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十八部

我转向罗蒙诺看去,不禁呆了一呆,我刚才的三拳,竞是多余的了!

罗蒙诺的头盖骨,已经破裂,双眼凸出,显然在一撞之际,他便已死了,我刚才那重重的三拳,是击在一个死人身上的。我抹了抹额上的汗,又向依格已不成人形的尸体望了一眼。苦笑了一下。我总算替依格报了仇了。

我俯身在罗蒙诺的身上搜索着,我找到了另一柄同样的枪。

这又使我出了一身冷汗,因为刚才,若不是罗蒙诺头部撞在墙上,立时死亡的话,那么,他一定有时间推出另一柄手枪来结果我的。人的生死之隔,只是一线而已!

我将他的手枪佩在自己腰际,又在他的上装袋中,搜出了一本记事本,那本记事本很厚,特别配着鳄鱼皮的面子,可知一定是一本十分重要的东西了。我略为翻了一下,看到记事本中,夹着一封信。信是由我来的地方寄出,寄到开罗一家旅馆,交罗蒙诺收的。

我一看信封上的字,便可以看出,那正是勃拉克的字迹。

我将记事本和信,都放在我的衣袋中,然后我又回到了那第七间祭室之中,将那块石壁上的奇怪象形方字,一齐描了下来。

这又化去我不少时间,所以当我出了七间密室,穿过了那条通道,又来到了井底之际,我已经看出,天色已经微明了。

我记得我曾和王俊约好,如果天亮了,仍不见我到工地去找他,他便会来接我的。

我此来,为的是要求那能发出透明光的物体之谜,以及求取被那种透明光照射过的人,有没有复原的可能的。我已经到过了我所要到的地方,但是我却并没有达到目的。

只不过,也有可能,我所要达到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因为这时,我还不知道我抄下来的那么多象形文字,是代表着什么?

可能在这片文字中,详细地记载着一切,记载着我所要知道的一切。我决定先出去,和王俊会合了再说,而且,事实上,我也需要休息了。

我爬上了井,沿着来时的记号,向庙外走去,不一会,我已来到了庙门之外,我看到王俊正好驰着那辆吉普车,向大庙而来。在他后面,还跟着一辆大卡车,我心中暗想:难道他已报警了?

王俊的车子,先到了石阶前,他向我招手,我奔下了石阶,等到我奔到了王俊的身边时,那辆卡车也已经停下来了。我看到卡车上的,全是工程人员,也没有再加以注意。

我上了车子,道:“我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王俊一面开动车子,一面道:“那飞机驾驶员受了收买,罗蒙诺和依格,已经到工地了!”

我叹了一口气,道:“我知道,我都见过他们,他们也都已死了。”王俊吃了一惊,车子向外,急速地斜了出去。幸而是在旷野中,如果是在都市中的话,这一下也早已闯祸了。

他一面将车子驰入正道,一面问我:“死了?他们是怎么死的?”

我以手托额,道:“依格是死在罗蒙诺之手,我替依格报了仇。”

王俊叹了一口气,道:“卫斯理,你杀了一个数学天才!”我摇了摇头,道:“不,我杀的是一个最可怕的犯罪天才。”

王俊固执地道:“但是,他也是数学天才!”

我道:“他可能对数学有相当深的认识,但是他真正的数学知识,绝不会在一个普通的大学教授之上!”王俊驳斥我道:“胡说,谁都知道,罗蒙诺是一个最有资格得到诺贝尔奖金的人,只要他的新著作问世就可以了。”

我冷冷地道:“那么,他的新作,为什么还不面世呢?”

王俊道:“一部天才的数学著作,是需要时间的,你当是你么?一个小时可以写几千字。”

我心中不禁有气,道:“王俊,你实行人身攻击么?我告诉你,我杀死的不是罗蒙诺教授!”

王俊道:“不,我已经查过了,罗蒙诺教授来埃及访问,你杀的正是他。”

我耸了耸肩,道:“好,我问你,罗蒙诺教授是什么地方人?”

