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娘亲,爹爹怎么还没回来啊!”

    瀛洲岛上,小萝莉丫丫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满眼期盼地盯着便宜娘亲包惜弱问道。

    “嗯,快了!你爹爹前段时间不是回信了么,说过几天就回来了!娘亲我估摸着啊,等咱们家丫丫,把枪法和剑法都练得纯熟了,你爹爹也就该回来了!”

    撇了撇小嘴,小萝莉丫丫明显对便宜娘亲的这套说辞心存疑虑。

    不过,小萝莉明显也知道,光这般在娘亲面前撒娇,貌似是不可能让老爹早点儿回来滴!

    索性还不如趁着这功夫努力修炼,等将来老爹回来之后好好表现一下,那样的话,老爹应该就对自己更喜爱一点儿了吧?

    如是寻思着,丫丫小萝莉挥挥小手跟便宜娘亲包惜弱告辞,然后转身将粉嫩的小胳膊一挥,很是领袖气质地开口道,“独孤,二丫,我们走!练武去!”

    独孤小丫头向来鲜少说话,尤其是奶爸老爹不在的时候,基本是不和任何人说话滴,就连在便宜娘亲包惜弱还有、便宜二娘李安心、便宜三娘韩小莹面前也是如此。

    不过独孤小丫头与年龄和自己相仿的丫丫,还是能够玩到一块儿去的!因为两个小家伙在学武方面都很刻苦。

    至于二丫,虽然比独孤小丫头性格略微外向一点儿,可也不是个十分话多之人。

    而且,二丫早就看出来了,奶爸一家之中,地位最高的,绝对不是高大威猛的奶爸,也不是和蔼可亲便宜娘亲。也不是貌似武艺不俗的二娘、三娘,更不是那两个都有点儿呆呆傻傻的便宜兄长,而是眼前这个貌似什么特长都没有的便宜姐姐丫丫!

    看出了这中间的关窍,聪明如二丫自然知道什么是最好的选择!故而一直以来,二丫都是坚定地为丫丫姐马首是瞻!

    此刻得丫丫一声令下,两个小丫头连忙冲着便宜娘亲施了一礼。便跟着丫丫,雄赳赳气昂昂地向院外行去。

    一行人刚刚来到院外,迎面就见到孙嫂引着那位丘道长与七怪之中的闹市侠隐全金发,还有小郭靖、小杨康二人,正快步向自家小院行来。

    “孙婶好!丘伯伯好!全叔叔好!”

    丫丫小萝莉很有礼貌地快步上前,提着粉色小裙子很是淑女地给二人躬身施礼道。

    后面的独孤小萝莉和二丫见状,也连忙跟着上前施礼。

    “哎呀!大小姐好!独孤小姐好!二小姐好!”见三个小丫头如此懂事儿,孙嫂一张老脸笑成了一朵花似的,连忙上前搀起三个小丫头不迭声的问好。

    “是丫丫啊!几日不见。丫丫可又漂亮了许多!嗯,独孤丫头也是一样!咦,这不是二丫么,快过来,让丘伯伯抱抱!”

    被丘老道言语调戏,二丫小丫头连忙闪身躲到了丫丫姐的身后。

    片刻后没见有什么动静,二丫这才小心翼翼地将小脑袋自丫丫身后探出,张望了一圈后。这才奶声奶气地开口道,“丘伯伯系坏银!娘亲说了。男女授受不亲!二丫才不会让爹爹以外的男银抱抱!”

    “哈哈哈哈!”

    被二丫小丫头一本正经的神态逗得咧嘴长笑,半晌丘老道这才捻着胡须稳住身形,忍着笑意再次开口道,“那要是丘伯伯这里有你家爹爹的消息呢?怎么样?只要你肯让丘伯伯抱一下,丘伯伯就告诉你你家爹爹的消息,如何?”

    “唔……”含着食指。二丫小丫头皱着小眉头很是认认真真地做举头望天状,思考了半晌,这才晃了晃小脑袋道,“不行!二丫才不要做随便的女人!不然的话,要是爹爹知道了。会不喜欢二丫的!”

    “吭哧!吭哧!”

    这下把丘老道给乐的,连肠子都快抽筋了,连忙用手捂着肚子蹲在了地上。

    便在此时,院内传来了“吱呀”一声闷响,却是包惜弱已然在孙嫂的陪同下,出得院外。

    “丘真人和全大侠来了!靖儿和康儿也都回来了!有劳二位送这俩孩子回来,快快进来!且在院里休息片刻,喝口凉茶!”

