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教导师师部会议室。

    王虎臣在郑毅的示意下,通报了具体的调整办法:“我先说说一团的调整情况,留在宁都养伤的五百余名弟兄中超过半数基本痊愈,其中三百人已经划入当前兵力最少的第一团,继续驻守宁都和于都两县。”

    “剩下的两百四十四名弟兄正在恢复之中,昨天已经返回汀州,还需要留在城西大营继续治疗。”

    “根据师党委会决定,警卫团团长田安泰同志和参谋长刘其辉同志调任一团团长和参谋长,三日之内必须上任。”

    田安泰很舍不得离开自己一手组建的警卫团,但他知道这是老大郑毅对他的磨练和考验,因此很痛快地接受命令。

    坐在田安泰身边的刘其辉刚到警卫团不久,对警卫团没有田安泰那么深厚的感情,而且他觉得到调到哪个团都一样,没有任何异议。

    王虎臣继续宣布:“由于二团目前正在和敌军对峙,三团留守武平县城,协助闽西地方党组织建立政权,分田分地,征召新兵,所以这两个团的内部调整必须加快速度。”

    “是不是先打完龙岩再说?”

    从瑞金赶来参加会议的五团长黄国兴问道。

    王虎臣回答:“攻打龙岩的计划暂时要推迟,完成调整之后再作考虑,所以我们必须抓紧时间。”

    看到不少弟兄尚有疑惑,郑毅只好详细解释:“红四师的到来虽然壮大了我们的武装力量,但也带来不少亟待解决的问题。”

    “赣闽边区特委和前敌委员会的设立迫在眉睫,地方各军之间以及与地方武装之间的关系必须明确下来,新的番号将会出现”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只能暂缓攻打龙岩,先把咱们教导师内部的关系捋顺再说。”

    众弟兄恍然大悟,不少人意识到部队扩编在即,情不自禁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王虎臣继续宣布调整方案:“三团长段煨同志和三团二营营长罗立邦同志,分别调任警卫团团长和参谋长;一团长李连山同志和一团一营营长贾佑成同志,分别调任三团团长和参谋长。”

    “三日之内,李连山同志和贾佑成同志必须返回师部报到,然后前往武平与段煨同志交接工作。”

    “遵命!”

    从于都赶来的一团一营营长贾佑成激动地站了起来,代表团长李连山接受命令。

    这位在北伐期间投诚过来的原鄂军二师炮兵连连长,毕业于鄂军速成炮兵学堂,籍贯鄂省孝感,今年已经二十九岁,也是继二团长赵景庭之后晋升到团级主官的第三位投诚军官,并于今年三月光荣入党。

    王虎臣含笑点了点头,示意贾佑成坐下:“二团长赵景庭同志调任五团团长,二团副团长高骋同志调任五团副团长兼任参谋长;五团团长黄国兴同志调任二团团长,原教导团副团长吴耀杰同志调任二团副团长,原五团副团长杜镛同志调任二团副团长。”

    “以上人员必须在三日之内完成所有的工作交接!”

    高骋、黄国兴、吴耀杰等人缓缓站起来,不管愿不愿意都接受了新任命:“遵命!”

    王虎臣继续宣布:“从即日开始,五团的番号正式更名为教导师第四团,其余各团番号保持不变!”

    “师部将在半个月内,重新组建直属工兵营,并从新兵和伤愈的优秀士兵中,挑选一百五十人进入卫生队学习。”

    “同时,师里还将从香港和上海特招一批医护人员,为年底成立的教导师野战医院做好准备。”

    郑毅和身边的政委李昭略作商量,由李昭宣布各团参谋长、政治委员和营长调整名单,十六名政治可靠、战功显赫的营连长获得晋升,教导师成立以来最大一次调整迅速展开。

    ……

    ……

    教导师的大调整时间短,任务重,涉及到全师所有部门以及一百四十余名营级以上军官,因此,忙中出错的事情不可避免地发生。

    好在有郑毅坐镇,师政委李昭、参谋长王虎臣、副参谋长张尧和政治部主任董宗卓分赴各团指导监督,调整工作得以顺利展开。

    驻扎城西大营的红四师在澎湃同志和袁国苹同志等军政主官领导下,对所部半年来的各项工作进行深刻总结。

    六月二十九日,教导师的人事调整顺利结束,各主力团正副团长、参谋长和政治委员全部到位,随即对各团营的兵力配置、基层指挥员和政治教导员和武器装备补充进行最后的调整。

    师部直属部队的调整同时进行,经过教导师党委会专门会议讨论通过,教导师直属各部有了大幅度的变动:

    率先成立的政治部权责明确,下辖人事、宣传、监督和军法四个科室,以及一个连的纠察队,官兵人数为两百二十人,而且都是清一色的员。

    根据实际需要,师直属警卫营重新恢复,原有的警卫连扩编为两个连,缺额将从正在养伤的两百余名官兵中挑选,番号为警卫一连和警卫二连,两个特务连分别顶着警卫三连和警卫四连的番号。

    直属辎重营的官兵编制被确定为五百五十人,下辖两个运输连和负责物资安全保卫的一个步兵连,拥有驮马两百三十匹、战马二十匹、马车六十辆。

    重新组建的直属工兵营进入了紧张筹建当中,官兵编制同样为五百五十人,伤愈归队的十三名连排长率先搭起了架子,分别晋升工兵营正副营长、教导员和三个连的正副连长职务,工兵连的战士将从正在接受基本训练的近四千名新兵中挑选,身高体壮、朴实勤劳者将优先进入工兵营,而不是各主力团。

    直属通信连和卫生队原有番号保持不变,官兵人数大幅度增加。

    扩大后的通信连拥有一百三十五人的官兵编制;卫生队的编制则从原来的八十四人增加到一百五十人,数千新兵中有过当中医、药铺学徒和能写会算的“知识分子”,在短短三天时间里被拥有优先权的卫生队挑走大半。

    由于大调整之后的教导师需要一段时间消化适应,郑毅与李昭、王虎臣等人商量过后,果断命令驻扎在新泉镇、庙前镇与敌军对峙的第二团后撤四十公里,退回到汀州东南三十五公里的南山镇,占据有利地形构筑防御工事,锁死通向南北和西面的交通枢纽。

    二团刚刚撤回到南山镇,澎湃同志和闽西党组织的王海平等十余名同志立即赶到教导师师部所在的城隍庙,询问郑毅为何把部队撤回来?为何不乘机消灭张国辉的反动军队,然后一鼓作气占领龙岩?

    ps:第一更到!

    今天单位的任务差不多完成了,小火争取三更吧!月票告急,小火继续求月票支持!谢谢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