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坏银伯伯!爹爹怎么还没回来呀?”

    一旁的丘老道闻言,嘴角抖了抖,眉毛胡子也狠狠地一阵抽搐。

    伯伯就伯伯呗,为啥要在前面加上“坏银”俩字儿啊!

    老道我不过就是调戏了你个小丫头片子一句么?可你个小丫头才六岁,让伯伯抱一下又咋了?咋就能扯到男女授受不亲上去呢!

    丘老道心里觉得万分的委屈,可却没敢和二丫小家伙顶嘴,否则,胡子会倒霉滴呀!

    忿忿之余,丘老道也没有理会二丫小丫头的问话。

    “坏银伯伯!你倒是说话呀!爹爹呢?爹爹呢?咱爹爹呢?咱爹爹为啥还没回来?”

    丘老道眉头抖得愈发的厉害,甚至大半个身子都已经开始抖了。

    那是你爹好不?咋就成了“咱爹”了捏?小丫头片子!会不会说话啊?

    虽然被小丫头的话险些憋出内伤来,可丘老道还是强忍着没有出声和二丫理论。

    因为,丘老道也咂摸出来了,这小丫头片子绝对是故意这么叫的!

    可身为长辈,丘老道还真不好和二丫计较什么,毕竟人家才六岁嘛!而且,自己还嘴贱地戏弄人家小丫头在先!

    倒霉啊!贫道我当初咋就哪根儿筋没搭对,戏弄起这小丫头片子来了呢!

    也不看看那是谁家的娃,能简单得了么?

    这下倒霉了吧?挖坑把自己给埋了了吧!活该啊!

    “坏银伯伯!你要是在不告诉我,咱爹爹为什么还不回来,等到咱爹爹回来之后,我就把你抢二丫的棒棒糖的事情告诉咱爹爹,嗯,还要告诉全岛的银!”

    闻听此言丘老道双膝一软。险些跪在了当场!

    老道我虽然那啥,不守清规了一点儿,可那也就是偷偷喝点儿小酒啥的呗!连猪头肉老道我可都没吃过啊!啥时候就抢过你个小丫头片子的棒棒糖了!这不是毁人清白呢么?

    让你这么一说,以后老道我还怎么在道上混呐!

    果不其然,丘老道刚刚这么一抬头,就看到周围一大堆诡异的目光看向自己!

    其中就有江南七怪余下的那几位。还有他们的家属!其中还有两个刚满周岁,半懂不懂事儿的小毛孩儿,闻言下意识地将手中的棒棒糖藏到了身后,似乎唯恐丘老道冲过去抢似的。

    旁边还有丐帮的几位长老、天王帮的诸位管事儿,此刻也都神sè诡异地盯着自己!

    最悲愤的就是,自己身后还有全真教的一群大小道士!这其中还包括自家师妹孙不二的二徒弟,上官志雪!

    此刻上官小丫头正带着一群半大不大的男女小道士,满眼鄙夷地看向自己这个便宜师伯!那目光,直看得丘老道老脸通红。脊梁骨发凉,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一刻丘老道那是真切感觉到了,什么叫做有口难言!什么叫做yù哭无泪!

    便在此时,一声惊呼打断了丘老道的尴尬。

    “来了!来了!快看,那个方向,有船队过来了!此必是王爷所率的船队回航了

    闻言如蒙大赦,丘老道连忙舍弃了几小,一溜烟地跑到不远处的高岗上。一面奋力擦着冷汗,一面装模作样地做极目远眺状!

    观察了片即可。丘老道终于发觉到不对劲儿之处了!

    眼前的这只船队,虽然外表看上去好似瀛洲岛方面的船队,可仔细观瞧之下,还是能看出一点儿分别来滴!

    比如,外观上来看,这些船队的船头根本就没有铁甲。而是纯木制的!所以不可能是瀛洲岛方面的战船,至少不会是杨铁心领军出征时所带的这么一批!

    “不好!有不明船队靠近!通知海军jǐng戒!”

    事实上,根本就不用丘老道吩咐,见有船来,早有两艘巡逻的小船第一时间便迎了上去。

    而军港内。随着一杆橙sè旗帜的升起,也有两艘大型战船开始驶离港口,做列队戒备状。

    这是瀛洲岛海军一向的传统,不管来者为谁,只要发现有船只靠近,一律先做好戒备。只是根据情况的不同,戒备等级也略有差别!绿sè表示基本安全,眼前的橙sè则表示来人不知是敌是友,还有最高级别的红sè,则表示确定是敌人来袭!

    此刻橙sèjǐng报拉响,立即便有战船出港,随时准备应变了!

    不过,此番瀛洲岛的jǐng戒,显然有点儿多余了。因为仅仅片刻功夫,前方巡逻的船只便打回旗语,通知jǐng报解除,来者是自己人,而且身份还很明确,是丐帮方面的兄弟!

    虽然有些疑惑丐帮兄弟为啥此刻赶到,可众人也都暂时松了口气!只要不是有敌人来袭就好!