王俊道:“他是乌克兰人,是一九一七年之后,离开俄国,到德国去居住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时,他经过盟军特工人员的协助,到了英国,第二次大战结束后,他曾经回到德国,但住了不到半年,便到东方来,一直住了下来。”

我笑道:“你对他的历史,竟这样熟悉?”

王俊叹了一口气,道:“虽然他害得我几乎死在沙漠,但是我仍是他的崇拜者。”

我拍了拍他的肩头,道:“我相信毛病就出在战后,罗教授又回到德国的那一段时间,有一个一定和罗蒙诺酷肖的德国人——我肯定他一定是德国的特务——冒充了他,到了东方,真正的罗蒙诺早已死了!我杀死的,便是那个德国人!”

王俊的脑中,显然装不下这种事实,我一面说,他一面摇头。

我只好道:“好了,我会通知国际警方调查这件事的,我得了罗蒙诺的一本记事本,你看看,上面写的,全是德文!”

王俊道:“他在德国居住了许久,自然是写德文了。”我将记事本取了出来,随便翻了一页,看了几行。我自得到这本记事本之后,还没有看过,这时,我随意看上几行,便令得我目瞪口呆!

那本记事本上所记的,全是日记,但也不是每天都记的,记的只是大事。

我看到那儿行是:“收到了×××方面交来的十万美金,杀一个人的代价不算低了,尤其是×××这个臭猪,他的命值那么多么?勃拉克会做好这件事的。”

这里,这隐去的前一个名字,那人还在世上,是一个美洲国家的名人,报纸上是时常有他名字的。后一个人,已经死了——当然死了,因为勃拉克是很少失手的。那人也是一个名人,是前=个人的政敌。这是一桩卑劣的政治暗杀,如果公布了出来,对那个国家的影响,实是可想而知的。

我知道我握着的这本记事簿中,不知有着多少这样的记载!

我的手心,不禁在隐隐出汗!

我如今所掌握的,可以说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世界各国政治上暗杀的全部纪录!这样的一份纪录,当然会有不少人想得到它的。

如果我是一个依靠勒索为生的人,那么我得到了这样的一本记事簿,无异等于开到了一座金矿!

但是我却并不是靠勒索为生的,那么这本记事簿,就会替我带来灾害了。

我合上了簿子,好一会不出声,王俊的驾驶技术不怎么好,车子反常地颠簸着,而我的思潮,也同样地不宁。最后,我决定将这本记事簿毁去,甚至不去看它。

因为这本记事簿中所记载的一切,实在太丑恶了,它绝无保留地暴露出人性最丑恶的一面」一个素有贤名的政治家,他的冠冕堂皇的言论,在全世界的报章上传播着,他有着崇高的地位,受人所尊敬。但是,这点是表面的情形,背后是什么呢?他为了取得他目前的地位,曾经使用过一切卑鄙的手段,包括买凶杀人这样的事在内!

我没有心思去注意沿途的景物,因为我被那些丑恶之极的事情,弄得心中极不舒服。直到我发觉,我已被各种各样的机器声所包围时,我才如梦初醒地打量四周围的情形。

车子已经驶到工地了,而且已在工地办公处的简陋建筑前驰过,驰向工程人员的宿舍,那是美国出品的活动房屋,王俊由于职位较高,他自己有着一幢这样的房屋。房屋的外形不怎样好看,但是里面的设备,却是十分齐备。

王俊领我进去,和我默默相对了片刻,才叹了一口气道:“卫斯理,或者我错了,你知道我十分冲动的,不怪我吧?”

我笑着,在他的肩头上拍了拍,道:“你去忙你的吧,我要好好地休息一下。”

王俊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走了出去,我看着他向办公室走去,便立即取了一只瓷盘,又找到了汽油,淋在那本记事簿上,点着了火,将记事簿烧成了灰,将灰在水喉中冲走。

然后、我才坐了下来,当然,我没有将勃拉克的信也烧去,我将他的信抽了出来,只看到一半,我便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在我和杰克两人,一知道冷血的勃拉克已经成为隐身人之后,连杰克那样优秀的秘密工作者,也感到了极度的惊惶,因为勃拉克本来就是一个危险之极的人物,他变得人们再也看不到他,那岂不是更加危险难防了么?

