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八部

我相信,王彦和燕芬两人,相继来找我,都是因为他们想来求助于我之故。

但是他们却终于未曾开口,便夺门而出!

那自然是因为他们一见到我,便产生了强烈的恐惧感之故!

我真怀疑,一个正常人,在这样的变故之下,他的神经,能支持多久,而不崩溃。

我骤然放下了那册“原色热带鱼图谱”,我要找到他们两人!

我已知道他们两人在离岛上,当然我不能递岛逐岛去找,但是我可以通过我和国际警方的关系,要求本地警方,派出直升机助我去寻找。

通过直升机的直接寻找,和周密的空中摄影,要发现他们,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我甚至可以不必向警方解释,我在找寻什么,没有我的请求,警方也一定不会干预我的行动的。

我立即和警方联络,直升机是现成的,随时可以出动,空中摄影机的装置也只是极短的时间便可以完成的事。我只要一个帮手:驾驶员兼摄影师。本来我是可以自己驾驶的,但是我恐怕如果只有我一个人的话,当我发现了他们的踪迹之后,必需将直升机降落在岛上,他们便会因为极度的恐惧,而生出什么不智的事来了。

当我到达直升机机场的时候,天色已经微明了,我向机师传达了我的命令。我命令他:不断地在各离岛上空盘旋,直到有所发现为止。

我们携带着充足的燃料,在上空盘旋,又盘旋,我以长程望远镜,注视着每一个荒岛。

到了下午,直升机已经两次飞返基地,补充燃料,而再次出发时的目标,也是一些几乎在太平洋边缘上的无人小岛了。

我真怀疑王彦的游艇,是不是能够驶得那么远,但是我还是一个一个岛找着,而且我还吩咐机师不要飞得太低,以免王彦和燕芬两人,警觉我是在找他们。

暮色浙临,直升机的燃料,也不容许我们继续找下去了,我正准备放弃搜寻,回到家中去仔细研究空中摄影之际,突然,在一座孤零零的小岛之旁,我看到了一艘中型游艇。

在望远镜中,我可以清晰地看到艇尾的英文字“QUATERNION”那是一个数学名词,创自苏格兰数学家满弥登,中译好像是“四元化”。王彦是数学家,他正是以这个名词未命名他的游艇的。

我发现了玉彦的游艇,我的心情兴奋得简直难以形容。

我令机师飞开去,然后,直升机接近海面,先放下了一艘打气的橡皮艇,然后,我也从直升机上跳了下来,落在橡皮艇上,直升机升空而去,留下我一个人在茫茫的海面之上。

暮色浓得很快,当我在海面上,划到一半之际,已经很黑暗了。

幸而我还可以看到前面的那个小岛,不致于失去了目标。

当我的橡皮艇,无声地驶近那个岛之际,我绕着小岛,划了半周,使我接近王彦的那艘游艇。游艇中显然没有人,他们两人是在岛上。

我将橡皮艇隐藏在两块岩石之间,然后爬上岸。

岛上一片黑暗,也十分静寂;当我在海面上向这座小岛划来之际,我只觉得那小岛十分小。

但当我上了岛,却又觉得要在磋峨的岩洞中,在深深的灌木丛中找两个人,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我以最轻的步法,向前走着,天色十分黑,是对我有帮助的,因为那使我不会被他们两人发现。

我一面走,一面用心地倾听着,当我来到了岛中心的时候,我突然闻到了一阵焦味,那是属于食物所发出来的焦味!

我立即停住,仔细地辨别那一阵肉焦味的方向,然后再慢慢地向前走去。不一会,虽然在浓黑之中,我也剪以看到一个帐篷,支在一道小溪的旁边。

我一见到帐篷,心中便不由得紧张起来。

因为我再向前走几步,就可以和世界上仅有的两个透明人相会了。

我慢慢地掩近帐幕、到了我伸手可以碰到帐幕粗糙的帆布之际,我听得帐幕之中,传出了王彦的声音,道:“芬,你——在想什么?”

我连忙停住,惟恐惊动了他们。

我当然是要让他们知道我已经找到了他们的。但是我却得找一个最妥善的现身方法。如果这时,我突然出声,甚至现身,那我想他们两人,一定会因为过度的震骇而发疯的。

我伏着不动,只听得燕芬的声音,也从帐幕之中传了出来,道:“彦,你或许不相信,我并不在想我们本身的事。”

王彦道:“那你在想着什么?”

燕芬道:“我在想,我已经解决了历史上的一个大谜,但是只怕公布出去,没有人会相信我,没有一个历史学家会相信我的结论。”

王彦叹了一口气,道:“芬,到如今,你还在想着历史!”

燕芬苦笑了一下,道:“我不能不想,无论如何,我要设法使世人知道这个历史上的谜已被我解开了。”

王彦的声音,显得十分无可奈何,道:“你解开了什么历史上的巨谜?”

