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read_content_up;和大宋的火炮相比,瀛洲军的火炮小型化了许多。レ?思?路?客レ

    由于炼铁及火药技术所限,大宋的火炮工艺比较粗糙。

    而为追求火炮的威力,就不得不把这些东西玩了命的往傻大黑粗的方向发展。

    到了宋末之时,元军南下江南,静江府的守将在城破之际,率手下二百五十名军士点燃了一个大铁火球集体殉国。

    那大铁球具体多大以不可考,可据说,其铁壳的厚度高达一寸!

    薛极所部火器营的火炮虽然没这么夸张,可走的也是粗犷路线。

    这般超大口径的火炮固然威力不俗,可麻烦也不少,笨重不宜搬运且不说,而且时常会出问题。

    比如,jing准度不够,装药麻烦,散热也是个问题,由于铸铁水平有限,一旦火药填装过猛,炸镗什么的也不算稀罕。

    也正是因此,这种大型火炮其实并没法在宋军中普及,一般只是用来做守城之用。

    宋军的常规火器主要是火箭、喷火枪这两样。

    所谓火箭,就是在箭杆的中部绑一个竹筒炮仗,至于喷火枪,则是在普通的木杆儿长枪上加一个竹制喷火筒。

    两样东西虽然也算火器,可威力总归有限,而且可重复使用,在两军对垒之际起到的效果总归有限。

    相比于宋军的笨拙火炮,瀛洲军的火器虽然发展的迟,可由于研究方向明确,一早就定下了标准化、jing细化和小型化的发展战战略。

    至今虽然瀛洲岛的火炮技术已然有缺陷,可比起宋军的火炮来,不论是she程,还是威力,又或是便捷程度,都明显强了一大筹。

    就在宋军火炮营的军士还忙着往炮筒里填火药的功夫,那厢,杭州城头,已然百炮齐鸣,数百发的炮弹黑压压一片罩向宋军的炮兵阵地。

    此番出征杭州,杨铁心所部光是大型战船,就有整整一百艘,配有火炮整整一千门。

    如今杨铁心下令拆下一半搬到杭州城上,那也是五百门的火炮。

    而这正对着宋军主营的方向,杨铁心一口气安排了整整两百门的火炮。

    本就是综合xing能相当不差,再加上居高临下的便利,瀛洲军这一开炮,就几乎把宋军的火炮营及其周围的护卫部队尽数笼罩了其中。

    第一炮就命中宋军阵地,除了瀛洲炮兵训练有素之故外,这个距离够近、瀛洲军的火炮够多,也是相当重要因素。

    但闻轰隆隆一片惊天动地的爆破声响起后,宋军前部的两万大军,当场就被炸了个七零八落,死伤无数。余下的那些虽然侥幸逃过一劫,可也大都被巨大的爆破声震得头晕耳鸣、眼前发黑。

    至于那些被重点关照了的宋军火炮,则无一例外,在炮火中被炸了个灰飞烟灭。再加上随后的炮弹殉饱,整个炮兵营及其周围三十丈范围内,都没在存下一个完整的人形。

    一炮见功,瀛洲军的士气大振,开始有条不紊地进行第二轮设计。

    三轮齐she过后,宋军前部的两万大军已经彻底没了阵型。最终能够幸存下来的,不过十之三四,而且还大都被吓破了胆,哆嗦嗦嗦的跌倒在地,不敢起身。

    不过,接下来瀛洲军倒是没在欺负这些炮灰兵,而是开始炮火延伸,将目标瞄向了后方的宋军主力部队。

    比起宋军火炮那不过到二里的最远she程,瀛洲军火炮的she程明显远了许多,最远可七八里,有效she程也有四五里。

    而此番薛极自觉得胜的把握十足,主力部队都挺靠前,十分临近杭州城,却正好基本都落入了瀛洲火炮的she程之内。

    结果此番瀛洲军一开始炮火延伸,这些宋军门就杯具了。

    还没等这些宋军从前锋被灭的震惊中回神呢,瀛洲军的火炮便已经恶狠狠地贯入了宋军主阵之中。

    又是一轮三发齐she后,宋军的阵势便被彻底炸乱,受伤的军士哭爹喊娘、东奔西突。那些侥幸没被炸到的,也尽皆惊慌失措,急急好似丧家之犬,忙忙好比漏网之鱼,唯恐跑得慢了炮弹落到自己家头上。

