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有句话叫怕什么来什么,滇军第三军将校正在为教导师可能的进攻方向伤脑筋的时候,驻扎赣县的第七师第十五团突然送来急报:红军约三个团对我起猛烈进攻!

    与会将校惊愕不已,怎么也没想到军长王钧的担忧这么快就变成实现。

    王钧果断宣布会议结束,命令第七师师长李世龙率领第十四团火增援赣县,第十六团担任预备队;命令第九师师长李文彬留守赣州,并扩大侦察范围,做好随时增援赣县战场的准备,随后亲率警卫团等直属各部赶赴赣县。

    赣州城距离赣县只有十公里路程,但要经过杨梅渡口渡过六百多米宽的赣江,因此,滇军援兵反应再快也要两个小时才能赶到。

    率先出的李世龙率领第十四团抵达赣县西门时,时间已过去两个半小时,攻打县城北门的教导师一个团迅东撤,城东和城南方向的激烈枪炮声仍在继续。

    心急如焚的李世龙早已听出城东方向轰隆隆的爆炸声来自于七五山炮,哪里还敢率领生力军绕过城北,对撤退的红军一个团起攻击?

    略微犹豫之后,李世龙果断派人将红军拥有七五火炮的情况向军长王钧报告,命令第十四团以最快度冲入城中,增援激烈交战的东门方向。

    李世龙则亲自率领担任预备队的第十六团调头向南,绕过城墙之外的护城河,向城南大码头快杀去。

    四十分钟之后,第三军军长王钧和参谋长曾万钟率领全军最精锐的警卫团策马赶到赣县城中,浑身汗水的李世龙快步迎上,如实向王钧和曾万钟报告战况:

    “十分钟前共(gongjun)军全线后撤,此刻正聚集数以万计的民夫,在距离东门和东北城墙约八百米的区域挖掘战壕,修筑防御工事,第十五团在共(gongjun)军长达一个小时的炮火轰击下损失很大,防守东城墙的团副袁正罡、一营长刘毓章等三百四十余将士英勇殉职,其他各营均有不同程度的死伤,全团将士折损近半,若不是援兵及时到来,后果不堪设想。”

    王钧神色凝重,望了一眼烟雾缭绕的城东方向,再望向一片寂静的城南:“南门外的情况怎么样?”

    李世龙恼火地回答:“属下命令第十四团增援东门之后,立即率领第十六团绕过城墙奔赴南门,刚绕过城墙西南角,约一个营的共(gongun)军便放火烧毁了南门大码头的所有船只和商铺,抢在我军抵达之前迅逃离,随后各个方向的共(gongjun)军停止进攻,后撤一公里构筑阵地,共军的火炮也停止射。”

    “因此,属下无法判断共军炮兵阵地的确切地点,但能确认在东北方向,至少拥有八门七五火炮。”

    “共(gongjun)军是否动用了迫击炮?”参谋长曾万钟问道。

    李世龙点点头:“攻打北门的共(gongjun)军动用了迫击炮,数量不多,约为六到八门,但打得很准,城头上的火力点均被共(gongjun)军迫击炮摧毁,但在第十五团将士的顽强反击下,共(gongjun)军也无法攻破西门。”

    王钧再次翻身上马:“走,到东城墙上看看!”

    赣县东北方向两公里的枫树岭下,教导师长郑毅、参谋长张尧、三团长周秉耀、特派员韩守成等人正在紧急商议。

    “各部损失如何?”

    “三团死伤一百三十一人,兴国第一赤卫大队死伤七十六人,从城南方向经南岸撤回的二团二营没有任何伤亡。”

    “炮弹送上来没有?”

    “送上来了,十七辆马车运来一千二百七五炮弹,六百迫击炮弹。”

    “报告,赵副师长急电:一团顺利抵达兴国!”

    “很好!电告赵副师长:原地休息,补充弹药物资,特务三连及第二工兵营已于今日上午八点离开于都,赶赴兴国!”

    “是!”

    两名来自红四军的政治干事满脸疑惑,特派员韩守仁同样一头雾水,左右看了看,一把拉过身边准备离开的张尧:

    “什么时候有个第二工兵营了?是干什么的?”

    张尧已经憋了三个小时的尿,指向下达完命令正在和周秉耀低声交谈的郑毅:“你问他去,我要撒尿。”

    韩守仁想了想,快步走到郑毅身边:“第二工兵营是什么性质?”

    郑毅笑了笑:“刚成立的飞雷炮部队,共三个连,两个连负责射,一个连负责炮弹制造和运输。”

    “飞雷炮?什么是飞雷炮?”韩守仁疑惑不已,心想老子离开教导师不到一年,怎么忽然冒出个飞雷炮的玩意了?

    郑毅凑近韩守仁的耳朵低声说道:“飞雷炮就是没良心炮,明白了吧?”

    韩守仁惊喜不已:“弄成了?”

    郑毅点点头:“弄成了,射药是咱们自己配制的,弹头里面装有三点五公斤进口黄色炸(zhayao)药和一公斤铁砂,通过雷(1eiguan)管引爆,射筒用薄钢板打造,最大射程过四百米,最佳射程在两百米至三百五十米之间,射更加方便快,准确度也不错,四百米内落点偏差不过十米,杀伤半径过二十五米。”

    “这么好的东西,眼下攻打赣县为何不用?”韩守仁急切地问道。

    郑毅立马给他一个白眼:“我什么时候说要拿下赣县了?”

    韩守仁顿时无言以对,攻打赣县纯属佯攻,目的是把滇军第三军的兵力死死地拖在南线,为赵景庭率领一团攻打万安县城创造条件。一旦攻取万安,则整个赣西、赣南战局便会盘活,敌人将会陷入极大的被动。

    尽管如此,韩守仁仍然觉得有拿下赣县的必要:“我告诉你啊,红四军主力已经出了,最迟明天上午就会拿下遂川县城,然后以最快度南下桂东,你这边要是打不好,不能把滇军几个主力部队牢牢拖住,井冈山根据地恐怕就危险了!”

    郑毅嘿嘿一笑:“拉倒吧!万安和桂东两县被咱们两军拿下之后,敌人哪里还有功夫继续攻打没有红军主力的井冈山?”

    “别的不说,吴尚的湘军第八军肯定要掉头南下,以确保刚刚收复的郴州、宜章不再沦陷,驻扎吉安的金汉鼎第九军要是不尽快驰援万安,老子就继续攻打泰和县城,如此一来,敌军哪还有兵力攻打井冈山?”

    “孰轻孰重难道你还看不到?”

    韩守仁坚持自己的意见:“可要是打下赣县,咱们不就更主动吗?”

    郑毅摇摇头:“不打下赣县的目的,是为了和滇军第三军好好打一场大仗,难道你以为我出动两个主力团,又辛辛苦苦把刚刚成军的炮兵营拉过来,还动了兴国、宁都两县五千多赤卫队和上万父老乡亲,仅仅是为了佯攻吗?”

    韩守仁惊喜不已:“哈哈,我明白了!你这家伙连我都瞒过了,真是奸诈啊......”

    ps:小火结结实实睡了一觉,到中午一点过才醒来,最近用脑过度,确实太疲倦了,请容小火好好喘息一把!

    一月份小火的目标是稳定更新,过年也不会断更!

    谢谢大家!求订阅!求月票!(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