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两人信步而行,默默抽烟默默思考,不知不觉再次下山进入幽静的后院,时间已经过去四十多分钟,夜幕已经悄悄降临。

    毛委员终于在大树下停止迈步,一脸凝重地望向郑毅:“小郑,在此之前我也不止一次考虑过教导师扩编的问题,因为我们之间一直保持紧密的联系,你们的每一个行动计划、每一个重要决定和一次次捷报,都会传到根据地前委,可以说,没有谁比我更了解你和英勇善战的教导师。”

    “因此,在红四军成立前的筹备会议上,我曾向前委的同志们和朱军长等人提出建议,将红四军第十二师的番号交给你们,前委同志们和朱军长非常赞成,可是,我们和你一样,我们都遇到了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那就是必须经过中央军事委员会甚至政治局会议批准。”

    “目前看来,我们暂时无法与正在莫斯科召开六大的中央委员们取得联系,中央也无法在近期内给我们下达明确指示,所以,还需要耐心等待。”

    郑毅幽幽叹了口气:“我们可以成立临时的部门解决当前的问题,但这需要向你和根据地前委详细汇报,否则我真得不敢动!”

    “当然,这个问题可以再推迟一段时间,但红四师的事情绝不能拖延下去,你得给我们出个主意才行啊!”

    毛委员哈哈一笑:“你这家伙,从你打仗的风格来看,就知道你够狡猾啊的,哈哈!放心吧,澎湃同志你也见过,而且一见如故,惺惺相惜,所以,你要相信澎湃同志的智慧,他一定会有办法的,你只要出钱出枪,帮助拥有光荣传统的红四师尽快恢复过来就行。”

    “就这么简单?”郑毅惊讶地问道。

    毛委员点点头:“就这么简单,是你自己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我知道你心里的顾虑,也能理解你面临的困难,接下来你不但要把澎湃同志和红四师将士顺利接回来,还要全力帮助他们,与此同时,你还要帮助闽西地方党组织建立起一支强大的革命武装,率领他们建立起革命根据地,你身上的担子不轻啊!”

    看到郑毅露出了笑容,毛委员非常欣慰:“至于教导师的不断扩大和建立起全新的专职领导机构、进行军事制度改革等问题,我认为可以尝试,而且你们也拥有这样的条件。”

    “哦?能不能给我支几招?”郑毅笑问。

    毛委员又是一笑,摇摇头拉着郑毅往前走:“既然你不嫌我多嘴,我就直说了,你们初步建立的教导师政治部没有任何问题,北伐之初各军各师有过先例,你们对政治部的职能和权利进行细化,在政治部之下分别设立人事、监督、军法和教育等部门,这一点非常好,我很赞成,完全可以把这些部分称呼为专门科室。”

    郑毅担心地问道:“不会越权吧?”

    毛委员摇了摇头:“不存在什么越权不越权的问题,这是全新的探索,是我军政治制度和军事制度的进步,哪怕有问题,也完全可以改过来嘛不去尝试,不去摸索,你这么知道有没有问题?”

    “明白了!我一定会大胆摸索,不断总结经验教训。”

    郑毅对毛委员的高瞻远瞩和博大胸怀钦佩不已,忽然发现自己太过谨慎,也太狭隘了。

    毛委员对郑毅的悟性很满意:“这就对了,不要有那么多顾虑,我们都是坚定的员,只要心底无私,就不害怕什么误解和非议,事实终归会证明一切的。”

    郑毅想了想问道:“如果你同意的话,两个月后,我把东华山根据地的第四团和两个新兵团合在一起,交给你和井冈山根据地前委,组建第四军第十二师,怎么样?”

    毛委员停下脚步,脸上全是惊讶之色:“你这么忽然想到这么做?”

    郑毅诚恳地说道:“第四军的兵力亟待加强,否则难以应付即将到来的严峻局势……”

    “民党四个军事集团已经顺利打过黄河,连战连胜,以奉系军阀张作霖为首的北方军阀部队节节败退,分崩离析,张作霖很快就会撤离北平逃到山海关以北,其他军阀残部也会陆续投降。”

    “如果我推测不错的话,老蒋和南京民党中央政府很快就会把朱培德的两个军、甚至更多的军队调到赣省来,因此,兵力仍然薄弱的红四军必须尽快加强,否则难以应对即将到来的战争。”

    毛委员非常感动:“好!我接受你的这个建议,红四军下一步的任务也很繁重,不但要支援湘南地区重建革命武装,还要抓住目前的有利时机,拿下井冈山下的永新和北面的莲花县城,尽快与湘赣边区特委领导的革命武装连成一片。”

    “目前看来,你们教导师在军事训练和作战经验等方面,已经远远走在前头,从你们教导师划归红四军的湘赣边区的几个团,方方面面的表现都很优秀,红四军的同志们对教导师的军事水平赞不绝口啊!”

    “这么说,我们的政治水平还很欠缺啊!”郑毅遗憾地说道。

    毛委员忍不住哈哈一笑:“你啊,太敏感了可不好,你们李昭政委就是个难得好政委,是个非常优秀的政治干部,如果不是考虑到你的感受,我早就把他调到红四军了。”

    郑毅立即沉下脸:“打住!再也不能从我这儿挖墙脚了,我还想从你那里挖人呢。”

    毛委员又是一笑:“闽西有这么多优秀的同志你怎么看不见?”

    郑毅嘿嘿一笑:“我已经看见了,别的不说,罗怀盛、郭滴人、邓子恢和张鼎丞这四位同志已经被我预定了,我的两个主力团还没有政委呢!”

    “除此之外,还要加强政治部的力量,等红四师安全回来之后,我立即向闽西地方党组织提出要求,趁着闽省省委尚未恢复,把尽可能多的优秀党员吸收进我们教导师。”

    毛委员提醒道:“你可不能把闽西的同志一锅端了,地方党组织的建设也是迫在眉睫的重要任务。”

    “放心吧,我会虚心征求闽西同志们的意见,实在不行,我拿枪来换人。”郑毅笑道。

    毛委员对郑毅毫无办法,刚要说点儿什么,就看到百余名全副武装的精锐官兵集中在数十米外的营房前:“这不是你的特务连吗?今晚还要训练?”

    营房前的明亮灯光下,参谋长王虎臣、警卫团长田安泰和邓子恢等三名同志快步走到队列前方,郑毅立即明白怎么回事:

    “这是我师最精锐的特务一连,他们要提前南下,对武平和上杭等地展开侦查,为警卫团南下打前站。”

    ps:第二更到!小火继续求订阅和月票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