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正文,敬请欣赏!

    没辜负杨铁心的殷切期望,不过数日的功夫,渤泥王便再次带着一大票的人马杀气腾腾地卷土而回。

    这次渤泥王带来了渤泥十四州所有能够召集起来的壮丁!

    实际上,渤泥十四州,总计也没多少人口,加起来也才万的样子,能够召集起来的人马,满打满算也才三万多一点儿。

    这其中还有很多是刚刚进入青春期的小娃娃,另有一些则是年过半百的老人,走路都有些直打摆子了!

    而身为海外蛮夷,渤泥国主能够想出来的最高明的计策,也就是半夜偷袭了!

    自以为瀛洲军没有防备,渤泥国主亲自指挥着大军向着原渤泥国都现在的瀛洲军营发起了决死冲锋!

    结果很是不幸地,渤泥大军一头撞进了瀛洲军的包围圈里!

    早就提防着渤泥军会赶来偷营,杨铁心把斥候分为明暗两拨,斥候的诊查范围更是扩张到瀛洲军周围五十余里范围。

    结果,当渤泥大军离瀛洲军营还有一天路程之际便被瀛洲军发现。而收到消息的杨铁心当下便开始安排人手,准备埋伏。

    不明所以的渤泥大军先是一头撞进了陷阱和铁蒺藜阵,还没等渤泥大军准备撤退呢,一通密密麻麻的箭雨随后砸下。接下来便是地动山摇般的轰鸣声,这却是火炮营终于开始了列装以来的处子战。

    虽然平时没少训练演习,可那总归只是训练,和战场实战还是有很大区别滴!至少心态上就完全不一样!

    果不其然,开始试射的第一炮,火炮营的炮弹就打偏了,却是因为匆忙之间把炮管架得偏高。这一炮打远了!还好总体方位不差,也没有再出什么其它的差错!

    第一轮试射完毕后,观测手迅速报告参数,随后火炮手再次调整炮口,开始准备第二轮炮击!

    调整后的炮击果然精确了很多,一通齐射之下。二十四发炮弹有一半以上都落进了渤泥军阵之中,当场便将渤泥军那原本就就不甚整齐的队伍炸出了十多个的窟窿来。仅仅这一下,渤泥大军便死伤数千人!

    接下来观测手再次给那些没命中的炮手汇报参数,这些炮手也再次跟着调整炮口,准备第三轮齐射。

    直到此刻,那些渤泥军士方才回过神来,貌似遇到非人类级别的神秘武器了!

    可惜,还没等浙西渤泥军转身呢,第三轮的炮击便随后而至!

    这一轮的齐射效果更好。炮弹几乎是完全落进了渤泥军阵之中,给渤泥军造成的死伤就更多了!

    虽然现在看来,大部分都是受伤的!可其中很多人都已经暂时失去了战斗力,等待他们的,将士瀛洲军的屠刀!

    况且,就算瀛洲军不杀他们,这些人也未必有活路啊!渤泥过的医疗水平那是相当的让人不敢恭维!基本上可以说,一个人一旦受了重伤。那基本就和死了没什么区别!所差的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没理会渤泥军的悲惨遭遇,杀到了性起。火炮营便立马开始了一批次的三轮齐射!然后再接着三轮的炮火延伸!

    九轮炮击,近两百发的炮弹砸入了渤泥军阵中后,整个渤泥军当场便死伤惨重,折损了约有七八千人。渤泥大军也当场崩溃,彻底沦为了一群溃兵和逃兵!

    接下来,火器营终于停止了炮击。而瀛洲军方面。也开始有条不紊地出击,打扫战场!

    一场大战从午夜时分起,一直持续到天光放亮!

    结果不出杨铁心等热预料,此战以瀛洲军大获全胜而告终!

    三万渤泥大军,经一番炮火洗礼后。已然彻底胆寒,还以为是惹怒了神灵,哪里还组织得起像样的抵抗?结果慌乱之下被瀛洲军杀了个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而原本那位渤泥岛主,也同样没能再逃过此劫,光荣地再次当了瀛洲军的俘虏!

    这次,杨铁心可没玩什么七擒七纵的把戏,直接就命人四下出击,把那些不服管教的蛮夷部落挨个清理了!

    本就被渤泥国主的背信弃义行为很是义愤填膺,再加上语言沟通上很是有那么一点儿的障碍,这次当瀛洲军再次开展的清理工作,貌似手段激烈了一些!

    瀛洲军所过之处,几乎都是哀鸿一片,所有身高超过车轮的男子都尽数被列入了危险分子的行列,然后粗暴地加以清理!

    至于那些没有车轮高的男子,也全都统统被粗暴地做了绝育手术,其中能够侥幸存活的,将会被来送进宫中做总管!

    在瀛洲军简单粗暴的手段下,仅仅用了半个月多一点儿的功夫,渤泥岛便被彻底平定!

