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二十部

我听了他的话,不禁肃然起敬,忙道:“舍特,我向你道歉。”

舍特摇着手,道:“先生,刚才我讲的话,你不要记得。我在五年中,已曾先后指引五个百般无聊的游客,去听那失踪金字塔的故事,那些游客听了之后,便到沙漠中去了,但是他们却没有再回来。据说,那人的故事,有一种神秘的力量,使得听到的人,会不由自主,要到沙漠中去寻找那座失踪的金字塔,我已发誓不再向人提起的了。”

我在一听到舍特,提起“沙漠中失踪的金字塔”之际,我便想到了在葛地那教授读到的那一段有关“索帕族”的记载来。

那段记载之中,便提到一座金字塔,在沙漠之中,失去了踪迹。

金字塔的失踪,自然不是金字塔生脚跑走了,而是大沙漠之中,每一天,每一小时都在发生着的变迁,使得它湮没了之故。它可能被埋在百丈黄沙之下,也有可能,金字塔的塔尖,离沙面只有几时,我知道那座金字塔,是和索帕族有关的。

舍特所说的那座失踪的金字塔,是不是这一座呢?

我觉得我在绝望之中,又看到了一线光明!

我连忙道:“舍特,那个能讲神秘故事的人,在什么地方,你快告诉我!”

舍特忙道:“先生,我求求你,听完了之后,你千万不要与以前那五个人那样,到沙漠中去,再也不回来了,你先要答应我!”

我拍了拍他的肩头,道:“舍特,我很抱歉,我没有法子答应你。如果我所要寻找的东西,和那能说出神秘故事的人所说吻合的话,那么我就一定要到沙漠中去寻找那座金字塔的!”

舍特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地道:“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人们总要冒着生命的危险,去追求其他,要知道只有生命才是最宝贵的东西!”

我不去理会他,道:“你快找人带我去。”

舍特瞪大了眼睛,道:“先生,你刚才吩咐下去的精美的晚餐——”我道:“你将晚餐推来了之后,就在这房中将它吃了吧!”

舍特吞了一口口水,道:“多谢了,多谢了,我们有一句话,道:一大堆黄金,不如一大堆可口的食物,我去找人带你去!”

他跳着肥胖的身子走了出去,不一会,便带着一个十分瘦弱的埃及少年来,那埃及少年站在门口,不敢进来。舍特指着他向我道:“这是我的侄子萨利,他会带你去的。”

我走到门口,在萨利的肩头上拍了拍,表示友善,道:“好,我们走吧。”

舍特在我背后道:“先生,你可允许我的妻子,和我一齐来享受你所赐的晚餐么?”

我笑道:“当然可以,愿你们好好地享受!”

舍特笑得双眼合缝。我和萨利,走出了酒店,萨利十分沉默,一路上一言不发。天色越来越黑,我不知道自己已来到了开罗的哪一角落。

只觉得所经过的地方,实是简陋得可以,那些大酒店,大夜总会,不知跑到甚么地方去了。我所经过的地方,甚至连街灯也没有,只是黑沉沉的一片。

萨利十分熟悉道路,在岔路口子上,他毫不犹豫地向应该走的路走去。约摸过了大半个小时,我已经饥肠雷鸣了,恰好经过了几个熟食档,我买了两大卷熟饼,熟饼档主人在饼上涂抹着一种黑色的酱汁,也不知道是甚么东西。

我递了一卷给萨利,萨利也不客气,和我一面走,一面大嚼起来。那种黑色的酱汁有着一种又鲜又辣的味道,可口到了极点(遗憾的是,到如今为止,我仍不知道这样可口的东西的名称和它的成份!)等到我们两人吃完了熟饼,萨利向一条暗巷指了一指,我向前看去,那条暗巷的两旁房屋,高而且旧,而那条巷子,只有三尺来宽,一股阴霉的味道,从那巷子中传了出来。

我向萨利作了一个手势,询问他这里是不是已经是目的地了,萨利用简单的英语回答我,道:“是的。”

我跟着萨利,走进了那条巷子,我敢肯定,如果有外国人走进过这条巷子的话,那么我一定是第六个。

以前的五个人,都已经消失在沙漠之中了,而导致他们消失的开始,就是经过了这条暗巷,这条暗巷,看来倒当真是一头硕大无朋的怪兽的喉管,可以将人一直送到胃中,将之消化掉,一点痕迹也不留!

