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麒麟山谷。

    郑毅指向西面百余米外的山脚:“那座几乎垂直的山体下方,有两个相互连通的大溶洞,左边那个溶洞入口很小,里面却很大,宽达六米,高约五米,深度不低于三十米,至少能放入一百万斤粮食。”

    “右边那个溶洞相对小一些,但地面平整,阴凉干燥,非常适合做弹药储存仓库,等会儿大家可以进去看看。”

    澎湃仔细观察一番,连连点头:“这是个好地方,非常隐秘,易守难攻,山谷北面就是莽莽群山,只需守好南面的谷口就很安全了,距离汀州城也不远,你们的保密工作做得非常优秀啊!”

    郑毅笑着说道:“确实是个好地方,整个山谷建好之后,能够轻松容纳两个团的兵力长期驻扎和训练,之前没有告诉大家,是担心泄密,谁也不知道汀州城里还隐藏有多少敌军奸细或者土匪的探子”

    “再有就是尚未建好,说了也没用,要不是大家不相信我的作战计划,至少在打下龙岩之前,我不会透露这个地方,还请大家谅解!”

    委员们哈哈一笑,全都释怀了,没有半点儿怪罪的意思,小心驶得万年船的道理大家都理解,更何况汀州及周边地区的形势非常复杂,在没有彻底巩固以汀州为中心的革命根据地之前,来不得半点儿疏忽懈怠。

    王海平指向土坡上那排粗大的管子:“那些管子不会就是你所说的秘密武器吧?”

    郑毅严肃地点了点头:“没错,就是那排管子,大家一起上去看看吧,看完之后大家就会明白过来了。”

    郑毅说完率先走上土坡,从原二团和三团抽调而来的两名机炮营连长已经集合队伍,向郑毅和特委委员们整齐敬礼。

    “周连长,你领我们一起看看,向特委的领导们介绍一下‘飞雷炮’的原理和性能。吴连长,你命令同志们做好发射准备。”郑毅向两名老部下吩咐道。

    身材敦实、浓眉大眼的吴连长低声请示:“发射实弹还是训练弹?”

    郑毅想了想:“训练弹吧,飞雷和枪声不同,声音太大,响起来惊天动地,汀州城都能听得到。”

    “是!”

    吴连长敬了个礼,转身跑向自己的队伍。

    刚满二十一岁、长得颇为英俊的周连长激动得脸色通红,把郑毅和特委委员们带到一排大管子后方,颇为紧张地开始介绍:

    “这是这是我们师长设计的飞雷炮,经过半年多的反复实验,再经过我们师长和二十余名官兵的不断改进,在攻打瑞金之前正式定型。”

    “我们一直在瑞金进行实验和小批量制造,十天前才奉命来到这里,原来只是一个连,现在现在增加了一个连,所以一直在抓紧时间训练,我们”

    “小周,别紧张,慢慢说,把参数和性能说出来就行了。”

    郑毅宽慰地拍了拍的周连长的肩膀,澎湃和张鼎丞等同志忍不住哈哈一笑,纷纷告诉周连长不要紧张。

    周连长的俊脸更红了,深吸了口气,大步走向最近的大管子:“这就是飞雷炮发射管,用四毫米厚的进口铁板打造,长度为一百二十厘米,口径为十八厘米,发射原理与过年过节时燃放的火箭类似,发射的飞雷一开始用整段松木制造,因为硬度不够,容易漏气,导致射程达不到要求,于是改为铁皮和竹子,经过上百次试验,最后选定最容易获得的大毛竹,就是这个”

    在委员们好奇的注视下,周连长走向搬来训练弹的队伍,从一名战士手中要来粗大毛竹精制而成的大炮弹,抱在怀里来到惊呼连连的澎湃等人面前,呆呆望向含笑点点头的师长郑毅,鼓起勇气向大家详细介绍:

    “这就是我们自己制造的飞雷弹,长度七十五厘米,直径十七点五厘米,重量为七点五至七点六公斤之间,头部呈圆锥形,用杂木制作,中间这两圈铜条是受热膨胀的红铜,能够最大限度解决发射之后的漏气问题”

    澎湃忍不住打断周连长的话:“等等!小周,刚才你说这个飞雷弹重量为七点五公斤,算起来就是十五斤重,这么重的炮弹怎么打出去?又能打多远?”

