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命令下达之后,特务连百余弟兄率先出发。

    警通连将士牵着二十几匹承载重机枪和弹药箱的战马,紧紧跟随,警卫团一营紧急集合,赶赴南面山口,严阵以待。

    数分钟后,整个山谷人头攒动,所有能够行走的将士全部动了起来,身体极度虚弱的澎湃同志和两名团长先后被田安泰和刘其辉几个架上马背,跟随在陆续出发的担架队后方,徐徐走向北面山口。

    伏在马背上、咳嗽不止的澎湃同志看到田安泰亲自为自己牵马,激动之下连声劝道:“田团长,你的任务是指挥全局,不用为我牵马了快去吧,把缰绳给我,我能行。”

    田安泰嘿嘿一笑:“天黑了,路不好走,今晚的星光不够明亮,在敌人眼皮子底下我们又不敢打火把,只能慢慢走了。”

    “等走出山口,过了小河,进入西面山道后再说”

    “您现在这副样子,我怎么能放心让你自己骑马要是出了什么差错,我怎么向我们师长交代”

    “再者说了,命令已经传达下去,营连长们知道怎么去做,不需要我去亲自指挥了,哈哈”

    澎湃感慨不已,感动之下连连咳嗽,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来:“做梦都没想到,你们是郑毅同志的部队”

    “下午两名哨兵失踪之后,我以为完了,定是粤军主力悄悄把我们包围了,同志们也都做好了死战到底的准备,没想到才过没多久被你们抓走的哨兵就把你带来了,谁都不敢相信啊”

    “直到你拿出毛委员和郑毅同志签名的联络文件,我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同志们个个欣喜若狂,泪流满面,当时的心情永远都忘不了啊”

    田安泰连忙安慰:“您不用想得太多,我们一定能够顺利突围”

    “红四师的将士们虽然很疲惫,但士气高昂,所有重伤员也得到了妥善救治,一定能挨到汀州的。”

    “等安全撤出包围圈之后,我立即给我们师长发报,让他派出一个团和五百匹马过来接应,带上师部所有军医和卫生兵,带足药品和手术器械赶快过来,然后我们调头向西,集中力量打下武平县城,进入武平县城好好休息。”

    “行一切都听你的,夜行军我们不怕,咬咬牙就能挺过去,虽然走得慢一点,但我相信红四师的同志们不会掉队的。”

    澎湃同志语气坚定,深凹的眼眶中目光炯炯,似乎没有任何困难能够压垮他。

    凌晨两点,汀州城隍庙,教导师师部。

    正殿东面的会议室里,灯光明亮,烟雾缭绕,教导师师长郑毅、政委李昭和参谋长王虎臣仍旧毫无睡意。

    李昭晃眼看到副参谋长张尧悄悄进来,连忙示意他坐下:“电报联系上没有”

    张尧微微摇了摇头:“还没有,看样子恐怕要等到天亮才会有进一步的消息传来。”

    李昭叹了口气,望向对面默默思考的王虎臣,问道:“虎臣,你认为那边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

    王虎臣把手中的烟头扔进满当当的烟灰缸里:“最大的可能是正在急行军,否则不会中断联系达七小时。”

    “有没有可能是与粤军发生激战,一时半会儿来不及发报”李昭问道。

    王虎臣摇摇头,笑着解释:“如果真的发生激战,田安泰那家伙早就发回急电了,哪怕打得非常激烈,收发报的时间还是有的,除非无线电台被炮弹击中,或者是摔坏了。”

    郑毅看到李昭担忧的样子,只好再次出言安慰:“放心吧,老李,警卫团的战斗力如何你很清楚,何况还有特务连在一旁保驾护航,哪怕做出最坏的预测,粤军出动一个师猛攻猛打,也不可能在一天之内击败警卫团。”

    “那片地区全都是山岗丘陵,兵力再多也施展不开,匆忙之间敌军根本无法把火炮推上去,而且还是夜战,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打垮田安泰的警卫团”

    “虎臣说得对,最大的可能是警卫团和红四军正在行军途中今晚的天气很好,夜空晴朗,满天星星,夜行军不成问题,顶多就是走得慢点儿而已。”

    李昭叹了口气,不管信不信,都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郑毅四下看看:“估计今晚大家都睡不着觉,干脆借此机会,商量一下师属各部和各主力团的调整问题吧,怎么样”

    众弟兄表示同意。

    李昭想了想说道:“政治部和参谋科基本上定下来了,先从重新设立的教导大队开始吧。”

    郑毅点了点头:“目前在城西军营负责新兵征募和训练的八十名教官,以及从师部下去的五名政工干部,可以担任教导大队营连长、各级参谋和党代表,大队长和政委人选由大家提议。”

    李昭几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没有一个提出合适的大队长和政委人选。

    沉默良久,李昭转向身边的副参谋长张尧:“由你来兼任大队长怎么样”

    张尧连连摇头:“不行,师部刚从各团抽调出五十名有一定文化基础的战士进入电讯班培训,我这边走不开啊”

    王虎臣也不同意:“尧子确实不能动,除了通信连和电讯班之外,情报和军需后勤部门都需要他协助管理,我一个人实在是忙不过来啊”

    “眼看接下来第二期军官训练班又要开班,尧子还得负责通信和情报课程。”

    李昭只好作罢,想了想又问道:“罗怀盛、邓子恢和张鼎丞等同志不是要加入我师吗他们中任何一个都能胜任团政委的工作,能不能尽快把他们安排到我们师工作”

    郑毅笑道:“闽西的同志们有了个新想法,他们希望在两个月之内,组建起五个新兵团,也就是两个师的兵力,听说番号他们都想好了。”

    “这怎么可能”

    李昭睁大了眼睛:“不是说好的吗,先给咱们送来五千新兵,到昨天为止才给我们送来三批新兵共两千七百人,其中近半不是年纪太大,就是身体不行,完全不符合我师的征兵要求”

    “我估摸着至少还需要两个月才能为我们凑齐五千合格兵员,他们哪里有能力征召五个团的新兵”

    “再者说了,武器装备也不够啊”

    王虎臣提醒道:“你可别小看闽西的同志们,他们的动员能力还是很强的,周围各县多的人口近百万,少的也有三五十万,只要宣传得力,很有可能在两个月之内招到一万青壮。”

    “还有城西军营里面不符合我们要求的那部分新兵,他们可不嫌弃,算起来差不多有一个团了,只要接下来我们能够打下周边的武平、上杭、归化、清流、连城、龙岩等县,估计两万青壮也能招到。”

    李昭无语了,想来想去发现还有这个可能,郑毅乐呵呵地点了点头,就连张尧也对闽西同志们的征兵能力持乐观态度。

    ps:第二更到

    小火谢谢大家的订阅、打赏、推荐票和月票鼓励

    这几天打赏好多,小火没办法统计人数了,只能再次衷心地向大家道一声谢谢小火会继续努力,把书写好,不辜负大家的期望

    求订阅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