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长夜悄然离去,黎明缓缓降临。

    雄鸡的报晓声在晨风中传送,卧龙山上百鸟啼鸣,沉寂了一夜的汀州城,处处充满盎然生机。

    城北教导师指挥部会议室里,彻夜未眠共同商议军务的郑毅等人终于接到警卫团长田安泰来的电报,担忧了一夜的弟兄们禁不住欢呼起来,可得知电报的内容之后,所有笑声都消失了。

    郑毅看到弟兄们忧心忡忡的样子,笑了笑给大家提气:

    “红四师的情况确实很糟糕,一路抬回来的两百余名重伤员到了武平境内只剩一百七十余人,接下来恐怕6续还要有人牺牲,但是,红四师一千四百余名将士顺利地跳出了敌人的包围圈,已经抵达武平东南二十八公里的安全区域。”

    “警卫团弟兄除了十五人受伤之外,其余皆完好无缺,哪怕没有红四师的帮助,也能轻松攻占兵力空虚的武平县城!”

    “所以,请大家不要太过担忧。”

    众弟兄释然地重新坐了下来,李昭率先说道:“那就按照田团长的请示办理吧,立即集中卫生队所有官兵,携带足够的药品和手术器械赶赴武平,我想亲自带队。”

    “还是我去吧,我这就给段煨去个电话,让三团出动两个营接应。”王虎臣站了起来、

    李昭连忙劝道:“等等!还是我去吧,这个时候你这个参谋长的作用可比我大多了教导大队军政干部的调整需要尽快完成,四个主力团抽调的八百优秀士兵已经全部到齐,新兵训练和征兵工作更一刻不能停滞,随着第二期军官训练班一百五十名学员6续到来,参谋部的工作越繁重这些都离不开你和尧子。”

    刚到不久的政治部主任董宗卓霍然站起:“政委,我们政治部的工作基本上安排好了,我跟你去。”

    郑毅略一沉吟,示意大家先坐下,然后道:“让政委去吧,南下武平的各部交由政委统一指挥。虎臣,你立即给段煨去个电话,让他亲自带队,一路上做好安全护卫工作,绝对不能让卫生队一个官兵遇到危险。”

    “明白。”

    王虎臣立即起身走向墙边的电话机。

    郑毅望向忐忑不安的董宗卓:“老董,你陪政委走一趟也好,多带些战旗和党旗过去,如果政治部其他同志走得开,一块儿带过去,多想些办法,拿出革命热情来,尽可能让红四师的将士们感觉像是回到家一样。”

    董宗卓再次站起来,郑重敬礼:“保证完成任务!”

    ……

    ……

    随着李昭和董宗卓等同志兴冲冲离去,张尧拿来一张刚刚绘制出来的赣闽边区地图,放在郑毅面前的桌面上迅摊开,打完电话的王虎臣和情报科长张允瑞也围拢上来,寻找警卫团和红四师目前所在的位置。

    “二十八公里全都是山路,以红四师目前的状态,很不好走啊!”张尧低声说道。

    张允瑞已经计算完毕:“稳妥的估计,至少需要行军六个小时这两天太阳太过狠毒,中午十二点到下午三点只能躲在树荫底下乘凉休息,警卫团攻打武平的行动估计会拖到傍晚时分。”

    王虎臣点点头:“确实需要六个小时,还得分两段走,不过到了武平就轻松了。武平只有一个营的乌合之众,还都是当地的地主豪强武装,警卫团只需集中火力猛冲猛打,一个冲锋就能拿下来。”

    “汀州至武平近百公里路程,政委带队去到武平至少要一天时间,估计要到明天中午才能到达,段煨这家伙不能参加攻打武平的战斗了。”张允瑞笑着打趣。

    王虎臣也乐了:“他肯定能想到这一点,你别看这家伙平常大大咧咧的,算计的时候比鬼还精。”

    郑毅根本不担心是否能够拿下武平,更不担心已经跳出粤军包围圈的红四师和警卫团有什么意外,侧过头道:

    “尧子,你还是再给上官咏个电报吧,问他第二批物资什么时候能够送过来,如果有困难,或者路上出现什么变数,也要来电告之。”

