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有了根据地前委和毛委员、朱军长的支持帮助,教导师下一阶段的作战计划得以确立,瑞金南面的会昌,汀州东面的连城和北面的宁化、清流,宁都东面的石城,被确定为赣闽边区红色根据地的发展方向,以上各县的反动武装均在教导师的打击之列。

    第二天一大早,朱军长率先赶回红四军临时指挥部所在的兴国,毛委员跟随郑毅和李昭前往瑞金和汀州考察。

    在前往瑞金的途中,郑毅向毛委员详细汇报了羁押九百余名粤军俘虏的经过,毫无隐瞒地告诉毛委员此举引发的新闻报道和造成的政治影响。

    毛委员对此事非常重视。

    抵达瑞金之后,他立即前去关押战俘的城北军营视察,回到教导师第五团团部所在地县衙大院,立即向郑毅提出批评:

    “我知道你的用意,也理解你和教导师将士心中的愤怒,但是此举违背了我军对待俘虏的政策,很可能会在将来的战争中引来粤军的报复。”

    “我建议你端正态度,把心胸放宽一点儿,做好将士们的思想安抚工作,不要计较眼前的这一点得失,尽快释放所有粤军俘虏。”

    政委李昭旗帜鲜明地支持毛委员的意见:“师长,我们从粤军新编第三师身上获得的好处已经够多了,别看李济深这段时间喊得震天响,粤军遭此痛击,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绝对不敢再触犯我军,但我们必须做到有理有据有节,不能让民党政府和军队将领借机污蔑。”

    “当务之急是,我们必须严格遵守组织纪律,尽快处理好这件事,避免造成更大的政治影响。”

    郑毅虽然对当前的粤军统帅李济深敌意很深,但他并未失去理智,能够暂时放下心中的纠葛,虚心接受毛委员的批评和李昭的意见:

    “好吧,我接受批评,明天上午就释放俘虏不过我先声明,我可没有路费发给他们,顶多护送到会昌城北。”

    毛委员忍不住笑了:“你这哪里是护送,完全是杀鸡儆猴嘛,哈哈!”

    李昭也乐得不行,指着郑毅说道:“会昌的豪强武装已经被我们打残了,这批粤军俘虏到达会昌之后,定然会引发强烈震动,引发巨大的恐慌,不知道会昌的土豪劣绅们还敢不敢纠结起来与我军对抗。”

    郑毅想了想,摇摇头道:“毫无疑问,会昌的土豪劣绅肯定会继续与我军对抗,上次虎臣他们太过匆忙,为了赶来宁都夹击滇军第一师,他们在攻占会昌县城后的第二天,就携带缴获物资冒雨撤了回来,并没有对逃窜的数百残敌展开追击,也没有时间对会昌的土豪劣绅展开清算,让那些侥幸逃生的民党县政府官员和土豪劣绅保住了元气。”

    “不过没关系,等会昌的土豪劣绅们出钱出力,想方设法再次购回大批武器弹药组建武装,咱们再打过去即可,到时候收获更大。”

    “如今咱们有了闽西地方党组织的协助,未来两个月内,至少能在汀州和闽西各地征召五千新兵,咱们库存的武器装备肯定不够用,只能从敌人手上缴获了。会昌或许将是我军武器弹药的重要来源地之一。”

    毛委员又是一笑:“这话只有你郑毅敢说,也只有你们教导师有这样的硬气,不愧是我们领导下的钢铁之师啊!”

    郑毅谦逊地笑道:“毛委员,要不,你也别走了,干脆留下来吧,我相信教导师很快就会并入红四军,对此我深信不疑,也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

    毛委员微微一愣,随即摇摇头哈哈一笑,亲切地拍了拍郑毅的肩膀:“郑毅同志,我也希望这一天早点儿到来,可这么大的事情,你我都无法做出决定,还是等候中央的明确指示吧!”

    ……

    ……

    次日一早,第五团团长黄国兴接到郑毅的命令后,不情不愿地率领一营将士,要把九百余名俘虏押送至会昌城外释放。

    李济深派来的两名谈判人员昨晚没机会见到郑毅,临行之前强烈地要求见郑毅一面,其中一人自称是郑毅在黄埔军校时的同事,受黄埔副校长李济深将军委托,给以前的同僚郑毅带来口信。

    黄国兴知道郑毅根本就不愿意见到李济深的代表,否则不会天刚亮就和毛委员、李政委启程赶往汀州,因此也就不再给粤军谈判代表任何面子,直接命令麾下弟兄把战俘押出城南。

    从瑞金县城至南面的会昌城,路程不算远,只有四十二公里,而且道路非常好走,九百余名即将获释的粤军官兵非常兴奋,出了城南便一路谈笑,喜形于色。

    这些俘虏中,还有那么几个老兵痞不断地对全副武装押送他们赶路的五团一营官兵冷嘲热讽,极尽挑衅之能事,李济深的侄子这时候也放下所有的担心,与两名熟悉的谈判将代表并肩而行,手舞足蹈地热烈交谈。

    走出五公里之后,九百余名粤军俘虏没有了欢声笑语。

    烈日下行军的艰苦滋味很不好受,一个个敞开衣襟,步履沉重,嘴里还不时低声埋怨,间或便有人跑到路边的水沟旁,捧起冰凉的河水大喝特喝,洗脸洗头,也不管沟渠里的水干净还是肮脏。

    亲自率部押送的黄国兴情不自禁摇了摇头。

    赣南的河水看似清澈,但其中蕴含的危险可不小,不说别的,仅仅只是血吸虫的虫卵就让人防不胜防,教导师上下早得到郑毅吩咐,绝对不能喝生水,必须烧开后才能饮用。

    不过,彼此处于对立状态,黄国兴吩咐弟兄们不要管,只要不反抗就任其自然。

    两名粤军谈判代表和李济深的团副侄子早已是大汗淋淋,多次要求黄国兴停下休息都得不到同意,只能咬着牙跟随越走远乱的九百余名残兵败将,继续南行,直到中午时分进入武阳镇,才获准停下来休息。

    半死不活的九百余粤军官兵尚未进入镇子,惊恐万状的民众已经关上大门,一阵鸡飞狗跳之后,老弱妇孺尽数消失。

    两百余名手握锄头柴刀的本地青壮陆续集合,站在镇子中央的街口,警惕地盯着跑到树荫和屋檐底下东歪西倒、不断骂娘的粤军官兵,以及全副武装列队于大街中央的四百余名教导师官兵。

    黄国兴尽管非常痛恨态度恶劣、军纪松懈的粤军俘虏,但还是遵照郑毅和李昭的命令,拿出提前准备的五百大洋,连同装大洋的布袋一起,送到了两位粤军代表手里:“这钱是送给你们的伙食费,足够吃到进入粤省地界了诸位一路保重,告辞了!”

    两位粤军谈判代表顿时愣住了,尚未反映过来,黄国兴已经离去,走到四百余军容整齐的五团官兵旁边低声下令。

    所有教导师第五团官兵立即原地立正,全体后转,迈着整齐的步伐离开镇子返回瑞金。

    ps:第三更到!

    昨天到今天的打赏名单小火已经放入了作者感言区,谢谢大家的支持与厚爱!

    不抛弃不放弃,小火继续求订阅、打赏、推荐票和月票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