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read_content_up;在杭州城外休整了五ri,三军都已经养jing蓄锐完毕,薛极便吩咐手下军士,准备强攻杭州城。

    这也是薛极万般无奈的选择。

    史弥远派给薛极的杀手锏已经祭了出去,可如今已经过去两天了,一丁点儿的消息也么传回来,就好像大海里溶进了一滴水,没溅起一丁点儿的浪花来。

    “该不会,出了什么意外吧?”

    不由自主地,薛极心中如是做想道。

    “可是,就算是死了,你也得先传回个信儿来啊!”

    三刻虽然心中忿忿,薛极对此却也没什么办法。因为,那个所谓的杀手锏,根本就不在薛极的掌控之中。

    更何况眼前已经是石沉大海了!

    没计奈何之下,薛极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了自己手下的这十余万大军身上。

    经过这几天的运作,十二万宋军都已经运动到了杭州城外十里远处,分三面将杭州城团团包围。

    最后一面则是浩浩汤汤的钱塘江水。

    大宋的水军大都云集于江淮一线,钱塘江上虽有水师,可数量有限,而且大都居于杭州,如今杭州被占,这钱塘江也便成了瀛洲军的天下。

    为了对付这股凭空冒出来的乱匪,史弥远倒是有下令到江淮一线调动水师。

    可宋军的水师只是水军,不是海军,想要经海路绕到钱塘,还是颇有难度滴,况且,江淮对岸还有山东方面的水师虎视眈眈。

    反正从史弥远下令调拨水师,到杭州,直至如今,薛极也没收到有水师前来汇合的消息。

    此外,薛极还存了另外一个心思:杭州城内的反贼,应该数量有限,自己麾下已经云集了十二万大军,若是还要再等水师前来分薄功劳,脸面上不须好看。

    故而,犹豫了再三,最后,薛极还是下令,直接开始攻城。

    就在薛极抵达杭州城下的第六天头上,薛极亲点三万人马出城,来到杭州城外。

    按照惯例,薛极先派军士到杭州城下废话了一通,大抵说些投降可以减罪,顽抗死路一条的废话。

    不出意外,薛极此举没得到瀛洲军一丁点儿的相应,反而被she了一箭。

    只是she箭的瀛洲军手上比较有分寸,这一箭只是she在了喊话宋军的头盔上,直把那宋军吓得抱头鼠窜而回。

    “哼哼!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呐,给我准备攻城!”

    随着薛极的一声令下,整整一万宋军轻兵排众而出,扛着一袋袋的麻包,就往杭州城下跑。

    这是要先填平杭州城外的护城河。

    宋军这面一有动作,杭州城上也很快开始响应。

    一片“吱呀呀”的弩弦绞动声响起,同时不断有军士站在城头箭楼上挥舞着令旗,向下方报出一串串数字。

    等到那些宋军跑到杭州城外百步左右的距离后,便听得杭州城头一声高呼传出,“放!”

    声音未落,黑压压一片“乌云”自城头飙she而出,直扑城下。

    那“乌云”笼罩的方位,赫然竟是填城的宋军前进之处。

    “乌云”过处宋军纷纷到底不起,呼号哀鸣声连成一片。

    这个时候,薛极方才来得及定睛观瞧,却发现那哪里是什么乌云,分明是密密麻麻一簇簇的弩箭。

    仅仅是这第一波的弩箭落地,便有上千的宋军倒地不起,而且其中很多人身上,都插了不只一根的弩箭。

    “这……,城上到底有多少贼兵啊?只怕最少要有两三万的弓箭手齐she,方才能有如此效果吧?”

    就在薛极震惊之际,城头的弩箭却没有丝毫的停止,反而很是规则地,沿着宋军的先头部队处层层向后覆盖而来。

    瀛洲军的箭雨打击非常的快捷,将这一万宋军宋头到尾覆盖了一遍,只用了不到半刻钟的时间。

    可这箭雨覆盖的效果,却相当的好。

    箭雨过后,一万宋军还能保持直立的,已经不足五百人,而且还大多是散落在最外围方才侥幸逃过这一劫的。余下的,大都被she成了刺猬,没有了一丁点儿的声息,虽有一少部幸存者,可也大都身被数箭,只剩下倒地哀嚎的份儿了。

    “嘶嘶……”

    见此情形,饶是薛极一向没把这些宋军当人看,也不由得一个劲地直嘬牙花,猛往肚子里抽凉气。

    至于薛极身后的宋军,更是尽皆胆寒,哆哆嗦嗦,仿佛自己也被万箭穿身了一般。

    也难怪这些宋军如此形态,宋军本就整体战斗力不强,这些所谓的禁军,更是菜鸟中的菜鸟,从来就没打过仗见过血,如今突遭如此剧变,没当场吓尿裤子,就已经算是这些兵痞们意志坚定了!

