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虽然年纪一大把了,可黄老邪毕竟还算是个老帅哥,加上又有了女儿,所以,黄老邪对自己的容貌还是比较在意地!

    相比于周伯通三天一过就跑出来得瑟,黄老邪可是足足在家里宅了整整五天,直到脸上的红肿尽数消退,这才踱着四方步行了出来。.

    黄老邪出了家门的第一件事儿,也是来找杨铁心。确切地说,是来杨铁心这面找小黄蓉和妞妞。

    当黄老邪赶到的时候,小院里,周伯通和小黄蓉、妞妞三人玩得正欢。

    三人在玩传说中最古老的一个游戏,老鹰捉小鸡。

    扮演坏人老鹰角色的,自然就是周伯通这大恶人了,小黄蓉则充当老母鸡的角色,而年纪最小的妞妞则当小鸡仔儿。

    “呜哈哈!我是大老鹰,我来啦!嘎嘎嘎嘎!”

    周伯通张开双臂,左摇右晃,走着风搔的金雁功步伐,同时还不停地挤眉弄眼,对着小黄蓉和妞妞展开言语恐吓。

    对面,小黄蓉和妞妞一人拿着一杆小木枪,左右挥舞抵挡着周伯通的进攻。

    两只小萝莉毕竟年纪还小,被周伯通绕了片刻就有些晕乎乎了,结果周伯通觑得时机,绕开两个小丫头的木枪,闪身上前,就欲捉人。

    眼见周伯通那张脏兮兮的老脸就要往自己跟前凑,妞妞小萝莉大感害怕,心里这一着急,小丫头很是不客气地抬起小脚丫,对着周伯通的就是这么一下。

    跟着杨铁心学武已经近半年,凭着不错的天资,还有超级勤奋的努力,妞妞小萝莉目前已经把龙象般若功修炼到了第四层的高阶。

    虽说因为年纪小,又是女生,妞妞小萝莉还远无法发挥出龙象般若功的恐怖威力。可饶是如此,小萝莉的力气也已经非常的不俗。目前,还不满七岁的妞妞,膂力已经接近成年壮汉了,十几二十斤重的小木枪,在妞妞手中,舞得好似一根稻草似的。

    此刻惊惧之下,妞妞小萝莉自然便使出了全力。

    而对面的周伯通,正自洋洋得意,沉浸于即将赢了两只小萝莉的喜悦之中呢,根本就没想过妞妞小萝莉会突然发飙,结果被小丫头一脚丫踩了个正着。

    所谓,十指连心!其实脚趾也是一样!

    被妞妞小萝莉以蛮力一脚跺中脚趾尖,可怜周伯通当场发出了“嗷呜”一声宛若狼嚎的惨呼。

    然后,周伯通便双手抱着大脚丫,单腿在地上蹦啊蹦,仿佛一直瘸了腿的大马猴。

    一面蹦着,周伯通还嘴角直抽抽,口中“呜嗷呜嗷”地吼个不停。

    半晌,周伯通终于止住了惨号,这才终于转头,对着妞妞小萝莉开始吹胡子瞪眼,“我说妞妞啊,你现在演的是小鸡唉!小鸡懂不?就是只能被老鹰捉着吃的那种小鸡?你咋能这么凶残捏?你见过谁家小鸡这么凶啊?”

    “哼哼!”

    虽然被周伯通说得心底发虚,可妞妞小萝莉自有一股与生俱来的骄傲,那是坚决不肯向周伯通这大灰狼低头滴。

    略一犹豫,妞妞小萝莉开口强辩道,“小鸡怎么了?师父说了,兔子急了还有蹬鹰的时候呢!”

    “可那也是兔子好不?可不是小鸡!”

    “小鸡咋了?小鸡有的时候比兔子还厉害呢!兔子可以蹬鹰,小鸡为什么就不可以?”

    “而且,妞妞才不要做什么小鸡!妞妞要做喜洋洋,专门打你这个灰太狼!”

    “呃,喜洋洋?那是什么东西?”

    这下可把周伯通给弄糊涂了,下意识地便开口问道。

    “喜洋洋就是喜洋洋呗!大灰狼爷爷你好笨唉!”

    “羞羞!大灰狼叔叔,你输了就是输了,老老实实地认罚,快点趴下,让我们在你脸上画个乌龟!”

    一旁的小黄蓉跟着起哄道。

    便在此时,黄老邪踱着四方步昂首而入。

    听闻了小黄蓉的话后,黄老邪嘴角好一阵抽搐,不禁为周伯通默哀了起来。

    可怜的周伯通,落在我家女儿手上,你可以安息了!

    “咳咳!”

    虽然心底巴不得周伯通出丑丢脸,可黄老邪还是适时出声,彰显了自己的到来。

    “啊!爹爹!你怎么来了!”

    口中娇唤着,小黄蓉下意识地便开始目光犹疑,似是在寻找躲避之地。

    “坏银爷爷!”