    宋朝的禁军本就素质不高,这会儿一乱起来,那就更是不成样子。数万大军你推我搡,左右冲突,前后顶撞,折腾了半天也没跑出几步远。

    有那凶残之辈,眼见杭州城上飞来的炮弹越来越凶猛,索xing一发狠,直接拔出了刀子,对着自己昔ri的袍泽开始下手。

    身为三军之主,兵部尚书薛极的运气还算不错。直到瀛洲军的三发炮弹she过之后,薛极都没受什么伤,可却受惊了不轻。

    早在杭州城上蒲一开炮之际,薛极的胯下的战马便开始受惊撩蹶子。

    亏得薛极身边的护卫眼疾手快,及时制住了受惊的战马,并接住了滚落马下的薛大尚书。

    可这厢薛极刚刚从惊魂未定中直起身来,宋军的炮火片已经开始罩向宋军大队。

    被吓得小心肝砰砰乱跳之下,薛极哪里还顾得上指挥三军,第一时间便再次缩脖子躲进了侍卫的重重护卫之中。

    也亏得薛极躲得够快,因为,薛极刚刚藏好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一发炮弹就在薛极身侧一丈许处爆炸。

    结果这一下虽然没炸到薛极,可薛极身边的护卫,却在这一炮之下死伤了近小半。

    被隆隆的炮声震得头晕眼花、腿肚子抽筋,好半晌,薛极方才在侍卫的拉扯下勉强恢复镇定,然后薛极的第一个反应却不是指挥大军撤退,更不是发动绝地反击,而是,自个逃命。

    事实上,就算薛极想指挥,也没法指挥了。

    因为,在这种近乎非人力可抗衡的炮火打击下,这些宋军,已经彻底乱了,相互践踏冲撞着,将人形的恶劣尽展无疑。

    此刻的薛极也是如此,勉强指挥着还剩不到两百的亲卫簇拥着自己,薛极的唯一的念头就是,赶快躲得离那杭州城远远的!

    可惜到了此刻,宋军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大家都在为自己的小命努力挣扎,哪里还有人理会薛极这个三军之主啊!

    几番冲突,薛极这一行始终被周围的乱军所阻,薛大尚书终于动了真怒。

    “杀!杀!杀!给我杀光这群贼子!”

    横眉怒目,薛极手指着挡在前方的一伙乱军,对着手下众亲卫厉声高呼道。

    薛极的亲卫都是薛府死士,自幼的薛家培养,毕生以为薛极这个主子尽忠为己任。

    此刻薛极既然下令了,这些侍卫门自然不会官挡在前面的是什么人,直接举起了屠刀,就开始了血腥杀戮。

    不愧是尚书府的jing锐死士,这些侍卫一开始动手,那真个是刀光霍霍,所过之处,人头滚滚,仅仅一个冲锋,就将薛极向前带出了一丈多远。

    “对!就这么杀!这群贼子,敢当本官的路!反了你们了!”

    看着侍卫杀起自己手下的军士,薛极不但没有丝毫的愧疚感,反而相当的理直气壮、兽血,不由自主地便高声呼喝了出来。

    薛极这么一吆喝,终于有人发现了薛极这一小撮乱军的异常。

    “卧槽!当官的杀人啦!”

    “干他老母的!当官的又开始欺负咱们这些大头兵了!”

    初时还是有一两个人嘀嘀咕咕地喊着,可当官的欺负小兵,这种事情本来就很喜闻乐见,很容易引起那些基层大头兵们的共鸣。

    结果不到半刻钟的功夫,薛极残害同袍的事情便传遍了小半战场。

    在一片呼喝谩骂声中,终于有那革命xing比较强的家伙开始脑袋瓜子开窍了。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反正不过一死,咱们和这狗官拼了!”

    “对和这狗官拼……”

    “轰!”

    一名军士刚刚喊到一半的口号,就被一枚炮弹砸中头顶,雷鸣电闪般的爆炸过后,这名军士,连同其周遭数十名军士,尽皆落了个尸骨无存。

    余下的军士虽有幸存之人,可也没多少心思在理会薛极之事了,当下一更加癫狂的姿态,玩了命的往后方狂奔。

    只可惜,这些宋军太过混乱,尽管大多数的逃跑方向都是宋军的后营,可相互之间的冲突依旧不可避免。

    虽然那些零散的宋军大都不敢单独冲撞薛极这伙“大队人马”,可薛极也没有因此而躲过一劫。

    相反由于其它宋军都已经基本被打零散了,薛极所部这百余人的一大撮团伙显得非常的明显,结果不可避免地招来了瀛洲炮兵门的重点关照。

    “轰!轰!轰!”

    一连串的闷响声中,总计有十余枚的炮弹直奔薛极所部方位笼罩而来。

    瀛洲军火炮由于经过改良,不但火药的威力大了许多,就连弹片的散she能力也比宋军的火炮强了不止一筹,往往一枚炮弹下去,就能笼罩方圆三四丈的空间。

    此刻十余枚炮弹齐至,虽然分布的不算均匀,可也基本将薛极所部亲军基本覆盖其下。

    “轰隆!轰隆!轰隆隆!”

    几乎是连成了一片的爆炸声响起,下一个瞬间,冲天的烟尘火雾升腾而起,将薛极等人的尽数笼罩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