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三佛齐的都城总计不到万户,在两万多瀛洲军的搜查下,很快便被搜了个鸡飞狗跳、狼奔豕突。

    关于吕家灭门案的凶手,也阴差阳错地抓到了几个,不过大多只是最基层的流氓混混,头领级的人物却是一个也没见到。

    在生死符的折磨下,这些小混混们纷纷老实交代,言道他们只是受上级指使,方才敢对华人出手的!而且,此番也不是针对吕氏一家,而是针对目前都城内的所有华人!

    按照上面的说法,就是猪养肥了,该杀了!

    “是啊!猪养肥了,是该杀掉了!”

    轻轻嘀咕了一句,杨铁心一挥手,后面的瀛洲军纷纷会意,各自举起屠刀,手起刀落,便将这些爪哇土著砍成了两节。

    “杨将军,你不需要留几个活口,以便将来对质么?”

    “不需要!只要本将军知道他们都做过什么就可以了!至于具体是谁做的,这都不重要!”

    “不重要?这怎么能不重要呢?你怎么可以这样?”

    “自然不重要!只要将这岛上的土著都杀光了,你们家的仇,自然也便报了!如此又何须在意究竟是谁干的!”

    “呃……”

    虽然恨意满腔,恨不得把天给捅个窟窿,可吕小娘子还真就从来没想过要把爪哇岛的土著给团灭了!

    不过此刻经杨铁心这么一提点,吕小娘子再这么一琢磨,顿觉此事大有可为!

    心思急转,吕小娘子开始琢磨着,该怎么让这位杨将军把如此有意义的一件事儿来交给自己做!

    自己家现在都已经没灭族了,族中的那些财产。早都已经被那些蛮夷土著给抢光了!就算将来灭了那些爪哇蛮夷,财产估计也是被这位杨将军缴获!自己一个弱女子,连生存都要仰人鼻息,多半没啥说话的权力!

    家财没了,人手也没有了,现如今整个吕家就只剩下自己孤身一人了!

    难不成。要本小姐牺牲色相,来报答这位杨将军?

    听说,男人都挺好色的!本小姐虽然容貌算不上倾国倾城、红颜祸水,可也是绝色大美女一名!要是本小姐提出以身相许,这位杨将军会不会就此听凭本小姐摆布呢?

    这个事情,不大好说啊!

    这位杨将军,身边那两个女人,可都是姿色不俗!

    那个虽然号称是杨将军的姑姑,可看年纪二人相差应该不大。容貌又没有丝毫的相似之处,偏偏还关系那么亲密,鬼知道这二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说不定,早就干下了那种有悖人伦的事情了呢!

    另一个虽然是个道姑打扮,可和这位杨将军之间,总是眉来眼去的,想来关系不是很干净!

    这面一个姑姑,那面一个道士。这位杨将军,倒是好重的口味啊!本小姐贸然参合进去。只怕还真就不一定有什么优势可言!

    可如果不牺牲色相的话,又凭啥让这小子听本姑娘指挥呀?

    头痛啊!头痛!

    “走了!去后山!”

    就在吕小娘子心思飘忽之际,杨铁心的声音忽地传来。

    迅速回神,吕小娘子这才发现,杨铁心已经带队气势汹汹地出了县城,往三佛齐国都南方不远处的一座小山方向行去。

    熟知三佛齐国状况的吕小娘子自然知晓,那里就是三佛齐国最大的佛寺之所在。

    佛教是三佛齐国的国教,在整个三佛齐国内也享受着非比寻常的地位!

    而且,僧人不事生产,仅凭乞讨度日。可小小一个人口是不过十数万的三佛齐国。竟然能够供养上千名的僧人!这不得不让人怀疑,这些僧人是否还有什么其它的收入来源。

    虽然仅仅是在心中闪过这么一个念头,可杨铁心却没有想着先老老实实找真凭实据,等到证据确凿了再上山,而是直接点齐了五千人马,往山上杀来。

    本身就是个不算很大的岛国,这个所谓的山,其实也不过是个百余丈高的大土包而已,虽然山间林木颇多,可实际上却没什么险要可守。

    瀛洲军在山下闹出如此大的阵仗,山上的光头们自然早已发觉。

    杨铁心一行刚刚来到山脚下,便见一个满脸横肉的大光头,领着一群高矮胖瘦、稀奇古怪的中小光头,总计约有百余号人,高举着刀枪棍棒,同样气势汹汹地杀下山来。

    “ды?ギ……”

    没等杨铁心开口,对面的大光头已然挥动着手中的降魔杵,横眉怒目地冲着杨铁心叫嚣了起来。

    只不过,这厮说得话,杨铁心一句也没听懂!甚至杨铁心都不知道这厮说的是梵语,还是爪哇的土话。

    “他是说……”

    见此情形,吕家小娘子下意识地就轻移莲步,来到杨铁心的身旁,准备担当翻译。

    可吕家小娘子的话刚刚说到一般,便见杨铁心很是霸气测漏地大手一挥下令道,“搞死他!”

