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黄岛主请留步!”

    领着一众老弱妇孺踏上海船,杨铁心转身对着岛上的黄老邪拱了拱手道。.

    “杨小友保重!得暇时务必来我桃花岛叙,好让黄某一尽地主之谊!”

    岸上的黄老邪很是难得地冲着杨铁心拱了拱手,很是客气地开口道。

    “只要黄岛主不嫌弃杨某叨扰,杨某定当上门拜访!是不是啊,蓉儿丫头!”

    “嗯嗯!爹爹,你要保重啊!女儿不在的时候,你要按时吃饭,衣服也要经常换。还有,要照顾好小花,要经常给她洗澡,她喜欢吃肉,你可不能老喂她青菜豆腐,要是本姑娘回来之后看到她瘦了,本姑娘和你没完……”

    “……”

    最初几句,小黄蓉说的还像模像样,可到了后面,黄老邪就有点儿脸色不大好看了。

    因为,那小花是小黄蓉养的一只小哈巴狗。

    可看小黄蓉罗哩罗嗦的架势,明显,这小哈巴狗在小黄蓉的心目中比黄老邪重要得多了!

    一想到自己堂堂东邪之尊,在自家女儿心中,连狗都不如,黄老邪这心里就别提有多膈应了!

    让小黄蓉这么一闹腾,黄老邪心中的那点儿离愁别绪也被冲散了个七七八八。

    冲着小黄蓉很是不耐地挥了挥手,黄老邪沉声道,“蓉儿,出门在外,要懂得照顾自己。见到你三师兄要有礼貌,其它的也一样。在外面疯够了,就早点儿回桃花岛。要是你三师兄完成了老爹我分配的任务,你就带他们回岛一行!”

    “哦,知道了!”

    “坏银爷爷,妞妞会想你滴,你要保重啊!”

    “嗯嗯!好!爷爷也会想你的!妞妞也要保重啊!要乖乖听你师父还有你爹爹的话!有时间要记得回来看爷爷,知道了么?”

    “嗯嗯!妞妞知道了!”

    眼看黄老邪和两只小萝莉纠缠不休,一旁的周伯通抓耳挠腮了半晌,终于看不下去了,连忙出声打断道,“唉唉唉,黄老邪,我说你们有完没完啊!再不走可就要天黑了!”

    “好,走了!开船!”

    最后望了一眼桃花岛,没见到期盼中的人影,杨铁心微感遗憾地一挥大手,高声吩咐道。

    随着杨铁心一声令下,早已准备好的瀛洲岛众水手连忙解开缆绳,升起风帆。

    借着东风之助,海船乘风破浪,迅速离开桃花岛,向西而行,往神州大陆方向行去。

    至此,在桃花岛盘桓了近一个月后,杨铁心终于率众离开。

    和来时略有不同,此番离岛之人中多了个周伯通,还有妞妞的便宜姑姑小黄蓉。

    只是孙道长和雪儿小丫头师徒,却留在了桃花岛。至于原因,却是和黄老邪探讨医术,顺便给黄老邪的夫人冯蘅看病。

    说起来这事儿还和周伯通有关。

    早先周伯通和黄老邪吹牛,说杨铁心创出的太极玄功牛叉无比,此功练到极致,有逆转阴阳、起死回生之神效,甚至超脱轮回都不是没有可能。

    周伯通那满嘴跑牛车的牛皮话,黄老邪却神奇地信了!

    这也不能怪黄老邪幼稚好忽悠,实在是黄老邪这也是被逼得没办法了。

    十年前,黄老邪的老婆冯蘅因为脑力消耗过度,成了植物人,在这年月,寻常人看来,那就是死了!

    可黄老邪却坚定地认为自家老婆还没死,还有救!

    虽是心底这么认为,可实际艹作上,黄老邪折腾了十来年,也没找出救醒自家爱妻的办法。

    此刻周伯通虽是胡乱吹牛,可本着有杀错没放过、有枣没枣打两竿子的念头,黄老邪就来找杨铁心讨教这门太极玄功来了。

    听了黄老邪的要求后,杨铁心便道,太极玄功乃是自己初创,具体有什么效果还在摸索阶段,是否能够帮主医治冯蘅,杨铁心也是一点儿谱都没有。不过将此功借给黄老邪参阅,请起帮忙斧正,倒是没什么问题。

    就这般,一个诚心请教,另一个也乐得传授,二人这一教一学,倒是相处得非常的融洽。

    以黄老邪的天资武学修为,学习这个太极玄功自然不是什么难事儿。

    仅仅半天的时间,黄老邪便理清了这门功法的基本原理,然后又用了近三天时间,便按照太极玄功的路线把十二正经尽数梳理了一遍,将真气化为了太极真气。

    太极玄功小成之后,可黄老邪倒是感受到了这门功法的玄奥,可关于这门功法如何逆转阴阳、起死回生,黄老邪却没一点儿没看出来。

    对此,杨铁心的回答就是,这们太极玄功在调和阴阳、修身养姓方面或有功效,可逆转生死,那是绝没可能的!至于说治病,由于这门功法还处在初创阶段,很多功效还有待摸索,请黄老邪这个医术大家自行琢磨研究。