我一步一步地数着,数到了四十二步,便到了暗巷的尽头。

萨利向右转去,我跟着转过去。

一转过去,便可以看到一点微弱的灯光。我看到在前面,有着一间简陋到难以形容的小屋子。

那小屋子根本没有窗、门,只是有着一个门形的洞,供人出入。

从那个算是门的洞中看过去,我可以看到一个老人,正伏在一张桌子上,在数着一些玻璃瓶、洋铁罐头。

这些东西的来源,自然是垃圾桶了。我不禁摇了摇头,但是萨利已向前走去,我没有法子不跟在他的后面。

我们两人先后进了那门形的洞,那老者仍对着油灯在照看昔一只玻璃瓶,像是那瓶中藏有天方夜潭中的妖魔一样。

萨利上前叫了那老者一声,那老者才拾头向我看来,想不到他居然能说英语,道:“先生,你想要什么?”我趋前一步,站着,我没法子坐,因为屋中只有一张断腿凳子,那老者自己坐着。

我道:“听说你知道一个金字塔在沙漠之中,神秘失踪的故事?”

那老者坐直了身子,那张他坐着的断腿椅子,也因之而摇了一摇,他道:“你想知道么?”

我点头道:“我就是为这件事而来找你的。”

那老者满是皱纹的脸上,现出了一个十分讨厌的笑容来,道:“我可以向你索取一些报酬么,先生?”我道:“可以,你要多少?”

那老人凑过头来,道:“一镑怎么样,先土?”我几乎可以听到那可怜的老者的心跳声,对他这样生活的人来说,一个埃及镑,的确是十分巨大的数字了。我不愿意表示得太痛快,我来回踱了几步,道:“我怎样才能知道你的故事,可以便我满意呢?”

那老者搓了搓手,道:“先生,你一定会满意的,因为每一个人都满意,我虽然不识英文,也不识那种古怪的文字,但是我知道,先生,你既然是来探索秘密的,你就一定会满足。”

我想了一想,道:“你的意思是,你所知道的故事,并不是由你讲出来,而是你向我出示一种记载来取信于我,是不是?”

那老人连连点头,道:“不错,正是那样。”

我取出了一埃镑,交到那老者的手中,又取了几枚辅币,给了萨利。萨利向我鞠躬而退。那老者将一镑钞票就着灯火,翻来覆去地看了好一会,才将之摺成一小块放好,他退开了一步,道:“先生,你自己看罢,随便你看多少时候!”

他在叫我看,但是他却没有拿出任何东西来。刹时之间,我以为那是一个低能到了这种程度的骗局!但是我立即看到那老者伸手指着那块他用来当作桌子的大石,而我也看到。在他指着的这一面上,刻满了文字!

我心中陡地一动,拿起那盏油灯来,凑近去,只见上面所刻的文字,全是我所看不懂的古埃及象形文字。那块大石缺了一角,我立即可以断定那缺了的一角,就是我在那三厚册巨书中曾看到照片的,上面刻有“索帕人带来了看不见”

九个字的那一块。

我的心剧烈地跳动了起来,现在我至少知道了进一步的事实了。当年,在沙漠中发现了那座金字塔的英国人,一定不是只敲下了金字塔上的一块石角,而是搬来了一大块石头。

那一块大石,就是我眼前的这一块。不知是为了什么原因,这一块大石竟会湮没在这样肮脏的地方!而那块大石上断下的一角,却被当作宝贝,放在博物馆中!

我准备将那些象形文字抄下来,去交给葛地那教授翻译,但是我随即发现,这是多此一举,因为在那些象形文字之下,还刻着有英文。英文字刻得十分浅,可见刻的时候,十分匆忙,大约因为年代久远,有几个字已经剥蚀了,要凭藉着猜测,才能知道它们是什么字眼。

我一口气将那些刻在石上的英文看完,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站住了作声不得。

如今我知道,为甚么以前五个外国游客在到了这里之后,便直赴沙漠了。的确,正如舍特所说,这件事的本身,有着一种神秘的力量,使得任何知道这件事的人,都要去进一步探索它,即使明知大沙漠是吃人不吐骨的凶魔,也都要去。

我将那块大石上的英文译成中文,那些英文,当然是翻译了石上的古埃及象形文字的。

“索帕族人带来了看不见的神,使得宫廷大为震惊,在真神之外还有别的神,法老王下令将这件事保守极端的秘密。索帕族人自称来自极其遥远的地方,有一天,自地底射出了无限量的光,使得他们全族,都变成了看不见的神。神的本身并不快乐,他们要寻求凡眼可以看到他们的方法,他们在全世界都找不到,但是在伟大的埃及,他们找到了。他们愉快地在埃及住了下来,神和人本是一体,这证明法老王也是神的化身。

索帕族人将可以隐身的方法,陪着他们的首领下葬,他们不要他们的子孙再变为看不见的神。“我的翻译或者不怎么传神,但是我已尽了最大的能力了,英文原文,更要诘屈赘牙,我相信那是古代文字缺乏的结果。

隐身的方法,在那个金字塔中,藏着隐身的方法:来自南美平原,遭到了透明光的照射,而成为透明人的索帕族人,在埃及找到了使他们复原的法子。他们并没有再回南美去,就在埃及住了下来,传种接代,直到如今的依格。

无怪那座金字塔不受考古家的注意,在历史上也根本没有记载了。因为它里面葬的,根本不是埃及的君王,而是远在数十万里之外,南美洲古印加帝国的君主——索帕族的首领。

我不能平空想象几千年之前所发生的事,但我想当时的埃及法老王,一定利用了索帕族人全身透明这一点,来证明过他人神合一的理论,而巩固过他的统治宝座。我更相信,当时的埃及法老王一定曾因之得过不少好处,所以他才为索帕族人建了那座大庙,又为死了的索帕族领袖,建造了金字塔。

由于这一段事,在当时被严守着秘密,所以到今日,在历史上,根本已无可查考了!

