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    铁枪杨铁芯,

    “噗!”

    劈空掌近距离硬碰大伏魔拳,黄老邪只觉得对面周伯通手上传来的掌力,刚猛醇厚,而且还隐约之间有种圆润粘稠之感,就连自己素来引以为傲的劈空掌都无法攻破。1

    要知道,一直以来,以内力与掌力而论,黄老邪是略胜周伯通一筹的!也正是这么毫厘之差,再加上其它各种奇门术法的配合,才让黄老邪能够完虐周伯通!

    可眼下,招式上这周伯通有所精进罢了,就连内力上居然也已经不下于自己,这让素来自负的黄老邪情何以堪癢。?br/>

    更让黄老邪郁闷的是,眼前的周伯通居然双手齐出,同时施展出一刚一柔完全不同的两种拳法,而且还配合得相当的默契,俨然就像一对儿心有灵犀的好基友一般。

    黄老邪虽然也会很多功夫,弹指神通、劈空掌同样可以双掌交替使出,可那功法转换之际,还有个时间差。

    这点儿时间差虽然看似微不足道,可此刻在周伯通的左右互博的精妙配合,却显得破绽百出。

    双方交手不过数十回合,周伯通的左右互博已经越来越流畅,渐渐已经成了一面倒的的押着黄老邪打的局面。

    原来,这周伯通被黄老邪困在桃花岛上,闲极无聊之下,周就琢磨着怎么自娱自乐了。

    身为武林高手,周伯通的娱乐,自然就是打架了!

    可是,这桃花岛上,除了黄老邪,就没有其它的对手!而黄老邪又不可能随叫随到,而且因为打不过黄老邪,每次对阵周伯通都是被虐。

    于是。周伯通就琢磨着给自己找个其它的对手!

    不愧是天才儿童,周伯通这一努力,还真给自己找到了两个对手!

    一个是空气,由此,周伯通创出了空明拳!

    另一个就是自己左右打右手,据此。周伯通创出了一门分心二用左右互搏的功夫。

    分心二用周伯通倒是想出了解决的办法,左手画圆,右手画方,经过一番苦练,周伯通还真就能够做到一心二用了。

    可这里面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同时施展两门功夫之下,两股不同的内息如果不能完美融合的话,产生冲突之下,有可能会导致走火入魔!

    而太极玄功却正好为周伯通补全了这个短板。

    太极玄功包容万法。恰恰能够有效地融合刚柔完全不同的两股内力!

    也正是因此,虽然仅仅修炼了数日的太极玄功,可周伯通发挥出来的战力却近乎增长了一倍!

    面对仿佛两个周伯通一齐出手的左右互搏,黄老邪很快被搞了个手忙脚乱。不过五十余个回合,黄老邪就被周伯通的空明拳一圈扫中肩头。

    “哼!”

    虽然有些不甘,可黄老邪也知道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闷哼声中,黄老邪一个趔趄。爱夹答列就欲闪身后撤。

    可那厢,周伯通好不容易占得一次上风。自然不肯这般轻易放过黄老邪,当下展开金雁功,如影随形,双拳挥舞,再次直奔黄老邪杀来。

    “哎呀!大灰狼爷爷打败了坏银爷爷!大灰狼爷爷好厉害啊!”

    不远处,正牵着便宜师父杨铁心的大手做围观群众状的妞妞小丫头如是开口道。

    妞妞口中的大灰狼爷爷。自然就是指给周伯通了。

    闻听此言,小黄蓉顿时就不高兴了。

    虽然自家老爹很坏,可再坏,那也是自家老爹啊!

    亲不亲,打断骨头连着筋嘛!

    皱了皱好看的小眉毛。小黄蓉道,“才不会!爹爹很厉害的!爹爹还有好多手段没使出来呢!如果全使出来,一定能打败那大灰狼叔叔!”

