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

    “一派胡言我辈江湖中人,当仗剑江湖,快意恩仇,岂能如此婆婆妈妈,拖泥带水

    在妞妞和小黄蓉的争论声中,黄老邪昂首而入,很是霸气千秋地一锤定音道

    “爹爹”

    看清了来人,小黄蓉一声娇唤,吱溜一下便闪身躲到了杨铁心的背后,旋即又贼头贼脑地探出小脑袋,做偷窥状

    见此情形,黄老邪只觉得一股无名火起,不由得出声怒叱道,“死丫头还不快滚出来,跟爹爹我回家”

    “我不”

    用力晃了晃小脑袋,小黄蓉再次将身形缩到了杨铁心的身后,这次却是完全躲开了黄老邪的目光

    “原来是黄岛主驾到,有失远迎,赎罪赎罪”

    这个时候,杨铁心连忙拱手施礼道

    没怎么搭理杨铁心的问候,黄老邪但只将目光在屋内众人的身上扫了一圈,发现包括杨铁心在内的众人似乎都没有劫持自家女儿为质之意,黄老邪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虽是如此,可黄老邪也没给杨铁心什么好脸色,但只以鼻孔发出了重重的一记鼻音,“哼哼”

    略一琢磨便猜出了黄老邪的心思,杨铁心淡淡一笑,这才转头将小黄蓉拉到了身前,伸出大手在小黄蓉的小脑袋轻轻抚摸了一下道,“你这丫头,是不是惹你爹爹生气了?快去给你爹爹赔礼道歉,说‘对不起我错了,下次一定改正’”

    “唔唔……”

    小黄蓉垂着小脑袋手指缠在衣角上,支支吾吾地不肯开口

    伸出大手,抚摸小狗一般地捋这小黄蓉的秀发,杨铁心温言道,“别怕,丫头那不是你爹爹嘛?当爹的哪有和自家儿女记仇的?快去给你爹爹道歉,就是什么事儿都没有了刚刚,叔叔不是给你讲了么宽恕是一种勇敢的行为叔叔相信,你和你爹爹都很勇敢的去叔叔在这里支持你”

    大概是从杨铁心那里得到了莫大的勇气,小黄蓉嗫喏着缓缓挪到黄老邪的身前,声若蚊呐地开口道,“对不起爹爹,女儿错了下次一定改正”

    “嗯哼?”

    闻言,黄老邪不禁一愣

    旋即伸手用力掏了掏耳朵满眼难以置信地开口道,“死丫头,你说什么呢?”

    “女儿说,女儿错了,对不起爹爹下次一定改过”

    这次,小黄蓉似乎胆气足了那么一点儿小脑袋略微抬了一抬,说话的声音也略微大了那么一点儿

    “你这丫头,莫不是生病,烧糊涂了?”

    说着,黄老邪伸出大手探向小黄蓉的额头

    刚抬起小脑袋,小黄蓉就见自家老爹正把那罪恶的大手伸向自己这下可把小黄蓉吓坏了

    连忙退步闪身,“吱溜”一下,再次躲回了杨铁心的身后

    终于有了靠山,小黄蓉胆气顿生,以纤手岔着小蛮腰,小黄蓉气鼓鼓地瞪了黄老邪一眼,怒声道,“黄老邪,你还想怎地?本姑娘都给你道歉了,你不要得寸进尺你要是再敢打我,我就跟着叔叔离家出走”

    呼还好这才像黄某的女儿嘛刚刚那一定是错觉我黄老邪的女儿,咋可能那么乖巧懂事儿捏?这于理不合嘛

    不过,这丫头,刚刚说什么?要离家出走?

    “岂有此理死丫头片子,你再说一遍试试,你要是胆敢离家出走,信不信老爹我打断你的狗腿”

    “死黄老邪,你要是敢打断姑奶奶我的腿,姑奶奶我就一辈子不回桃花岛”

    “死丫头片子你怎么说话呢?敢在你家老爹面前称姑奶奶,你活腻了不成?”

    “活腻了就活腻了反正我从小没爹没娘,没人疼没人爱的活着也没意思,还不如早点死了算了”

    “死丫头会不会说人话你怎么就没爹了?老子我不是你亲爹么?”

    “黄老邪你说这话亏心不?你还知道你是我亲爹啊?从小到大,你陪我玩过一次没有?给我讲过一次故事没有?人家晚上害怕睡不着觉的时候,你哄过人家没有?有你这种老爹,和没有有啥区别?”

    面对小黄蓉一通雷烟火炮的质问,黄老邪顿时哑火

    仔细这么以琢磨,黄老邪发现,貌似还真像小黄蓉说的那般

    在小黄蓉三岁以前,黄老邪还偶尔会想起来照顾小黄蓉一下,可那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有今天没明天的,小黄蓉没被饿死,这已经算是小黄蓉运气好、体质够强了

    至于三岁以后,基本上,全都是小黄蓉自力生了不但如此,就连黄老邪的衣食杂事,大部分时候,也都是小黄蓉亲自打理的

    黄老邪也就偶尔的冒出一次,给小黄蓉教一点儿文武艺什么的,然后就很快失踪

    这般情形,别说小黄蓉心里不忿,就算黄老邪自己想起来时,都觉得愧疚万分

    此刻被小黄蓉当面揭穿,黄老邪不禁脸上难看,红橙黄绿的变换了半晌,最后变成了酱紫的茄子颜色

    高傲如黄老邪,自然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做什么强辩

    在小黄蓉灼灼的目光威逼下,不过片刻功夫,黄老邪便垂下了高傲的脑壳,做低头不语状

    “好了,丫头别闹了”