可是,事情有时候,是不能被人以常理椎度的,这时,我看了勃拉克给罗蒙诺的信,才知道我和杰克的惊惶,全是多余的!

我一面笑,一面将信看完,才知道罗蒙诺到埃及来的目的,和我完全一样。

我是为了来寻找使王彦和燕芬两人复原的方法,罗蒙诺则是来寻找勃拉克复原的方法。或许罗蒙诺比我更具野心,说不定他要寻找一个隐现由心的法子。

罗蒙诺已经死了,他当然没有法子达到他的目的了,我呢?我是不是能达到目的呢?这时候,我连自己也不能肯定。

下面是勃拉克的信:赫斯:(勃拉克称罗蒙诺为“赫斯”,这证明我的推断没有错,赫斯是一个十分普通的德国名字,当然这也不会是他的真名字,但却已可以肯定,他是一个德国人,而不是真的罗蒙诺教授,)将xxx方面交来的那笔钱退回去吧,我没有法子干这件事了。本来,这件事是轻而易举的,我们的目标竟不顾一切警告而离开了他的国家,可是我竟没有法子接近他。

你或许在奇怪,我不是成了隐身人了么?

怎么反而不能执行任务呢?赫斯,你想想吧,我不能佩枪了!是的,我不能佩枪,我一佩上了枪,人家看得到枪,却看不到我,这会引起怎样的后果?而我又不能冲向前去,将我要杀的人扼死,我完了,赫斯,我们的生涯已经结束了!

我到机场去过,离我的目标只有二十尺,但是我没有下手,我的心中很害怕,我怕被人知值,被人发觉,你要知道,多少年来,枪简直是我身体的一部份了,和我的一只手,一只脚一样,但是忽然之间,我的身体却背叛了枪械,我的身体变成透明了,但枪械却还是枪械,若是连枪也能隐去,那该多好啊。

我甚至没有法子穿衣服,我知道人家看不到我,但是我——唉,赫斯,我说出来你也不会明白的,在人人都穿着衣服的情形下,你去赤身露体,你可有过这样的经验么?

(我就是看到了这里,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的,可怜的,赤身露体的勃拉克!)我希望你炔些能得到结果,我要成为一个普通人,人家可以看得见的人,我不要整天闲在屋中,我要到外面去走动,你知道么,有一次,我去看电影,有一个冒失鬼,竟向我的身上,坐了下来,当我将他推开的时候,他面上的神情,我实在是毕生难忘,但是我却再也不敢去看电影了。

我本来不是这样罗唆的人,这封信却写得这样长,赫斯,你要知道,我心中害怕,十分害怕!

勃拉克。“

勃拉克的信中,充分表现出了他心灵上的那种恐惧。

本来,他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冷血动物,是一个胆大包天的凶徒,可能他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害怕的,但如今,他却整天生活在恐惧、绝望之中了!

这是给勃拉克的最适当的惩罚了!看完了信,我在王俊的床上,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

我并不是自己睡醒,而是被一连串的隆隆爆炸声,是来自相当远的地方,而并不是起自附近的工地的。

我向外面看了看,已经是将近黄昏时分了,许多工程人员,正在走回宿舍,他们的神态,都非常平宁,不像是有什么意外发生,像是他们对那一连串的爆炸声,根本未曾听到一样。

我走出了屋子,看见西北角上,传来了一片又一片的火和浓烟,那正是我来的方向,我呆立着,正想找人去问一向,那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之际,王俊已经来到了我的面前。

我连忙问道:“王俊,什么事?那面有军人库么?”王俊耸了耸肩,道:“当然不!”

我道:“那边是什么在发生爆炸?”

王俊道:“就是那座大庙!”

我呆了一呆,陡地想起了早上,我离开大庙时所看到的那辆工程车,车上分明有着许多箱烈性炸药,只不过我不曾在意而已。

我连忙道:“为什么?为什么要将大庙炸了?”

王俊道:“在我们工程完成之后,这座大庙会被埋在水底下,由于庙顶的建筑特殊,我们认为它可能使水中产生一股漩涡,不利于蓄水、放水,所以才决定将它炸平,你不是已经进去过了么,还可惜什么?”

