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一九二八年,六月二十五日,下午四点,艰苦卓越的红四师顺利抵达汀州,受到汀州军民和各界代表两万余人的热烈欢迎。

    教导师师长郑毅和闽西地方党组织负责人王海平罗怀盛等同志,率领上百名军政主官迎出十里。

    热烈的欢呼声和喜庆的锣鼓声,经久不息,数以百计的战旗和党旗迎风招展,迎面而来的红四师将士看到这一切,激动万分,不由得昂首挺胸,情不自禁加快了前进的速度。

    澎湃同志和袁国苹师长远远就翻身下马,满怀喜悦地向大步迎来的郑毅等人走去,一双双激动的大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澎湃同志一把抱住郑毅,眼中的热泪滚滚而下:郑毅同志,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

    郑毅同样激动不已,用力抱了澎湃一下才缓缓分开,虎目含泪:澎湃同志,你比原来瘦多了,身上全是骨头。

    澎湃同志飞快地擦去眼泪,拉着郑毅的手哈哈大笑:瘦点儿算什么,活下来就是胜利啊!哈哈来来来!我先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红四师师长袁国苹同志,你应该认识他。

    袁国苹向热情的王虎臣低声致谢,快步来到郑毅面前,端正敬礼:郑教官,黄埔四期学员袁国苹向你致意!

    郑毅惊喜不已,一把拉过袁国苹敬礼的手,上下打量:我有印象,四期政治科的优秀学员,铁军的宣传队队长,如今已经是咱们革命军队的师长了,了不起啊!对了,虎臣,你们是同一届毕业的啊!

    一旁的王虎臣笑着说道:我和段煨老韩几个与袁国苹同志都认识,不少黄埔四期学员如今都在咱们的革命队伍中,只不过在黄埔军校学习期间,我们严格遵守你的命令,不敢和学员打交道,所以咱们几个和大多数黄埔四期的同学没说过几句话。

    众人哈哈大笑,袁国苹忐忑不安的心情彻底平复下来,再也没有半点儿初来乍到的隔阂感。

    匆匆过来的李昭大声提醒道:诸位,两百多伤病员还在队伍后面呢,咱们是不是先回去,安顿好伤员再说?

    众人哪里有不同意之理?当即翻身上马,赶回汀州城里,长长的队伍源源不断抵达城东大码头,震天的欢呼声和锣鼓声再次响起。

    缓缓前行的队伍越过临时搭建的浮桥,穿过战旗招展的城门,在上万军民的夹道欢迎中,开往城西大营。

    城西大营经过半个月的修葺扩建,如今已经大为变样。

    两百余名教官和三千多名新兵为了迎接红四师的到来,做好了充分准备,最好的三排营房已经全部腾空,一千五百套崭新的军装和一千五百套生活用品整齐地摆放在营房里。

    为伤病员准备的临时医院干净整洁,设施齐全,所有住进去的伤病员,立即得到最好的救治。

    由汀州地方党委组织的三百余名干部群众,此时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饭菜。

    所有这一切,令红四师将士们感动得热泪盈眶,澎湃和袁国苹握住郑毅等人的手,谢了又谢。

    教导师的弟兄们如同一家人一样毫不居功,探望过伤病员之后,把澎湃袁国苹和红四师的两位团长请到城北师部,师部参谋早已备好热水和更换的新军装,热情引领澎湃等人前往正殿后方的院子沐浴更衣,郑毅等人回到会议室泡茶等候。

    当天晚上,红四师连续征战经年的将士们基本上都喝醉了,澎湃四人也被热情的教导师主官们灌得昏睡不醒。

    从去年五月海丰陆丰起义到现在,面对民党的围剿,许多同志的神经一直高度绷紧,到现在终于放松下来,可以好好地休息一下。

    郑毅等人仍然非常清醒,接风宴结束后不约而同洗澡更衣,很快便集中到了师部会议室里。

    没想到粤东北地区还滞留有部分红二师的将士,要不是澎湃同志告诉我,我都不知道红二师还存在,据说徐像谦和董朗同志如今仍率领余部在东江地区打游击,他们的条件非常的艰苦啊!

    李昭叹息不已,湿漉漉的头发尚未擦干,水滴顺着发脚不断流下来也不记得擦一擦。

    王虎臣惊愕地问道:红四师和红二师之间的联系中断多久了?

    李昭点点头:中断了一个多月,数月来,粤军四个师从来没有停止过对红四师和红二师的围剿,两个师数次被打散,最后粤军利用优势兵力,将分头突围的两个师分割开来,企图通过追击围堵的方式逐一歼灭。

    即便是红四师,也有部分连队失散,要不是澎湃同志和袁国苹同志果断北撤进入大山,红四师很可能早已被击溃。

    众弟兄表情严肃,纷纷望向郑毅。

    郑毅掐灭香烟,缓缓说道:刚才吃饭的时候,澎湃同志和袁国苹同志的情绪都不怎么高昂,虽然没有正式向我们提出请求,但他们的想法已经很明确了,那就是尽快补充兵员,迅速恢复战斗力。

    红四师是一支英雄的部队,这支队伍的前身是广州起义部队军官教育团,大部分官兵都是广东人,所以在兵员补充方面,大家都需要多加以关注,尽可能补充听得懂粤语的新兵,实在不行就挑选会说客家话的新兵补充进去,否则会影响官兵之间的沟通与交流。

    这恐怕困难不小啊!虽然闽南的客家话和潮汕的客家话差别不大,但是与粤语的差别就很大了,闽西话与闽南话又不一样,而我们现有的新兵大多是闽西人,和红四军的弟兄们难以沟通啊!

    张尧是弟兄们中间最有语言天赋的人,能够说一口流利的官话山东话粤语和赣南方言,面对目前的情况他同样无可奈何。

    郑毅一时间也很头疼:这个事情先放一放,明天先和澎湃同志他们商量之后再说吧!

    我们现在先谈谈咱们自己的情况驻扎东华山的第四团如今已经划归毛委员领导的第十一师,并参加了数日前攻占永新的战斗,现在东华山根据地只保留一个连的留守部队,如此一来,咱们教导师的调整就变得刻不容缓了。

    众弟兄已经看过了初步的调整方案,知道这次教导师内部调整的幅度很大,而且已经获得师党委会的通过。

    因此,尽管心中有保留意见,更舍不得离开老部队,但没有一个人发牢骚。

    :第二更到!

    月票严重告急,小火急求支持!请大家伸出援助之手,帮小火渡过难关吧!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