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凌晨六点,武平县东,十方镇川龙湾。

    天色逐渐从灰暗转向明亮,雄鸡的啼鸣声和家犬的嬉戏声不绝于耳,山间小镇陆续升起缕缕炊烟,勤劳的农夫已经陆续下田,抢在烈日当空之前放牧牛羊,巡视自家金灿灿的稻田。

    川龙湾西面的山脊上,教导师特务连五十余名精锐,或卧或躺,安静歇息,年轻的副连长黄俞恒匍匐在凹陷的岩石之间,端起望远镜,久久观察,不时和匍匐身边的邓子恢低声交流。

    “原本以为绕过武平县城,从这个小镇南下更安全些,怎么也没想到这么个山旮旯里竟然有一个排的敌军驻扎,设置在镇南三岔路口的检查哨正好封死我们南下之路,要是能提前半个小时到达就好了。”

    同样穿上一身松绿色军装的邓子恢摇头苦笑道:“都怪我,我走得太慢了,唉!我服你们了,两个晚上竟然走了两百多里路,而且个个都背着近三十斤的武器装备,昼伏夜行走山路”

    “其实我已经算是能走的了,可就是跟不上你们,脚下还打了几个大水泡,说出去鬼都不会相信。”

    黄俞恒咧嘴一笑,放下望远镜,转过脸来:“这算什么?在井冈山集训的时候,我们师长亲自担任我们三百弟兄的训练教官”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晚上天上下着小雨,冷得让人直发抖,每个弟兄携带的武器弹药和行军背包基本超过四十斤,我们师长也一样,晚上八点下山,一直走到北面山下的龙背岭,略作休息立刻往回,回到夏坪松山军营时,天才刚刚亮,前后耗时十个小时,你猜走了多少公里?五十七公里啊!”

    “当时三百弟兄中的两百二十人就是在那次夜行军训练中被淘汰的,当时的痛苦实在是我一辈子也忘不了啊!”

    邓子恢眼睛瞪得大大的:“郑师长也这么厉害?”

    黄俞恒瘪瘪嘴:“厉害的还在后面呢,我们全师各兵种的训练大纲和考核标准,绝大部分都是我们师长亲手制定的,别的我不说,只说徒手搏击,我们全师上万弟兄只有一个人能打败我们师长,嘿嘿!”

    邓子恢惊愕不已:“真看不出来,如果我不是和你们出来走一趟,我真不知道你们特务连身体素质这么强悍”

    “还有你们的武器装备,每人配一把美国手枪不说,近半人配发贵重的德国望远镜,花机关枪和轻机枪就有六十多挺,还有后面两个分队携带有四门迫击炮,汪小军同志他们几个也背着狙击步枪!”

    “我的乖乖,之前我可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种武器,完全超过民党军队一个营的火力配置了!”

    “这有什么?等下一批装备到来之后,我们两个特务连的近半武器都要更换,呃不说了,这一路上已经被你套出很多话了,再说我就会违反纪律,嘿嘿!”

    黄俞恒闭上嘴巴,将望远镜递给邓子恢:“你看看吧,我休息一会儿,估计中午之前走不了啦,慢慢等吧。”

    邓子恢接过望远镜,对山下的小镇进行观察,按照黄俞恒指点的办法慢慢调整焦距,很快看清楚一点五公里外的镇南哨卡,连两个民党兵的脸都看得一清二楚,越看越感到兴致盎然,连续半个小时也没有放下望远镜。

    “起风了?”

    闭目养神的黄俞恒敏感地转过身来,看了看四周不断摇曳的草木,又看了看不知道何时堆满乌云的天空,连忙拍拍还在观察的邓子恢:“好了好了,别看了,先做好准备,大雨就要到来,我们能够继续出发了!”

    瓢泼大雨说下就下,数分钟不到,整个天地都笼罩在厚厚的雨幕中。

    黄俞恒和所有特务连的弟兄均已披上雨衣,顺着山脊后方的缓坡向南而去,不再担心全部龟缩在哨卡后面民房中避雨的敌军发现自己。

    ……

    ……

    十方镇西北方三十公里的梁野山密林里,警卫团两个营的将士也在瓢泼大雨中整理行装。

    团长田安泰下达出发的命令后,一把拉起身边闽西上杭籍的地方员唐儒开:“弟兄们带来的雨衣需要遮挡行军包,全都要冒雨行军你感觉怎么样?能不能坚持下去?”

    年仅十九岁的唐儒开扶了扶近视眼镜,倔强地背起步枪,飞快拨开遮住眼睛的湿漉漉长发:“我能行!”

    “好!你跟着我后面走,前面两公里就是武平城东,趁着下大雨的机会,我们要顺着山脚绕过去,所以一路上尽量保持沉默,不许说话。”

    田安泰说完转身就走。

    唐儒开点了点头,连忙跟随田安泰插入快速行进的队伍。

    当走出密林下到山脚时,遥望近在迟尺的武平县城和公路上的敌人岗哨,只觉得心儿狂跳,呼吸紧张,禁不住望向前面的田安泰和后面紧紧跟随的将士们,发现所有人都在静默无声地往前走,似乎并不是在大雨中行军,而是在平坦的大道上行走一般轻松。

    漫山遍野的大雨中,长长的队伍沿着山脚快速前进,唐儒开紧张地望着右前方空无一人的敌军哨卡,呼吸都不敢喘大声,一直走了半个多小时,再次钻进山谷,前行两里,又越过湿漉漉公路,拐入南面的小道再次进入山谷之中。

    这个时候,唐儒开终于感觉全身乏力,踉跄几步就要跌倒在侧前方的乱石堆上。

    走在前面的田安泰似乎背后长着眼睛一样,侧过身出手稳稳扶住筋疲力竭的唐儒开,微微一笑,解下他肩膀上的步枪背到自己身上:“小先生,还能不能走?”

    唐儒开喘气喘得腰都弯了,看到不断越过自己的将士们露出的笑容,不好意思地摇摇头,再次挺直腰杆,用无比坚定的语气说道:“我能走,绝不拖后腿!”

    田安泰笑了笑:“好!要是在下次休息之前你不掉队,完成任务后我就向师长举荐你,请求师长破格批准你参加即将开办的第二期军官培训班。”

    唐儒开大喜过望,不敢置信地问道:“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吗?”

    田安泰郑重地点了点头:“只要你能跟着我继续前进十公里,你基本上就算是合格了!”

    “好!田大哥,你说话可要算数啊,我就是爬也要爬过去!”

    文绉绉的唐儒开似乎忽然获得巨大的力量一般,抬起腿,越过田安泰大步向前,走出几步再次转过身来,咬着牙把自己的步枪要回去,背在背上抖了抖,转过身大步追赶前面的将士。

    ps;第三更到!

    嗯,稍微有些卡文,这一章小火码了四个多小时,现在终于写出来,连忙给大家送上更新!

    前天到今天的打赏名单,小火放在作者感言区,谢谢大家的慷慨!

    不抛弃不放弃,小火诚挚地求订阅和月票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