    杨铁心话音刚落,后方便是一片弓弦声响起。

    没等吕家小娘子回过神来呢,黑压压一片箭雨已经蝗虫般地越过吕家小娘子的头顶,顷刻之间,便将对面那百余光头尽数淹没其中。

    可怜那百余光头,虽然自诩武艺不俗,可哪里见过如此阵仗,连惨呼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声,便尽皆被射成了刺猬。

    而始作俑者杨铁心,则仿佛仅仅是做了意见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掸了掸袍袖,便继续昂首阔步,向山上行去。

    刚刚向上行出数十丈远,又一波近百名的大小光头呜嗷嚎叫着,挥舞着刀叉,向山下发起冲锋。

    “搞他!”

    随着杨铁心的声音一同飙飞而出的,还有上千支的羽箭。

    没有丝毫意外,这近百名光头,也在瀛洲军的箭雨打击下瞬间了账。

    连续两拨光头被灭,却没伤得瀛洲军一丝一毫,山上的众光头们终于警醒,不再傻乎乎地往下派人送死了!

    片刻过后,山上的光头们又开始有了动静。

    这次却是百余名光头合力,将一个重大千斤的巨石挪到了山顶路口处,然后咬牙切齿地放了下来。

    千斤巨石借着下坡之势龙龙滚来,直将整条山路都震得尘土飞扬、碎石飙射。

    “来得好!”

    见此情形,杨铁心不但不慌,反而疾速上前两步,双手攥紧铁枪,弓腰蹋身,目光紧紧锁定着山上滚下来的巨石!

    直到那巨石滚到杨铁心身前两丈许远出,杨铁心这才一声暴喝,猛地跨前一步,同时手中铁枪猛地向前疾挥,龙象之力全速爆发,铁枪眨眼之间便在那石头上点了二十余下。

    这一枪点出,既有杨家枪法之中的直接霸道,也有天山折梅手的掉转诡异,可以说在外门功夫上而言,已经算是发挥出了杨铁心全部的水平。

    在杨铁心的龙象蛮力与精妙的枪法双重压制下,那巨石刚刚自石阶上弹起的势头瞬间便被杨铁心强压了回去。

    还不待那巨石落回地面杨铁心的铁枪已然顺势一挑、一抹、一斜,将巨石向下滚落之势硬生生的转为横移之势。

    这一切说来极慢,可实际上不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罢了!

    杨铁心身后的众瀛洲兵只见到自家老大上前,一枪此处,那块势若滚雷的千斤巨石,便被杨铁心轻飘飘地挑起,斜着飞出了十数丈远,向一旁的山间密林出滚去。

    轰隆隆的一片碰撞声中,那块巨石先后砸断了十数颗的古树,滚出了数十丈远后,这才渐渐力竭,被一刻参天古树挡在了半山腰处。

    “嘶!……”

    这下不禁山上的那群光头们目瞪口呆,就连杨铁心身后的那些瀛洲兵,也尽皆目光呆滞,大脑有些短路。

    毫无疑问,自家校长在众瀛洲兵心目中,绝对属于近乎全能的存在,可眼前这一幕,似乎有些太玄幻了吧?难道自家校长,是天神下凡么?

    就在众人发呆之际,杨铁心可没想这么多,轻轻地吐出一口浊气,杨铁心沉声道,“儿郎们,随我冲上去,搞死这群光头!”

    话音未落,杨铁心已然挥舞着铁枪,快步向山顶杀去。

    众瀛洲兵闻言也迅速回神,连忙加快脚步,向山顶疾驰。

    至此,山上的众光头也迅速回过味儿来,惊慌失措之下,一部分人呜嗷喊叫着又去搬石头,另一部分人则结成阵势,死死堵住上山路的路口。

    可惜的是,和这些光头们对阵的不是武林人士,而是一群训练有素的正规军。

    双方离着还有三十余丈远呢,瀛洲军便再次捻弓搭建,又将一波上千支的羽箭抛上山顶。

    这次由于距离略远,又是在奔行中仰射,倒是没有先前那两波箭雨的打击效果好,可也让山顶的光头们死伤过半。

    不待余下的光头回神,便又是两波羽箭随后砸下,将余下的光头尽数钉在地面。

    而这个时候,另一拨的百余光头刚刚“嘿呦嘿呦”地搬着石头而回,还没等这些光头们将巨石搬到路口呢,瀛洲军的箭雨再次呼啸而上!

    眼看瀛洲军的箭雨就要落到那些大小光头的头顶之际,一个苍老的声音蓦地响起,“阿弥陀佛,施主请住手吧!”

    与此同时,一个枯瘦的身影凭空而现,迎着箭雨,挡在了那些大小光头们的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