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第六部

那管家转过身,向前走去,我和罗蒙诺教授跟在后面,我又吩咐那管家道:“你一路向前去,将所有的灯开着!”

老实说,如今我制住了罗教授,虽然说占了绝对的上凤,但是我对于勃拉克,却还是有所忌惮,因为在传说中,他可以在昏暗的情形之下,连发七枪,都射中扑克牌红心七的七点红心,而那张扑克牌是在他三十码前面的。

对着一个枪法如此神奇的人,如果他在暗,你在明,那你便等于有一只脚踏进棺材去了!

那管家依着我的吩咐,一面向前走,一面开着了所有的灯。

屋子之中,大放光明,我仍然不敢丝毫怠慢,我将罗教授的身子当着盾牌,挡在我的前面。

事实只不过是三四十尺,但等到来到了厨房中,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时,我竟松了一口气,像是走了一段长路程一样!

厨房中的一切,和昨天我所看到的一样,那只曾为勃拉克握过的咖啡壶也还在,我断定冷血的勃拉克如今一定不在屋子中,否则,他早已出来了。

那管家在通向储物室的门前站定,转过头来看我。

我已经决定,先要罗蒙诺承认勃拉克是在这里,然后,再逼他说出王彦和燕芬的下落来,这一切,当然最好是在勃拉克回来之前办好!

我扬了扬手,道:“将门拉开来。”

那管家将门推了开来,不等我吩咐,又着亮了储物室的灯,我用力推了推罗教授,使得他踉跄地向前,然后喝道:“你看——”

然而,我只讲了两个字,便立即踏前一步,将罗教授扶住,本来我那一推,是要将罗教授推跌在地上的,然而这时我却赶紧将他扶住,唯恐他跌倒。

刹时之间,静到了极点,我们三个人,谁也不出声,我只觉得心头怦怦跳。在寂静中,唯一的声音,便是一只猫在“咪咪”地叫着。

不错,是一只猫。

储物室中有一只猫,也不是什么出奇的事,储物室通常都杂乱无章,在许多杂物的空隙之中,正是猫最喜欢藏匿的地方,可是这只猫,却使我一见之下,就整个人怔住了,作声不得!

那头猫儿,有着黑白交杂的斑纹,我是见过的,那正是昨天身中几枪,从杂物上跌下的死猫!至少十分相似,但如今这只猫儿,正望着我们在叫着。

除此之外,我还看到了储物室中的情形。

不错,那是一间储物室,其中堆满了杂物,和所有的储物室一样。但是却一点也没有什么暴力的痕迹,没有枪洞,没有被破坏的物事,没有倒下来的东西,尘埃甚厚,显见堆在其中的杂物,久未给移动了。

老天,这算什么,我是在做梦么?

我乍一见到储物室中的那种情形,我的脑筋的确混乱到了极点。

但是,没有多久,我立即镇定下来。

我还不知道目前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事,只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我昨日的遭遇,绝不是幻觉,而我如今,也正是在同一的屋子中!

当然,事情已经过去近二十个小时了,有那么长的时间,来布置一间满是埃尘的储物室,将有弹孔的东西搬去,喷上尘埃,补好墙壁,另外找一只相同的猫儿,并不是什么难事。

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罗教授的身份是什么呢?他显然是要掩饰勃拉克的存在,那么,我如今的处境,可以说是危险到极点了。

我将罗教授的手臂握得更紧,我只想到一点:我必需立即离开这里。早就有人疑心勃拉克表面上是单独行动,但是在他的背后还是有着一个大组织的,现在我不可以证明这一点了。而我一个人,是绝对没有办法和这样的一个大组织作对的,我要立即离开这里,并和警方秘密联络,那时,罗教授以无可奈何望着我,这老狐狸,他的表演功夫真好。

他道:“年轻人,你刚才提到储物室,这里就是了。”我道:“啊,我一定弄错了,你们这里很和平,是不是?”

罗教授道:“就是你来得太不和平了。”

我冷冷地道:“我退出的时候,也非用武力不可。”罗教授道:“那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我道:“我不想伤害任何人,但是我却也不想被人伤害,我要你陪我出门口。”罗教授点头道,“可以。”

我推着他,出了花园的铁门,浓雾依然在,这对我很有利,因为当我放开罗教授之后,可能有许多人持着枪想杀我,但是在浓雾的遮蔽之下,他们将难以如愿。

出了铁门,我将罗教授一推,推出了几步,而我自己,即立即向后倒跃了出去,没入了浓雾之中,躲了起来。

浓雾像毛毛雨一样,草丛之中,早已湿透,我躲了五分钟,身上也湿了,我没有听到有任何动静,向前望去,依稀可以看到罗教授在门口站了一会,然后向门内走去。

他只走出一步,我便看不到他了。

但是,我却听到了一阵急骤的脚步声,接着,便是那管家的声音,道:“教授,要报警么?”罗教授道:“不必了,年轻人不知受了什么刺激,我想他是不会再来了,快将我的自卫手枪收好,你一直不赞成我枪中不放子弹,但今晚幸而没有子弹,要不然,我一发现他的时候,只当他是小偷,几乎要放枪了。”

罗教授的声音,渐渐远去,再接着,便传来了关门的声音。

我又呆了半晌。

事情仍然有两个可能。其一:罗教授根本是无辜的,是我庸人自扰,找错了目标、但是,冷血的勃拉克的出现,又怎么解释呢?其二,罗教授和管家,是明知我没有离去,这些话是讲给我听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两人也实在太深谋远虑,是太难以对付的敌人!

