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郑毅和李昭等人连忙把大家一起请进会议室,吩咐参谋人员快快上茶。

    参谋长王虎臣很快拿出参谋科测绘小组最新绘制出的《赣闽边区地图》,将这幅两米长宽的大幅军事地图挂在会议室正北方的墙壁上,拿起用紫竹制作的指挥棒,耐心解释:

    “这是我师参谋部门在北伐军总参谋部绘制的地图基础上,再经过参谋科、直属特务连、第二团和警卫团等部一个月的实地勘测,重新绘制而成的赣闽边境地图,比例尺为五万分之一,比民党政府和军队绘制的地图更为详细,也更为精确。”

    “可以说,整个赣闽边境和粤东北十七个县的每一天河流,每一座高山,每一个乡村,以及每一条能够发现的道路,都已经清楚地标注在了这张地图上。”

    众人立刻伸长脖子,距离地图较近的王海平、邓子恢和张鼎丞等同志看了一会儿,不由得啧啧称叹,连忙要求王虎臣复制几份。

    郑毅和李昭相视一笑,坐在郑毅边上的澎湃同志含笑摇头,靠向郑毅低声笑道:“看来你们是早有准备啊!看看,地图一挂起来,大家都忘了为什么来这儿了。”

    “哪里有这么容易啊,我们只是想解释得更清楚一些罢了。”郑毅嘿嘿一笑。

    站在地图前的王虎臣摆摆手,请大家安静下来,开始就二团撤离新泉与庙前镇作出解释:

    “我师二团之所以撤回南山镇建立防御,主要原因有以下三个:第一,红四师刚刚到来,将士们需要休整,伤病员急需治疗,恰好我师各团正在按计划进行内部调整,所以短时间内无法集中兵力攻打龙岩。”

    “第二,截止昨天下午,闽西各地的党组织源源不断送来的新兵已经超过四千人,原有的八十名军事教官和五十余名政治干部已经顾不过来了。”

    “为此,师参谋科和政治部不得不紧急从二团、三团和警卫团中抽调三百名骨干前往城西大营,对越来越多的新兵进行登记、体检、选拔、整编、训练和政治审查,一时半会儿难以保证各主力团的战斗力,需要一段时间调整才行。”

    “第三,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新泉和庙前镇的地形非常复杂,地势狭窄,非常不利于发起进攻,所以我师二团一直无法对占据有利地形的古田、蛟洋之敌发起攻击,反而要日夜防范熟悉地方的敌军翻过大山,越过山川,从南北两侧不断袭扰我军。”

    “加上新泉和庙前两镇远离汀州,二团两千余将士的粮食物资补充非常困难,只能从汀州城用马车用肩膀送过去,每个来回都要走两百公里,从汀州送两万斤粮食和五千斤马料,到了新泉和庙前就只剩下一万斤粮食和两千斤马料,因为高达上千人的运输人员和拉车的马匹在长达两天一夜的运输途中人吃马嚼,消耗实在太大。”

    “基于以上这些原因,我师二团不得不暂时撤回南山镇,占据优势地形,建立防御阵地,将通向四方的交通枢纽全部封锁起来,以防止敌人趁机袭扰。”

    “南山镇距离汀州仅三十五公里,粮食给养一天即能送达,消耗成倍减少,还能示敌以弱,养精蓄锐,一旦我教导师完成调整,红四师近千将士恢复过来,我们将毫不犹豫集中兵力,攻打龙岩之敌!”

    王虎臣的解释非常详细,也很有说服力,对于目前还需要教导师提供粮食物资和武器训练的闽西同志们来说,理由非常充分,也浅显易懂,因此,与会者频频点头,对教导师二团的暂时撤退表示理解。

    王虎臣回到李昭身边坐下,王海平同志立即站起来,面向郑毅和澎湃同志,大声说道:

    “我们闽西各县的同志们经过反复讨论,并征求澎湃同志和红四师党委会的意见之后,一致认为,必须尽快把闽西各县乃至赣闽边境地区的革命力量集中起来,进行统一领导,统一指挥,因此,必须尽快成立一个拥有最高军政领导权的特别委员会!”

    “今天我们和澎湃同志、袁国苹同志一起过来,就是想征求郑毅同志和教导师党委会的意见,教导师源自光荣的南昌起义部队,具有坚定的革命信念和强大的战斗力,因此,你们的意见非常重要。”

    王海平说完笑眯眯坐下,闽西的同志们和澎湃同志等红四师代表热烈鼓掌,所有目光都集中到了郑毅和李昭等人身上。

    郑毅和李昭、王虎臣几个深感意外,尽管他们早就对成立赣闽边区特委进行过多次讨论,但事情来得太快,让他们一时间措手不及。

    短暂的惊讶过后,郑毅连忙与李昭和王虎臣、张尧、董宗卓紧急商议,澎湃和王海平同志相视一笑,其他同志也乐呵呵地捧起茶杯耐心等待。

    数分钟后,教导师政委李昭作为教导师代表,缓缓站了起来:“感谢同志们对教导师的信任和支持!”

    “说实在的,王海平同志刚才提出的建议,咱们教导师党委成员也曾经讨论过,但没有深入讨论,我本人和郑师长、王参谋长、张副参谋长和政治部董主任都是教导师党组成员,我们和诸位同志一样,也希望尽快成立一个特别委员会,对赣闽边境各县的党组织和武装力量进行统一领导。”

    热烈的掌声再次响起,教导师的支持扫清了一切障碍,打消了同志们心中的最大顾虑,怎么能不让与会同志激动振奋?

    澎湃同志非常高兴:“郑毅同志,你也说几句吧。”

    郑毅笑了笑,站起来从容不迫地说道:“被大家打了个措手不及,差点儿出一身冷汗。”

    满堂哄然大笑,坐在郑毅对面的罗怀盛笑个不停,他已决定尽快交卸长汀县革命政府县长兼党委副书记职务,调入教导师担任党委委员兼教导大队政委,随同他已经进入教导师的还有闽西地方上十二名年轻的优秀党员,而且十二名年轻党员已进入第二期军官训练班学习。

    笑声缓缓停下,郑毅诚恳地说道:“这段时间教导师处于紧张的调整之中,我们几个师党委成员每天都要前往各团和新兵训练营解决问题,每天还要抽出半天时间来,轮流为第二期军官训练班一百五十名连排长讲课,因此没有及时与闽西的同志们进行交流,这是我们工作上的失误,恳请谅解!”

    “郑师长客气了,哈哈!”张鼎丞反应最快,他对功勋卓著、胸怀宽广的郑毅和教导师将士非常钦佩。

    “郑师长千万不要这么说,是我们忙糊涂了,没有主动通报。”王海平乐呵呵地笑道,所有同志都随声附和,气氛非常融洽。

    郑毅笑了笑:“好吧!谦虚的话这边我就不说了,根据赣闽边境的现状,以及面临的严峻局势和肩负的艰巨任务,确实有必要成立一个强有力的、团结一心的特别委员会,对现有军政力量进行统一领导,这就是我本人和教导师党组成员的明确态度!”

    “下面,我想听听同志们关于成立特别委员会的计划,谁先说?”

    ps:第二更!

    嗯,今天有时间三更,小火很高兴,请大家务必月票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