“对不起啊,大姐,来得太匆忙,没给小外甥准备礼物,回头再补上。”

    “平安回来就好,谁稀罕你的礼物。”

    郑萱嘴上不依不饶,眼里却满是喜悦。

    冯敬斋又是一笑,客气地请上官咏一起进入家门,郑毅这才记得把上官咏介绍给郑萱,彼此见礼完毕一同进入大厅,训练有素的佣人们已经摆好了咖啡和果盘。

    冯敬斋入内更衣完毕,乐呵呵地回到富丽堂皇的大客厅,把一盒罕见的哈瓦那雪茄放到郑毅身边的茶几上,打开盒子,请郑毅和上官咏自便。

    郑毅连忙吩咐郑萱把孩子送进屋里休息,直言吸烟对孩子的健康影响很大,等郑萱吩咐奶妈把儿子抱上楼之后,才拿出根雪茄仔细修剪起来。

    快步回来的郑萱轻轻打了一下丈夫,绕过沙坐在郑毅边上:“实话告诉我,怎么突然回来了?”

    郑毅点燃雪茄,惬意地吸了一口:“我不能告诉你原因,更不愿意用谎言为自己开脱,你也别问了,此次回来估计待不了几天,办完事我就离开。”

    郑萱没想到弟弟说话这么这么直,一点儿委婉都没有,可听起来生硬无礼的话语中,又显示出郑毅的诚实与无奈,不但让郑萱无法生气,反而生出深重的担忧。

    冯敬斋似乎更能体谅郑毅的处境,微微一笑,转过话题:“先喝杯咖啡,歇歇气,然后我带你们去客房安顿下来,好好洗个热水澡,完了咱们哥几个喝一杯,有什么话用完晚饭再说。”

    上官咏连忙致谢,郑毅见状干脆站起来,请冯敬斋带自己前往客房,两人在船上三天三夜不能洗澡,又是这么热的天气,不洗个热水澡清爽一下实在受不了。

    冯敬斋把郑毅和上官咏带去客房,郑萱立即站起来,跑到电话机前拿起话筒,接通之后语气激动,眉飞色舞,足足谈了五分多钟才结束。

    随后,郑萱又跑到厨房亲自查看晚宴的准备情况,出来后立刻拉着丈夫上楼,窃窃私语,完了又找出两套中式便装,吩咐丫头送到楼下客房去,事无巨细,忙得个不亦乐乎。

    冯敬斋看到妻子额头上沁出密密的汗珠,摇了摇头,把她扶到椅子上坐下:“别忙了,二弟是军旅之人,哪里用得着如此讲究,太正式反而显得生分了。”

    “说的也是,唉!”

    郑萱幽幽地叹了口气,盯着丈夫的眼睛道:“你一定有事瞒着我,还有徐茂富,招呼也不打一个就去了武汉,难道他不知道二弟要回来?你要如实告诉我,二弟突然来沪海到底是为什么?”

    冯敬斋摇头苦笑道:“我哪里知道他们的事情?要不是小富临走前请求我代他把二弟接回来,我做梦都没想到二弟会来沪海”

    “二弟是什么身份大家都知道,如今他的名气比起那些北伐名将还要大,蒋总司令和朱培德恨不得活剥了他可他偏偏就来了,作为姐夫,我怎能把他拒之门外?”

    “那你为何不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郑萱急了。

    冯敬斋拍拍妻子的肩膀:“刚把他接回来,怎么问?要问也得先喘口气吧?”

    郑萱这下没辙了,想了想又问道:“和他一起来的那个上官咏是什么人?”

    冯敬斋如实说出自己的猜测:“上官咏是闽省莆田上官家族的子弟,说起闽省上官家族你估计不知道,但要是说起南洋的上官家族恐怕你能记起来了马尼拉华商会的上官焘先生和你家老爷子有些交情。”

    “但是我私下认为,这个上官咏身份应该不简单,很可能是二弟的部下,或者是隐藏的**。”

    郑萱惊愕不已:“这么说,不就是和小富身份差不多一样吗?”

    冯敬斋嘿嘿一笑:“二弟不简单啊!小富在你家老爷子的暗中帮助下,不但在香港和沪海开设三家颇具实力的公司,置办了不少房地产,而且已经申请加入英国国籍,估计年底就能获准,最差也能获得英国殖民地护照。”

    “从这就可以看出来,二弟一直在暗中布局,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站在什么立场,他的手段都令我佩服,远比你我想象的高明多了!”

    “所以你就放心吧,二弟精明着呢,这世界上能够让他吃瘪的人不是没有,但至少目前还没出现,我们没必要为他担心。”

    ps:第一更到!

    看到很多人说郑毅是投机者,作者想说的是,如果你回到那个时代,能放弃安安稳稳的生活,冒着掉脑袋的风险参加革命吗?

    将心比心,不要对一个拥有正常喜怒哀乐的人要求太多!

    最后,双倍月票只剩下最后半天,小火求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