我想告诉他,在庙底下的暗室中,有着世界上最大的钻石,这些钻石如果取了出来,便足够作为整个水利工程的经费了!

但是我只张了张口,摊了摊手,却没有讲出声来,如今告诉他,还有什么用呢?整座庙都被炸平了,上哪里去找那些金刚钻去?只好由那些钻石,长埋在地底,长埋在水底了。

王俊奇怪地望着我,道:“你究竟在想些什么?”

我苦笑了一下,道:“没有什么,我想回开罗去了。有飞机么?”

王俊道:“有的,就是我们飞来的那一架。”

我吃了一惊:“同样的驾驶员?”

王俊道:“我已经告诉过你,那两个驾驶员,被罗蒙诺收买了,他们不知得了多少好处,一到工地,立即辞职了!那架飞机,现在停在临时机场上,要等开罗来的新驾驶员来了,才能飞行。”

我想了一想,道:“或者我能试试,将这架飞机,飞到开罗去。”

王俊忙道:“如果你能的话,那实在太好了,有两个高级人员,正因为回不了开罗,而在急得跳双脚哩!”我道:“好,请你去为我安排这件事。”

王俊走了开去,一小时后,他回来,告诉我一切都已准备好了,他劝我不要夜航,但是我却心急得不得了,我跟着他到机场,我的两个乘客,又心急要回开罗,又以怀疑的眼光看着我。

我想起了我来的时候,那个美国机师说的话,便也对这两个人道:“祈祷上帝吧!”

那两个人面色灰白地上了飞机,一个还在问我:“你没有副机师么?”

我不去采他们,钻进了驾驶室,那是一架旧式的飞机,我是会操纵的,困难的便是航线不熟,而且又是夜晚航驰。

但这个困难,却可以藉着和开罗方面,不断的联络而克服。

飞机并没有什么毛病,当它在开罗机场上停了下来之后,我特地去看那两位乘客,他们的脸色,仍是白得可怕哩!

十八

我转向罗蒙诺看去,不禁呆了一呆,我刚才的三拳,竞是多余的了!

罗蒙诺的头盖骨,已经破裂,双眼凸出,显然在一撞之际,他便已死了,我刚才那重重的三拳,是击在一个死人身上的。我抹了抹额上的汗,又向依格已不成人形的尸体望了一眼。苦笑了一下。我总算替依格报了仇了。

我俯身在罗蒙诺的身上搜索着,我找到了另一柄同样的枪。

这又使我出了一身冷汗,因为刚才,若不是罗蒙诺头部撞在墙上,立时死亡的话,那么,他一定有时间推出另一柄手枪来结果我的。人的生死之隔,只是一线而已!

我将他的手枪佩在自己腰际,又在他的上装袋中,搜出了一本记事本,那本记事本很厚,特别配着鳄鱼皮的面子,可知一定是一本十分重要的东西了。我略为翻了一下,看到记事本中,夹着一封信。信是由我来的地方寄出,寄到开罗一家旅馆,交罗蒙诺收的。

我一看信封上的字,便可以看出,那正是勃拉克的字迹。

我将记事本和信,都放在我的衣袋中,然后我又回到了那第七间祭室之中,将那块石壁上的奇怪象形方字,一齐描了下来。

这又化去我不少时间,所以当我出了七间密室,穿过了那条通道,又来到了井底之际,我已经看出,天色已经微明了。

我记得我曾和王俊约好,如果天亮了,仍不见我到工地去找他,他便会来接我的。

我此来,为的是要求那能发出透明光的物体之谜,以及求取被那种透明光照射过的人,有没有复原的可能的。我已经到过了我所要到的地方,但是我却并没有达到目的。

只不过,也有可能,我所要达到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因为这时,我还不知道我抄下来的那么多象形文字,是代表着什么?

可能在这片文字中,详细地记载着一切,记载着我所要知道的一切。我决定先出去,和王俊会合了再说,而且,事实上,我也需要休息了。

我爬上了井,沿着来时的记号,向庙外走去,不一会,我已来到了庙门之外,我看到王俊正好驰着那辆吉普车,向大庙而来。在他后面,还跟着一辆大卡车,我心中暗想:难道他已报警了?

