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听了郑毅的情况汇报,毛委员惊讶得合不拢嘴,好一会儿才幽幽而叹:“了不得啊!没想到你们这么富裕,都是大富翁啊!”

    郑毅忍不住乐了:“您缺钱的话尽快开口,十万二十万随时能给您。”

    毛委员哈哈一笑:“好!你先给我十万大洋带回井冈山吧,我们红四军快揭不开锅了。”

    “没问题,等您回去的时候,我顺便派人把钱送到兴国的红四军指挥部。”郑毅爽快地答应下来。

    毛委员感慨不已:“前几天你们刚给我们送过去二十几车弹药物资,帮了我们大忙啊!特别是五部无线电台和一万双英鞋,非常及时,前委和红四军的同志们非常感谢你们的无私帮助!”

    郑毅摆摆手:“一家人不说两家话,相比之下,我们教导师的日子要比你们好过得多。”

    毛委员深感欣慰:“告诉你个好消息,湘省省委已经做好了湘军两个团的思想工作,最迟本月下旬,这两个团就会发动起义,所以我明天就要赶回去,和朱军长一起指挥部队打下永新和莲花两县,这边就靠你们了。”

    郑毅非常惊讶:“这么快啊?”

    毛委员点点头:“尽快找到澎湃同志和红四师,把他们安全接回来,闽西地方武装的建立也需要你们大力支持,你肩上的责任不轻啊!”

    郑毅考虑片刻:“我们的警卫团携带有无线电台,随时可以和师部取得联系,如今他们应该已经抵达赣粤边境了。”

    “最迟三天时间,定会有澎湃同志和红四师的消息,最迟明天中午,二团就会拿下龙岩西北面的新泉镇和庙前镇,继而对张国辉部发起佯攻,说不定会引发连锁反应,出现较好的战机。”

    “如果有好机会,不妨打一仗,目前只有你们能够威胁敌人,敌人无法对你们造成威胁,这是个很大的优势。”毛委员提醒道。

    郑毅点点头:“机会肯定有,只要能牵制龙岩的张国辉主力,警卫团在返回汀州的时候,完全可以突袭上杭或者武平,何况还有闽西的同志们大力协助,这么好的机会若是不把握,我都不能原谅自己了!”

    毛委员开心地大笑起来:“其实根本不用我特意提醒你,你这家伙绝对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说不定又能打土豪了,哈哈!”

    郑毅佯装无奈地说道:“这一次我可不敢抱太大希望,攻占上杭或者武平很容易,打土豪恐怕就轮不到我们了,闽西的同志们比我们更积极啊!”

    毛委员又是一笑:“那你就让一下嘛,闽西的同志们比我还穷啊!”

    郑毅也大笑起来,笑完还不忘记算计:“没问题,让就让吧,都是革命需要,不过,闽西的同志们也不能不有所表示,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好说话,只要闽西的同志们能在三个月之内给我送来五千名合格的新兵,让出再多我也愿意。”

    “不是说三千新兵的吗?怎么又涨到五千了?”毛委员打趣道。

    郑毅翻了个白眼:“之前说的三千新兵是帮助红四军训练的,两个月后就会送过去,这个承诺我没忘记。”

    毛委员想了想:“先把东华山的四团划给红四军吧,剩下的三千新兵留下训练两个月,然后拉上井冈山继续训练四个月。”

    郑毅当即赞成:“这样安排更好一些,两个月后基本完成第一阶段的训练,再拉到井冈山根据地继续训练,还能充实井冈山的防御力量。”

    ……

    ……

    雨后的道路满是积水,火辣辣的太阳再次高悬天空,草木和山石上的水渍很快就被烤干,空气变得沉闷而又炽热。

    教导师警卫团八百余将士一改之前昼伏夜出的行军方式,毫无顾忌地在人烟稀少的山峦之间快速南下,于当天傍晚顺利进入蕉岭北部山区。

    次日上午,八百官兵潜伏在蕉岭县城以北十二公里的小村里。

    村子西面翻过一座不高的山坳,就是粤军一个团严密封锁的文福镇,彼此间的直线距离仅四公里,令邓子恢和唐儒开三人深感不安,警卫团官兵却习以为常了。

    坐落于群山之中的小村名叫黄竹坪,村中十三户村民都是赣南口音,而不是警卫团官兵听不懂的粤语或闽南客家话,从昨晚到现在已经过去十五个小时,黄竹坪均处于警卫团的封锁之中。

    警卫团将士军纪严明,说话和气,加上邓子恢等同志善于沟通,不断安抚,村民们已经没有了开始的恐慌。

    特别是获得一百大洋的饭菜钱之后,全村男女老少都动员起来,纷纷拿出自家的粮食和蔬菜,杀掉一年四季舍不得杀掉的鸡鹅和山羊,争相为警卫团官兵做饭做菜。

    此刻,村中两个善良老人正在为两名被毒蛇咬伤的战士敷熬草药。

    茅草盖顶的堂屋里侧,还躺着七名在行军中摔伤的战士,其中两人腿摔断了,另有一人摔断了肋骨,剩下的全是扭伤了踝关节,伤处浮肿青紫,虽然都进行了救护与治疗,但都无法行走。

    年近七旬的老人对随军医生处理蛇伤的手法深感惊讶,为一名腿部肿大、昏睡不醒的伤员敷上草药后,好奇地询问年轻的军医:

    “被‘金包铁’咬伤,哪怕一时半会儿死不了,也会全身发黑慢慢死去,通常熬不过五个时辰,这两位军爷却顶过一夜,现在看来像是没什么大碍了,我看他们两个的伤口都是十字形状,青肿的腿部没有超过膝盖,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灵药?”

    年轻的军医毫不藏私:“我们没什么灵药,关键是抢救及时,还有就是我们所有弟兄在新兵训练期间都学过急救知识。”

    “两名弟兄被毒蛇咬伤之后立即停下来,自己用皮带绑紧伤口以上的腿部,我和另外一名卫生员按照《救护手册》中的方法,用刀割开被毒蛇咬伤的伤口,用力挤出伤口周围的毒液,等到红色的鲜血流出之后,再用嘴吸出里面的毒液,这么处理基本能保住性命。”

    两位老人面面相觑,过了好一会儿,年纪大的老人问道:“军爷刚才说的那个、那个《救护手册》,是那位高人所著?”

    年轻的军医笑道:“是我们师长亲自编写的,里面的内容很多,包括战场急救、常见病处理和毒蛇咬伤等等,不但我们这些卫生兵需要背诵和掌握,其他所有官兵都要学习。”

    “就拿毒蛇咬伤来说吧,赣南和赣闽边区毒蛇很多,开春以来,我们师总共有二十多个弟兄被毒蛇咬伤,由于救治及时,方法正确,没有一个弟兄死去,其中我亲手治疗的就有五个。”

    “唯一需要注意的是,吸出毒液的人嘴巴里面不能有伤口,否则会很危险,搞不好会中毒死亡。”

    两位老人惊呆了,短暂的沉默之后,立即要求年轻的军医传授蛇伤急救的详细方法,年轻的军医也很爽快,叫来坐在一旁休息的同伴,和两位老人细细交流。

    ps:这两天小火单位上的工作异常繁重,发出这章后还要接着忙工作,没有多余时间码字,今天暂时就这两章了!

    等空下来小火再爆发酬谢!继续求订阅、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