燕芬的声音,却很兴奋;道:“印加帝国,南美平原上的印加帝国,印地安人中的一族,组成了印加帝国,那是当时世上最具文明的古国,可是后来,这个古国的所有人,全不见了,只留下精致的废墟,给人恁吊,至今无人能够研究出那是为了什么原因,是什么原因使这个有着高度文明的古国消失的?”

王彦仍是苦笑着,道:“那你说是为了什么呢?”

燕芬道:“那还用说么?当然是所有印加帝国的人民,都遭到同一命运!”

王彦的声音之中,充满了惊骇,道:“芬,你说我们会死?”

燕芬道:“彦,你怎么啦,人总是会死的。

唉!“

王彦默然不出声。

燕芬又叹了一口气,道:“彦,我们是现代人,神经自然比古代人健全些,但我们遇到了这样的事,已经震骇到这种程度,你想一想,若是古代人,他们将会怎么样?”

王彦仍然不出声。

燕芬的声音,十分沉重,道:“自杀,古代人一定以为那是世界末日来了,那一定是一场可怖之极的集体自杀,使得印加帝国的人完全死光,陡然之间,一个古国不见了!”

王彦仍然不出声。

燕芬的声音,听来像是正站在历史学家会议的讲坛上,在发表她具有决定性的学术演讲一样:“但是,还有一些人,并不是立即就神经慌乱到自杀的,他们铸成了那黄铜箱子,将那——”

燕芬讲到那里,王彦突然叫道:“不要提起那魔鬼的东西!”

燕芬顿了一顿,没有说出那黄铜箱子中的究竟是什么来。

她续道:“他们还在箱面上,铸出了当时情形的浮雕画,一切生物,都只剩下了骨骼!”

我听到那里,不由自主地震了一震。我的猜想,已被燕芬的这一句话证实了。果然,燕芬和王彦两人的肌肉,已经消失了——在人们的视线之中消失了。

王彦尖声叫道:“别说了!别再说了,我受不了了!”

他叫了几声,忽然又道:“芬,你点着灯看看,我们或许已经恢复原状了。”

燕芬道:“不会的,你别妄想了。”

王彦却坚垮着:“我们会突然地变得那样可怕,自然也可能突然恢复原状,你点着灯,我们来看看!”

在王彦的声音中,充满了急切的希望。

我听到了一阵摸索声,接着,灯光一亮,我连忙将眼凑在帐幕的一道缝上。

从那道缝中,我可以看到帐幕中的情形。

我的天,我不由自主,紧紧地握住了我可以握到的帐幕绳子,两手中直冒着冷汗,我……我该说什么好呢?我该如何说才好呢?

我所看到的,我所看到的,唉,那是不是真是我所看到的事实呢?

我看到,在一盏马灯的灯光下,两具完整的白骨,一具坐着,一具蹲着。

我可以毫无疑问地因为盆骨的构造不同,而分出他们的性别来,坐在地上的那具是女的,那自然是燕芬了,而蹲着的那具,自然是王彦。

我看到王彦以他的手指骨,在离他臂骨寸许的地方,拼命地按着。

他的指骨并没有法子碰到臂骨。

这是当然的事情,就像你和我,都不能以自己手指骨的尖端,碰到自己的手臂骨一样,因为手臂上有肌肉,只不过变成了水晶般的透明而已。

他的声音之中,充满了绝望,道:“看不到了,什么都看不到,没有肌肉,没有神经,没有血液,没有毛发!为什么不连骨头也变成透明呢?那我们便是真正的隐身人了!”

燕芬也开口了——我看到上颚骨和下颚骨在迅速地开合:“可惜那东西不在了。”

“不要提起那东西!”王彦叫着。

这时,我看到了他们两个人和枯骨唯一不同的地方,那便是,他们两人的眼珠还在眼眶之中,眼骨眶中,就是那么孤零零,黑溜溜的两颗眼珠,看来更是令人冷汗直淋。

当然,他们的眼珠我是一定可以看到的,那是因为如果光线甚至能透过他们眼珠的话,那么,他们本身,便什么东西也看不到了。

王彦隔了片刻,才道:“……你又提起那东西来作什么?”

燕芬“嘿”地苦笑了一下,“道,”我是说,如果我们对着那神秘的光线的时间长一些,或者次数多一些,会不会连我们的骨骼,都变得看不见呢?“王彦躺了下来,以他的一条臂骨,绕住了燕芬白森森的颈骨。

我可以看到他们两人全身的骨骼,当然他们身上是什么衣服也没有穿着的上这是十分可以理解的。他们本来就是未婚夫妇,陡然之间,遭到了如此可怕的遭遇,他们不知道自己可以活到什么时候,以及如何活下去,他们为什么不趁还活着的时候,尽量享受一下人生呢?

如果他们身上的肌肉我可以看得到的话,那么此际帐篷之内,一定是春光旖旎,我一定会脸红耳赤的了。但如今,却只是两具白骨,并排躺在一起。

忽然之间,我想到我们被一层看得见的肌肉包住了骨骼的人,如果全能够来看看王彦和燕芬这时候的情形的话,那么一定会彻悟的。

人生数十年,迟早会化为白骨的,即使在未化为白骨之前,也只不过是薄薄的一层肌肉,在裹着白骨活动而已,既然如此,又何必勾心斗角,你争我夺,又何必有那么多的七情六欲?

