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眼见地方上闹得乌烟瘴气,华仰桥忽然感到后悔了,连忙召回派出去搜捕的三个团长,同时召集士绅贤达,大加安抚。

    谁知道这三个团长都是一个月前为了获得枪支弹药和许诺的官职才出山投靠的,心底里并不卖华仰桥的帐。

    本来就匪性难改,加上麾下弟兄抢劫抢上瘾了,三支土匪队伍整天吃香的喝辣的,无比享受,一时半会儿谁也不愿意返回狭窄的县城。

    这些人继续留在连城县城周边的三个镇子,作威作福,整天杀牛宰羊,猜拳打码,完了还搂着哭泣不止的良家妇女进洞房,小日子过得如同神仙一样,谁还在乎什么军纪,什么上司?

    就连近在迟尺的教导师也被这些土匪有意无意地忘记。

    华仰桥和他的老表周焕文气得上蹿下跳,不得不紧急召集麾下心腹,密谋是否来个攘外必先安内,想方设法把三名不听话的土匪头子骗回来,以设宴商议军务名义布下刀斧手,掷杯为号一举杀之,然后收编三个匪首的七百余手下,甄别淘汰之后严加训练。

    此时此刻,满腹懊恼的华仰桥根本就不知道教导师两个特务连已经悄悄摸到了连城县城外面,另有两个团已经开到了距离县城十公里左右的南北两个方向。

    农历十六晚上的月亮格外明亮。

    沿着崎岖山道快速行军的教导团将士,脚步轻盈,清爽的夜风将满山草木吹得“嗦嗦”作响,高山上不时传来夜莺的啼鸣和野兽的叫唤声。

    “一个个传下去,停止前进。”

    一马当先的三团长李连山低声下令,紧走几步,蹲在前方的岩石后方,抬脚踢飞昂起脑袋的一条草花蛇,缓缓蹲了下来,细细观察山下的敌军哨卡。

    跟随队伍行动的特委委员张鼎丞很快越过坐在山道上休息的队伍,来到李连山身边跟着蹲下,问道:“情况怎么样?”

    李连山指向三百余米外的山下哨卡,低声告诉张鼎丞:“看到那三盏品字形的灯光没有?”

    “看到了,哨卡上方似乎插着杆旗子。”张鼎丞低声回答。

    李连山嘿嘿一笑:“特务连弟兄已经清除了山下那个岗哨,灯光和白旗是他们留下来的信号,我们可以下去了”

    “进入下面的村子休息半小时,村子距离县城只有不到两公里路程,休息完毕三个营分三路悄悄摸上去,把迫击炮架好,凌晨五点半准时发动进攻。”

    张鼎丞心奋不已,对神出鬼没的特务连精锐更是有重地感到钦佩。

    出发之前,张鼎丞和所有随军行动的特委委员都没有想到,占尽优势的教导师两个团居然会采取偷袭的方式攻打连城。

    ……

    ……

    随着李连山一声令下,两千一百将士再次启程,在月光下顺着弯弯曲曲的山道,缓缓前进,如同一条无声的长龙沿山而下,很快便抵达设立在村口的敌军哨所。

    留下来联络的特务连突击分队十五名弟兄整齐列队于哨卡之外,身材矮壮的分队长大步迎上前,向李连山敬了个礼,低声汇报:

    “村子里的乡亲非常配合,杨姓地主经过我们一番告诫,也以家人性命担保,绝对不会出门一步,城中之敌至今毫无察觉,但是北面城头上布置了二十几个坚固的原木工事,目前尚无法探明这些工事里有多少轻重机枪。”

    李连山轻轻捶了一下分队长的胸膛:“干得好啊!城头上的原木工事不足为虑,我带来了八门迫击炮,两轮齐射就能轰平它。”

    矮壮的分队长嘿嘿一笑:“看来老领导调到三团也不亏嘛。”

    李连山低声笑道:“段煨那小子干得不错,知道把好东西往家里搬,装备确实比起一团好,弟兄们也都不错,夜间急行军毫不含糊,至今没有一个掉队这一点最令我满意,哈哈!”

    “行!要是没事我先走一步,祝老领导旗开得胜!”

    看不清面孔的分队长后退一步,向李连山庄重地敬了个礼,然后带领他的弟兄向东而去,很快便消失在前方山脚下的竹林里。

    李连山命令各营就地休息,叫来警通连长一阵吩咐,然后一屁股坐在哨卡前的木墩上,掏出腰间水壶,一口一口地慢慢喝。

    张鼎丞安置好随军而来体验作战的十几名年轻骨干,再次回到李连山身边,好奇地问道:“特务连弟兄还要去哪里?”

    李连山毫不隐瞒:“他们的任务完成了,去哪儿都可以,就是不能参加攻城战。”

    张鼎丞非常惊讶,刚要细细询问,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扑面而来,他惊讶地四处望了望,又看向李连山后方空无一人的工事内部,想了想抬腿走向里侧的哨所,却被李连山一把给拉住了。

    “怎么了?”

    张鼎丞不解地问道。

    李连山低声回答:“哨所里肯定全都是尸体,血都流到门外来了。”

    张鼎丞吓了一大跳,想起昨天上午教导师参谋长王虎臣在军事会议上的敌情通报,脸上全都是震惊之色:

    “不是吧,这个哨所里有一个排的敌军,足足三十五个人啊!全干掉了?”

    李连山笑道:“我也不知道是否全干掉了,我只知道我们现在很安全,周围两公里内没有活着的敌人。你要是感兴趣,就自己进去看看吧,门没上锁,虚掩着的,轻轻用力就能推开,希望你别被吓着,嘿嘿!”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些害怕,张鼎丞到最后终于还是忍住心中的好奇,没有进入哨所看个明白,但他借此机会反复询问特务连的情况。

    李连山的性格很好,基本上算是有问必答,除了严格保密的训练内容、通信方式和战术训练内容之外,能说的全都说了。

    张鼎丞听得心神摇动,无比向往,暗暗决定回去之后立刻向郑毅提出请求,从新兵中选拔一批优秀士兵进入特务连学习训练,等将来红七军成立之后,也拥有这样一支强悍的特种作战部队。

    ……

    ……

    五点刚过,三团副团长周秉耀和警通连长何昭武双双来到李连山面前,汇报官兵状态和作战准备情况。

    李连山听完也不多废话:“按原定计划轮番出发,警通连负责迫击炮阵地的设立,准备好炸药包和支撑杆,并准备好预备小队,迅速完成目标观测,确定射击诸元,争取在五轮覆盖轰击中消灭城头所有工事。”

    “爆破队必须在炮声响起之后毫不犹豫地冲向城门,等五轮炮击结束,必须给我把城门给炸开!”

    “是!”

    周秉耀和何昭武齐声回答,迅速返回部队传达通知,周秉耀还亲自前往警通连进行督战,令连长何昭武压力倍增。

    ps:小火先在这里祝福大家冬至节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然后说个喜讯,今天小火终于回家了,接下来可以休息一个礼拜,明天开始恢复三更,后天争取来一波大爆发!

    同志们的月票别藏着掖着了,小火必然会以勤奋的更新,让大家看个够!

    求月票!

    求月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