我又伏了三十分钟左右,才轻轻地顺着路,走了下去,走出了二十码,我摸到了我的车子,打开了车门,我驶着车子下山去。

我十分心急和警方秘密工作室联络——这个工作室的存在,也是不公开的,它所担负的,是最繁重和最难以应付的事情,例如勃拉克的出现之类——所以我下山时,车速仍然很高。

我的车子在潮湿的路面滑行着,在一条坡势陡峭的路上,我突然发觉,车子下滑的速度,已不受控制,同时,我看到路面之上,闪起了一种奇异的反光,那是油而不是水!

在陡峭的路上,有人倒上了油:这是何等卑劣的谋杀手法!

我心中不禁冷笑,因为想害我的人、手法也未免太低了,凭我的驾驶技术,在路面上倒些油,就可以使我命丧了么?

我踏了下车掣,可是,车掣却是松的!

我立即感到,我是太乐观了,敌人十分高明,他们将我的煞车掣也破坏了,车子迅速地向下滑去,去势越来越快,我已不及作其他的考虑,我打开了车门,身子向外,穿了出去。

几乎是我的身子才一着地,还在打滚间,在我前面六七码处,已经传来了“轰”“的一声巨响,我的车子,不知撞在什么地方了。接着,便是熊熊的火光,在浓雾之中,亮了起来,我伏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这时,倒是路面上的污油救了我。

因为我曾在路上滚了几滚,令得我的身上,也都沾满了黑色的滑润油,所以,尽管火光可以及到我伏身的地方,我伏在地上,却也不容易为人发现。

我之所以说污油救了我的命,那是因为我又看到了冷血的勃拉克!

我看不清那人的脸面,是因为火光闪耀,和浓雾的原故,但是我却看到了那人腰际一团闪耀的红光,那红宝石的腰带扣子。

同时,那种站立的姿势,也是勃拉克所独有的,他站在那里,就表现出他那种冷酷、无情、嗜杀成性的可怕性格来。

破坏我的车掣,在路面上撒上滑油,使我车毁人亡,这对勃拉克来说,实在是太小的事了,因之他站着欣赏的时间并不长,便动身向外走了开去。我两次见了勃拉克,但是我两次都没有见到他的本来面目。

勃拉克没入了浓雾之中不久,我便听到了有汽车发动的声音。

我站起身来,我的车子仍在燃烧,但已只剩下一堆废铁了。

我并无意凭吊我的车子,我只是站在车旁,回想刚才那生死一线间的经历,如果我迟跃出车子十秒钟,那么我……我如今它是一国焦炭了。

我在想:勃拉克一定是太自信了,这人是可怕的魔鬼,但是他的自信,则是他致命的弱点!

他除非不失败,要不然,他一定失败在他的自信上。

而事实上,他已经失败在他的自信上了。

昨天,他自信在他自制的特级快枪疯狂扫射之后,便不会再有生存的物事。但是我却恰好躲在门后避过了他。

而如今,他以为车毁之后,我一定烧死了,竟不详细检查一下,就离了开去,而事实上,我则早已跃出车子了!

我本来,认为和勃拉克作对,几乎是难以想象的事情,但如今我的想法不同了。

一来,是因为勃拉克既然要将我置于死地,我必需与他周旋,这其中,绝对没有转回的余地。二来,我已发现了他的弱点!

只要发现了他一个弱点,便可以进而发现他更多的弱点,使他失败!

我吸了一口气,沿着路,向山下走去,经过了两个的士站,我却远远地避了开去,我身上满是油污,接近人是会惹人注意的。我要先回家再说。

我当然不是放弃了追踪王彦和燕芬两人的下落,只不过我要采取另一个方式——并不是独力进行的方式。我准备一回到家中,便立即和警方秘密工作室联络、我化了将近一小时,才步行到家门口,我看到我家楼下大厅,灯火通明,这时已经是下半夜了,老蔡难道还没有睡,正在等我么?我快步来到了门前,取出钥匙来,打开了门。

我才一开门,便听得老蔡的声音,道:“主人回来了。”我呆了一呆,心想:原来有人在等我,那是什么人呢?我跨了进去,只见老蔡已迎了上来,他以充满了惊讶的眼光望着我。

的确,这时候,任何人见了我。都不免惊讶的,因为我由头到脚,全是可怕的油污!