    杨铁心不在家,包惜弱倒是没有请这二位进屋的意思,只是让二人到院内凉棚下饮茶叙话。

    丘老道和全金发二人对此倒是没有感到意外,反而颇有几分习以为常。并没有怎么客气,二人便迈步进院,然后自顾自地找地方落座。

    而这个时候孙嫂也已经端着一壶热气腾腾的凉茶上来,给二人斟上。

    端起茶碗,轻轻吹了片刻,二人尽皆仰起脖子一口将茶水闷下,热力与药力散开,二人尽皆觉得一阵热汗汩汩而出,然后,便觉得体内似有一股凉意升起。

    缓缓吐出了两口浊气,二人这才抬头对视了一眼,最后还是丘老道率先开口道,“好叫弟妹知晓,贫道与全兄弟此番来寻弟妹,除了送二小回府外,还有一事,要当面告知弟妹一声。”

    那厢,自从给丘全两个上茶之后,包惜弱百年没再多言,仅仅是转头吩咐孙嫂先将丫丫、独孤小萝莉和二丫三人带了下去。至于小郭靖和小杨康,则留在了院里陪他们的师父。

    这也是杨铁心一贯的行事风格,如今被包惜弱很好地继承了下来。

    见包惜弱没有插口之意,丘老道不禁暗自点头,也便不再卖关子了,而是直奔主题道,“贫道刚刚接到消息,杨兄弟他就快回岛了!”

    “哦?什么时候?”

    和丘老道预料中相反,那厢包惜弱仅仅是神色平静地淡淡开口道。

    “呃,这个……”被包惜弱的表情弄得有些发愣,丘老道旋即回神,略一沉吟道,“按照路程来算,今天下午。最迟到晚上,应该也就能到了!”

    “哦,如此,嗯,那就有劳丘道长,届时来王府带领靖儿和康儿去迎接一下?

    “呃……。弟妹是说,只安排靖儿和康儿去接杨兄弟么?”

    “嗯!是这样!不过,如果道长方便的话,就把丫丫、独孤丫头和二丫他们也带去吧!”

    “此事容易!只是,弟妹你,还有……” 引婆

    “是这样,韩家妹子快要生了,按日期来算,大概也就是今天。或者明后天!妾身和李妹妹这里实在分不开身,所以呢,此事就有劳丘真人安排吧!”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既然这样,那弟妹只管在府上主持大局!至于其它的事情,贫道与全兄弟自会安排妥当,弟妹只管放心便是!”

    “既然如此,那几个小家伙就拜托丘道长和全大侠了!”

    “弟妹(王妃)客气了!丘(全)某自当尽全力照顾好诸小!”

    越女剑韩女侠确实临盆在即了,自从杨铁心离开瀛洲岛。至今已经有九个多月的时间了。按照时日计算,应该是杨铁心临走前半个月。左右时播种成功的。

    不过,杨铁心也只播种成功这么一块儿田,至于当初杨帮主送来的那十二个俏丫鬟,虽然被杨府女主管包惜弱给留下了,却统统安排成了洒扫丫鬟,至于说想给杨铁心暖床。那是一点儿机会都没有!

    包惜弱的办法倒是很简单,那就是,非暴力,不合作!

    你不是说王府人少,需要安排几个丫鬟下人么。那好,咱收下了!至于说使唤丫鬟想要升级为小妾,那是想都别想!

    对此,杨帮主虽然知情,却也无可奈何!毕竟杨帮主虽然是杨铁心的便宜姑姑,可这毕竟是干亲!而且又不是老娘!自然也就没法干涉得太多!

    至于说杨铁心本人,那就更好办了,这王府之内的事情,除了几小的教育大业外,其他的还轮不到杨铁心发言!

    没有了通房丫鬟的骚扰,杨铁心专心耕耘自己家这三块儿责任田,又重点在韩女侠的那块儿地上播种,效果倒是非常地不错,不过半个月的功夫,就初见成效,播种成功。

    此番临盆之际赶上杨铁心回家,可谓是双喜临门!

    不说包惜弱怎么安琢磨着排人手准备给韩女侠接生,单说后间,丫丫等几小听闻自家老爹即将回府,当下也顾不得其它,欢呼雀跃着就叽叽喳喳地冲了出来,抓着丘老道的胡子,强烈要求其现在就带领大家去找老爹!

    尤其是二丫小家伙,那是相当的记仇,刚刚在后屋听闻丫丫姐给自己解释说自己被丘老道戏弄了,顿时勃然大怒!

    此刻终于有机会报复,小丫头下手那个歹毒啊!小爪子一用力,就把丘老道的三缕美髯扯断了两根!这下把丘老道给疼的,眉毛都快竖了起来。

    还没等丘老道瞪眼睛呢,那厢,二丫小丫头已然小嘴一撇,两只小爪子在眼圈上轻轻一揉,眼泪吧嗒吧嗒地就掉了下来,“呜呜!爹爹!二丫想爹爹了!二丫好可怜!有坏银欺负二丫!”

    闻听此言,丘老道当即傻眼。

    这谁欺负谁呀?分明是你个小丫头片子在欺负贫道好不!我那可怜的胡子啊!

    可丘老道都一把年纪了,总不能跟一个小孩子家家的理论啊,心底委屈了半晌,丘老道很是有些欲哭无泪!

    最后还是包惜弱温言开口劝解道,“好了!二丫,别哭了!娘亲这就让你孙婶,带着你们几个,和丘道长、全大侠一起,去码头接你们爹爹,好不好啊?”

    “呜呜!娘亲最好了!丘老头系坏银!都不让二丫去找爹爹!太坏了!”

    疑似委委屈屈地抹着眼角,二丫小丫头还没忘了再三往丘老道的身上贴坏人标签,直把丘老道恨得牙根直痒痒,却又无可奈何!最后还得在三个小丫头气势汹汹的目光下,老老实实地带着诸小到码头去找爹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