    张鼎丞等人纷纷点头,澎湃问出了他们想问的关键问题,唯独郑毅含笑不语,只是向望过来的周连长微微点头,予以鼓励。

    周连长深吸了口气,挺直身躯大声回答:“使用我们自己制造的发射药包,能够打出四百米左右,最佳射程为三百五十米,炮弹前部装有三点五公斤炸(zh药和一公斤铁砂,后部有三片用铁皮打造的收缩尾翼,里面有块密封的松木板,中间连接导火索,由发射药包点燃,发射后飞雷弹在空中飞行四秒钟,导火索点燃前端的雷管发生爆炸,在平地上的杀伤半径约为二十五米,也就是说,爆炸之后能有效杀伤方圆五十米内的敌人。”

    一阵吸气声“嗞嗞”响起,几位委员不可思议地看看周连长怀里的飞雷弹,很快望向郑毅,似乎需要郑毅予以证实。

    郑毅上前一步,耐心解释:“诸位都知道手榴弹的杀伤力,但恐怕不知道手榴弹里面只有六十至七十克炸(zh药,也就是一两多一点,飞雷弹装药三点五公斤,也就是七斤,是手榴弹最大装药量的五十倍,再加上一公斤的铁砂,可想而之威力有多大!”

    “这样吧,小周你去拿一颗实弹过来,再让弟兄们到前面竖起几十块射击靶子,再到辎重连牵来十几只羊绑在靶子下面。”

    “是!”

    周连长把怀里的训练弹交给身后的战士,连续下达一连串命令,然后飞快跑向东面小河边上的辎重连营房。

    郑毅叫来憨厚敦实的吴连长,吩咐他发射五枚训练弹,把兴致勃勃的特委委员们带到东侧十几米外的土坡上静静观看。

    “装药——”

    “一号完毕!”

    “三号完毕!”

    随着声声洪亮的口令和陆续响起的应答声,五门简陋的炮管在战士们熟练而迅速的动作中,完成了从装药包到装弹直到准备点火发射的准备步骤。

    “预备——开始!”

    五位炮长用进口防风火机点燃了炮管后方的导火索,缕缕青烟迅速飘起,五枚飞雷弹在“嗵、嗵、嗵”的发炮声飞出粗大的炮口,在空中划出一条四百余米长的弧线,准确地落到前往三百五十米处用白石灰画成的两个大圆圈中间,立刻引来委员们的阵阵惊叹。

    郑毅对弟兄们的熟练动作和发度深感满意,向不停发问的同志们摆摆手,指向搬来实弹的周连长,又指了指扛着几十个木制胸靶和牵着十几只羊赶赴前方的百余弟兄,告诉大家不要着急,静候片刻就能看到效果。

    十分钟后,一声尖利的哨声响起,所有弟兄迅速撤离发射阵地前方三百余米的目标区,周连长略等片刻,看到前方警戒战士举起了绿色小旗,立即跑到郑毅面前大声请示,得到批准立即返回发射炮旁,与两名战士一起亲自操炮。

    胸前挂着铜哨的吴连长举起了红色信号旗:“预备——开始!”

    “嗵——”

    沉闷的发射声骤然响起,前端涂上红漆的飞雷弹,带着滚滚硝烟飞上天空,在短短四秒钟内越过三百余米的距离,准确飞临数十面标靶和十几头山羊组成的目标区。

    ps:第五更到!

    小火确实努力了,各位看官看得高兴,请务必赏脸来一波月票支持!

    小火继续码字去了,今天应该还有更!

    求订阅!

    求月票!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