    “你爹爹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这固然是他不对可叔叔相信,你爹爹这么做,一定是有苦衷的不论如何,你都是你爹爹的女儿一家人嘛,哪能有什么隔夜的仇怨呢只有相互体谅、相互关心、相互帮助,那才是真正的相亲相爱一家人呢”

    “去,再去给你爹爹道歉刚刚你说话的语气可不是一个女儿和父亲说话的样子哦?这点,一定要改快去给你爹爹赔礼,说‘我错了’”

    虽然有点儿不大情愿,可扭捏了片刻,最后,小黄蓉还是轻移莲步,小心翼翼地挪到了黄老邪的身前,低声道“对不起,爹爹,我错了”

    这次,黄老邪终于回神,神态复杂地瞟了自己爱女儿一眼,又看了眼后方脸色仍旧有些苍白的杨铁心,沉吟了半晌黄老邪低低地发出了一声长叹,“唉……”

    “丫头,你既然不愿意跟爹回去,那你就暂时留在这里”

    “杨小子,莫要让我家女儿受了委屈,否则哼哼”

    话音未落,黄老邪已然袍袖一挥,飘身而去

    终于成功把自家老爹气走,可小黄蓉却一点儿都没高兴起来

    满脸郁郁地望着黄老邪消失的方向半晌,直到头顶传来一个温暖大手的触摸感小黄蓉这才终于回神,转头望了望满脸柔色的杨铁心小黄蓉小嘴一撇,就将小脑袋拱在了杨铁心的怀里,嗒嗒地掉起了眼泪

    “丫头乖啊莫哭叔叔在这里”

    连忙将小萝莉抱在怀中,一只大手轻抚着小黄蓉的粉背,杨铁心闻言抚慰道

    杨铁心不说还好,这一开口,小黄蓉就哭得上心了,从原本的无声落泪,到低声啜泣,很快便成了嚎啕大哭

    这下可把杨铁心给脑糊涂了

    “这丫头,是要闹哪一出啊?”

    心里腹诽着,杨铁心也不好直接问出来,便只能加温柔地哄着小黄蓉

    结果小黄蓉那是越哭越伤心,越哭越投入,眨眼之间,便哭了个江河泛滥,水漫金山

    小黄蓉哭得很投入,很酣畅,等到小黄蓉终于发完了大水,已经过去了小半个时辰而这个时候,小黄蓉早已哭得精疲力竭、喉咙沙哑

    好在一旁的孙道长和雪儿小丫头早有准备,见小黄蓉发完了大水,便第一时间给小黄蓉打来了一盆热水净面,又用热毛巾给小丫头敷了敷已经红肿得好似小桃子的眼袋此外还给杨铁心和小黄蓉都准备了沐浴的姜汤和换洗的衣服

    等到二人先后收拾完毕,焕然一地再次回到房中,小黄蓉的情绪已经稳定了许多,只是看向杨铁心等人之际,有些小脸儿绯红

    “好了咱们吃晚饭吃完晚饭,叔叔教你和妞妞练武,好不好?”

    “嗯嗯”

    捻着衣角,小黄蓉轻轻点了点小脑袋瓜子

    一旁的妞妞,则很是懂事儿地,上前拉着小黄蓉的纤手,将其拉到了餐桌右垂手的第一个位置坐下

    要知道,以前这里可是妞妞的专属位置

    妞妞小萝莉很有爱心,看小黄蓉也是个自小没娘的孩子,其老爹也和自己老爹差不多,是个不负责任的坏银,遂起了同病相怜之意,这才大度地暂时将亲近奶爸师父的机会让给了小黄蓉

    待到众人全都落座了,小黄蓉这才看出了这般安排座位的关窍,不禁对妞妞小萝莉大为感激

    虽是第一次见面,可小黄蓉对这个肯给自己讲故事的帅气叔叔,还是很有感滴

    这倒不是说杨铁心的魅力有多高,而是小黄蓉从小就没感受过什么亲情

    黄老邪虽是其亲爹,可对小黄蓉态度冷淡即便后来开始教小黄蓉文武艺,黄老邪那也是板着一张老脸,一个不顺心就对小黄蓉非打即骂的

    所以,在小黄蓉的心目中,黄老邪像个不负责任的严师,多过像一个父亲

    反正小黄蓉几乎是从来没见过便宜老爹对自己笑脸相向的时候,别说给自己讲故事这么温馨有爱的情形了

    有了这般对比,虽是初见,可小黄蓉亲近杨铁心,也便可以理解了

    饭桌上,以杨铁心为首,包括孙道长、雪儿小丫头,还有妞妞小萝莉,几人都不停地给小黄蓉夹好吃的,这情形是把小黄蓉感动得一塌糊涂,眼泪嗒嗒地掉了一桌子

    小黄蓉不知道的是,就在自己和杨铁心等人享受着这份感人的晚餐的时候,隔壁厢房的屋顶上,一双黝黑的眼睛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房内众人的一举一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9

    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baiyue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