    尽管心中十分不喜欢老爹,可小黄蓉对自家老爹的本领,还是非常有信心滴。

    可惜的是,黄老邪有点儿塌台。

    小黄蓉的话音未落,那厢黄老邪已经被周伯通压迫的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了。再过片刻,黄老邪连招架都招架不过来了。没计奈何,黄老邪只好展开灵鳌步法,打算暂时避开周伯通的锋芒。

    只是桃花岛的灵鳌步法虽然玄妙,可却不比全真教的金雁功更高明,俩人一进一退,闪转腾挪了半晌,黄老邪始终无法摆脱周伯通的追击。

    望着周伯通那贱兮兮的一张老脸,黄老邪那是越想越憋气,越想越窝火。

    蓦地,黄老邪伸手自怀中摸出一物,冲着周伯通一扬手道,“附骨钉!看镖!”

    对于黄老邪稀奇古怪的本事,周伯通一直都是心存顾忌,此刻闻言,周伯通下意识地,就停止了追击,身形向外一闪!

    可没成想,黄老邪这第一下竟然是虚招,等到周伯通身形飘飞而起,行将落地了,黄老邪才手掌再次一样,一枚乌黑的暗器直奔周伯通的小腿飞去。

    意识到不妙,周伯通连忙侧头翻身,就势一滚。

    奈何总归是失了先机,黄老邪这一镖又来势甚急,终于险之又险地擦中了周伯通的小腿!

    腿上微微一痛,周伯通就知道,自己中镖了。

    不过,周伯通对此倒没有特别在意,小伤而已,并不致命!况且,以黄老邪的人品,还不至于在镖上喂毒!如此,那就没什么好怕的!

    没理会腿上的镖上,周伯通刚要再次挥拳而上,但闻“嗤!嗤”两道轻响传出,却是黄老邪以弹指神通的功夫发来了两枚飞石。

    等到过周伯通再躲开这两枚石子时,却发现对面的周伯通已然抽出玉箫横于唇边。

    然后,呜呜咽咽的箫声便传遍了山谷。

    黄老邪吹的这只曲子,杨铁心和周伯通等人非常的熟悉,那就是桃花岛招牌绝学,碧海潮生曲!

    “不好!”

    曲声一想,杨铁心和周伯通等人便意识到不妙。

    周伯通的第一个反应是转身就逃!这厮是打算躲得离黄老邪远远的!可惜黄老邪心中有恨,认准了周伯通的背影。一面吹着玉箫,一面从容不迫地追了下去。

    另一厢的杨铁心也不敢怠慢,箫声未起,杨铁心已然两手一伸,便抄起小黄蓉和妞妞,径直飞身而退!朝着周伯通相反的方向奔去。

    后边的孙道长也携着雪儿小丫头。连忙快步跟了上来。

    杨铁心等人的动作不可谓不快,可还是出了点儿差错!

    由于走的太过匆忙,加上对桃花阵不熟,杨铁心不慎一头撞进了桃花大阵的惊门之中。好在杨铁心功夫不赖、反应灵敏,后面的孙道长和雪儿小丫头也第一时间跟上来接应,这才勉强逃过一劫。

    而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小黄蓉和妞妞已经被啸声刺激得目光呆滞小脸儿煞白。

    连忙伸手分别握住两只小萝莉的小爪子,将醇厚的太极真气渡入二小的体内,两个小丫头这才神色略缓。可小脸依旧有点儿难看。

    见此情形,杨铁心不敢耽搁,连忙吩咐孙道长和雪儿小丫头前头带路,玩了命的逃跑。

    一路狂奔,连续穿过两重桃花大阵,杨铁心便不敢再跑了,因为,杨铁心怀中的两只小萝莉已经有些坚持不住。心旌动摇、精神错乱,开始手刨脚蹬了。

    那厢的雪儿小丫头。虽有孙道长相助,可情形也不大乐观,此刻正捂着耳朵,抱着脑袋,目光呆滞,嘴里神神叨叨。不知嘀咕些什么。

    “那里!”