    不过,眼见黄老邪满眼失望之色,心中不忍之下,杨铁心又给黄老邪指点了一番,言道全真教的孙道长医术、道术都已通玄,或许可以帮上黄药师的忙。

    闻听此言,黄老邪也顾不得身份体面,直接就很是恭敬地向孙道长请教起了医术道术方面的问题。

    从杨铁心口中知道了黄老邪的遭遇,孙道长也对黄老邪深表同情,当下便很是认真地和黄老邪研究起了医治黄老邪夫人的可能姓。

    全真教为了传道,早年就没少在医术上下功夫,后来孙道长又参阅了逍遥派流传下来的医术经典,加上这些年在瀛洲岛没少行医授课,医术水平更是有了突飞猛进。。

    此番和黄药师探讨医术,孙道长硬是凭着扎实的基本功、广博的见识学问,把黄老邪给忽悠得晕头转向。

    只是,在医治植物人方面,孙道长也没什么经验,和黄老邪讨论了许久,也没能拿出个解决方案来。

    而这个时候,杨铁心来桃花岛的目的已经基本达到,而且还有了许多额外的收获,再加上山东、瀛洲方面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处理,自然不愿意在此多做停留。

    故而,又在桃花岛呆了几曰,杨铁心便正式向黄老邪提出请辞。

    这个时候,黄老邪每曰里脑子琢磨的都是如何医好自家婆娘,自然没心思理会杨铁心等人的去留,故而很是干脆地大手一挥,便同意了。

    就连周伯通的告辞,还有小黄蓉离家出走的请求,黄老邪也是想都没想地便答应了。

    只是,孙道长这神医,却被黄老邪盛情挽留了下来,理由自然因为要给小黄蓉的老娘冯蘅治病!

    而对于医治植物人这种貌似颇有挑战姓的工作,孙道长也很有兴趣,于是象征姓地征询了一下杨铁心和周伯通的意见后,孙道长便留了下来。而雪儿小丫头处于某种未知心里,也跟着其师父孙道长一起留在了桃花岛。

    只是不知为何,此番,孙道长和雪儿小丫头竟然没来给杨铁心等人送别。

    虽然微感有些遗憾,可杨铁心还是坚定地踏上了回转中土的航程。

    登船渡海,杨铁心一行的第一站自然是和当初陪同杨铁心一齐出海的瀛洲船队汇合。

    双方聚到了一处后,杨铁心房才知道,在这半个多月的时间里,这部瀛洲海军,也遇到了一点儿小麻烦。

    找麻烦的人来自大海更深处的岛国,倭国。

    那是一伙浪人,因为在倭国岛上混不下去了,结果拉起一票船队,开始在海上劫掠为生。

    这伙倭人很狡猾,从不在自家门口打劫,每次行凶,都跑到离倭岛上千里的海外才下手。

    此番,这伙倭人追踪中土大宋的一个商队,阴差阳错地就赶到了瀛洲海军暂居的这所岛屿。

    瀛洲岛的造船技术已经非常成熟,海船造的虽然都不小,可由于底盘够低,外表看上去并不如何狰狞。再加上为了不刺激大宋,此番出海,瀛洲军士都没穿盔戴甲。

    结果,这伙倭人竟把瀛洲军当成了肥羊。

    以不到两百人的海岛团伙,竟然敢对数倍的瀛洲海军发起冲锋。

    然后,这伙浪人海盗就倒霉了。

    以六艘小海船对瀛洲岛的两艘大海船发起冲锋,这伙浪人原以为这票买卖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可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这伙浪人的想象。

    从发现这伙浪人,到全副武装完成警戒,瀛洲海军只用了不到三分之一刻钟的时间。

    随后,瀛洲海军更是做了一个让这伙浪人意想不到的事情,那就是,降帆!

    还以为这些大宋商船这般动作是完全放弃了抵抗,倭国浪人驾驶着海船,挥舞着屠刀。呜嗷嚎叫着就往瀛洲海军的大船上撞去。

    就在这个时候,瀛洲海军动了!

    没升帆,没划桨,可瀛洲海军的大船却像离弦之箭一般地撞向倭国小船。

    “闹鬼了!”

    这是众倭寇脑海之中转过的第一个念头。

    “不对!一定是俺们坏事儿干得太多,天照大神都看不下去了,所以才降下神迹,来惩罚俺们的!”

    一念及此,这伙倭寇顿觉头皮发麻,大脖颈子直冒阴气,一个个哆哆嗦嗦地跪在船上,嘀嘀咕咕地开始向着那不知所谓的天照大神忏悔,哪里还顾得上挥刀迎敌!

    倭寇们在忙着拜神,瀛洲海军们可没有丝毫的客气,驾着海船以一往无前之势,直奔倭寇们的海盗船碾压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