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汀州城北卧龙山下的城隍庙占地宽广,古树参天。

    屹立了五百多年的石牌山门和高低错落的前殿、正殿、后殿和两侧东西院落和二十余间厢房,只因年久失修,加上城南南禅寺、城东万善寺和比邻而居的定光寺香火旺盛,信徒日增,汀州规模最大的城隍庙逐渐衰落,里里外外野草丛生,东西院墙早已垮塌,两侧院子里的二十余间厢房破旧不堪,只剩下前殿和正殿尚算完好的泥菩萨在无声述说往日的荣华。

    教导师占领汀州之后,师长郑毅把条件优越的县衙大院预留给了即将成立的汀州革命政府,县衙大院和比邻的城中军营暂时作为三团驻地,地势较高、能俯瞰全城的城隍庙被郑毅看中。

    经过教导师直属各部官兵的清理,和当地五百余工匠连续五天的修葺,城隍庙再次呈现往日恢宏的气势。

    教导师师部和直属各部早已进驻其中,地势最高的后院山岗上已经竖起来两副高高的天线,东西院墙和两侧院落仍在紧张的修复之中。

    郑毅和参谋长王虎臣大步走出城隍庙正殿大门,一眼看到等候在台阶下的两名本地汉子。

    两人身材相仿,都穿着常见的无领对襟短衫,略显陈旧但很干净,胸腹前的七颗布扣全部扣上,显得非常严谨,下身是裤腿宽大的深蓝色九分裤,脚下穿着草鞋,手里都拿着编制精美遮阳斗笠。

    两人看到身材高挑的郑毅和王虎臣快步走来,立即挺起腰杆细细打量。

    郑毅和王虎臣都是身高一米八的高个子,数年来的军旅生涯和一次次的血火洗礼塑造了两人超凡的气质,此刻站在三级台阶上含笑相迎,更显高大威武。

    “二位谁是龙岩县委的郭滴人同志”

    郑毅边说便走下台阶,率先伸出热情的双手。

    一头短发的郭滴人立即放下斗笠,握住郑毅的双手,激动地摇了摇:“郑毅同志,我就是郭滴人,你还记得我吗”

    郑毅细细打量皮肤黝黑、满脸笑容的郭滴人,略一回想点了点头:“有印象,似乎在哪儿见过”

    “在广州农讲所,当时你和另一位年轻同志进来听毛委员讲课,我就坐在你前面,当时你们两人样子和我们那批学员很不一样,一看就知道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军人,所以我很好奇,回头看了你几眼,你还对我点了点头,虽然没有交谈,但我印象非常深刻,当时高罕语同志就坐在你身边,还记得吗”

    郭滴人眼里满是期待。

    郑毅恍然大悟:“我记起来了欢迎你,郭滴人同志,真没想到我们会在这地方见面,我这几天正为建立汀州革命政府发愁呢,你们来得太及时了”

    “来来来,我为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教导师参谋长王虎臣同志,也是我们教导师党委委员,要不是他告诉我有两位地方党组织的同志来访,我恐怕已经赶赴瑞金了。”

    郭滴人连忙与王虎臣亲切握手,最后把身后留着长发的年轻汉子拉上前来:“这位是我们龙岩的临时县委书记罗怀盛同志龙岩暴动就是我和罗书记、邓子恢、张鼎丞等同志领导的,可惜失败之后子恢同志和鼎丞同志走散了。”

    罗怀盛上前与郑毅和王虎臣握手:“我们闽西的同志早就听说郑毅同志和战无不胜的教导师,无比仰慕啊”

    郑毅客气地笑着说道:“从今往后,还要依靠闽西的同志们大力支持啊来来来,进去再说,好多话要对你们说,好多事情需要和你们以及闽西的同志们讨论。”

    城隍庙宽阔高耸的正殿已经大为变样,正北位置和两侧的大小泥菩萨已经失去了踪影,一米二高、四米长宽的神像基座上整齐地堆放着一叠叠纸张和笔墨砚台等物,基座两边摆放两排做工考究的高背椅子。

    三面墙壁刚刚粉刷完毕,空气中仍然残留着石灰水的味道,两边靠墙的石条基座如今已成为师部参谋们的办公桌,基座上的一幅幅神话图案栩栩如生,精美绝伦。

    郭滴人和罗怀盛在王虎臣的热情招呼下,谦让地坐在郑毅对面的椅子上,不等郑毅开口,率先说出赶来汀州的经过:

    “龙岩起义失败后我逃了出来,藏在汀州南面上杭县郊外的小村里,六月四号晚上,当地一位熟悉的商人找到我和罗怀盛同志,对我们说**教导师打下汀州了,当时我们根本不敢相信,问了好久才觉得事情可能是真的”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开始往汀州赶,刚走到汀州南面九十里的涂坊镇,再次听到教导师召开审判大会、枪毙四十多个土豪劣绅和民党官员的传闻,我们再也没有半点儿怀疑,前天一早吃完早饭立即赶过来,直到昨天傍晚时分才乘渡船过江进入汀州城,刚进来就遇到宵禁,只好在东门街的小客栈里暂住一晚。今早略作准备就赶来拜访了,哈哈”

    郑毅请两位客人先喝茶,与王虎臣略作商量,叫来专门负责联络本地党组织的副参谋长张尧。

    相互介绍过后,张尧如实通报汀州党组织的现状:“我们到来之后,只找到地方党组织的两位同志,根据两位同志介绍,汀州党政组织在四一二之后死的死逃的逃,至今尚未恢复过来。”

    “汀州的两位同志都是普通党员,目前正和我们的政治工作队一起,下到周边乡镇进行政治宣传和征兵动员,由于与中央的联系已经中断两个月,我们只能在三天之前,向井冈山根据地前敌委员会通报了汀州的情况,希望通过根据地前委和赣省省委的同志,与负责闽省地区党组工作的中央同志取得联系。”

    “现在看到你们,我终于放心了。”

    郭滴人和罗怀盛早已知道汀州的情况,汀州三大家族和地方豪强势力太大,当地党组织成员很少,一直以来都没能有效地开展工作,四一二之后情况越发地糟糕。

    但如今有了英勇善战、兵强马壮的教导师,情况就大不一样了,发展条件变得极其优越,远远超过龙岩、永定、上杭等地。

    ps:第二更到

    今天还有第三章,小火求订阅和月票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