王俊的车子,先到了石阶前,他向我招手,我奔下了石阶,等到我奔到了王俊的身边时,那辆卡车也已经停下来了。我看到卡车上的,全是工程人员,也没有再加以注意。

我上了车子,道:“我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

王俊一面开动车子,一面道:“那飞机驾驶员受了收买,罗蒙诺和依格,已经到工地了!”

我叹了一口气,道:“我知道,我都见过他们,他们也都已死了。”王俊吃了一惊,车子向外,急速地斜了出去。幸而是在旷野中,如果是在都市中的话,这一下也早已闯祸了。

他一面将车子驰入正道,一面问我:“死了?他们是怎么死的?”

我以手托额,道:“依格是死在罗蒙诺之手,我替依格报了仇。”

王俊叹了一口气,道:“卫斯理,你杀了一个数学天才!”我摇了摇头,道:“不,我杀的是一个最可怕的犯罪天才。”

王俊固执地道:“但是,他也是数学天才!”

我道:“他可能对数学有相当深的认识,但是他真正的数学知识,绝不会在一个普通的大学教授之上!”王俊驳斥我道:“胡说,谁都知道,罗蒙诺是一个最有资格得到诺贝尔奖金的人,只要他的新著作问世就可以了。”

我冷冷地道:“那么,他的新作,为什么还不面世呢?”

王俊道:“一部天才的数学著作,是需要时间的,你当是你么?一个小时可以写几千字。”

我心中不禁有气,道:“王俊,你实行人身攻击么?我告诉你,我杀死的不是罗蒙诺教授!”

王俊道:“不,我已经查过了,罗蒙诺教授来埃及访问,你杀的正是他。”

我耸了耸肩,道:“好,我问你,罗蒙诺教授是什么地方人?”

王俊道:“他是乌克兰人,是一九一七年之后,离开俄国,到德国去居住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时,他经过盟军特工人员的协助,到了英国,第二次大战结束后,他曾经回到德国,但住了不到半年,便到东方来,一直住了下来。”

我笑道:“你对他的历史,竟这样熟悉?”

王俊叹了一口气,道:“虽然他害得我几乎死在沙漠,但是我仍是他的崇拜者。”

我拍了拍他的肩头,道:“我相信毛病就出在战后,罗教授又回到德国的那一段时间,有一个一定和罗蒙诺酷肖的德国人——我肯定他一定是德国的特务——冒充了他,到了东方,真正的罗蒙诺早已死了!我杀死的,便是那个德国人!”

王俊的脑中,显然装不下这种事实,我一面说,他一面摇头。

我只好道:“好了,我会通知国际警方调查这件事的,我得了罗蒙诺的一本记事本,你看看,上面写的,全是德文!”

王俊道:“他在德国居住了许久,自然是写德文了。”我将记事本取了出来,随便翻了一页,看了几行。我自得到这本记事本之后,还没有看过,这时,我随意看上几行,便令得我目瞪口呆!

那本记事本上所记的,全是日记,但也不是每天都记的,记的只是大事。

我看到那儿行是:“收到了×××方面交来的十万美金,杀一个人的代价不算低了,尤其是×××这个臭猪,他的命值那么多么?勃拉克会做好这件事的。”

这里,这隐去的前一个名字,那人还在世上,是一个美洲国家的名人,报纸上是时常有他名字的。后一个人,已经死了——当然死了,因为勃拉克是很少失手的。那人也是一个名人,是前=个人的政敌。这是一桩卑劣的政治暗杀,如果公布了出来,对那个国家的影响,实是可想而知的。

我知道我握着的这本记事簿中,不知有着多少这样的记载!

我的手心,不禁在隐隐出汗!

我如今所掌握的,可以说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世界各国政治上暗杀的全部纪录!这样的一份纪录,当然会有不少人想得到它的。

如果我是一个依靠勒索为生的人,那么我得到了这样的一本记事簿,无异等于开到了一座金矿!

