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傍晚时分,郑毅顺利抵达宁都,在一团团长李连山的陪同下赶往城中县衙,远远就看到政委李昭陪同毛委员和朱军长等候在县衙大门前。

    郑毅在距离县衙大门十余米的地方翻身下马,快步走到毛委员和含笑招手的朱军长面前,颇为激动地原地立正,抬手敬礼:“毛委员,朱军长,郑毅姗姗来迟,还请见谅”

    毛委员微微一笑,上前握住郑毅的手细细打量:“不错,精神很好,只是胡子没有剃,显老了,哈哈”

    众人哄然大笑,朱军长上前抓住郑毅的手,紧紧一握:“郑毅同志,久别重逢,欣喜万分啊”

    郑毅连忙伸出另一只手,捧住朱军长粗糙的大手热烈回应:“四月中旬得知朱军长与毛委员胜利会师的消息,我激动得一夜都睡不着,细细一想,南昌起义部队如今就剩下我们两支队伍了,心中百感交集,一时难以言喻”

    朱军长也激动不已,握住郑毅的手用力摇了摇:“正如你说的那样,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现在好了,再次恢复实力,比原来更强大了,我和第十师的将士们,都非常感谢你和教导师的大力支持”

    郑毅一愣,站在郑毅侧边的李昭低声解释道:“原警卫团两个营和兴国第一赤卫大队划入朱军长领导的第十师,三天前携带汀州运来的所有物资,以及我师存在宁都的三十万发子弹返回井冈山根据地,进行为期一个月的整训。”

    “好,这样我就放心了,根据地不能放空啊”

    郑毅心里微微吃惊,不知道第十师的作战方向是否改变,但郑毅没有询问朱军长,与笑容可掬的毛委员和朱军长并肩进入县衙大门。

    谁知刚进入前院,久别的爱犬小强飞奔而来,一下子就扑到郑毅身上,伸出猩红的长舌不断舔郑毅的手背和脸庞,旁边的人连忙避开,惊讶地看着抱住硕大军犬兴奋转圈的郑毅,另一只名叫“二嫂”的雌性军犬,也迅速跑了出来,围着郑毅和小强摇头摆尾,呜咽连声。

    李昭和毛委员都知道郑毅与爱犬小强的习惯,根据地前委和夏坪留守部队的七只半大军犬,就是小强和两只雌性军犬留下的种,目前正在另一只非常优秀的雌性军犬率领下进行训练。

    “好了、好了从今往后再也不让你离开我了,包括你的女朋友在内,都跟着我,行了吧哈哈”郑毅把爱犬小强放下来,伸手安抚不断挤上来的“二嫂”,嘴里不停地低声安慰。

    李昭在一旁乐呵呵地介绍“小强”和“二嫂”的来历,以及两年来在一次次战斗中所展现的出色能力。

    朱军长惊愕不已,大感兴趣,低声询问李昭能不能送给他两只

    李昭很为难,毛委员看得有趣,忍不住哈哈一笑:“玉阶兄,教导师的这几只宝贝可是有军衔的,除了不领补贴之外,其他方面最低也享受团级待遇”

    周边的军官和警卫人员再次哄然大笑,朱军长也乐了:“值得听李昭同志刚才的介绍,这些都是训练有素的优秀军犬,在战场上的搜索与警戒作用无与伦比,堪比一个侦察连啊”

    郑毅终于站了起来:“朱军长要是喜欢,再等三个月吧东华山根据地的两雄一雌三只军犬生下了八只小狗,现在已经有四个月大了,目前已经开始接受训练,三个月后其中的三只会送到夏坪。”

    “夏坪留守部队也要从四只小狗中,挑选出两只送到东华山根据地,以保证血统的纯正和健康繁殖,到时候可以挑出两只完成训练的合格军犬送给朱军长。”

    “最好连训练军犬的战士也送一个,我们第十师可没有这方面的人才。”朱军长非常高兴,想得也很周到。

    郑毅当即答应下来,边走边对朱军长介绍:“如果有机会,可以弄几只雌性的滇省有名的黑背猎狗过来,不出两年就能获得十几只甚至几十只军犬。”

    “三个月前我写信到香港,再次委托昔日的友人帮助购买三组血统纯正的德国牧羊犬,估计年底之前能够弄回来,到时候我们会在东华山或者汀州根据地建立一个军犬训练基地,源源不断地为主力部队和后勤运输部队提供军犬。”

    “在我们教导师两年来的训练与作战中,军犬的作用非常大,多次在距离敌人五公里之外便发现敌踪,屡屡帮助我们的侦查小队掌握主动,降低伤亡。”

    “可以说,在野外侦查、追踪和驻地警戒方面,军犬的作用远远超过训练有素的侦察兵,毛委员对此非常了解,他对军犬的作用也非常重视。”

    朱军长频频点头:“听你这么一说,我都有点儿迫不及待了,这次我和老毛留下来,除了共同讨论根据地的扩大和各军之间的协同之战之外,还想向你提出个请求。”

    “别这么客气,你和毛委员一样,都是我的上级领导,有何指示尽管说,千万别用请求二字。”

    郑毅的态度非常谦逊。

    朱军长哈哈一笑,亲切地拍拍郑毅的肩膀:“先吃饭,吃完再说。”

    晚饭过后,毛委员、朱军长、郑毅、李昭和李连山五人来到会议室,李昭率先向郑毅通报军政会议的各项决定,以及兴国、宁都和于都三县的党组织建设、红色政权的成立和地方武装的发展等情况。

    兴国和宁都、于都三县已经交给赣省省委直接领导,省委的所在地暂时设在了条件最好的兴国,毛委员领导的第十一师和兴国县委领导的赤卫大队驻扎兴国。

    但是,为了防备湘省的民党军队和地方军阀对井冈山根据地发动攻击,朱军长领导的第十师,在接收人员、装备和物资之后返回井冈山地区,进驻宁冈和南面的酃县,一面训练一面严密监视湘南方向的敌军动态。

    如此一来,具有重要战略位置的宁都和于都出现了兵力不足的隐患。

    虽然宁都的两个赤卫大队拥有三千余名经过严格训练的赤卫队员,赣省省委和地方党组织也在紧锣密鼓扩大地方武装,但在短时间内,仍然需要教导师留下一个团协助地方武装,因此,李连山的第一团还需要继续驻扎宁都和于都两县。

    郑毅向毛委员和朱军长详细汇报了汀州的情况,最后对毛委员笑着说道:“通过罗怀盛同志的介绍,我才知道闽西党组织中近三分之一的优秀党员出自广州农民讲习所,虽然其中很多人我还没见过,但我知道这些闽西的同志,许多都是你的学生。”

    “毛委员,你是否可以帮助我,和我一起到汀州考察一下,指导我们教导师和闽西党政组织的工作”

    毛委员欣喜不已,对汀州的情况非常重视:“好我也很想见见闽西的同志们,目前看来,闽省的党组织亟待加强,在上报中央的同时,应该更为积极主动地开展工作。”

    “你们教导师占领汀州是非常正确的,功劳很大,而且闽西地区非常适合适合建立革命根据地,我很愿意和你走一趟。”

    ps:新的一周了,小火求下免费的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