    “现在大家都别想着武平那边,敌人装备简陋,训练松弛,连保安团都算不上,打胜仗四应该的我们还是琢磨一下现在的整体战局吧。”

    “我这就去。”

    张尧一走,王虎臣和张允瑞都意识到自己心急了,相视一笑坐下来喝茶,静候郑毅的吩咐。

    郑毅把一包刚拆开封口的香烟扔到两人面前:“允瑞,你负责与刚刚拿下新泉、庙前镇的二团保持联系,龙岩的敌军主力已经集结两天了,至今没有向二团起进攻的迹象,这情况很不正常。”

    “相信老赵也看出端倪来了,记得提醒他注意敌军的偷袭,千万别让闽西的同志们逼急了,来个主动进攻”

    “目前咱们的兵力不够用,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保持威慑、牵制敌人就已达到目的,等警卫团和三团回来之后,咱们再采取攻势。”

    “明白!”

    张允瑞低声回答。

    王虎臣问道:“你是否出席今天上午举行的军民协商会议?”

    郑毅点了点头:“不去不行啊,刚把与土匪勾结的两个富商给宰了,不去安抚一下那些商人和耆老,无法让他们安下心来配合我们新政府的经济展计划,至少我得露个面,表个态,罗怀盛和郭滴人同志也需要我们军队在方方面面予以支持。”

    王虎臣笑了笑,犹豫良久,最后还是把藏在心底的问题说出来:“红四师到来之后,如何界定和处理两军之间的关系?红四师的武器装备和兵源补充、人事任命、政治地位等等问题,都必须提前考虑啊!”

    郑毅也很头疼,红四师政治地位和人事任命不需要他来操心,澎湃同志和红四师的军政干部自己就能够解决,唯独武器装备和兵员的补充非常困难。

    这段时间6续拨给闽西的同志们两百支长短枪,教导师剩下的武器装备仅仅能够装备两个团,闽西地方党组织即将成立的红色武装目前只有八百余人,都在城西军营接受基本训练,这些人所需要的武器尚未有着落,接下去两个月至少还要增加五千兵员,武器装备成了困扰郑毅的最大难题。

    考虑片刻,郑毅询问王虎臣和张允瑞的意见:“你们也帮我斟酌一下,昨天下午王海平同志向我提出这样的设想,效法湘省和赣省地方党组织的做法,携起手来组建‘赣闽边区特委’,齐心协力开创赣闽边区根据地。”

    “我觉得这个建议很好,闽省省委自四·一二之后一直没有恢复,闽北和沿海各县的党组织都处于各自为政的状态,闽西这边也是这样,两次起义都因为力量薄弱、缺乏统一领导而失败。”

    “所以,我个人赞成组建赣闽边区特委,对闽西各地的党组织和武装力量实行统一领导,统一指挥。”

    “可是,这么大的事情,按照组织原则必须经过中央批准,但问题是目前我们无法与中央取得联系,所以我一直犹犹豫豫,不敢明确表明态度啊!”

    王虎臣倒是有眼前一亮的感觉:“组建赣闽边区特委是个好办法!你是不是还有别的什么想法没说出来?”

    张允瑞愣住了,不知道王虎臣话里的意思。

    郑毅微微一笑:“澎湃同志到来之后,或许就能解决这个问题了,他可是老资格的中央、政治局委员。”

    王虎臣频频点头:“不错不错,澎湃同志不仅在党内政治地位高,而且早在半年以前,他就率先成立了海6丰苏维埃政府,这可是我国第一个红色苏维埃政权啊!”

    “再就是湘省那边已有先例,湘南特委和湘赣边区特委先后成立,闽西这边完全具备这个条件,等到把根据地建立起来,再成立一个根据地前敌委员会都没有任何问题你是不是顾虑太多了?”

    郑毅笑了笑没有回答,心里已经拿定主意,先征求澎湃同志的意见,这样的大事哪怕自己不提,闽西的同志们也会主动提出来。

    如今郑毅唯一苦恼的是,迟迟无法与中央取得联系,很多事情因为没有中央的指示只能拖延下来。

    ps:第一更送到,小火今天依旧在单位值班,悲催啊!弱弱地求订阅和月票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