但是我却并不是靠勒索为生的,那么这本记事簿,就会替我带来灾害了。

我合上了簿子,好一会不出声,王俊的驾驶技术不怎么好,车子反常地颠簸着,而我的思潮,也同样地不宁。最后,我决定将这本记事簿毁去,甚至不去看它。

因为这本记事簿中所记载的一切,实在太丑恶了,它绝无保留地暴露出人性最丑恶的一面」一个素有贤名的政治家,他的冠冕堂皇的言论,在全世界的报章上传播着,他有着崇高的地位,受人所尊敬。但是,这点是表面的情形,背后是什么呢?他为了取得他目前的地位,曾经使用过一切卑鄙的手段,包括买凶杀人这样的事在内!

我没有心思去注意沿途的景物,因为我被那些丑恶之极的事情,弄得心中极不舒服。直到我发觉,我已被各种各样的机器声所包围时,我才如梦初醒地打量四周围的情形。

车子已经驶到工地了,而且已在工地办公处的简陋建筑前驰过,驰向工程人员的宿舍,那是美国出品的活动房屋,王俊由于职位较高,他自己有着一幢这样的房屋。房屋的外形不怎样好看,但是里面的设备,却是十分齐备。

王俊领我进去,和我默默相对了片刻,才叹了一口气道:“卫斯理,或者我错了,你知道我十分冲动的,不怪我吧?”

我笑着,在他的肩头上拍了拍,道:“你去忙你的吧,我要好好地休息一下。”

王俊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走了出去,我看着他向办公室走去,便立即取了一只瓷盘,又找到了汽油,淋在那本记事簿上,点着了火,将记事簿烧成了灰,将灰在水喉中冲走。

然后、我才坐了下来,当然,我没有将勃拉克的信也烧去,我将他的信抽了出来,只看到一半,我便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在我和杰克两人,一知道冷血的勃拉克已经成为隐身人之后,连杰克那样优秀的秘密工作者,也感到了极度的惊惶,因为勃拉克本来就是一个危险之极的人物,他变得人们再也看不到他,那岂不是更加危险难防了么?

可是,事情有时候,是不能被人以常理椎度的,这时,我看了勃拉克给罗蒙诺的信,才知道我和杰克的惊惶,全是多余的!

我一面笑,一面将信看完,才知道罗蒙诺到埃及来的目的,和我完全一样。

我是为了来寻找使王彦和燕芬两人复原的方法,罗蒙诺则是来寻找勃拉克复原的方法。或许罗蒙诺比我更具野心,说不定他要寻找一个隐现由心的法子。

罗蒙诺已经死了,他当然没有法子达到他的目的了,我呢?我是不是能达到目的呢?这时候,我连自己也不能肯定。

下面是勃拉克的信:赫斯:(勃拉克称罗蒙诺为“赫斯”,这证明我的推断没有错,赫斯是一个十分普通的德国名字,当然这也不会是他的真名字,但却已可以肯定,他是一个德国人,而不是真的罗蒙诺教授,)将xxx方面交来的那笔钱退回去吧,我没有法子干这件事了。本来,这件事是轻而易举的,我们的目标竟不顾一切警告而离开了他的国家,可是我竟没有法子接近他。

你或许在奇怪,我不是成了隐身人了么?

怎么反而不能执行任务呢?赫斯,你想想吧,我不能佩枪了!是的,我不能佩枪,我一佩上了枪,人家看得到枪,却看不到我,这会引起怎样的后果?而我又不能冲向前去,将我要杀的人扼死,我完了,赫斯,我们的生涯已经结束了!

我到机场去过,离我的目标只有二十尺,但是我没有下手,我的心中很害怕,我怕被人知值,被人发觉,你要知道,多少年来,枪简直是我身体的一部份了,和我的一只手,一只脚一样,但是忽然之间,我的身体却背叛了枪械,我的身体变成透明了,但枪械却还是枪械,若是连枪也能隐去,那该多好啊。

我甚至没有法子穿衣服,我知道人家看不到我,但是我——唉,赫斯,我说出来你也不会明白的,在人人都穿着衣服的情形下,你去赤身露体,你可有过这样的经验么?

