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入夜时分,龙岩以西二十五公里,大池镇。

    激战之后的熊熊大火,越烧越旺。

    教导一师二团将士与民众一起投入到救火之中,张国辉部残军逃离之前的一把火,不但把大批作战物资烧毁,也将镇东三十余户人家烧成了灰烬,直到后续赶来的第二团将士紧急拆毁两座尚未燃烧的房屋和后院牛栏,这才控制住大火的蔓延,保住了大半个镇子。

    镇北史家祠堂里的教导二师师长王虎臣没有功夫理睬火灾情况,一边听取侦查人员和参谋人员的汇报,一边在地图上画下一根根线条,标注一个个符号。

    祠堂门外的大晒坪上躺满了伤员和筋疲力竭的将士,被流弹打断左侧锁骨的狙击分队长汪小军吊着胳膊,呲牙咧嘴地靠在一捆稻草上,在阵阵声和繁杂的脚步声中,与大腿中枪的同乡班长低声交谈。

    别问了,真他娘的倒霉,距离五百多米,莫名其妙挨了一枪,这下完了,至少两个月无法上战场,不知道伤好之后还能不能打枪,会不会被调到教导大队去养老,唉!汪小军愁眉苦脸地哀叹起来。

    没了大半截裤腿的黑壮班长抱着伤腿,微微侧过身子,看了看右腿上被鲜血染红的绑带,竟然还能笑得出来:

    别喊冤了,谁不知道你是师长最为器重的神枪手?全师就你和火爆脾气的六连连长盘岩当过师长的警卫员,一手枪法和拳法都是师长手把手地教出来的,正好趁着受伤回到师长身边去,好好学习个一年半载,再下部队至少官升一级。

    现在部队刚刚调整,官兵们还没适应过来,都习惯把郑毅叫师长,把现在的教导二师师长王虎臣叫参谋长,所以黑壮班长说师长,谁都知道说的是谁。

    汪小军直接给大个子甩了一个白眼:胡说八道!你这张乌鸦嘴真是到死都不会改了。

    嘿嘿!

    黑大个笑完,再次望向愁眉苦脸的汪小军:你说怪不怪?打下新泉之后我们全团乘胜追击,一口气追出三十多公里,加上沿途抓捕四百多俘虏,到了大池镇再打一仗,竟然总共只用去五个小时。

    要不是我们连长予以确认,我真不敢相信自己这么能跑,这下子算是破纪录了吧?

    汪小军瘪瘪嘴:这有什么?对我们来说纯属家常便饭,哦对了,你带领的一个班伤亡多少?

    黑大个忽然沉默了,下意识地望向左边躺成一排已经没有呼吸的四位弟兄:死了四个,包括我在内伤了五个,冲得太猛了,唉

    入夜,重兵云集的龙岩城喧声四起,混乱不堪,城里城外篝火熊熊,一队队官兵在长官们的叫喊声中,扛着沉重的弹药箱跑出城外。

    沿着龙门山脚延绵两公里的防御阵地上,此时依然是人山人海,被紧急征发的五千青壮已经干了一整天,此时早已经是又累又饿,还得在官兵们的枪托和鞭子下不停地搬运木头,装填沙袋,挥舞锄头铁锹,加固战壕。

    天马山下的驻军大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进进出出的官兵神色紧张,脚步匆忙,军营中央的指挥部里却一片安静。

    来回走动的将校参谋们全都下意识地放轻了脚步,深恐惊动正在对着地图陷入沉思的主将张国辉。

    共军攻得实在太猛了,击溃二旅占领新泉之后,竟然紧追不舍,一口气从庙前蛟洋杀到大池镇,击溃四团的阻击后,这才停下脚步构筑阵地。二旅五千弟兄死的死,逃的逃,只有一千六百余人逃回来,几个团营主官至今没有半点儿消息,损失惨重啊!

    参谋长林尚轩叹息不已。

    张国辉扔掉手中的铅笔,抬起头沉声问道:四团伤亡如何?

    脸型消瘦颧骨突兀的林尚轩又是一叹:死伤过半,团副林西泉阵亡,尸体都不知道扔在哪里了。

    张国辉强忍怒气,深凹的眼睛里精光闪烁:共军指挥官是谁?

    据被俘之后逃回来的四团弟兄说,率领四千余共军攻打大池镇的指挥官姓王,名字不详,但能肯定此人是共军教导二师师长。

    林尚轩低声回答。

    教导二师?共军除了郑毅的教导师,哪里又钻出来一个教导二师?

    张国辉听了大为惊讶,他对出自于黄埔军校长期担任教官的教导师师长郑毅非常忌惮,一直以为一天之内连续攻陷新泉和大池镇的共军主力,就是共军最能打的郑毅所部,没想到忽然又冒出来一个教导二师。

    林尚轩挠了挠头,显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沉吟好一会儿才回答道:估计是共军新编部队,从他们的武器装备和战斗力来看,这是一支强军,实力并不在郑毅领导的教导师之下。

    张国辉深感迷惑,抚着下巴愣了许久,才喃喃而语:上午攻陷上杭县城的是来自粤东的共军第四师,现在又突然钻出个教导二师,那么请问:郑毅的教导师在哪里?为何至今没有半点儿消息传来?

    林尚轩无可奈何地沉默了,越想就越是担忧。

    虽然张国辉所部号称拥有两个旅,但第二旅却是张国辉收编闽南两股绿林武装之后自封的,两个旅加起来都不到万人,哪怕再加上半个月前扩编的一个补充团,总兵力也就一万二千人。

    至今为止,国民政府和闽省军政两界只承认原有的闽省省防军第一混成旅的番号,拒不承认第二旅,如今第二旅已被击溃,逃回来的残兵尚不到两千人,要是共军最强悍的教导师忽然杀到,整个局势将不堪设想。

    报告师座,我军三个侦查小队与共军派出的多个侦查小队不期而遇,发生激烈交火,仅仅一个小时就伤亡十七人,敌众我寡之下,四个侦查小队不得不暂时撤回来属下认为,共军侦查小队很可能得到龙岩共党分子的帮助,否则不会前出十公里展开侦查,看起来非常熟悉周围地形。

    副官陈赞龙前来禀报。

    张国辉勃然大怒:前线两个团长是吃屎长大的吗?你去告诉他们,立刻给我把侦察队派出去,范围撒得越宽越好,如果我军阵地被偷袭,立即军法从事!

    遵命。

    陈赞龙讪讪离去。

    林尚轩连忙提醒道:师座,共军擅长夜战,不得不防啊!

    张国辉一想果真如此,当即下达命令:传我军令,城外各团立刻把民夫赶回来,然后严密警戒,一旦共军发起进攻,立刻予以还击,绝对不能让共军偷袭得手!

    :第三更到!

    连续爆发小火精神有些疲惫,到现在才赶出第三章来!不过大家放心,小火承诺爆发,决不食言,肯定还会有新章节,请大家踊跃投票,帮助小火恢复信心,勇攀高峰!

    求月票!

    求月票!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