    半晌方才回神,薛极脸se复杂地往城头看了半晌,最后化作长长的一声叹息,“收兵!回营!”

    薛极虽然是文官,可在军事方面也不完全是猪头,知道蛮干不是办法,硬拼下去很可能连城墙边儿都没摸到呢,就把自己手上这点儿人马给耗光了。

    大队人马回营之后,薛极开始派人和城头的瀛洲军沟通,打算先给那些死伤的宋军抬回去。

    这点上,杭州城方面倒是很大方,很是轻飘飘地就同意了。

    可等到这些死伤的宋军被接回营地后,薛极就傻眼了。

    死了的宋军就不说了,样子之惨,看着就让人胆寒。而最麻烦的,却是那些受伤的宋军,三四千的伤号需要医治,随同宋军出征的医官药材明显不够用。

    更可怕的是,那些伤号ri夜哀嚎之下,宋军的士气那是一降再降,看那架势,似乎随时都有崩溃的可能!

    “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从伤兵营回来之后,薛极便把自己关在帅帐之中,团团直转,好似热锅上的蚂蚁。

    “可恶!太可恶了!”

    “这群杀不尽的反贼!待本官打破城池后,定将你们这群反贼统统砍头,不,是千刀万剐,不,是挫骨扬灰点天灯!”

    心里虽然放着狠话,可实际上,薛极一时半会儿还真就想不出啥能够打破杭州城的主意来。

    到了最后,薛极把头发都抓掉了好几把,眼看就要抓出个地方支援zhong yang的头型来了,薛极终于想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那就是,召集众将开会商议对策!

    身为兵部尚书,理论上,所有武将都是薛极的部下。

    可实际上,薛极对手下那群将官,那是一个也看不上眼。因为,薛极是文官,而那些大小将佐们,基本都是武夫。

    盖因大宋的军制非常奇葩,武人地位极端低下,所以基本上没有什么文化人当兵!

    大宋最基层的大头兵,其主要构成并不是平民,而是流民!就是那种无家无业、无牵无挂,啥都没有的糙汉子。

    而大宋的武将,则基本是世袭下来的。校尉的儿子继续当校尉,将军子孙继续当将军,想要高升一步,那是难比登天。

    似岳飞那般能够从一介平民升为三军统帅,除了本身本领过硬外,更主要的是,出生的时机够好,而且还一路遇到贵人,有人赏识提拔!这种情况,绝对属于凤毛麟角!

    也正是因此,大宋的军队那是相当的没有朝气,基本是一潭死水。

    所谓好人不当兵,大抵就是从宋代开始流传下来的。

    虽然和手下将佐关系很冷,可到了这个时候,薛极也不得不落下身段和这群糙汉子议事。这里面除了薛极真有那么一点儿的心思想找出个对策来之外,更多的则是想拉那些武将们来垫背!如果将来真的战事不谐,就推说这帮子大头兵们不给力!

    打定了主意之后,薛极很是难得地,将手下军(两千五百人)级以上的指挥使统统叫到了帅帐开会,就连配套的厢军(管后勤杂事的杂役兵)各级统领也没放过。

    薛极打的算盘不错,可这些大头将军们虽然没啥文化,但也不傻,知道自家这位长官有好事儿的时候是绝对不会想到自己滴,这会儿叫自己等人来多半不是啥好事儿!

    于是,面对薛极的询问,这些大头将军们个个垂着大脑壳一言不发,爱咋咋地!

    眼见手下众将如此的不配合,这下可把薛大尚书给气了个不轻,高踞主位,对着众将的脑瓜顶就狠狠地喷了一大通的口水。

    直到薛极喷得口干舌燥,台下众将也没挤出一个响屁来,薛极更是欺诈胸膛。

    “本官告诉你们,今天你们要是想不出个能够攻破苏州城的办法来,明儿一早,你们这群废物,统统给我打头阵冲锋去!”

    薛极这么一放狠话,下面的众将终于慌神儿。

    毫无疑问,让自己这些武将冲锋送死这种事情,这薛极绝对说得出做得到。

    谁让人家薛尚书是文化人,而俺们这些武将统统是莽夫来着!

    而从今天的战事来看,打头冲锋,绝对是必死无疑的事情!

    生命安全收到威胁,这些武夫们终于慌神,一个个,抓着头发、揪着胡须,开始认认真真地思考了起来。

    还真别说,这些老兵油子们以动脑筋,鬼主意还真就不少,不过片刻功夫,各种乱七八糟的鬼主意便一个接一个地冒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