(我就是看到了这里,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的,可怜的,赤身露体的勃拉克!)我希望你炔些能得到结果,我要成为一个普通人,人家可以看得见的人,我不要整天闲在屋中,我要到外面去走动,你知道么,有一次,我去看电影,有一个冒失鬼,竟向我的身上,坐了下来,当我将他推开的时候,他面上的神情,我实在是毕生难忘,但是我却再也不敢去看电影了。

我本来不是这样罗唆的人,这封信却写得这样长,赫斯,你要知道,我心中害怕,十分害怕!

勃拉克。“

勃拉克的信中,充分表现出了他心灵上的那种恐惧。

本来,他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冷血动物,是一个胆大包天的凶徒,可能他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害怕的,但如今,他却整天生活在恐惧、绝望之中了!

这是给勃拉克的最适当的惩罚了!看完了信,我在王俊的床上,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

我并不是自己睡醒,而是被一连串的隆隆爆炸声,是来自相当远的地方,而并不是起自附近的工地的。

我向外面看了看,已经是将近黄昏时分了,许多工程人员,正在走回宿舍,他们的神态,都非常平宁,不像是有什么意外发生,像是他们对那一连串的爆炸声,根本未曾听到一样。

我走出了屋子,看见西北角上,传来了一片又一片的火和浓烟,那正是我来的方向,我呆立着,正想找人去问一向,那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之际,王俊已经来到了我的面前。

我连忙问道:“王俊,什么事?那面有军人库么?”王俊耸了耸肩,道:“当然不!”

我道:“那边是什么在发生爆炸?”

王俊道:“就是那座大庙!”

我呆了一呆,陡地想起了早上,我离开大庙时所看到的那辆工程车,车上分明有着许多箱烈性炸药,只不过我不曾在意而已。

我连忙道:“为什么?为什么要将大庙炸了?”

王俊道:“在我们工程完成之后,这座大庙会被埋在水底下,由于庙顶的建筑特殊,我们认为它可能使水中产生一股漩涡,不利于蓄水、放水,所以才决定将它炸平,你不是已经进去过了么,还可惜什么?”

我想告诉他,在庙底下的暗室中,有着世界上最大的钻石,这些钻石如果取了出来,便足够作为整个水利工程的经费了!

但是我只张了张口,摊了摊手,却没有讲出声来,如今告诉他,还有什么用呢?整座庙都被炸平了,上哪里去找那些金刚钻去?只好由那些钻石,长埋在地底,长埋在水底了。

王俊奇怪地望着我,道:“你究竟在想些什么?”

我苦笑了一下,道:“没有什么,我想回开罗去了。有飞机么?”

王俊道:“有的,就是我们飞来的那一架。”

我吃了一惊:“同样的驾驶员?”

王俊道:“我已经告诉过你,那两个驾驶员,被罗蒙诺收买了,他们不知得了多少好处,一到工地,立即辞职了!那架飞机,现在停在临时机场上,要等开罗来的新驾驶员来了,才能飞行。”

我想了一想,道:“或者我能试试,将这架飞机,飞到开罗去。”

王俊忙道:“如果你能的话,那实在太好了,有两个高级人员,正因为回不了开罗,而在急得跳双脚哩!”我道:“好,请你去为我安排这件事。”

王俊走了开去,一小时后,他回来,告诉我一切都已准备好了,他劝我不要夜航,但是我却心急得不得了,我跟着他到机场,我的两个乘客,又心急要回开罗,又以怀疑的眼光看着我。

我想起了我来的时候,那个美国机师说的话,便也对这两个人道:“祈祷上帝吧!”

那两个人面色灰白地上了飞机,一个还在问我:“你没有副机师么?”

我不去采他们,钻进了驾驶室,那是一架旧式的飞机,我是会操纵的,困难的便是航线不熟,而且又是夜晚航驰。

但这个困难,却可以藉着和开罗方面,不断的联络而克服。

飞机并没有什么毛病,当它在开罗机场上停了下来之后,我特地去看那两位乘客,他们的脸色,仍是白得可怕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