我甚至怀疑,两千五百多年之前,佛祖释迦牟尼是不是也看到了这等情形,所以才会创下了像佛教那样伟大的宗教的。

只听得王彦叹了一口气,道:“把灯吹熄了吧。”

燕芬弯身起来,我可以看到她肋骨的正面和反面,也就是说,我可以看穿她的身子,但只是见到骨骼,除此而外,什么也看不到。

帐幕内的灯熄了,过了好一会,我才能有力道退出了几步,坐在地上。

我已经发现了王彦和燕芬两人了,但是我该怎么办呢?我现身去和他们相见么?

设身处地想一想,如果我成了这样的怪模样,那我会怎样地躲避着他人呢?我当然不愿与任何人见面的,与他们相会,那绝不是办法!

那么,我是留下一封信,然后躲在一边,来看他们的反应么?

那也不是办法,因为他们看到,我留下来的信,和见到我的人一样,都会受到极大的震惊。

我呆呆地坐了许久,仍是一点办法也想不出来。

我暂搁下了这个念头,又将他们两人的遭遇,略为归纳了一下。现在,我知道王彦在打开了那只黄铜箱子之后,箱子之中乃是一种会发出神秘的光芒来的东西,王彦首先变成了透明人。

因为那种神秘的光芒,先照射到他的身上。

然而,燕芬也有了同样的遭遇。

燕芬是在什么地方见到王彦,为什么她竟会有了同样的遭遇,她和王彦又是怎样来到这个小岛上的,我完全不知道。

我所知道的只是:燕芬所发生的这一切,全是她在那天早上,和我分手之后,一天之内的事。

而且,我还知道,那会发出神秘光芒的物体,如今已不在他们处了。

我是如何急切地希望问他们,那竟究是什么东西,和这东西如今在什么地方啊!但是我却不敢现身,怕惊动了他们。

我又悄悄地向帐幕走去。

我希望在他们两人的交谈中听到多一些东西,因为我知道他们两人,是必然不会睡得着的。

果然,我在帐幕旁隐伏了没有多久,便又听到了王彦的声音,王彦先叹了一口气,然后道,“芬,我想你说的话,或则有些道理。”

燕芬道:“我说的什么话?”

玉彦道:“我们经那种光芒的照射几次的话,可能全身都透明了,成为隐身人,那么我们的处境,就会比现在好些了。”

燕芬道:“是啊,可是那东西,却在罗教授家中,我们有什么法子去到罗教授的家中?我实在不能想象将身子全部包住,混在人中了。”

我心中暗踏吃惊,原来事情当真和罗教授有关的。看来我原来的推断一点也不错。王彦在离开了我的住所之后,便去找罗教授的,当他的车子堕崖之际,他并不在车中。

他那时在什么地方呢,是不是在罗蒙诺教授的家中呢?

我只听得王彦道:“我还要去试一次。”

燕芬则以十分惊惧的声音道:“别去了,别去了,昨天晚上,你去市区打电话的时候,我一直发着抖,直到你回来为止!我实是不敢想,如果人们发现了我们,会怎么样。”

王彦苦笑道:“事到如今,至少已有三个人知道我们的秘密了,一个是卫斯理,还有两个,是罗教授和那个叫勃拉克的石头一样的古怪男不。”

燕芬叹了一口气:道:“不知道这三个人,会不会将我们的事传出去?”

王彦道:“我想不会的。”

我偷听到这里,心中的惊骇程度,也已经到了我所能忍受的顶点、如果再有什么意外发生的话,我一定会因为忍受不住而出声尖叫起来的了。

原来王彦和勃拉克也见过面了!

他们和勃拉克见面的地点,当然是在罗蒙诺的住所,那么,罗蒙诺和勃拉克之间,的确是有着关系的,只不过我去的时候,捉不到证据而已。

由此推论,罗教授忽然有埃及之行,也一定不是偶然的事情了!

燕芬又道,“如果肯定我们能变为隐身人,那倒不妨冒一次险,但是如今,我们却只有在这里居住下去。”

燕芬续道:“昨晚你带回来的食物,足可以供我们一个月的食用了,而我们在这里,又不会有人发现的。”

王彦叹了一口气,道:“看来也只好这样了。”

他们讲到这里,便静了下来。

我等了一会,听不到他们再讲话,我使悄悄地向后退了开去。

在我退开去的时候,我已经有了决定,我的决定是,我绝不会惊动他们。反正他们有着足够的粮食在一个月之内。是不会到其他地方去的,为了确保他们不离去,我会在离开之际,对王彦的游艇,作小小的破坏,使之无法行驶。

而在这一个月中,我要尽量为他们设法,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弄得更清楚,我要知道罗教授到埃及去的原因等等。

如果一个月的努力,并没有法子使他们的现状得到改变的话,那么我再和他们相见,共商对策、也还不算是太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