    目光迅速逡巡了一圈,孙道长纤手一抬指向了不远处一个隐秘的山洞。

    杨铁心闻言也不废话,带着二小一马当先直接冲进了山洞之中。

    山洞不大,向内行不过十余丈,经过两个转折便到了尽头。

    不过有着这么个山洞的阻隔。黄老邪的箫声果然减弱了许多。当下,杨铁心抱着二小,和孙道长等人围成一圈,手手相连,开始运转太极玄功。

    由于都修炼有太极玄功,五人的真气倒是很轻易地就连为一体,在杨铁心和孙道长这两个高手的带动下,在五人体内往复流转,很快便形成了一个太极大循环。

    太极真气在抵御攻击方面还是颇有神效滴,虽说音波攻击物色无形,可在杨铁心和孙道长的联手之下,还是很快稳住了局面。

    雪儿小丫头最先在二人的帮助下恢复了神智,然后也跟着全力运转功法,配合这二人共同抵挡碧海潮生曲。

    在三人的共同努力下,小黄蓉和妞妞的小脸也很快恢复了血色,虽然神情依旧有些萎顿,可两眼已经基本恢复了神智。甚至,小黄蓉还有时间对着杨铁心和孙道长等人露出了一个甜甜的微笑。

    可惜,小黄蓉的笑容没维持多久,就又变成了满脸的惊惧之色。

    因为,不知怎地,黄老邪的箫声,似乎又近了许多。而且,随着碧海潮生曲的渐渐展开,那箫声也愈发变得高亢激昂,就连功力醇厚如杨铁心都觉得很是有些心旌动摇,小黄蓉和妞妞二小难受,也便成了必然。

    好在那高亢的箫声并没在附近盘旋多久,很快便迅速远离。小黄蓉和妞妞二小的痛苦也很快便得以缓解。

    可没过多久,箫声再次由远及近,刺激得杨铁心等人再次险些心神失守。

    如是数次,杨铁心和孙道长也被箫声折磨得很是心惊胆颤,偏偏又对此无计可施,只能全力运转真气,以太极玄功护住众人。

    慢慢沉浸于太极玄功的运转之中,杨铁心浑然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不知过了多久,原本沸反盈天的碧海狂潮终于渐渐归于沉寂,最终变得水面入境,没有一点儿涟漪。

    “呼!还好!终于过去了!”

    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杨铁心一面寻思着,一面抬头看向对面的孙道长一眼。

    默契地对着杨铁心点了点头,孙道长也是长长地喷出一团香气。

    虽然已经被不第一次听黄老邪的箫声了,可此刻二人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转头再看,小黄蓉和妞妞二小,都已经被这时起时落的箫声折磨得精疲力竭,此刻早已经晕沉沉地昏睡了过去。

    倒是雪儿小丫头,经过这段时间的苦练,修为略有长进,竟然在杨铁心和孙道长的帮助下,勉强能够撑到一曲终了,只是神情很是萎顿,仿佛大病了一场似的。

    “先恢复一下内力再出去吧!”

    看了眼熟睡的二小还有疲倦的雪儿小丫头,杨铁心略一沉吟道。

    “好!”

    孙道长闻言立即点头。

    先将两个小丫头片子安顿好,孙道长这才和雪儿小丫头杨铁心三人一起,联手打坐,准备修炼。

    这面三人刚刚开始搬运玄功,悠扬的箫声再次响起。

    与先前汹涌澎湃的碧海潮生曲略有不同,这次的箫声婉转幽咽、缠绵悱恻、如泣如诉!

    缠绵的箫声似乎并没有什么杀伤力,起初也没有引起三人的警觉。可倾听了片刻,三人就觉得不对了,因为不觉之间三人都已面红耳赤、想入非非,体内有股蠢蠢欲动的翻滚着,想要破体而出。

    “是‘四张机’!”雪儿小丫头和孙道长同时失声惊呼道。

    “是黄老邪!”杨铁心如是道,旋即脸色一变,“凝心静气!收慑心神!”

    < =""="">

    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baiyue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