我忙道:“有人来找我么?”

老蔡向大厅角落上的一张沙发指了一指,道:“不错,有一位小姐来找你……”老蔡在讲这句话的时候,压不住他心头的恐惧。

我听说有一位小姐来找我,心头正在奇怪间,老蔡已压低了声音,道:“我……我怕。”

我呆了一呆,道:“你怕什么?”老蔡的声音更低,道:“那位小姐的打扮,就和上次的那个骷髅精……是一样的。”

我叱道:“别胡说!”老蔡却还拉住我的衣袖,道:“千万要小心才好。”我一推,将他推开了一步,高声道:“谁来找我?”

我已向老蔡刚才指的角落看去,也看到了有一位小姐坐在一张高背沙发上,但因为沙发的背很高,几乎将那位小姐的全身,尽皆遮住、所以我只能看到那位小姐放在沙发扶手的手臂,并看不清她是什么人。

我一面问,一面已向前走了过去。

我才走出了两步,便听得那位小姐开了口:“卫先生,请你别再向前来。”

我一听那声音,更是大奇,因为那分明是燕芬的声音,我为了她一日未归,而几乎车翻人亡,原来她却在这里,她在弄什么玄虚?

我当然未曾将她的话放在心上,我继续向前走去,一面问道:“燕芬,是你么?你可有和家人通过电话么?你到哪里——”

我才讲到这里,已来到了燕芬的近前,燕芬突然离开了沙发,向后连退了儿步,尖声叫道:“别再走近来,别再走近来。”

我抬头向燕芬看去,不禁呆住了。

燕芬穿着一条长裤,外面则穿着一件不很称身的长大衣,带着手套,头上至少包着两条深色的丝巾,将她的头脸,完全裹住,而且,在午夜,在室内,她也戴着一副黑眼镜。

老蔡说得不错,燕芬这时的打扮,和王彦上次来的时候,几乎一样,将她的身子,完全遮蔽了起来。

突然之间,一股莫名的恐惧,像是突然袭到的电流也似,穿通了我的全身,我震了一震,指着燕芬,道:“你……你……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燕芬的声音,听来反倒比我还镇定得多,她道:“卫先生,你不必问这些了。王彦的下落我已找到,事情都已经过去了。”

我踏前一步,燕芬后退一步,我沉声道:“不,事情没有过去,正在开始,王彦怎么了?

你怎么了,你们必须对我说!“”

燕芬尖声说着、几乎是在高叫,道:“我说事情已过去了,你不必多管闲事,就是帮了我们的大忙,你更不可以通知警方!”

我紧钉着道,“为什么?”

燕芬吸了一口气道:“因为事情已经过去了,何必再惊动什么人?”我一声冷笑:“事情过去了?燕小姐,你为什么作这样的打扮?”

燕芬的身子向后缩了一缩:“我……我得了重伤风,所以才这样的。”

我斩钉截铁地道:“不!你遭到了和王彦相同的遭遇,是不是?你说啊?你怎么不开口?你们究竟遭到了什么事?”

我一面说,一面一步一步,向前逼了过去,燕芬则一步一步地向后退着,她终于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了,她背靠在墙上,急速地喘着气,道:“你别近来!别近来!”我自然不听她的话,手一伸,已向她的肩头搭去,我看出燕芬的神经,正处在极度的恐惧和震惊之中,我要先按她的肩头,令她镇定下来。

在那一瞬间,我忘了燕芬在柔道上有着极高造诣这一件事了。

我的手,才一搭上她的肩头,她猛地一侧身,已经抓住了我的手腕,我只觉得身子猛地一转,身不由主,“叭”地一声,跌倒在地上。

然而,我在跌下之际,却还来得及抓住燕芬的一只衣袖,那只衣袖。在我整个人的重量压坠之下,“嗤”地一声响,被我撕裂了下来。

燕芬发出了一声惊呼,向外奔去。

我不明自她何以惊呼,她只不过被撕去了一只衣袖而已,我仍然没有发现什么异状,但是燕芬向外奔去,却使我非截住她不可,我猛地扑出,燕芬慌乱地以她的手臂来挡格我,我又抓往了她的衣袖,她又猛烈地一挣,我又将她衬衫的袖子,拉了下来。

在她衬衣的袖子被我拉下来之际,我猛地一呆,我第一个感觉,是我在做噩梦,我第二个感觉,则是我并不是在做梦,但是我是在作什么呢?我却说不上来,我除了呆呆地站着之外,什么也不能做。

在衬衣的袖子也被我拉了下来之后,燕芬的右臂自然裸露了。可是那是什么样的裸露?我看到一条完整的手背骨,一端连在燕芬的肩上,另一端,则还戴着手套!

我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燕芬,摆动着那条手臂骨,奔出了我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