    旁边的妞妞小萝莉也跟着惊呼了出来。

    比起小黄蓉的惴惴,妞妞小萝莉可就淡定了许多,因为妞妞那是一点儿都不怕黄老邪。

    于是,妞妞小萝莉便暂时丢弃了小黄蓉和大灰狼爷爷周伯通,手提粉裙,轻移莲步,很是像模像样地来到了黄老邪的进前,躬身施礼道,“妞妞拜见坏银爷爷!”

    被妞妞小萝莉连喊了两声坏银爷爷,黄老邪那是既激动,又尴尬,嘴角抽搐了好半晌,这才终于忍住了情绪波动,上前一步道,“嗯,妞妞啊,不错,不错!”

    “见过爹爹!”

    小黄蓉见状,也硬着头皮上前施礼道。

    见自家女儿平安无事,而且貌似还玩得挺开心,黄老邪倒是没有予以更多的关注仅仅是点了点头,挥动了一下袍袖,便算见过。

    然后,黄老邪很是直截了当地转头开口问道,“妞妞,你师父呢?”

    没等黄老邪的话音落地,内宅方向再次传出“吱纽”一声门响,旋即就见杨铁心昂首挺胸地行了出来。

    隐约之间,黄老邪似乎有种错觉,那就是,此刻的杨铁心,似乎比前几曰黄老邪见到的那几次,气色好了许多!

    虽然不明白这种感觉是否有合理的依据,可黄老邪很是坚定地认为,此刻的杨铁心,貌似多了几分的危险,似乎比如今的自己,似乎也丝毫不差了!

    原来,两曰之前,周伯通塞给了杨铁心一本秘籍,这秘籍便是传说中的天下武学总纲,九阴真经,的上部。

    舒适好书,唯一有点儿麻烦的是,这半卷九阴真经的总纲,却是梵文所写。

    周伯通虽然已经把这九阴真经全背了下来,可对于这种梵文,周伯通还是有些麻爪滴,因为,不认识!

    最后,还是杨铁心把孙道长给唤了过去一起参研。

    全真教主张儒道释三教合一,是以,全真七子对梵文之流还是有所涉猎滴。

    尤其是经过爪哇岛一役后,瀛洲岛方面缴获了许多的梵文经书,彼时孙道长在爪哇岛闲着没事儿时,可没少研究这些梵文佛经。

    如今,孙道长在梵文方面的造诣已经相当的不俗,给杨铁心当个翻译,那是丝毫都不成问题。

    当然了,杨铁心也是存了趁机把九阴传给孙道长之意。

    这事儿自然瞒不过周伯通,可周伯通对此也是装聋作哑,故作不知。

    于是,杨铁心和孙道长这两曰便都在不分昼夜地研究九阴真经。

    九阴真经虽然名义上是道门功法,可其行功偏走阴寒一路,倒是有几分入魔的意味。

    当然了,这仅仅是指九阴真经的行功方式有些偏激,并不是说九阴真经很差,相反的,九阴还非常的高明。

    尤其是在凝练阴寒属姓的经脉方面,九阴真经可谓效果非凡,比起九阳神功修炼纯阳经脉来,效果几乎差不多。

    见识到了有着总纲的九阴,再结合自己所修的九阳神功,将这阴极、阳极属姓截然相反的两种功法加以相互补充印证之后,杨铁心终于将太极玄功再次推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阴阳和合之下,杨铁心终于又有所悟,修为再有精进。

    此后,杨铁心又闭关了一整天,现将九阴总纲修炼了数遍,随后,便以太极理念强行融合九阴、九阳。

    有着先前修炼太极玄功的根基,杨铁心此番修炼,倒是没遇到什么大麻烦。

    而且,得益于九阴的独特修为方式,杨铁心修为再有精进,再加上先前雄厚的积累,结果杨铁心终于一举迈过了一直以来的修为瓶颈,以醇厚的九阴真气,打通了十二正经中的最后一条,足少阴肾经。

    至此,杨铁心终于六阴、六阳,十二个条正经全部贯通,内力修为也终于小成。

    此后杨铁心又借助易筋锻骨篇和太极玄功反复磨练提纯,终于将这内力小成的境界彻底稳固了下来。

    十二正经全部贯通,杨铁心的内力修为已经有了一个质的飞跃,仅以内力浑厚的程度而言,已经不下于黄老邪、周伯通这种绝顶高手了!

    此外太极玄功另有玄妙,水火相济、阴阳相合之下,不论是攻还是守,都有着非比寻常的威力。

    故而,此刻黄老邪看着杨铁心觉得有点儿危险,也便在情理之中了。

    不过,黄老邪毕竟是绝顶高手,经过最初的惊诧之后,很快便稳住了心神,略一沉吟,黄老邪便沉声开口道,“杨小友近来可好?黄某多有怠慢之处,还请杨小友见谅!”

    对于黄老邪,杨铁心心底还是有那么一丁点儿的怨气滴,因为,自己可被这厮给害惨了!只是这事儿不好摆在明面上说出来。

    于是,尽管心里忿忿,可杨铁心表面上还是比较恭敬地给黄老邪躬身施了一礼道,“杨铁心见过黄岛主!不知岛主驾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敢问黄岛主此来,可有何要事吩咐?”

    “吩咐倒是没有,黄某此来,乃是有一事相求,还请杨小友务必应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