    见瀛洲军如此残暴嗜杀,方外之人的孙道长不由得黛眉紧锁,犹豫了再三,还是没忍住对杨铁心出言劝谏道,“修行之人当上体天心,下安民意,一味的恃勇斗狠,非是修道之人所为!”

    “蛮夷之辈,不堪教化!本王示之以仁,他们却背信弃义,反咬一口!倘若他日,我瀛洲大军离开此地,说不定那些蛮夷就会对我瀛洲百姓做出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来!对这些蛮夷粗暴,何尝就不是对我瀛洲百姓的仁慈!”

    “杨某虽然不才,却也知道,仁义道德,是对自己人讲的!屠刀火炮,则应该对准敌人!如若相反,放才是真正的逆天悖伦、不仁不义、天理难容!”

    被杨铁心一番歪理邪说驳得有些哑口无言,孙道长皱着眉头沉思了半晌,终于没再此事上过多纠缠。

    而杨英帮主虽然也觉得瀛洲军的做法有些不大合适,可寻思了片刻,也同样没有多言。

    一战搞定了渤泥国,瀛洲军又在岛上休整了三日,然后留下一部三千人马驻扎此地,看守俘虏并主持后续的人口迁移之事,杨铁心这才带领着余下的人马向西南挺进,直奔三佛齐国杀去。随行的还有一个土著向导渤泥国主。

    虽然国家被灭,子民被杀,可身为奴隶主君主,这位渤泥国主还是非常能屈能伸地!

    知道此番遇到了狠茬子,渤泥国主居然很没骨气地主动要求给杨铁心当奴隶。

    考虑到这厮懂汉话,本身又是爪哇群岛上的土著,对于爪哇岛本地的地理、风土等方面应该懂得一些,杨铁心倒是暂时没想着宰了这厮,而是打算先废物利用一下,遂将其阉割了下面,暂时收做随身太监。

    这日闲来无事,杨铁心便将这瀛洲第一太监拎到了面前问话,“我说,小麻子啊!”

    小麻子是杨铁心给这位渤泥国主起的小名,这厮的名字很长,滴沥嘟噜一大串,还比较绕口,杨铁心也记不得究竟是什么,只是隐约之间听出了第一个音节和“麻”字发音相似,遂给这厮起名为小麻子。

    连蛋蛋都能舍得,这位渤泥国主自然不会对改个名字有什么异议,很是奴颜婢膝地便接受了这个小名。

    “主人,奴婢在!您老唤奴婢有何吩咐?”

    “小麻子,孤问你,既然你渤泥国有和大宋通商,怎地,孤王渤泥岛上,没见到一个汉人呢?”

    “这个嘛……”

    小麻子闻言,神色犹疑,眼神躲闪,似乎心里很是发虚!

    见此情形,杨铁心目光一冷,沉声道,“都被你杀了?”

    “主人饶命啊!都怪小的手下那帮杀才一时鬼迷心窍,看上了那些汉人的财富,没能抵得住诱惑……啊!啊!啊!”

    还没等这小麻子说完,杨铁心已然抬手化出了十多片的生死符,尽数将其打入这小麻子的体内。

    便在此时,舱外响起一阵杂七杂八的呼喝声。

    不等杨铁心开口询问,杨英帮主那咸萝卜般嘎嘣脆的声音已然传来,“杨小子,快出来救人!”

    便宜姑姑相招,貌似又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儿,杨铁心不敢怠慢,连忙丢下那已经哀嚎着缩成虾米状的小麻子,飞身出了船舱。

    抬头观瞧,却见杨英帮主正俯身蹲在甲板上,对着一浑身湿漉漉的白衣女子施救。

    很明显这白衣女子是众人自海上就上来的,只不知这女子落难了多久,此刻肚子里已经灌了满腹的海水。

    自幼便在洞庭湖上讨生活,杨帮主对于救人还是有一套的,一番拍打之下,便将那女子腹内的海水空出了七七八八,可女子却依旧没有苏醒的迹象。

    见杨铁心赶到,杨英帮主下意识地,就将这个难题扔给了这位便宜侄子道,“杨小子,你鬼主意多,快来看看是怎么回事儿?刚刚远远的还看见这女子呼救呢,怎地这会儿就没了知觉了?”

    “哦?既然如此,那或许还有救!我来看看!”

    上前伸手在那女子的颈项处探了一下,杨铁心发现,已然没了脉搏,再探胸口,也没感觉到心跳,杨铁心不由得脸色凝重。

    连忙捏住那女子的鼻子,撬开其牙关,向其腹内猛吹了一口气,同时右手在那女子的心口处有节奏地按压。

    “杨小子(杨少侠),你这是干什么?”

    却是此刻,孙道长也已经闻讯而出,见此情形,不由得和杨帮主齐声叱喝道。

    没理会二女的呼喝,右手不停地在那女子心口按压,待到那女子鼓起的胸腹缓缓回落,口中再次溢出一些海水后,杨铁心再次俯身,对着那女子樱唇内用力吹了一口气。

    如是十数次后,那女子终于“嘤咛”一声,缓缓醒来。