然而那块大石却留了下来。它告诉人们,隐身法并不是幻想,不是不可能的事。

早在几千年之前,已经有了隐身人,并且也有了可以便隐身人恢复被凡眼看到的办法。也就是说:人可以隐现由心——可以成为真正有“隐身法术”的人,只要他能够找到那座金字塔,并进入那座金字塔的活。

这实在是一个大得无可再大的诱惑,试想,一个人若是掌握了隐身法,他能够做多少平时不能够做的事情,他能够犯多少罪!就算不为王彦和燕芬,就算不为犯罪,我看到了这块大石上的文字之后,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到沙漠中去,去找那座失踪了的金字塔的!

我更可以想象,当年的那个英国人,在翻译了石块上的古埃及象形文字之后,他一定也准备再临那座金字塔的,但是他却不幸得了热病死了。

如果不是这个英国人不幸得了热病死亡的话,那时,那座金字塔还未曾湮没在黄沙之中,他一定可以轻而易举地进入那座金字塔,而人类早在两百年前,便可以知道有隐身法这件享,而不必等到今天了。

我心中忽发奇想:如果隐身法早已成为普遍的事情,那么,近两百年来的历史,是不是会完全不同了呢?历史是不是会不同,实是难料,但是不会再有暴君,却是可以肯定的事。

谁还敢当暴君呢?千百万人民之中,任何一个都可以借着隐身法的帮助而将暴君除去!当老百姓随便除去君主的能力之后,所有的君主,一定会竭力讨好老百姓,而绝不会再作威作福了!

我呆站在大石前许久,那老者才向我道:“你满意么?”我点了点头,道:“我满意。”

我抬起头来,看到他面上现着一种将我当作傻瓜似的笑容。

我立即问道:“你是知道那大石上所刻的文字和内容的,是不是?”

那老者道:“我……有人解释给我听过的。”

我道:“那么你信不信?”

老者摊了摊手,道:“先生,我宁愿相信握在自己手中的一分钱,而不相信银行中的几万元。先生,你说这是有可能的么?”

他耸了耸肩,我也耸了耸肩,我本来想回答他:这是可能的。在世上,有一种神秘的矿物,它所发出的光芒,能使人的身体,在视线中消失而成为透明人、隐身人。也有着一种不可知的方法,可以便透明人、隐身人又恢复正常。

但是我却没有开口。一则,这是一件讲起来太长的事情,二则,就算我说了,那老者会相信么!正如他所说,世上的人,绝大多数是宁愿相信自己手中的一分钱,而不愿相信银行中的几万元的。

我转身,从那像门的洞中,走了出去,低着头,穿出了那条暗巷。

我一出了暗巷,发现萨利还在巷口等着我,他见了我,叫我一声:“先生。”

我作了一个手势,要他带我回酒店去。一路上,我只是在沉思,直到萨利再大声叫,我才知道已经回到了酒店门口。

我看了看酒店大堂中的电钟,我一来一去,足足化了两个小时,舍特和他的妻子,大概已经吃完了晚餐了。我直上楼,开门进去。舍特正在抹咀,见了我之后,不知说了多少感激话。

我将他肥胖的身子推出了门,又将门关上。

然后我打长途电话。

我先找到了老蔡,老蔡告诉我,他到过那个小岛两次,每次都是放下食物和应用的物品就离去的,并没有见到任何人。我吩咐他再去时要留下一封信,信中说我已找到了方法,不日可回,叫他们耐心地等下去。

老蔡显然还想再问些什么,但是我却不等他发问,便挂断了电话。

然后,我在屋中踱来踱去,我要老蔡留信给王彦和燕芬,说我已经找到了使他们复原的办法,那并不是在安他们的心,而是事实。

因为我已经离一切都十分接近了,在我看到了那块大石上的记载文字之后,我在庙中秘密祭室内抄下来的怪文字,便由主要地位而退居次要地位了。

我已经十分明白地知道,使透明人和隐身人复原的方法,是藏在那座金字塔中。

但是,这离成功,仍然十分遥远!

因为那座金字塔是湮没在沙漠中的!而且前后己有五个人因为找寻这座金字塔而失了踪!

当晚,我踱到半夜,才勉强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