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经过连续两天的热烈讨论,赣闽边区特委于七月一日正式成立,澎湃同志被一致推选为边区特委书记,王海平同志担任副书记,张鼎丞、邓子恢、罗怀盛、郑毅、李昭等同志担任特委委员,郑毅兼任军事部长。

    自此,赣闽边区拥有了统一的军政领导机构,教导师、红四师和闽西各县党组织和武装力量,全部纳入赣闽边区特委的领导之下,以汀州为中心的红色革命根据地随之成立。

    赣闽边区特委所在地设在汀州府衙,教导师第三团全部撤离一街之隔的城中军营,尽数迁往汀州东北方十五公里的新桥镇,守住汀州的北大门。

    为了方便征兵并逐渐向粤东北地区渗透,红四师九百余名将士南下武平,接管了教导师三团的防务,进驻武平县城,三百余名轻重伤员继续留在汀州城西大营养伤。

    连续数日的会议,让事务繁多的郑毅更为忙碌,每天睡眠时间加起来也不到四小时,直到赣闽边区特委正式成立,郑毅才算是舒了口气,回到汀州城北的城隍庙用过晚饭,沐浴更衣略作休息,立即召集师党组成员开会,对教导师的各项工作进行阶段性总结。

    教导师的会议历来是有事说事,发现问题后立即找出原因,群策群力,制定解决办办法,所以节奏很快,效益很高,仅一个半小时就宣布散会。

    政治部和参谋科负责将会议精神和具体问题的解决办法汇总起来,以文件的形式下发各团营严格执行。

    ……

    ……

    会议刚刚结束,值星官前来向郑毅报告:“澎湃书记来了。”

    郑毅立即迎出正殿之外,发现澎湃同志是一个人来的,哈哈一笑把他领进会议室。

    澎湃同志的兴致很高,拉着郑毅的手笑道:“随便走走吧,这几天天天都在开会,坐得屁股都痛了。”

    郑毅欣然同意,与澎湃同志一起穿过正堂和凉风徐徐的后院,沿着明月朗照的蜿蜒石阶,登上已经成为军事禁区的卧龙山,嘴上打趣道:“看你这满脸笑容的样子,应该是碰到什么喜事了。”

    澎湃轻轻一笑,拍拍郑毅的腰背,边走边说:“这么晚来找你,除了想私下谈谈心之外,还有两个原因,其一是谢谢你对我的鼎力支持,其二是代表红四师全体将士,感谢你和教导师同志们无微不至的关照,以及在方方面面对红四师的大力支持。”

    郑毅谦逊地笑道:“都是自己的同志,哪里用得着这么客气?红四师主动要求进驻武平城,为新开辟的赣闽边区根据地守护南大门,同样令我深感钦佩。”

    澎湃不由会心一笑,笑完又幽幽地叹了口气:“要不是教导师警卫团打下十方镇和武平县城之后,把所有缴获的武器弹药和粮食物资都送给红四师,红四师都无法做到人手一枪啊!”

    郑毅开解道:“放心吧,很快就能恢复过来的闽西的同志们热情很高,干劲很大,已经建立起武平县革命政府,加之政治宣传得力,打土豪分田地的运动和征兵工作正在轰轰烈烈地展开。”

    “要不了一个月,一定能让红四师的官兵人数恢复到五千人以上,红四师的同志们只需考虑如何训练新兵,如何恢复战斗力就行了。”

    “武器装备短缺只是暂时的困难,只要下一步我们打下上杭和龙岩,问题就能得到妥善解决。”

    澎湃释然地点了点头,进入半山的六角亭后停下脚步,俯瞰汀州城区的万家灯火,颇为感慨地说道:

    “武器装备确实很重要,但军事水平更重要啊!”

    “红四师与你们教导师相比,方方面面差距很大,在亲眼看过你们警卫团的战斗力之后,我甚为震惊,深受触动,特别是观摩完你们的新兵训练,了解到教导师完善的军事制度和严谨高效的指挥机构之后,我和红四师的军政干部才明白自己远远地落后了。”

    “虽然在我的强烈要求下,你慷慨答应接收红四师精挑细选的五十名基层军官进入军官训练班,又送给我们红四师一部无线电台,并帮助培养三名报务员,可我们选来选去,最后连两个还在养伤的副团长都算上,全师总共才有二十二人符合要求,剩下的全都是大字不识几个的文盲,实在汗颜啊!”

    郑毅对此同样感慨不已,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教导师达到现在的水平很不容易,可以说从第一次东征开始,就打下了良好的发展基础,当时从黄埔军新兵营分来的一个排齐鲁兵,都是俞飞鹏精心挑选的优秀青年,不但人人识字,而且能写会算,加上郑毅对文化学习极为重视,把文化学习定为军队的重要制度,再经过两年多的持续努力,才有今天这个全师官兵识字率高达百分之七十的喜人成就。

    放眼全队,包括民党引以为豪、令中外各界一片瞩目的黄埔军在内,没有任何一支部队能达到独立师这个高度,更不用说从工农起义军发展起来的红四师了。

    看到澎湃如此伤感,郑毅只好向他提出个建议:“你看,能不能从闽西的同志们中间,挑选一批尚未担任领导职务的青年党员加入红四师序列?”

    澎湃摇头苦笑道:“这个办法我早就想过了,这里面有个大麻烦,那就是语言不通,不利于交流啊!”

    郑毅想起麾下弟兄与红四师将士说话时手脚并用仍然无法说清楚的滑稽情景,忍不住笑了起来:“哈哈!这事儿确实有些麻烦,哈哈!”

    澎湃瞪了郑毅一眼:“幸灾乐祸是吗?”

    “不不!您可千万别误会啊!”

    郑毅笑道:“那就退而求其次吧,挑选一些能听得懂官话的年轻人也是可以的,不识字那咱们就慢慢学,每天学写五个字,每天都背诵日常的口令和军事术语,然后一句句写下来,只要坚持五个月,再笨的战士也基本能读会写了。”

    澎湃惊讶不已:“你们教导师是不是也是这么干的?”

    郑毅郑重地点了点头:“从新兵营开始就这么做了,文化学习已经列为新兵考核的重要内容,仅次于军事技术和品德修养,并已形成严格的制度。”

    澎湃又是一叹:“放眼全国,恐怕没有任何一支军队在文化教育方面比得上你们教导师,还有你们严格的新兵征募标准,独创的新兵训练方法,以及长达六个月的新兵训练时间和优厚待遇,都远远地走在了所有军队的前面”

    “怪不得你们教导师各级指挥员都那么优秀,官兵的精气神也都与众不同,而且总能打胜仗。”

    郑毅非常自豪,但他没有骄傲自大,而是把这一切的核心如实告诉澎湃同志:“关键是制度,只要把制度确定下来,坚定不移地实行,不断总结完善,任何一支军队都能成为一支强军。”

    ps:第三更到!

    这几天的打赏小火发在了作者感言区,谢谢大家的慷慨相助。

    不过,目前月票实在太纠结了,小火心急如焚,拜托各位老大伸出援助之手,帮助小火渡过眼前的难关!

    月票!

    月票!

    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