    可丘老道却一点儿都不轻松,因为,二丫小丫头已经在丫丫和独孤小丫头的护持下,踮着小脚丫又追了过来。

    “坏银伯伯!咱爹爹呢?”

    可怜丘老道一张老脸,红里发紫,都快成了猪肝sè了!

    被二丫给缠得实在没办法,丘老道只得红着老脸信嘴忽悠道,“二丫啊!你且安心候着,你家爹爹一会儿就到!要是让你爹爹看到你不乖,会生气的哦!”

    若有所思地沉吟了一下,二丫又转头隐蔽地和丫丫、独孤小丫头眼神交流了一番,得到两位姐姐的指示后,小丫头这才很是有些意犹未尽地暂时放下了继续欺负丘老道来的念头。

    可不能欺负丘老道为乐,三个小丫头又觉得无聊了起来,毕竟这般眼巴巴地等着nǎi爸老爹出现,还是一件让人非常心焦的是情滴。

    结果,就连丐帮那艘大船进港,一众丐帮弟子上岸,三小都没提起jīng神前去围观,只是等到热闹散得差不多了,三小这才在孙嫂的带领下,上前给丐帮一众高层见礼。

    “洪爷爷好!”

    丫丫领着两个小丫头,提着裙子,jīng神恹恹地给来人见礼道。

    “哎呀!这不是丫丫么?还有独孤丫头和二丫!年余不见都快成大姑娘了!快快起来!快快起来!”

    “丫丫啊,怎么满脸的不高兴呢?还有你们两个小家伙也是!都谁招惹你们了?快给洪爷爷讲,洪爷爷为你们主持公道!”

    主持公道?二丫闻言不由得眼神一亮,大眼睛叽里咕噜乱转了一圈,就瞄向了一旁的丘老道。

    这下可把丘老道给吓坏了!这要是被那倒霉丫头在洪老爷子面前告自己这一黑状,可怜贫道这点儿名声,可就要彻底毁了!

    不行!坚决不能给这臭丫头诽谤道爷的机会。

    心中打定主意,丘老道连忙上前开口道,“洪帮主有所不知,杨兄弟出征海外大半年多了,贫道刚刚收到消息,说是他们今天晚上就差不多能回岛了,所以贫道等人这才领着几个小家伙出来相迎!”

    “这三个小丫头,那是没找到老爹,在这儿闷闷不乐呢!”

    “哦!原来如此!洪某还以为,咳咳……”

    话到嘴边了,洪七老叫花这才回过味来,感情人家这么多人聚在这里,不是为了迎接自己这个丐帮之主啊!

    虽然感觉很受伤,可洪七老叫花也知道,这话万万不能直说出来,否则大家面皮上都不好看!

    于是,洪老叫花连忙转移话题,俯身对三个小丫头道,“丫丫、二丫,还有独孤丫头啊!你们不要着急,一会儿,你们爹爹就回来了!”

    “你们想想啊!要是你们爹爹看到你们这样闷闷不乐的,是不是也会不高兴啊!”

    被洪老叫花这么一说,三小略一琢磨,似乎有理,连忙用力点着小脑袋,冲着洪老叫花挤出个笑脸来,可那神情那是相当的勉强,让人分辨不出到底是哭还是笑!

    知道杨铁心要回岛,洪老帮主倒是没急着回岛,而是在这儿陪着众人一起等杨铁心回岛。

    况且,就算洪老叫花现在回岛,也没人接待啊!因为瀛洲岛主力,可基本都到了码头这里了!

    众人在岛边这么一等,就是一下午。

    直到傍晚时分,夕阳染红了海浪,这才见到一片风帆自遥远的海上钻了出来!

    “耶!是爹爹回来了!一定是爹爹回来了!”

    一直站在海边做望眼yù穿状的丫丫最是眼尖,第一个发现了状况,不由得挥动藕臂,疾声高呼道。

    随后独孤小丫头和二丫也跟着叽叽喳喳地欢呼了起来。

    而至此,包括丘老道、洪老叫花等人在内,那些早已等得汗流浃背、昏昏yù睡的瀛洲岛众人方才相继惊醒,举目观瞧。

    乘风而来的船队速度那是相当的快,从自海面冒头,到抵达港口外,也才不过用了小半个时辰的功夫。

    而这个时候,众人也早就看清了船头上迎风招展的“瀛”字大旗,jǐng戒的小船也很快传回旗语,言道确实是王爷的船队回岛。

    闻讯,岛上众人立即爆发出了cháo水般的欢呼声!

    这其中,最兴奋的莫过于丫丫等三个小丫头片子,听闻老爹终于回家,丫丫小丫头一激动,就要往海上奔去,二丫和独孤小萝莉自然也跟着要往海上跑!

    亏得孙嫂手疾,连拉带抱的,连忙把三个小家伙尽数扯了回来!

    见此情形,可把孙道长和全金发等人吓了一跳,连忙牵着小郭靖、小杨康二人过来,陪着孙嫂一起看住众小。

    就在众人手忙脚乱的功夫,杨铁心所部的战船也终于驶进港口,缓缓靠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